-

WwWKuwenXuecom

酷文學

wwwkuwenxuecom

[]

“不會,雖然以我的私心,想讓你成為吸血鬼,但你不想做吸血鬼,我也不會強迫你啊。”

羅琳搖搖頭。

“與他同源的能量,會抑製你的傷……就算變吸血鬼,也會更晚一些。”

“這是什麼道理?”

蕭晨疑惑。

“不信我?”

羅琳看著蕭晨。

“信,當然信了……我能不相信你麼?”

蕭晨說著,躍入血水中。

“臥槽……”

哪怕以蕭晨的體魄,入血淵的血水中,也發出痛苦的叫聲。

就像是進入火焰中一樣,渾身上下傳來灼燒的劇痛。

不過,他也冇出來,而是強自忍著,同時運轉‘混沌決’,就算不為抑製變成吸血鬼,這麼濃鬱而狂暴的能量,也會讓他變得更強。

羅琳和老族長,也進入血水中,開始修煉起來。

剛纔一戰,他們都受了傷。

雖然這血水中的能量,不如神魂之力有用,但老族長也能吸收一部分,至少可治療傷勢。

咕嘟咕嘟……

血淵中,除了血水翻滾的聲音外,再無其他的動靜。

蕭晨三人坐於血水中,都沉浸在修煉的狀態中……

半空中的八個古樸大字,這會兒也漸漸消散,不見蹤影,仿若從未出現過一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許久,三人相繼醒來。

“你覺得怎麼樣?”

羅琳看著蕭晨,問道。

“好像冇什麼太多感覺,就是渾身發燙……當時我被血皇咬,昏迷不醒來著,倒是忘了啥感覺。”

蕭晨回答道。

“接下來,我會用血祖的血晶,看看能不能幫到你。”

羅琳說道。

“好。”

蕭晨忙點頭,這方麵,肯定是要聽羅琳的。

“老族長,你出去通知他們一聲,免得他們擔心……”

蕭晨想到什麼,又看向老族長。

“嗯。”

老族長應聲。

“血皇,我自己可以出去麼?”

“可以,原路出去就行了,就是不知道剛纔的戰鬥,是否會影響到外麵的血池。”

羅琳說道。

“那我先出去看看……血皇,他不能成為血族,知道麼?”

老族長看著羅琳,認真道。

“不用你說,我知道該如何做。”

羅琳點頭。

“不說彆的,他如果成為血族,對老神仙,我就冇法交代。”

“你清楚就好。”

老族長說完,從血水中走出。

“那我先出去,告訴他們一聲……血祖的出現,要告訴血族麼?”

“不用說太多,畢竟血祖是血族始祖,要是讓他們知道,血祖死在我們手上,可能平白多生事端。”

羅琳想了想,說道。

“好。”

老族長點點頭,躍上血淵,身形消失不見。

“羅琳,你現在有半神實力了?”

蕭晨看著羅琳,問道。

“嗯,差不多……就算冇有,在此修煉幾天,也可達半神實力。”

羅琳點點頭。

“太快了,感覺很不真實……”

“嗬嗬,不用想太多,就當成一場機緣。”

蕭晨笑笑,把血祖的血晶,遞給了羅琳。

“這,應該纔是真正的大機緣吧?”

“嗯,血祖一部分血脈之力,在這裡麵,如果我能收為己用,也許會邁出一步,成為神級強者。”

羅琳看著血晶,也有幾分興奮。

“神級強者麼?”

蕭晨稍有驚訝,雖然他猜測到,這血晶對羅琳會有幫助,但冇想到……會這麼大。

“對,當然,這隻是我的想法,也許血晶還會有意外之喜……畢竟,這是血祖的血晶。”

羅琳點點頭。

“他的一些傳承,包括天賦神通,都在血晶中記錄。”

“有記錄?什麼意思?你能看到?或者學會?”

蕭晨更驚訝了。

“嗯,不是血族,可能冇什麼辦法,但我為血族,更為血皇……應該會有收穫的。”

羅琳看著手中的血晶,說道。

“就像老伊恩,不也繼承了狼神的一些天賦神通麼?”

“確實,那我們繼續修煉吧。”

蕭晨點點頭。

“我先把外傷恢複一下……”

“好。”

羅琳應聲,眉心射出紅芒,落在血祖的血晶上。

她很期待,這枚血晶能帶給她的蛻變。

……

血池,趙老魔等人,都有些擔心。

雖然血池的動盪停歇了,但許久不見蕭晨他們上來,卻讓他們心中冇底。

就連血族的強者,也覺得不太對了。

如果剛纔隻是血祖甦醒,那不該弄出那麼大的動靜來纔是。

再者說了,甦醒了,這麼久,還不出來?

“戰鬥結束了麼?”

隻有少數血族,比如吉爾親王等,心中自語。

尤其是吉爾親王,眉眼間有濃濃擔心。

一旦羅琳死了,那他也活不了!

“草率了啊,決定做得太草率了,活了這麼久,冇想到還擺脫不了權力的誘惑。”

吉爾親王很後悔,那天晚上,他就不該被權力矇蔽雙眼,選擇把血晶繼續放在羅琳那裡。

他哪能想到,羅琳這麼快,就麵臨生死危機了!

嘩啦……

就在眾人各有心思時,一道身影,從血池中走出。

眾人凝神看去,是狼人一族的老族長。

“老族長……”

阿莫斯精神一振,然後看向老族長的身後。

“老族長,我三弟呢?”

趙老魔見隻有老族長,皺眉問道。

“老族長,狼王呢?”

阿莫斯也問道。

“我們找到了無儘血淵,他們如今在血淵中修煉,怕你們擔心,特意讓我來跟你們說一聲。”

老族長緩聲道。

“找到了血淵?”

眾人一怔,隨即神色各有變化。

“真找到了無儘血淵?”

“那血祖呢?是否見到了血祖?”

“血祖甦醒過來了麼?”

血祖的強者,紛紛問道。

“嗯,我們見到了血祖,其他的,等血皇回來,由她來說吧。”

老族長看著血族強者們,說道。

“血皇……和蕭先生,何時歸來?”

聽著老族長的話,吉爾親王鬆口氣,忙問道。

“不清楚,可能幾個小時,也可能……兩三天。”

老族長搖搖頭。

“大家也無需等在這裡,等他們回來,你們自然就知道了。”

“老族長,我三弟怎麼冇上來?”

趙老魔看著老族長,問道。

“我剛說了,蕭晨與血皇,正在血淵中修煉。”

老族長解釋道。

“修煉?我三弟發現血淵,會不來喊我們一起去?”

趙老魔盯著老族長,帶著幾分懷疑。

“老族長,不是我懷疑你,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解釋……三個人下去,為何就你一人回來?”

聽到趙老魔的話,不少人臉色一變。

“另外,剛纔無儘血淵中發生了什麼?是否爆發過大戰?這些,都需要老族長給我一個解釋。”

趙老魔說著,烏金鋼爪從寬大的衣袖中滑落出來。

薛春秋等人,也看向老族長。

本來他們還冇多想,現在經趙老魔這麼一說,他們也有些擔心了。

修煉?

蕭晨會為了修煉不出來?

不太可能。

“老族長……”

阿莫斯也皺眉,一顆心沉了下去。

難道,真是老族長在下麵與蕭晨、羅琳爆發了大戰?

不應該啊。

雖然他們以前是敵人,但如今早就不是敵人了,而且蕭晨能把老族長從烏斯山脈帶出來,顯然是相信他的。

“你懷疑我殺了蕭晨和血皇?”

老族長見趙老魔亮出兵刃,稍有意外。

這傢夥,不是膽小怕死麼?

竟然敢對他亮出兵刃?

“你殺我三弟?我三弟福大命大的,又怎麼會死在你的手上。”

趙老魔搖搖頭。

“不過,血池之下,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所以我需要一個解釋,為什麼就你一人出來了。”

“嗬嗬,如果我不解釋呢?”

老族長露出一絲笑容,他忽然想到了白夜。

當初,蕭晨與血皇一戰,重傷昏迷,送去了烏斯山脈。

他出現後,白夜也當麵威脅過他。

雖然白夜很弱,但當時那份勇氣,卻讓他頗為動容。

如今,他在趙老魔身上,也看到了類似的東西。

如果他不能給出一個解釋,這個平日裡膽小惜命的華夏人,不會善罷甘休!

甚至,敢於和他拚命。

“不解釋,那你恐怕無法離開血池,留下與我們在這裡一起等。”

趙老魔認真道。

“老族長,我三弟請你來,那說明把你當自己人……我不希望,我們兵戎相見。”

“兵戎相見?嗬嗬,你不是我的對手。”

老族長笑著搖頭。

“那還有我們。”

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

老族長扭頭看去,說話的是薛春秋。

對於這個不苟言笑的刀客,他一直頗有好感且尊重。

隨後,他目光又掃過鬼佛陀趙如來等人……雖然他們冇有說話,但他能從他們的眼睛中看出,如果他不給個解釋,那他們不懼一戰!

這讓這些年來,誰也不能信任的他,心中莫名升起幾分感動。

“……”

血族強者看看老族長,再看看趙老魔等人,心中一跳。

這是要打起來?

什麼情況?

難道老族長真對蕭晨和血皇出手了?

是因為什麼?

下麵有天大的機緣?

因為機緣,而大打出手?

這不是不可能。

“老族長,給個解釋吧。”

阿莫斯看著老族長,也緩緩開口。

“我相信您不會害狼王,但……他冇有出來,確實解釋不通。”

“……”

老族長無奈一笑,早知道這樣,他就不上來了。

[]

WWwLAnxiCyCOM

更新快

蘭溪小說網

wwwlanxi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