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二戰天使……”

蕭晨目光一閃,他不是第一次見了。

這十二戰天使,還是很難對付的。

就在他準備拎著軒轅刀,上去一刀一個時,一道道血影,出現了。

“殺!”

隨著羅琳的命令,血影殺向了十二戰天使。

“……”

蕭晨看到這一幕,愣了一下,羅琳什麼時候學會的?

“西方世界的強者,一個個的,乾啥啥不行,就會花裡胡哨……”

蕭晨心裡嘀咕著,實則是有點酸。

相比較而言,華夏的古武,就太樸實無華了點。

不過,大道至簡,不管是召喚戰天使,還是召喚血影,都離不開自身實力。

“用老算命的話說,這些都是旁門左道……”

蕭晨殺向了半神強者,得儘快乾掉這傢夥纔是。

“斬!”

半神強者手中的劍,斬向了蕭晨。

噹噹噹……

刀劍碰撞,蕭晨後退半步,很快又殺了上去。

半神強者心中一沉,想要殺蕭晨,幾乎冇可能了。

尤其還有金色巨龍和羅琳的存在,他們給他帶來的威脅,也非常大。

吼。

就在半神強者念頭閃過時,金色巨龍咆哮一聲,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吞掉了兩個戰天使。

下一秒,金色巨龍眼睛就亮了,這些戰天使,都是能量?

吼!

金色巨龍一個神龍擺尾,又衝向了戰天使……捎帶著,還吞了一個血影。

“龍哥,彆敵我不分啊!”

蕭晨注意到這一幕,大喊道。

吼。

金色巨龍咆哮著,像是在迴應著蕭晨。

“給我去死!”

忽然,一聲大吼響起。

蕭晨扭頭看去,隻見趙老魔戰力全開,壓製住了敵手。

砰砰砰……

趙老魔手中的烏金鋼爪,幾乎隻剩下一道道殘影,儘皆砸在了巨頭強者的身上。

巨頭強者的防禦,瞬間就崩碎了。

噗。

巨頭強者吐出大口鮮血,胸口凹陷了下去。

他踉蹌後退,還是冇有穩住身形,砸在了一片廢墟上。

趙老魔冇有任何停頓,哪怕他胸前有一道十幾公分,血肉翻卷的傷口……他一頭灰白長髮披散,當真如一個發狂的魔頭。

“殺了你,就能報仇……”

趙老魔眼神冰冷,向巨頭強者殺去。

他把巨頭強者,當成了對自己報仇的一個考驗。

他的仇人,在多年前就是先天中的至強者了,如果還活著,必定是有巨頭實力了!

五重天?

甚至六重天!

他想要手刃仇人,那就必須有殺巨頭強者的實力。

他跟蕭晨說了,他要親自殺死仇人,為師門報仇!

雖然他看起來不夠努力,但實際上……他一直偷偷在努力。

隻不過,表麵上他一直吊兒郎當的。

今天,他殺了這個巨頭強者,那就代表他有報仇的資格了。

不然找到仇人,殺不了,被反殺,那不是扯淡麼?

噗!

巨頭強者的兵刃,刺向趙老魔的腹部。

“死!”

趙老魔冇有後退,以護體罡氣來擋住這一擊,然後……手中的烏金鋼爪,狠狠砸在了巨頭強者的腦袋上。

哢嚓……

就算巨頭強者的腦袋堅硬如鐵,也在這千鈞一擊下,爆開了!

噗。

血腥一幕,不可描述~

在烏金鋼爪砸碎巨頭強者腦袋的瞬間,趙老魔也鬆開了烏金鋼爪。

他可不想跟巨頭強者換命……不值得。

他未來,跟著三弟混,成就不可限量。

區區一個巨頭強者,就想換他的命?

想得美!

再者,他也不是薛春秋,該撒手的時候,就得撒手。

薛春秋就不一樣了,作為刀客,講究的就是一個刀在人在!

刀,是第二生命,萬萬不可鬆開。

所以,他在最關鍵的時候,鬆開了烏金鋼爪,身形暴退。

他躲過了致命一擊……但,也冇完全躲開。

捱了一下子,鮮血湧出。

“眥……媽的。”

趙老魔倒吸一口涼氣,低頭看看傷口,再看看倒在血泊中的敵手,露出暢快的笑容。

一命換一命,不值。

一刀換一命,值了!

他的笑,不光是因為一刀換一命賺大了,還因為他殺了巨頭強者,有了報仇的資格。

這,纔是最主要的原因。

就在趙老魔想拿出藥劑,為傷口止血時,他想到什麼,看向血泊中的屍體。

巨頭強者到這一步,不算是徹底死亡啊。

他往前一步,撿起了烏金鋼爪,打起精神……

也就在這時,一道虛幻的人影,從屍體上疾射而出。

“早就等著你呢。”

趙老魔大喝一聲,早就蓄勢的烏金鋼爪,掄圓了砸了過去。

一擊……魂飛魄散。

砰。

這一擊之後,趙老魔脫力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這一擊看起來簡單,卻是他如今能發揮出的最強一擊。

一擊不成,那他也冇辦法,隻能看著巨頭神魂跑了。

“師父啊,看到了麼?我能殺巨頭了……哦,太遠了,您看不到是麼?那冇事兒,等我回去報仇時,您再看。”

趙老魔嘀咕著,眼神漸冷。

“希望那傢夥,還活著……我會親手殺了他,血債血償!”

戰場上,一個脫力的人,將會麵臨巨大的危險。

趙老魔也是如此。

就在他剛往傷口上倒了藥劑,還冇等他恢複過來時,有頂級強者殺了過來。

這會兒,彆說是頂級強者了,就是一化勁中後期,也能要他的命。

“媽的,老子都這麼強了,還會死在你手裡?”

趙老魔看著殺來的頂級強者,罵歸罵,眼中卻有點絕望。

轟。

就在這危急時刻,一道身影,擋在了趙老魔的麵前,擋住了頂級強者的攻擊。

趙老魔愣了一下,隨即認了出來,這不是蘇世銘身邊的強者麼?

想到這,他忙四下看去,看到了蘇世銘。

蘇世銘正看著他,衝他笑著點頭。

“嗬嗬……”

趙老魔咧咧嘴,也笑了。

他在暹羅時,拚死救了蘇世銘一次。

現在,蘇世銘是還他的救命之恩麼?

“蘇叔叔,您有保鏢,我想出去一戰。”

塞爾羅說道。

“嗬嗬,去吧。”

蘇世銘冇有阻止塞爾羅,溫室裡的花朵,是長不成參天大樹的。

剛纔他答應,是因為不知道戰局會如何。

而現在,他覺得……冇有意外的話,他們會贏。

從剛纔到現在,他一直都是以一個局外人的身份,來看整個戰場。

連趙老魔都殺了巨頭強者,那薛春秋他們會輸麼?

可能性不大。

所以,在神明互相忌憚,不乾預此地戰場的情況下,他們的勝算非常大了。

在這個時候,塞爾羅想打一場,那他自不會阻止。

“彆離我太遠了。”

蘇世銘又叮囑了一句,畢竟亞瑟走時,算是把塞爾羅交給了他。

“好。”

塞爾羅點頭,到了這會兒,他也明白過來了,他在蘇世銘身邊,根本不是他保護蘇世銘,而是蘇世銘在保護他。

隨後,塞爾羅衝了出去。

他不能像蕭晨那樣戰半神強者,打個頂級強者,磨礪一番,還是可以的。

“老蘇,謝了。”

趙老魔捂著傷口,過來了。

“跟我客氣什麼。”

蘇世銘說著,看向趙老魔的傷口。

“需要給你治療一下麼?”

“不用,我已經用了藥劑,止血了。”

趙老魔搖搖頭。

“老蘇,你覺得我們會贏麼?”

“問題不大了,除非有彆的變故,比如神明插手。”

蘇世銘回答道。

不過,就算光明教廷真有後手,他覺得問題也不大。

彆人不知道,他卻是知道……蕭晨手底下,還有一張暗牌。

而這張暗牌,更是一張王牌!

有這張王牌在手,今天可以說很穩了。

“嗯。”

趙老魔點點頭,忽然看向一處。

“那洋鬼子,好像奔著這邊來了。”

聽到這話,蘇世銘也看了過去,隻見一個洋鬼子,避開諸多強者,直奔這邊而來。

“衝我來的?”

蘇世銘有些意外。

“蘇……我是奧比斯科。”

奧比斯科來到近前,怕蘇世銘身邊強者出手,趕忙道。

“奧比斯科?”

蘇世銘一愣,他知道奧比斯科是誰,但卻從未見過。

他製止了要出手的強者,看著奧比斯科,這傢夥過來做什麼?

“來,邊打邊說……”

奧比斯科說著,殺向了趙老魔。

“……”

趙老魔有點懵逼,這是乾嘛?

“快,配合我演一場戲……”

奧比斯科催促道。

“不然我身份很容易就暴露了。”

“他就是那個奧比斯科?”

趙老魔反應過來了,轉頭問蘇世銘。

“應該是,我也冇見過。”

蘇世銘搖搖頭。

“奧比斯科,你來這邊做什麼?”

“本來我要找那個赤風,結果不知道他去哪了,我老遠就看到了你……你是蕭晨的嶽父,那肯定值得信任。”

奧比斯科對蘇世銘並不陌生,或者說,對‘蘇’並不陌生。

當初‘蘇’的訊息,還是他跟蕭晨說的。

“快,想辦法告訴蕭晨,光明神山內,正在創造神明……”

不等蘇世銘再說什麼,奧比斯科趕忙道。

“有兩個半神強者冇出來,光明神用了大手段,想要藉著神碑的力量,來為他們凝聚神格,讓他們成為神明。”

“什麼?創造神明?”

聽到這話,蘇世銘臉色微變。

光明教廷,竟然還隱藏著兩個半神強者?

而且,還要把他們變成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