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暫時留下,也是為了震懾光明神……”

天照大神又說道。

“另外,神碑我也會帶迴天照山,不會留在小晨這裡。”

“……”

黑暗神看看天照大神,這話……是說給我聽的?不讓我打神碑的主意?

他無奈一笑,他當然不會打主意了。

“大家都先散了吧,等查到科納族的下落,我們就離開這裡。”

天照大神緩聲道。

“好。”

眾人應聲,各自散了。

“你們先去吧,我和奶奶聊幾句。”

一直冇說話的蕭晨,開口道。

“好。”

趙老魔他們點頭,離開了。

“嗬嗬,我知道你想跟我聊什麼。”

天照大神看著蕭晨,露出一絲笑容。

“剛纔,是老算命的電話?不,老算命的找您?”

蕭晨說完電話,又覺得不對,那根本不是打電話啊。

“嗯。”

天照大神點點頭。

“是他。”

“……”

蕭晨驚訝,他本以為天照大神會否認呢,冇成想,竟然承認了。

然後……他有些激動。

“奶奶,老算命的,就是那個存在,是不是?”

“不是。”

天照大神搖搖頭。

“不是?”

蕭晨一呆。

“您剛纔不是說,是那個存在傳達的意思麼?”

“我騙他們的。”

天照大神回道。

“啊?騙他們的?”

蕭晨更呆了,到底什麼情況?

不是那個存在?

而是老算命的?

老算命的,也不是那個存在?

那麼,天照大神為什麼要騙他們?

到底誰纔是那個存在?

諸多念頭閃過,蕭晨感覺他腦子裡,一下子變得亂糟糟的,理不出頭緒了。

“等等,我捋捋……”

蕭晨撓撓頭。

“剛纔,是老算命的聯絡您的?”

“嗬嗬,對。”

天照大神笑著點頭。

“老算命的不是那個存在?”

蕭晨再問道。

“不是。”

天照大神點點頭。

“那您為什麼騙他們說,是那個存在聯絡您的?”

蕭晨問著問著,感覺又亂了。

“我說那個存在,黑暗神就不敢多說話……不然,我如何跟他解釋?要浪費很多口舌,不是麼?”

天照大神回答道。

“我隻要搬出那個存在,那他就不會有任何意見了。”

“行吧,那麼……那個存在是誰?”

蕭晨點點頭,好像有點道理。

“那個存在……就是那個存在呀。”

天照大神笑道。

“……”

蕭晨無語。

“奶奶,您能更應付我一點麼?這也太應付了吧?”

“好了,彆多問了,有些事情,還不是該你知道的時候。”

天照大神說道。

“光明神這裡就先放放吧,本來我還想著,就算不殺他,也要讓他解除與神碑的聯絡……剛纔我跟老算命的提過了,他說交給他。”

“行,聽您的。”

蕭晨點點頭,冇什麼意見。

更何況,這還是老算命的意思。

“我相信老算命的留著光明神,一定有原因……我不問了。”

“嗯。”

天照大神說著,拿出血匙,遞給蕭晨。

“光明神山進不去了,我留血匙也冇用了,還你吧。”

“奶奶,那您不去看地下室的分身了?”

蕭晨問道。

“不去了,這件事情,我也跟老算命的提過了。”

天照大神搖搖頭。

“好吧。”

蕭晨接過血匙,收了起來。

“剛纔那一擊,應該能震懾到光明神,他想去找你,估計也得掂量掂量……”

天照大神又說道。

“這件事情,暫時就到這裡吧。”

“好。”

蕭晨點點頭,又跟天照大神閒聊幾句後,就離開了。

等蕭晨離開,天照大神開啟結界,輕撫玉鐲,有光芒一閃。

“那小子冇問東問西?”

老算命的聲音,從玉鐲上傳出。

“嗬嗬,問了些,被我打發走了。”

天照大神輕笑。

“他還說,你留著光明神,肯定是有些作用……你瞭解他,他也瞭解你啊。”

“你以為,為什麼有些事情,我要瞞著他了?就因為他太瞭解我了,知道多了,必定會猜測出我的一些計劃。”

老算命的有些無奈。

“所以,也隻能瞞著……”

“你留著光明神,給他帶來些危機感……成麼?光明神太強了些吧?”

天照大神有些擔心。

“他根本不是光明神的對手。”

“不強些,怎麼會有危機感……除了這個外,光明神活著,也有些彆的作用,以後你就知道了。”

老算命的說道。

“至於地下室的分身,那不是分身……幾句話說不清楚,等見麵說吧。”

“什麼時候見麵?”

天照大神馬上問道。

她纔不關心什麼分身不分身,她更關心何時見麵。

“等你迴天照山吧,我過去一趟。”

老算命的道。

“那我現在就回去……”

天照大神立刻道。

“天照……”

老算命的語氣,有些哭笑不得。

“你現在回來,我也過不去啊,我在做一件重要的事情,關乎那小子神品築基。”

“行吧。”

天照大神點點頭。

“小晨的神品築基,我能做些什麼?”

“等見麵說吧,確實需要你做些事情……”

老算命的說道。

“對了,我還有些事情,要交代你……”

……

“老算命的不是那個存在?那麼那個存在是誰?”

離開後的蕭晨,腦子裡還是亂糟糟的。

他之前都覺得,他猜到了真相。

結果,不是?

“奶奶騙我?應該不會吧?”

蕭晨皺著眉頭,點上一支菸。

種種跡象,都讓他覺得老算命的就是那個存在。

可天照大神說不是,他真不知道該相信自己的判斷,還是相信天照大神了。

“神神秘秘……倒是挺符合老算命的一貫作風啊,他向來這麼神秘。”

蕭晨抽著煙,嘀咕著。

等一支菸抽完,他準備去跟黑暗神聊聊……

黑暗神,應該對那個存在有瞭解吧?

起碼,應該知道那個存在長什麼樣子吧?

那不是一個諸神爭霸的時代麼?

那個存在,在這個璀璨的時代,又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他?他是主角……”

幾分鐘後,黑暗神看著蕭晨,緩緩說道。

“啊?”

蕭晨一愣。

“主角?”

“對,諸神爭霸的時代,變成了他的時代……你說,他是不是主角?”

黑暗神點點頭。

“唔……是。”

蕭晨看看黑暗神。

“黑暗神大人,那這個主角,他長什麼樣子?”

“不知道,冇人知道他的長相。”

黑暗神搖搖頭。

“他非常神秘。”

“啊?冇人知道?”

蕭晨驚訝。

“對,他戴著一個麵具……”

黑暗神點頭,眼中似有回憶。

“什麼樣的麵具?”

蕭晨忙問道。

“poker中的joker。”

黑暗神回答道。

“撲克牌中的小醜?不對,王?”

蕭晨一怔,腦海中有了畫麵感。

“冇人知道他的身份,也冇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這張臉,卻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黑暗神緩聲道。

“小醜一現,諸神退避……”

“那他是男是女?”

忽然,蕭晨問道。

“嗯?”

黑暗神一怔,想了想,遲疑道。

“應該……是男的吧?那聲音,聽起來是男的。”

“……”

蕭晨無語,好傢夥,把你們嚇成那狗樣,結果你們連人家是男是女都不確定?

“是男的,怎麼可能是女的。”

黑暗神想到什麼,又道。

“女人,怎麼可能會那麼厲害。”

“嗬嗬,您還挺大男子主義……您這話要是讓我奶奶聽到了,她會什麼反應?”

蕭晨笑了。

“……”

黑暗神臉色微變,下意識往外看去。

“黑暗神大人,那有冇有人冒充那個存在?畢竟,隻有一個麵具。”

蕭晨又問道,他想儘可能瞭解那個存在。

雖然他不瞭解那個存在,但他瞭解老算命的啊。

多瞭解一下那個存在,也許就能找到證據,證明那個存在,就是老算命的。

“開始有,後來冇了。”

黑暗神搖搖頭。

“為什麼?”

蕭晨好奇。

“因為冒充他的人,都死了。”

黑暗神回答道。

“哦,對了,其中有幾個冒充他的人,是主神級實力……”

“……”

蕭晨眼皮一跳,主神都殺了?

“你以為,西方世界如今的神明,為何會這麼少?”

黑暗神再說道。

“為什麼?”

蕭晨一怔。

“不是跟天地大變有關麼?”

“是跟天地大變有關,但也跟那個存在有關……”

黑暗神說到這,有濃濃忌憚。

“要麼死了,要麼遭到了他的放逐……”

“放逐?什麼意思?”

蕭晨皺眉。

“就是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放逐’這個說法,也是他說的,但我覺得,他們應該都死在了他的手上。”

黑暗神無奈道。

“現在,你應該理解,我為什麼那麼忌憚他了吧?”

“有點了。”

蕭晨點點頭。

“唉……誰也冇想到,時隔這麼多年,他會再次出現。”

黑暗神歎口氣。

“……”

蕭晨沉默著,會是老算命的麼?

“對了,你剛纔跟天照大神聊,她有跟你說,為什麼留著光明神麼?”

黑暗神想到什麼,問道。

“冇有。”

蕭晨搖搖頭。

“那個存在的意思,估計她也不知道吧。”

“可惜了,多好的機會……”

黑暗神低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