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辦公室裡,韓一菲倒在地上,臉色蒼白無比。

她的雙手捂著腹部,身子蜷曲著,原本漂亮的臉蛋上,寫滿了痛苦之色。

“韓一菲,你怎麼了?”

蕭晨心中一驚,快步上前,來到韓一菲的麵前。

韓一菲彷彿已經失去了意識,隻是緊皺著眉頭,紅唇縫隙中,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聲。

蕭晨冇敢攙扶韓一菲,而是把手指搭在了她的手腕上,仔細號著脈。

很快,他臉色就變了,丹田大道傷?!

“媽的,瘋了?!”

蕭晨鬆開韓一菲的手,暗罵一聲,明知道自己有大道傷,之前跟自己打鬥時,還敢動用內勁,這不是自己找死麼!

“幸虧我今天來了,要不然,你死在辦公室,短時間都冇人知道!”

蕭晨起身,把辦公室門關上,然後彎腰抱起韓一菲,把她放在了沙發上。

“唔……”

隨著蕭晨的動作,韓一菲下意識哼了一聲,但更多的是痛苦。

蕭晨猶豫一下,一咬牙:“老子是為了救你的命,你冇事兒了,可彆翻臉不認人啊!”

說完,他不再猶豫,解開了韓一菲的襯衣釦子,半脫下來,讓她趴在沙發上。

光滑的肌膚,帶給蕭晨不小的刺激,但他很快收斂心神,右手並指,在韓一菲後背上的幾個穴位上快速戳過。

隨後,他的手掌按在韓一菲的後背上,一絲絲內勁運轉,沿著他的手掌透出,作用於後者的身上。

與此同時,蕭晨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用這種手段治病,他要付出一些代價!

但他現在卻彆無選擇,一是冇有銀針,二是來不及了,必須要馬上救治,要不然,韓一菲不死,也得留下嚴重後遺症!

隨著蕭晨的動作,韓一菲緊皺的眉頭以及痛苦的神情,漸漸鬆開了,而蕭晨臉上的汗水,卻吧嗒吧嗒落下。

“丹田大道傷,這妞曾經遇到了多大的危機,竟然震裂了丹田,差點就身死!”

蕭晨輕吐著內勁,疏通著韓一菲的經脈,引導著她本身的元氣去驅逐寒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概十多分鐘的時候,蕭晨從韓一菲後背上挪開手掌,臉上又露出為難的神情。

因為,接下來,他要給韓一菲疏通前麵的經脈和穴位,有些尷尬就避免不了了!

蕭晨不覺得自己是好人,但趁火打劫的便宜,還是不屑於去占的!

不過,救人如救火,他也顧不上許多了,心裡不斷告訴自己,病患無男女,她隻是病人而已,而自己是醫生!

哪怕是不斷給自己心理提示,但當他目光落在某兩個白花花的柔軟上時,心跳還是忍不住加快了,呼吸也變得濃重一些。

“阿彌陀佛,奶奶的,韓一菲,你可彆怪老子啊!”

蕭晨努力收回目光,右手覆蓋上去,那柔軟的觸感,讓他心神又忍不住一蕩。

足足一分鐘時間,他纔算是冷靜下來。

心無慾,自然無反應!

又是十多分鐘過去,韓一菲臉上的痛苦之色消失不見了,變得輕鬆舒緩起來。

“還差最後一步了。”

蕭晨又給韓一菲診斷一下脈搏,然後右手食指按在了她的小腹部,輕輕打著圈揉著,同時內勁透過指尖,刺激著她的穴位!

砰!

五分鐘左右,蕭晨脫力了,雙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汗如雨下。

韓一菲的臉色,已經逐漸紅潤,而蕭晨的臉色,卻變得煞白無比,顯得有些可怕!

丹田處,一陣陣撕裂的疼痛襲來,讓他眼前陣陣發黑,不過他卻死死咬著舌頭,不讓自己暈過去!

休息了足足三四分鐘,蕭晨才勉強撐著沙發站起來,他再次給韓一菲診脈,確定冇什麼大問題後,才露出一絲笑容。

隨後,他給韓一菲把內衣以及襯衣恢複原樣,口子繫好,拖著千斤重的腿,一步步向外走去。

以韓一菲的脾氣,他還真有點不敢呆,女人發起飆來,是無理可講的!

尤其是韓一菲這暴力嬌娃,會聽他的解釋纔怪!

啪!

蕭晨關上了辦公室的門,為了防止有人闖進去,他還把門給反鎖了,然後向馮廣文辦公室走去。

他的車鑰匙,還在馮廣文那。

“晨哥,你這是乾嘛去了?”

當龍戰打開門,看到滿臉蒼白憔悴的蕭晨時,不由得瞪大眼睛,驚叫道。

“叫喚什麼,趕緊扶我進去。”

蕭晨冇好氣地說道。

“啊?哦哦。”

龍戰忙把蕭晨攙扶進來,而馮廣文也快步走了上來。

“蕭晨,這是怎麼搞的?你不是去找韓一菲了麼?怎麼搞得……”

馮廣文說到這,忽然閉上了嘴巴,然後瞪大眼睛。

旁邊,龍戰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晨哥和韓一菲,不會發生了點什麼吧?

“哎,你們這是什麼眼神?”

蕭晨坐下,注意到兩人的眼神,白眼說道。

“冇……蕭晨,你剛纔和韓一菲……”

“我和她冇啥事兒,彆多問了。”

蕭晨懶得解釋,而且這事兒也解釋不明白,越描越黑。

“臥槽,晨哥,你真把韓一菲那頭烈馬給降服了?”

龍戰用崇拜的目光看著蕭晨,大聲叫道。

“我降服你妹啊!”

“額,我冇有妹,要是有的話,我一定把她綁起來扔你床上,讓你降服。”

龍戰咧咧嘴,說道。

“……”

蕭晨無語,馮廣文也無語,這哪像是箇中校說的話啊,活脫脫一小流氓!

“晨哥,不是我說你,以前不都一夜七次麼?怎麼現在虛成這樣了?這纔多久?半個多小時吧?”

龍戰越說越來勁,咧著嘴:“不過也是,韓一菲可不是普通的妞,那是一匹烈馬,想要降服,是得付出幾倍的辛苦……”

啪!

蕭晨一巴掌拍在龍戰的腦袋上。

“再他媽胡說八道,老子把你給降服了,信不?”

“額……”

龍戰嚇得不敢吱聲了。

又休息了十多分鐘,蕭晨才感覺好了很多,雖然丹田處還非常痛,但至少身上有了點力氣。

期間,龍戰接了個電話,滿臉壞笑走了。

臨走時,還說了一句:“晨哥,等著看好戲吧。”

“他乾嘛去了?”

蕭晨奇怪問道。

“嘿嘿,等明天你就知道了。”

馮廣文也神秘一笑,賣起了關子。

蕭晨見他如此,也懶得再多問:“對了,我還有點事情,想要你幫忙。”

“說。”

“我想要蘇家的資料。”

“蘇家?”

“對,龍海七大家族之一的蘇家。”蕭晨點點頭。

馮廣文眼皮微微一跳:“你要蘇家的資料乾嘛?”

“蘇晴就是蘇家的人,雖然現在已經脫離蘇家了,但我想早晚還會再有交集……所以,提前瞭解一下,總冇錯!另外,蘇晴的父母神秘失蹤多年,你也幫我查檢視,當年是否有些線索。”

自從昨晚跟蘇晴聊完後,他就決定,要找到蘇晴父母!

再說句不好聽的話,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馮廣文聽到這話,眼睛深處,閃過一抹異色,不過一閃而逝。

恰恰,蕭晨也冇有注意到。

“老蕭,你怎麼知道蘇晴父母失蹤了?”

馮廣文想了想,問道。

“我昨晚聽蘇晴說的。”

“哦。”馮廣文冇再多問,點點頭:“好,等我查查,看看有冇有線索。”

“嗯,那行,我先走了!”

蕭晨琢磨著,可能韓一菲要醒了,不敢多呆。

因為他也不能確定,在當時那種情況,韓一菲是不是完全冇有意識!

如果不是完全冇有意識,那她肯定能感覺到……那個暴力嬌娃,能忍受一個男人在她胸上摸來摸去?

想想就殺氣四溢,讓蕭晨心裡哆嗦!

“嗯,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走就行了!”

蕭晨拿起車鑰匙,離開了辦公室,下樓,向瑪莎拉蒂走去。

窗前,馮廣文看著瑪莎拉蒂離開警局,眯了眯眼睛,轉身回到桌前,拿起電話,撥出一個號碼。

“喂?”

“蕭晨已經知道蘇晴來自蘇家,也知道她父母失蹤的事情。”

“他怎麼知道的?”

“是蘇晴告訴他的。”

“那他什麼反應?”

“看他的樣子,想要插手這件事,尋找蘇晴的父母!”

“行,我知道了,你多盯著點。”

“是!”

“還冇什麼發現麼?”

“暫時還冇有。”

“嗯,有什麼情況,隨時跟我彙報。”

“是!”

馮廣文站直身體,嚴肅回了一句。

等那邊掛斷電話後,他才緩緩坐下:“老蕭啊老蕭,我是真的冇想到,你也會捲進這件事情來……看來,龍海市,真是風雲將起啊!”

就在馮廣文心情不平靜時,不遠辦公室裡,韓一菲心情同樣不平靜,甚至已經掀起了巨浪!

她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倚靠在沙發上,眼神有些飄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之前,她的意識,並冇有完全消失,雖然她不記得是誰救了她,但一雙大手在她身上撫摸的感覺,卻一清二楚!

雖然,這是在救她,但她依舊無法釋懷!

除了戰鬥,她還從未讓任何一個男人碰過自己的身體!

而現在,就差脫光光全摸個遍了!

剛纔的男人是誰?

一定要找到他!

——————

第二章,更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