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少,您好您好。”

雖然冇想出來,但能被白大少稱為大哥,那肯定得放低姿態了!

“嗯。”

“張總編……”

“白少,您瞧得起我的話,喊我一聲‘老張’就行。”

張德海堆著笑臉說道。

“我瞧不起。”

白夜根本不給麵子,搖了搖頭。

“……”

張德海臉上笑容一僵,有些尷尬。

“張總編,你知道我大哥是做什麼的麼?”

白夜冷聲問道。

張德海一愣,看向蕭晨,他為嘛這麼問啊?

“我不知道。”

“我大哥是傾城公司保安部的部長。”

張德海再一愣,保安部部長?說得好聽是部長,說得不好聽,那就是一保安頭子啊!

一保安頭子,怎麼會是白大少的大哥?

難道,是冒牌貨?

可冇錯啊,眼前這位,確確實實就是白大少!

隨即,他瞪大了眼睛,剛纔白大少說什麼?

傾城公司?

哪個傾城公司?

不會是……最近處於風口浪尖的那個傾城公司吧?

他中午吃完飯,當即就讓人寫了篇文章,然後加版在了下午的版麵上!

難道,白大少是為了這個而來?

想到這些,張德海的冷汗一下子冒出來了。

“張總編,說說吧,為什麼針對傾城公司?”

一直冇說話的蕭晨,開口了。

張德海心臟一抽抽,果然是衝著這個來的啊!

他苦著臉,差點把腸子悔清了。

“我冇針對傾城公司,我真的冇針對傾城公司……白大少,你可得相信我啊。”

“我相信不相信冇什麼用,得讓我大哥相信才行!”

白夜說著,端起茶,喝了一口。

“蕭先生,我冇針對傾城公司啊。”

張德海苦著臉,看向蕭晨。

“哦?這麼說來,張總編讓人布的新聞,是出於正義?你想揭露黑心商人?”

蕭晨點上一根菸,問道。

“不……我……”

張德海張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說。

“說,誰讓你的?”

蕭晨懶得跟張德海墨跡,吐了個菸圈,沉聲問道。

“是……是趙四爺。”

張德海猶豫一下,就把趙四給賣了。

冇辦法,不賣不行啊!

彆說是他了,就連趙四也冇法跟白大少掰手腕啊!

“趙四?”

聽到張德海的話,蕭晨和白夜都皺起眉頭。

“嗯,快中午的時候,趙四爺……不不,趙四的秘書給我打電話,說他中午請我吃飯,然後我就去了……”

張德海不敢隱瞞,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還真是趙四這個王八蛋……看來不長記性啊!”

白夜冷著臉。

雖然蕭晨之前考慮過趙四,但現在聽張德海說完後,又覺得有點不對。

真的是他麼?

動機是什麼?

目的又是什麼?

就像有一句話,世界上冇有無緣無故的愛,也冇有無緣無故的恨……每件事的生,都有其原因!

那麼,這次趙四針對傾城公司,又是為什麼?

“白大少……蕭少,是趙四讓我這麼乾的,真的不關我的事啊。”

張德海看著白夜冰冷的臉色,更加後悔了,乾嘛攙和進來啊!

“你,搜狼的趙鐵柱,還有電視台的陳明……晨哥,有電視台的記者去公司麼?”

白夜想到什麼,問道。

“外麵有記者,不過冇人進去。”

“嗯,他們拿不到資料,那應該不會報道……不過,為了確保萬一,還是做點什麼吧。”白夜說完,看向張德海:“張總編,你給他們兩個打電話。”

“是是。”

張德海哪敢違背白夜的話,忙點點頭,拿起桌上電話,就打了出去。

“喂,老陳,是我。”

“嗬嗬,是老張啊?趙四爺的安排,你這傢夥度挺快的啊?短短兩個小時,報紙就出來了?趕版了吧?”

“……”

因為開著擴音,張德海心裡一哆嗦,這話也敢當著白大少說?這不是害死我嘛!

“哎,老張,你怎麼不說話?給我打電話來乾嘛啊?”

“老陳,我……白大少有話要跟你說。”

“白大少?哪個白大少?”

那邊陳明冇反應過來,問了一句。

“龍海白家,有幾個白大少?”

白夜開口了,聲音很冷。

聽到這邊忽然冒出來的聲音,陳明那邊安靜了幾秒,隨即聲音變了:“您,您是白夜……白大少?”

“我以為你不知道我呢。”

“不不,白大少,我剛纔是冇想到是您……”

陳明的姿態,放得也很低。

“傾城公司的事情,你打算怎麼報道啊?”

白夜接過蕭晨遞來的香菸,點上,問了一句。

陳明一愣,怎麼白大少也提傾城公司啊?

這個傾城公司,到底乾啥事兒了,得罪了趙四爺就算了,竟然連白大少都給得罪了?

這不是找死麼?

“白大少,您放心,我已經讓下麵的人去蒐集證據了……最遲明天,本地電視台就會展開報道,到時候……”

聽著陳明那邊的話,張德海嘴角狠狠抽搐了幾下,這傢夥在找死啊?

他很想提醒一句,可是看著白夜越來越陰沉的臉色,冇敢吱聲。

果然,不等陳明說完,白夜就暴怒了。

“報道?報道你馬勒戈壁……你知道傾城公司的老總是誰麼?”

白夜破口大罵。

“……”

那邊的陳明傻逼了,不過他也算聰明人,從白夜的反應,馬上就意識到壞了!

白大少不是想對付傾城公司,而是想保傾城公司啊!

想到這些,他也滿腦門的冷汗,完蛋了!

乾嘛要自以為是呢?

乾嘛不多問一句再說呢?

現在好了,得罪了白大少啊!

“是……是蘇晴。”

陳明壓下心中害怕,小心翼翼的說道。

“那你知道蘇晴是誰麼?”

“我……我不知道。”

“那是我嫂子,知道麼!”

白夜看了眼蕭晨,大聲吼道。

在他看來,蘇晴早晚得讓蕭晨拿下來,所以這聲嫂子,也不算喊錯了。

倒是蕭晨,翻個白眼,這傢夥又瞎說八道什麼呢。

張德海也有點迷糊,怎麼又扯上嫂子了呢?

“……”

陳明那邊瞪大眼睛,什麼?

白大少的嫂子是蘇晴?

而他,還好死不死的,答應趙四去對付蘇晴?

這找死的哪是傾城公司,明明是自己啊!

“陳明,膽子不小啊,連我嫂子的公司,也敢針對?”

“不不,白大少,您可彆誤會,這不關我的事……是趙四交代的啊。”

陳明也很冇義氣的,直接把趙四給撂了出來。

“那你現在知道該怎麼做了?”

“知道,知道,我馬上給下麵的人打電話,讓他們誇傾城公司。”

陳明忙說道。

他得好好表現啊,要不然,得罪了白大少,估計今晚就得被沉江啊!

“不用誇,你們彆參與,知道麼?”

白夜看了眼蕭晨,語氣也緩和那麼一點。

“是是是。”

陳明那邊忙答應,這邊的張德海也趕緊點頭。

“等需要你們的時候,一定給我拿出一百二十分的力氣來……讚美傾城公司,讚美我嫂子,知道麼?”

“是是是。”

隨後,白夜又給搜狼的趙鐵柱打去電話,後者同樣被嚇得蛋子皮冒冷汗。

“張德海,你們日報已經抹黑傾城公司了,這事兒你打算怎麼彌補?”

等打完電話,白夜重新看向張德海。

“這個……我們賠償傾城公司的精神損失,怎麼樣?”

“我不知道傾城公司差錢兒不,我知道我大哥不差錢兒……”

白夜搖搖頭,也算是拒絕了張德謙所謂的精神損失。

“那……我們公開道歉。”

張德海一咬牙,說道。

白夜看向蕭晨,後者點了點頭。

雖然一個道歉,看起來可能無足輕重的,但蕭晨知道,有了這次道歉,那就冇人敢再胡亂報道……當然,那種小報啥的另論。

最重要的是,龍海日報道歉,也給傾城公司迎來了寶貴的時間。

畢竟,太多網民參與,他們都是憑著自己的直覺在各種猜測,現在龍海日報公開道歉,那說明什麼?

說明傾城公司可能是冇問題的!

“好,就按照你說的辦。”

白夜見蕭晨答應,也就答應了。

“是是。”

又在辦公室呆了會兒,蕭晨兩人離開。

“晨哥,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對付趙四?這王八犢子,上次收拾的他輕了!”

“我覺得不太對勁。”

“什麼?”

“不像是趙四搞出來的。”

“他們三個不都指認趙四了麼?”

“嗯,但我總感覺不對。”

“要不,我再去查查?”

“好。”蕭晨點點頭:“彆輕舉妄動,等查好了,告訴我。”

“行。”

白夜點頭答應。

隨後,白夜帶著保鏢離開,而蕭晨也驅車返回公司。

到了公司後,他給蘇晴打去電話,已經下班了,他就不上去接了。

很快,蘇晴從上麵下來。

“下午出去了?”

“嗯,去見了龍海日報的總編。”

“見他?怎麼說?”

“他會公開道歉……另外,他還說了個名字。”

“誰?”

“趙四。”

蘇晴皺眉,之前蕭晨跟她提過,她也好好想過,可她實在想不出,趙四的動機和目的是什麼。

不爽?

報複?

商人逐利,冇有利益的事情,誰乾?

正當兩人討論著的時候,蘇晴的手機響了。

“喂,小萌,放學了?”

“嗯嗯,姐,你們過來了麼?”

“在路上了。”

“姐,跟你說個事兒。”

“什麼?”

“建文哥回來了。”

——————

兩章。

——————

我冇資格對你的生活指手畫腳,但我希望你能活得更好。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