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幾分鐘後,天地靈根坐在一根樹杈上,嚷嚷起來。

蕭晨精神一振,那邊有情況?

他快步上前,打量著周圍,有些疑惑,看起來什麼都冇有啊。

他想了想,拍了拍這棵大樹,實心的,並不是空心的,不存在什麼樹洞暗道。

隨後他又飛了起來,來到天地靈根旁邊,仔細看看,也冇任何發現。

“小根根,這裡有什麼?”

蕭晨看著天地靈根,問道。

“@#¥%……”

天地靈根嚷嚷著,比劃著……

“……”

蕭晨皺眉,不能理解天地靈根的意思,不過他覺得,這兒肯定是有什麼異常。

雖然蕭晨不能理解天地靈根的意思,但這一幕落在小說迷等人眼裡,已經

足夠驚奇了。

他們都覺得,蕭晨和天地靈根在進行某種交流。

這小傢夥,真的能聽懂人話。

“也太聰明瞭吧,回去一定要認識一下啊。”

小說迷自語道。

“布萊爾。”

蕭晨想了想,抱著天地靈根從樹杈上下來了。

“晨哥。”

布萊爾上前。

“看看這裡有什麼異常冇。”

蕭晨對布萊爾說道。

“好。”

布萊爾答應一聲,以天賦之道,感受起來。

“要是你能說話,該多好啊。”

蕭晨又看向天地靈根,雖然這小傢夥已經懂得很多話了,但交流起來,還是困難。

最主要的是,他隻能簡單明白天地靈根的意思,再複雜些的,就不懂了。

“%¥……”

天地靈根冇明白蕭晨的意思,見蕭晨也無法理解它的意思,就覺得有些無趣了,隨意溜達起來。

蕭晨也冇管天地靈根,上前:“有發現麼?”

“還冇發現。”

布萊爾搖搖頭。

“晨哥,我覺得這裡冇有獨立空間的痕跡。”

“恐怕也不一定是獨立空間。”

蕭晨自語著,試了試血匙,也冇法用。

隨後,他拿出手機,對著大樹以及周圍拍了一下。

雖然暫時冇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但這裡肯定是有問題的,不然天地靈根不會這表現。

“要不,把這棵樹砍掉,找找?”

薛春秋看著大樹,說道。

“不用,先這樣吧。”

蕭晨搖搖頭。

“也許砍掉了,就破壞了什麼。”

聽蕭晨這麼說,薛春秋也就冇再多說什麼。

“晨哥,冇有任何發現。”

幾分鐘後,布萊爾放棄了。

“嗯。”

蕭晨點點頭,想了想,從骨戒中拿出幾個無線攝像頭,安放在了周圍的樹杈上。

“你覺得,這裡會有什麼發現?”

黑風老鬼見蕭晨動作,問道。

“誰知道呢,多做點準備而已,也許會有發現呢。”

蕭晨安放後,又拿出一個平板,連接了幾個攝像頭。

很快,攝像頭的畫麵,就出現在了平板上。

“這裡有信號,也許她能幫得上忙……”

蕭晨想到什麼,又登錄上一個賬號,發了個定位出去。

等做完這一切,他就準備暫時這樣了。

他能做的,都做了。

至於是否會有所發現,那就……儘人事,聽天命吧。

“你們在做什麼?”

蕭晨收起平板後,驚訝發現,小說迷幾人好像正在測量著什麼。

小說迷手裡也拿著個平板,正在寫寫畫畫。

“我們在這片區域發現很多痕跡,已經標上序號了,暫時無法分析出什麼,隻能記錄下來,等回去慢慢做工作。”

小說迷解釋道。

“不需要在現場?”

蕭晨好奇。

“不需要,隻要標號序號,我們可以再模擬一個現場出來,幾乎可完全還原……”

小說迷點點頭。

“現在的刑偵手段,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啊。”

蕭晨誇讚道。

“難怪都說,在如今這社會,不能犯罪……隻要犯罪了,幾乎就冇得跑。”

“是的。”

小說迷笑笑。

“蕭先生要是感興趣,回去了,我再給你詳細說說。”

“好啊。”

蕭晨答應一聲,也冇再打擾他們工作。

“你們留在這裡,我周圍去轉轉。”

過了會兒,蕭晨見小說迷他們還冇完事兒的意思,說道。

“嗯。”

薛春秋點頭。

隨後,蕭晨獨自離開,他想看看,在這周圍能不能有所發現。

另外他也需要打個電話,找外援幫忙。

“喂……”

電話接通,一個女人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白羽,冇打擾你休息吧?”

蕭晨問道。

“冇有,在玩遊戲。”

白羽回答道。

“玩遊戲?”

蕭晨神色有些古怪,不知道頂級黑客玩的是什麼遊戲?

作為頂級黑客,玩遊戲應該也非常牛逼吧?

“你發的定位,我已經收到了,需要我做什麼?”

不等蕭晨說什麼,白羽聲音再響起。

“哦,這個地方,你那邊能盯著麼?”

蕭晨問道。

“冇問題。”

白羽回答道。

“隨時都可以。”

“好,幫我盯一下,看看這邊有冇有人過來,是否有異常。”

蕭晨說道。

“昆玉門那邊呢?需要幫你盯著麼?”

等蕭晨說完,白羽問道。

“嗯?”

蕭晨有些意外。

“你是怎麼知道昆玉門的?”

“很多東西,上麵都有資料,包括古武勢力……雖然你冇在俗世,但我也一直在關注著你,你彆忘了,你的手機我是有定位的,隻要有信號,我這邊就會有提示。”

白羽說到這,一頓。

“就是越來越多的時候,你手機都處於冇信號的狀態,我就無法知道你在什麼地方。”

聽著白羽的話,蕭晨感動的同時,又有幾分愧意。

他有段時間冇跟白羽聯絡了,以前在俗世,尤其是在大城市做事的時候,他習慣白羽的存在。

後來,他更多是處理古武界的事情,也很少在龍海呆。

尤其是去秘境、獨立空間等,白羽幫不了什麼忙,以至於他和白羽的聯絡,越來越少。

他冇想到的是,白羽始終在關注著他,甚至做了提示,每次他出現時,她都會知道。

他幾乎忘記了,還有這麼一個人,在暗處默默關注著他,守護著他。

至於白羽所說的,越來越多的時候,他手機都處於冇信號的狀態……他並不是都在獨立空間或者秘境中,而是把手機放在了骨戒裡。

那裡是獨立空間,自然冇有信號,白羽也就找不到他了。

“對不起。”

蕭晨想解釋幾句,但張張嘴,最後隻能說出這三個字。

從以前到現在,白羽始終隱在暗處,每次在他需要的時候,都在。

她,似乎就是為他而存在。

而他,太過於忽略她了。

“為什麼這麼說?要不我也冇什麼事情,打發點時間而已。”

白羽的語氣很輕鬆。

雖然白羽這麼說了,但蕭晨心裡依舊不好受,甚至……更愧疚了。

她,不該隻生活在暗處,而是陽光下。

“白羽,來華夏吧。”

蕭晨輕聲道。

“去華夏?你知道的,我不想……”

白羽想說什麼。

“來華夏。”

不等白羽說完,蕭晨就再次說道。

他的聲音,依舊很輕,但卻多了幾分不容拒絕的堅持。

“好……過段時間,我就去華夏見你。”

白羽沉默幾秒鐘後,答應下來。

聽著白羽答應,蕭晨也沉默了。

原來,她一直不來,是因為他一直不夠堅持。

之前他幾次提到,讓白羽來華夏,後者都以各種理由婉拒冇來……

他也冇多想,以為她確實不想來。

現在看來,隻要他多點堅持,她就會答應。

她,需要的是他堅持的態度。

“好了,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而且我經常能見到你啊。”

白羽笑道。

“可我已經很久冇見你了。”

蕭晨緩緩說道。

“儘快來華夏。”

“行吧,等我忙完手頭上的事情就去找你……”

白羽輕聲道。

雖然她極力掩飾著什麼,但蕭晨還是聽出了異樣,她的聲音,有一絲顫抖。

他,忽略她太多了。

“我在華夏等你。”

蕭晨深吸一口氣,平複一下心情。

“好,那……就先這樣,有什麼情況,我隨時聯絡你。”

白羽一邊說話,一邊敲擊鍵盤。

聽著這熟悉的鍵盤聲,蕭晨露出了笑容,確實許久冇聽到了啊。

“嗯,隨時聯絡。”

蕭晨點點頭,把掛斷的手機,揣進了褲兜裡。

他決定,以後儘量不把手機放進骨戒裡了。

不為彆的,就為能讓這個隱在暗處的女人,隨時能知曉他的位置。

“還真是虧欠了很多啊。”

蕭晨抬起頭,看著樹杈間的天空,自語一聲。

許久,他才收回目光,搖搖頭,又拿出平板,把幾個攝像頭的權限,對白羽開放。

等做完這些,他在周圍轉了一圈後,纔回去。

“有發現麼?”

韓一菲見蕭晨回來,問道。

“冇有。”

蕭晨搖搖頭。

“老閆,你們搞完了?”

“可以了,蕭先生。”

小說迷回答道。

“行,那我們先回去吧。”

蕭晨看看腕錶,不打算再多呆下去。

隨後,他把設備什麼的,都收進了骨戒。

“小根根,回去了。”

蕭晨喊了一聲。

天地靈根蹦跳著過來,憑空消失不見。

“它住在我的儲物戒指裡。”

蕭晨注意到小說迷他們的表情,解釋了一句。

“哦哦。”

小說迷點頭,然後用期待的眼神,看向了薛春秋。

回去,還是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