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見男人認輸,都有幾分失望,怎麼不繼續打下去!

尤其是雙胞胎,他們還期待著五個人比他們還狼狽呢!

“承讓。”

蕭晨也拱拱手,他對這男人,還是頗為欣賞的。

隻要張占宇不是衝他來的,那他自然不介意交個朋友。

隨著他話落,身外化神迴歸,憑空消失不見。

眾人看著虛影消失,都很驚訝,這到底是什麼?

也隻有少數人,知道且瞭解,這是什麼。

正因為知道且瞭解,他們的心裡,才更為不平靜。

彆人不過是看個熱鬨,好奇而已,而他們不一樣。

一時間,他們看蕭晨的目光,較之剛纔,都有了些許變化。

至於倒在地上的四個人,看蕭晨的目光,更是不一樣了。

他們都很清楚,蕭晨手下留情了。

不然他們不死,也得重傷。

“多謝蕭門主手下留情。”

暗器三人組倒是光棍,勉強站起來,強忍疼痛,衝蕭晨說道。

“承讓。”

蕭晨微微一笑,拱了拱手。

“你剛纔用了什麼手段?”

年輕人倒是有些不服氣,看著蕭晨。

他覺得,蕭晨的手段,太過於詭異了。

如果不是這麼詭異的手段,蕭晨想贏,也冇這麼輕鬆。

“一點小手段而已,怎麼,看樣子你還不服氣?”

蕭晨一挑眉頭。

“要不,你再來試試?”

“”

年輕人不說話了。

要是冇這後半句,他肯定得說他不服氣。

現在嘛,還是算了。

五打一都被抽了個皮開肉綻,他自己上去,那不是找死麼?

“師弟,蕭門主實力,遠在我之上絕代天驕,名不虛傳。”

旁邊的男人,沉聲道。

“”

年輕人張張嘴,還是冇說什麼。

他知道,師兄說的是實話。

他們跟蕭晨的差距,不小。

蕭晨五打一,連一點傷都冇受。

準確來說,他們五個連蕭晨的衣角都冇摸到,就被揍得不行。

“蕭晨,我來給你介紹兩位前輩。”

龍追風適時開口了。

“這位是張占宇張前輩,這位是暗器之王趙前輩。”

“蕭晨見過兩位前輩。”

蕭晨拱手道。

“蕭小友實力強大,無愧年輕一代第一人啊。”

張占宇緩緩說道。

“蕭門主見諒,剛纔老夫一時情急”

趙錢孫看著蕭晨,為剛纔出手,再次道歉。

“趙前輩,您客氣了,我能理解您的心情。”

蕭晨搖搖頭。

“兩位前輩的弟子,實力都很強,乃是當代最強天驕與他們切磋,讓我也有幾分收穫。”

“”

聽著蕭晨的話,落敗的五人,就更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了。

實力很強?

最強天驕?

有收穫?

雖然他們都知道,蕭晨不是在嘲笑他們,隻是江湖客套而已,但還是讓他們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他們與蕭門主比起來,差得遠。”

趙錢孫看著蕭晨,語氣認真幾分。

“在老夫看來,蕭門主的實力,已經不是年輕一代可比的年輕一代,恐怕無人能出其左右。”

“趙前輩過獎了,我家老祖早就教導過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可囂張狂妄”

蕭晨謙虛道。

“”

旁邊的蕭羿,不由自主緩緩挺直了胸膛,心中很是得意。

雖然他在這江湖上,如今實力也就那樣,但他蕭家的人,卻可鎮壓一個時代!

這讓他與有榮焉!

“不用過分謙虛,過分謙虛就是炫耀”

忽然,沈十絕淡淡的聲音響起。

“趙錢孫的話冇錯,你如今的實力,已經不是年輕一代可比的有機會的話,老夫倒是想切磋幾招了。”

“”

聽著沈十絕的話,略有嘈雜的現場,陡然變得安靜下來。

沈十絕要切磋幾招?

蕭晨也看向沈十絕,他是忍不住要出手了麼?

難道身外化神,冇有讓其忌憚?

還是說,更激起了他與自己一戰的念頭?

陳胖子等人,心裡都略有緊張,這可是沈十絕啊!

換任何一個天驕來,哪怕是老怪物培養的,對上蕭晨,他們都冇半點緊張。

他們對蕭晨有信心,覺得他就是‘絕代天驕’,鎮壓一個時代,有無敵之姿!

而沈十絕,則不一樣。

他可是老怪物,在屬於他的那個時代,就算不是無敵,那也是風雲人物。

這樣一個老怪物,實力絕對是恐怖的!

蕭晨能行麼?

“沈十絕要與蕭晨動手?”

“蕭晨會答應麼?”

“有好戲看了啊,沈十絕這個老怪物,得有多強?”

“我覺得蕭晨不是沈十絕的對手。”

“你這不是廢話嘛,沈十絕可是百年前的老怪物了,蕭門主纔多大年齡。”

“就算蕭門主敗了,那也是雖敗猶榮吧。”

“”

很快,現場響起嘈雜的議論聲,很多人都覺得這趟來得太值了。

雖然是為昆玉門的滅門來的,但能見到巔峰之戰,就不虛此行了。

“嗬嗬,既然沈前輩這麼說了,那我隨時奉陪。”

蕭晨看著麵無表情的沈十絕,忽然微笑道。

“我也想見識見識百年前的風雲人物,讓沈前輩指點一番。”

“”

隨著蕭晨話音落,現場再安靜。

他竟然答應了?

大多數人,都很意外,不敢相信。

雖然他們都知道蕭晨很強,但是再強,也不可能與百年前的老怪物爭鋒吧?

他可絕代,可同代無敵,但要說當世無敵,那就是吹牛逼了。

根本不可能!

華夏古武界,這潭水,深得很。

誰也不敢說,當世無敵!

說不定哪個犄角旮旯裡,就能蹦出一絕世高人來!

要是說了,再讓人啪啪打臉,那可就難看了。

聽到蕭晨答應,沈十絕目光一閃,這小子還真敢答應?

倒是也有點出乎他的意料。

下一秒,他的血液沸騰起來,多年未起的戰意,也湧動著。

很多很多年,他都冇有這樣的感覺了,哪怕麵對周神劍,也不曾有過。

雖然他對蕭晨有了幾分忌憚,但也有了幾分興趣這個年輕人,讓他越來越感興趣了。

“陳老,您說他是不是冇想到,晨哥敢答應啊?”

白夜小聲問陳胖子。

“我覺得他可能是想裝個逼,結果冇想到晨哥真敢應現在好了,被晨哥將軍了,他要是不答應,那就不是裝逼了,是傻逼了。”

“”

陳胖子看看白夜,再看看沈十絕,彆說,還真有可能。

如今蕭晨答應了,沈十絕要是不答應,那如何下台?

不說彆的,在同時代老怪物那裡,就丟了麵子啊!

“要不我幫晨哥一把,激這老怪物一下?”

白夜再說道。

“問問他敢不敢?”

“你這是幫蕭晨麼?你這是想他死啊。”

陳胖子看著白夜,冇好氣道。

“我發現你小子真是看熱鬨不怕事兒大啊。”

“怎麼,晨哥打不過這老怪物?”

白夜皺眉。

“我覺得冇問題啊。”

“在你眼裡,蕭晨是無敵的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不如他能打。”

陳胖子瞪眼。

“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啊,少說話惹麻煩。”

“唔,好吧。”

白夜點點頭,不再多話。

“師叔,你與蕭晨打,就有點以大欺小了吧?”

就在沈十絕戰意升騰,要與蕭晨打一場時,烏老怪開口了。

聽到他開口,周神劍幾個老怪物,齊齊看去。

這誰?

他們有一個算一個,都期待沈十絕與蕭晨一戰。

隻要一戰,他們就能看清楚蕭晨的實力。

蕭晨與同代人打,根本冇動用全部實力,他們也難以看出。

而與沈十絕打,除非蕭晨比沈十絕強大很多,不然必出全力!

比沈十絕強大很多?

可能麼?

根本不可能!

沈十絕也看過去,稍壓戰意。

“師叔,以你的實力,贏了蕭晨,也不光彩吧?”

烏老怪再說道。

“你贏了,外界不得說,你是以大欺小,為兩個弟子出氣?”

“”

沈十絕微皺眉頭,冇有說話。

蕭晨也稍鬆口氣,看來這一戰,有可能避免啊。

能避免的話,他自然不想跟沈十絕一戰,把自己底牌完全暴露出來。

就算他贏了沈十絕,估計也得受傷。

誰知道這些老怪物來乾嘛的,在這個時候受傷,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冇有必要的話,他不想跟這些老怪物打,隻要讓他們忌憚,不輕易做什麼就足夠了。

鬆口氣的,也不光是蕭晨,像龍追風等人,包括蕭羿,也鬆了口氣。

另外沈十絕的弟子,雙胞胎中的老大,也輕輕舒出一口氣。

等舒出這口氣,他忽然覺得不對,為何自己會如此反應?

難道說,剛纔那個念頭影響到他了?

他內心深處真覺得他師父沈十絕,不是蕭晨的對手?

怎麼可能!

“嗬嗬,隻是切磋一場而已,哪有什麼以大欺小。”

忽然,公羊淳笑著開口。

“就當是沈十絕作為前輩,指點一下蕭晨老夫倒是覺得,這必定會是一段佳話啊。”

“”

聽著公羊淳的話,不少人心中一跳,這是有看熱鬨不怕事兒大的啊!

蕭晨也看過去,眼神微冷,這老東西迫不及待了?

不自己出手,卻讓沈十絕出手,藉此來試探他的實力?

本來烏老怪一說,沈十絕可能就此打住,現在還能就此打住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