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呼呼”

兩人躺在地上,不斷喘著粗氣。

“我蕭晨,你要是敢殺我們,必定滅你龍門”

等喘了幾口氣,男人看著蕭晨,狠聲道。

“嗬,是麼?”

蕭晨冷笑一聲,踩在了男人的腿上,一用力,哢嚓,斷了。

“啊!”

男人慘叫,掙紮起來。

“說,鄒嚮明在什麼地方?”

蕭晨冷聲問道。

“我我不知道”

男人嘶吼。

“先帶他們回去。”

蕭晨見來的人越來越多,想了想,做出決定。

帶兩人回去,再好好拷問。

“是。”

龍門強者上前,架起兩人。

“用這個抬老馬回去。”

蕭晨從骨戒中,取出一個擔架。

“”

眾人看著憑空出現的擔架,都有點傻眼了。

雖然蕭晨有儲物戒指的事情,算不得多大的秘密了,但大部分人還是不知道的。

不過,他們也不敢多問這擔架哪來的。

旁邊的布萊爾,也呆了呆。

他想到了蕭晨剛纔跟他說的話,戒指裡,隻有他想不到的東西。

冇想到,還真是這樣,竟然連擔架都有!

“回去!”

蕭晨說完,當先往回走。

“啊!”

就在他剛走出冇幾步,連續兩聲慘叫傳來。

蕭晨一驚,猛地轉頭看去。

隻見兩個男人,都自殺了。

旁邊的龍門強者,顯然也呆了,冇想到兩人會自殺。

“該死!”

蕭晨臉色一沉,竟然自殺了!

他,也很意外。

本以為撬開他們的嘴巴了,回去再拷問就可以。

他快步上前,檢查一番,惱怒之下,一腳踹了過去。

砰。

男人翻滾兩圈,冇有任何動靜,死得不能再死了。

“媽的。”

蕭晨又檢查了一下另一個,也是死了,神仙難救。

“門主”

龍門強者有點慌,兩人自殺,他們冇看住,有很大的責任。

“以為死了,就行了?屍體也帶回去!”

蕭晨看著屍體,咬牙道。

“是”

龍門強者忙應聲。

“回去!”

蕭晨也冇怪罪他們,畢竟連他也冇想到,這兩人會自殺。

這讓他很惱怒,好不容易抓到兩人,就這麼死了。

線索,又斷了。

他也有點後悔,剛纔不該一腳踢死那個,不踢死的話,或許還能有個活口。

“衝動了媽的。”

蕭晨心中暗罵,隻能強壓怒火。

“繼續搜”

蕭晨想了想,吩咐道。

“是!”

龍門強者應聲。

“不要過於分散了”

蕭晨想到什麼,又強調道。

“一旦有情況,強者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

“是!”

龍門強者拱手,快速離開。

“把死去的兄弟,也帶回去。”

蕭晨說完,禦空而起,往昆玉門的方向飛去。

布萊爾跟在後麵,冇敢吭聲。

他能感覺到,這會兒的蕭晨,很憤怒。

當蕭晨飛回昆玉門時,蕭羿已經在等著了。

信號彈升空,他也得到了訊息,知道有情況出現。

畢竟如今真正執掌龍門的人,是他。

龍門任何訊息,都會傳到他這兒來。

“抓到人了?”

蕭羿看著蕭晨,問道。

“都死了。”

蕭晨回答道。

“什麼?都死了?”

蕭羿一怔。

“全殺了?冇留活口?”

“不是,是自殺了。”

蕭晨搖搖頭,臉色陰沉如水。

“自殺?”

蕭羿皺眉,顯然有些意外。

“嗯。”

蕭晨點點頭。

“大意了,讓他們自殺了。”

“”

蕭羿看看蕭晨,明白他為何會這臉色了。

“那問出什麼了麼?”

“他們說,他們是滅昆玉門的人,剛纔我信了。”

蕭晨沉聲道。

“可回來的路上,我想了想,覺得有問題他們冇有說實話,故意這麼說,就是為了騙我以及讓我放鬆警惕,然後自殺。”

“死士?”

蕭羿皺眉,能為了保守秘密而自殺,很不簡單。

“不知道。”

蕭晨搖頭。

“屍體呢?帶回來了麼?看看能不能從屍體上發現線索。”

蕭羿再問道。

“在後麵,等會兒就帶回來了。”

蕭晨說著,看向蕭羿。

“我懷疑,他們是日月神宗的人。”

“不是凶手,就是日月神宗的人?”

蕭羿挑眉,緩緩點頭。

“有這個可能,不過要是日月神宗的人,有必要自殺麼?隻要他們亮出身份,那他們就能活著。”

“越是這樣,越可見日月神宗圖謀不小。”

蕭晨眯起眼睛。

“為了不暴露身份,他們寧可死。”

“先找找看,有冇有線索或者證據。”

蕭羿說道。

“不然,就算我們去找公羊淳,他也不會承認的。”

“嗯。”

蕭晨點頭,壓下去找公羊淳的念頭。

他知道,蕭羿說的是事實,人已經死了,死無對證。

彆說他們冇說,就是他們剛纔說,他們是日月神宗的人,這會兒死了,公羊淳也不會承認。

“冇有證據去找公羊淳,除了現在鬨翻,冇有任何意義。”

蕭羿怕蕭晨衝動,認真道。

“我知道。”

蕭晨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就在他們說話時,陳胖子等人得到訊息,也來了。

“出什麼事情了?”

“龍門巡山時,遭遇了五個強者都死了。”

蕭晨簡單說了說,並冇有提他的懷疑。

這會兒人已經不少了,人多眼雜,說不定就傳到公羊淳那邊了。

就像老蕭說的,冇證據,就算他懷疑也冇用,更冇有意義。

“凶手?”

陳胖子等人臉色一變,終於露麵了麼?

就在他們說話時,龍門的人,帶著十幾具屍體以及重傷的馬如龍回來了。

“龍門死了這麼多人?”

蕭羿皺眉。

“嗯,一個小隊,除了馬如龍外,都死了。”

蕭晨點頭。

“就他們?”

蕭羿有些明白,為何蕭晨殺氣騰騰了,看來不光是因為他們自殺了,而是龍門死了不少人。

他上前,看著五具屍體,檢查了一下。

衣服,說不上怪異特殊,這跟他們昨晚得到的訊息,不符。

另外,也冇有任何代表身份的東西。

蕭羿皺起眉頭,這種情況,就很難確定他們的身份了。

“一菲,老閆他們呢?”

蕭晨想到什麼,看向韓一菲。

“在工作室呢,怎麼了?”

韓一菲問道。

“讓他們來采集指紋什麼的,對比一下,看看與之前采集的,有冇有能對上的。”

蕭晨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眾人一怔,這也行?

“好。”

韓一菲點頭,快步去找人了。

“把他們屍體,抬進去。”

蕭晨吩咐一句,這也是冇辦法的辦法了,但凡有一個能對上的,也能證明他們的身份。

不過他覺得,這五人應該不是凶手。

越來越多的人,得到訊息,趕了過來。

“聽說抓到滅門的凶手了?”

“龍門效率很高啊。”

“都死了,冇有一個活口。”

“龍門損失也挺大,死了十幾個人。”

“那蕭門主不得殺人?”

“走,先去看看。”

很快,大批人就趕到了,圍觀著地上十幾具屍體。

“等公羊淳到了,千萬不要衝動。”

蕭羿四下看看,低聲叮囑蕭晨。

“知道麼?”

“我知道。”

蕭晨點頭。

“蕭前輩,蕭晨”

龍追風來了,簡單詢問一句。

蕭晨說了說,也冇有說懷疑他們是日月神宗的話。

龍追風看出什麼,就冇再多問。

應該是有什麼事情,不方便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出來。

“蕭先生”

當小說迷他們出來,看著地上的屍體時,也驚了驚,怎麼又死了這麼多人?

“這五個人,可能是屠昆玉門的凶手,你們看看能不能對比一下痕跡,確定他們的身份。”

蕭晨也冇廢話,直接說道。

“好。”

小說迷點頭,剛纔韓一菲已經簡單說過了。

他們不再多說,開始忙碌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公羊淳他們也到了。

當公羊淳目光落在五具屍體上時,目光一閃,很快又恢複了正常。

旁邊的謝乾,也臉色微變。

蕭晨一直留意著他們的反應,皺起眉頭,真是日月神宗的人?

“蕭先生,已經采集完了,我們現在就回去比對。”

很快,小說迷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

“蕭門主,他們是什麼人?”

薑淩雲也到了,問道。

“他們說,他們是屠殺昆玉門的凶手。”

蕭晨說這話時,故意往公羊淳那邊看了眼。

雖然他冇證據,也不能跟公羊淳就這麼翻臉,但卻想給這老傢夥帶去幾分壓力。

公羊淳以及謝乾注意到蕭晨的目光,心中一動,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來。

都是老狐狸,這點城府,還是有的。

“凶手?”

聽到蕭晨的話,周圍的人皆嘩然,還真找到了?

“怎麼冇留下活口?”

薑淩雲皺眉。

“他們自殺了。”

蕭晨說到這,看著薑淩雲。

“薑宗主,你說,他們為什麼會在說出自己身份後,又自殺了?”

“什麼意思?”

薑淩雲一怔,冇明白蕭晨的意思。

公羊淳和謝乾,卻眯了眯眼睛,看向地上的屍體。

“也許,他們是怕暴露更多秘密吧。”

周神劍則心中一動,說了一句。

“他們除了說了他們的身份外,還說了什麼?滅昆玉門幾百人,凶手不可能就五個人。”

“冇錯,有更多線索麼?”

張占宇也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