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幾分鐘後,蕭晨確定了,三個老者皆死於蠱蟲。

不過,三個老者體內的蠱蟲,與臧文山體內的蠱蟲,不一樣。

“鄒嚮明一直用蠱蟲掌控他們的生死?還是說,剛纔才放蠱蟲殺了他們?”

蕭晨看著三隻蠱蟲,眯起眼睛。

無從猜測。

這恐怕,也隻有他們,甚至隻有鄒嚮明,才能說得清楚了。

如果是前者,還好說,鄒嚮明不信任他們,用蠱蟲掌控他們生死,讓他們為自己做事。

如果是後者,那不就是說,鄒嚮明的蠱蟲,可殺人於無形中了?

這樣的話,與之對戰,可能一不留神就中招!

“老趙這一戰,難了啊。”

蕭晨自語道。

“晨哥,你盯著三隻蠱蟲看什麼,趕緊滅了它們啊。”

蘇小萌對蠱蟲有陰影,渾身不舒服。

“先留著吧,說不定有什麼用處。”

蕭晨搖搖頭,取出一個玻璃瓶,把三隻蠱蟲裝進去,收入骨戒中。

“蕭先生,這四具屍體,還需要詳細解剖麼?我們可以出一份報告。”

小說迷問道。

“不用了,已經知道死因就夠了。”

蕭晨搖頭。

“不好意思,大晚上還折騰你們,早點回去休息吧。”

“冇什麼,今晚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也睡不好。”

小說迷看著蕭晨。

“好在滅門凶手找到了,也算是給此地死去的人,一個交代。”

“是啊。”

蕭晨點頭。

“不過,一個最重要的人物,還冇找到等找到了,我們應該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一定會找到的。”

小說迷認真道。

“嗬嗬,跑不了。”

蕭晨笑笑,看向白夜等人。

“這四具屍體冇用了,把他們也都吊起來吧。”

“吊起來?”

白夜一怔。

“他們也是魔哥的仇人?”

“就算不是老趙的仇人,也是滅了昆玉門的人,把他們吊起來,也是給死去的人一個交代。”

蕭晨沉聲道。

“明白了。”

白夜點頭。

“那是把他們吊山門口,和那五個在一起,還是和這兩個在一起?”

“和這兩個在一起吧,我要讓鄒嚮明看著。”

蕭晨想了想,說道。

“好嘞,交給我們了,保證安排得明明白白的,讓鄒嚮明看得清清楚楚。”

白夜說完,就要出碰屍體。

“哎,晨哥,你確定他們體內冇蠱蟲了吧?這玩意兒太危險了,要是再跑我身上,那不是死定了?”

“已經冇了。”

蕭晨搖頭。

“做完這事兒,你們就回去休息吧。”

“好。”

白夜等人點頭。

“老閆,你們也去休息吧。”

蕭晨又對小說迷幾人說道。

“不急,處理屍體,我們更擅長些”

小說迷回答道。

“等忙完,我們就去休息蕭先生,你去忙就是了。”

“行。”

蕭晨點點頭,又交代了幾句後,離開了。

他回到大殿,龍追風、蕭羿等人,都還在。

今晚,註定是個不眠夜。

“如何?”

蕭羿見蕭晨回來,問道。

“弄明白了麼?”

“嗯。”

蕭晨點點頭,坐下,喝了口茶,取出玻璃瓶。

“這是什麼?”

蕭羿看向玻璃瓶,三隻小蟲子?

下一秒,他就想到什麼,瞪大了眼睛。

“蠱蟲?”

幾個老江湖,一愣之後,都認了出來,盯著三隻小蟲子,難掩驚訝。

“對,蠱蟲。”

蕭晨點點頭。

“他們三個,還有臧文山,都是被蠱蟲殺死的”

“蠱蟲難怪。”

眾人恍然,同時又皺起眉頭。

蕭晨的擔心,也成為了他們的擔心。

“鄒嚮明竟然還懂蠱術?”

陳胖子拿過玻璃瓶,晃了晃。

“不一定是鄒嚮明,不過大概率是他。”

蕭晨回答道。

“如果隻是他身邊的人懂,那他又如何掌控這人?看得出來,這傢夥很小心謹慎,連他的弟子都信不過,何況彆人。”

“如果隻是蠱蟲,還冇那麼麻煩,怕就怕他精通蠱術”

龍追風沉聲道。

“蠱蟲是蠱術的主要手段之一,而蠱術又包羅萬千,手段多到難以想象,跟巫術等也扯不清關係”

聽著龍追風的話,蕭晨心中一動。

他想到了暹羅的降頭,那些大降頭師,也多擅長蠱術,像瑪紮大師,不就操控弄蠱蟲麼?

他在想,要不要從暹羅那邊調幾個高手來對付鄒嚮明,起碼也多點應對的手段。

不過又覺得,遠水救不了近火,等他們到了,估計黃花菜都涼了。

既然臧文山他們死了,哪怕鄒嚮明冇暴露,恐怕也不會等太久搞不好,很快就要有動作了。

現在就看他和鄒嚮明誰更快了,他要是能在鄒嚮明搞動作前,把鄒嚮明找出來,那就是他占據主動。

不然,則反之,隻能繼續被動應戰。

“讓他們來不現實,打電話瞭解一下,倒是可以。”

蕭晨目光一閃,決定打電話問問。

“另外,還有個事情,鄒嚮明應該去了現場,趙老魔冇有認出他那麼,鄒嚮明可能不是簡單的喬裝打扮。”

蕭羿緩聲道。

“不然,以趙老魔的血海深仇,就算鄒嚮明變化再大,也會把他認出來”

“易容術麼?”

蕭晨看向蕭羿,皺了皺眉。

“就算易容術,仔細看,也該看出幾分異常吧?不可能完全分辨不出來。”

“你還太年輕了,對江湖奇術知之甚少啊。”

蕭羿搖搖頭。

“最強大的易容術,絕對堪比換頭術,難以分辨出來就像你那個麵具,不也很難分辨麼?”

“我那麵具是用最新科技搞出來的,鄒嚮明怎麼可能有。”

蕭晨知道蕭羿說的是‘蘇雲飛’那張臉,當初為了搞這麵具,老關親自盯著,技術含量極高。

“你怎麼就知道他冇有?這麼多年,他始終冇什麼動靜,是真的隱世了麼?還是改頭換麵,以另一個身份存在著?”

蕭羿認真道。

“改頭換麵?你是說他整容了?”

蕭晨驚訝。

“剛纔我們一直在聊這事兒,整容的話,不至於但他肯定是有手段,可以改頭換麵,難以讓人認出來。”

蕭羿搖頭道。

“易容術等,都有極高的可能。”

“我覺得有可能,彆說易容術了,就說現在小姑孃的化妝術,那那哪是化妝啊,分明是換臉。”

陳胖子插了一句嘴。

“化妝和卸妝,完全是兩回事兒還有網上的小姐姐,更過分,美顏一開,都是天仙下凡,實際上呢?”

“老陳,有什麼傷心往事,你可以說出來,讓我們開心開心,活躍一下氣氛。”

蕭晨看著陳胖子,笑道。

“我哪有什麼傷心往事,我這都是聽我一個朋友說的哦,這朋友你們也認識,他叫趙老魔。”

陳胖子認真道。

“我這可不是‘無中生友’啊,老趙冇少跟我吐槽說會所裡看著小姑娘賊漂亮,可帶回去一洗澡,就像那漂亮妖精,打回了原型啊!”

“嗬嗬”

聽著陳胖子的話,眾人齊齊笑了,氣氛輕鬆不少。

“老趙不在,你這麼說,也太過分了吧?”

蕭晨笑笑。

“是真的,他親口跟我說的”

陳胖子一臉認真。

“行了,說正經事兒呢”

龍追風喝了口茶。

“剛纔我們聊這事兒,如今確定鄒嚮明就在昆玉門,那當務之急,就是把他找出來都說說,該怎麼找?”

“我有個主意,蕭晨,你那不是有隱藏攝像頭麼?你把幾個老怪物,還有一些先天強者的房間裡,都安裝上隻要不是整容了,不管易容還是化妝,睡覺前總得洗漱吧?一洗臉,不就暴露了?”

陳胖子看著蕭晨,說道。

“你們覺得,我這主意怎麼樣?”

“不怎麼樣,先天強者神魂強大,很容易就能發現了攝像頭。”

蕭晨搖頭。

“這要是讓他們發現了,我不得當場社死?他們還以為我對他們有什麼彆的興趣呢,不然乾嘛偷怕他們。”

“那就大晚上的,多搞幾次突發事件,讓他們都出來到時候,應該來不及再易容化妝吧?”

陳胖子再道。

“今晚這情況,還不突發麼?”

蕭晨看著陳胖子。

“老陳,你能說點有用的主意不?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行吧,那你們說。”

陳胖子無奈,不說話了。

“我給暹羅那邊,打個電話,問問那邊的大降頭師他們對蠱術、蠱蟲有研究,看看能不能有方法,通過蠱蟲,找到下蠱的人。”

蕭晨目光落在玻璃瓶上,緩聲道。

“不管是鄒嚮明,還是他身邊的人,要是能找到,那就簡單了。”

“嗯,這是個方法。”

龍追風點點頭。

“那就先打電話問問吧,不行我們再考慮彆的方法”

蕭羿拍板道。

“不然我們想來想去,也冇什麼用。”

“好。”

蕭晨拿出手機,剛要打電話,又想到什麼。

“對了,老蕭,剛纔你說鄒嚮明可能改頭換麵,甚至以另一個身份活躍著,是吧?”

“對,怎麼?”

蕭羿點點頭。

“那他有冇有可能是公羊老狗?”

蕭晨問道。

“啊?”

蕭羿一怔。

“你是說,鄒嚮明是公羊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