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啊,按照你們的說法,鄒嚮明是任何人的可能性都有。”

蕭晨點點頭。

“不過說公羊淳,有點誇張了,他好歹是日月神宗的上代日尊者,不至於被鄒嚮明給弄死,然後頂替了。”

“公羊淳的可能性確實極小,他也閉關多年冇出現了主要是,公羊淳比鄒嚮明強大很多。”

蕭羿緩聲道。

“彆多想了,你先打電話問問,確定一下,能否通過蠱蟲,找到施蠱者。”

“好。”

蕭晨點點頭,找出號碼,打了出去。

“蕭先生”

電話接聽,一個恭敬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嗯,淪威,最近如何?”

蕭晨寒暄了幾句,就提到了蠱蟲。

“蠱蟲?蕭先生,您遇到了降頭師麼?”

淪威一凜,忙問道。

“不是降頭師”

蕭晨簡單地說了說。

“您是想通過蠱蟲,找到施蠱的人?”

淪威聽明白了。

“對,能找到麼?”

蕭晨點點頭,看向玻璃瓶裡的三個小蟲子。

“很難,如果施蠱的人,斷開了與蠱蟲的聯絡,那就找不到了。”

淪威回答道。

“既然施蠱的人,冇有收回蠱蟲,那應該就是不打算要了,自然也就斷開聯絡了。”

“冇有任何辦法麼?”

蕭晨再問道。

“冇有,至少在我認知中,是無法找到的蕭先生,要不我再給您打聽一下?”

淪威忙道。

“不用了,我就是問問。”

蕭晨搖搖頭。

“蕭先生,需要我過去為您效力麼?隻要您一句話,我絕對在最短的時間內,趕過去。”

淪威表忠心。

“嗬嗬,不用了,我這邊能解決了,要是解決不了,再讓你過來。”

蕭晨笑笑,又跟淪威聊了幾句後,掛斷電話。

“不行?”

蕭羿見蕭晨打完了電話,問道。

“嗯,不行。”

蕭晨點點頭。

“施蠱者與蠱蟲保持聯絡的時候,可以找到,但這三個蠱蟲,顯然是被放棄了”

“這條路走不通,那就隻能再想想彆的辦法了。”

蕭羿沉聲道。

“明天,我打算召集少數人聊聊”

忽然,龍追風開口道。

“一是今晚發生的事情,得有個說法,二是看看能否藉著這機會,發現點什麼。”

“可以。”

蕭羿點點頭。

“希望能有所發現。”

“那今天就到這兒吧,大家回去休息,有事情,天亮再談。”

龍追風起身。

“各位前輩,也早些休息纔是。”

“好。”

蕭羿等人點頭。

隨後,一行人離開大殿,各自回了住處。

蕭晨回到住處,冇有去休息,而是來到隔壁房間。

這裡,安排著劉德武三人。

他把他們放在隔壁房間,也是為了保障他們的安全,畢竟鄒嚮明在暗處尤其在有蠱蟲的情況下,殺他們太簡單了。

“蕭門主”

三人哪有心情休息,見蕭晨進來,趕忙打招呼。

“嗯。”

蕭晨點點頭。

“你們三個暫時就在這裡,我可保證你們的安全。”

“好蕭門主,找到鄒嚮明了麼?”

劉德武苦著臉,問道。

一日不找到鄒嚮明,他們就一日不安全。

“冇有,他有可能改頭換麵,以彆的身份來到昆玉門”

蕭晨說到這,心中一動。

“你們都見過鄒嚮明,是吧?”

“見過的。”

三人點頭。

“來,你們給我描述一下鄒嚮明的樣子。”

蕭晨看著三人,說道。

“越詳細越好。”

“啊?哦哦。”

三人奇怪,不是說鄒嚮明改頭換麵了麼?那他們描述,還有什麼用?

他們三個互相糾正著,互相補充著,把鄒嚮明的樣子描述了一番。

蕭晨腦海中,隱隱有了鄒嚮明的模樣,對比一番,搖搖頭,冇有能對得上的。

不過,這並不是重點。

“好好休息吧,不用害怕,你們還有價值,我自不會讓你們出事。”

蕭晨說完,走了。

“鄒鄒嚮明應該不會放過我們吧?”

等蕭晨走了,劉德武小聲問道。

“把‘應該’去了。”

錢哥搖搖頭。

“他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現在就看他動作快,還是蕭門主動作快了。”

“希望蕭門主能動作快點,他贏了,我覺得我們還能活得久一點”

另一人低聲道。

“不然,我們死定了。”

“是啊,希望他動作快點,連臧文山都死了,何況是我們。”

錢哥緩緩道。

另一邊,離開的蕭晨,去找了趙老魔。

“有訊息了?”

趙老魔見蕭晨進來,問道。

“冇有,我來跟你確定一下,鄒嚮明的模樣”

蕭晨搖搖頭,把劉德武他們形容的樣子,又形容了一番。

“就是他!”

趙老魔殺意瀰漫,冷冷說道。

“那看來,鄒嚮明冇整容,最多也就是易容了不然,他們見到的鄒嚮明,就不會和你記憶裡的一樣了。”

蕭晨點點頭,心裡輕鬆幾分。

“應該,也是一個人。”

“什麼意思?”

趙老魔皺眉。

“我怕真的鄒嚮明,這些年已經改頭換麵,有了新的身份既然他們見到的,和你記憶中是一樣的,那就不存在這個問題了。”

蕭晨說道。

“這樣的話,肯定還是有破綻的,找起來,相對簡單一些。”

“什麼真的鄒嚮明,難不成還有假的?”

趙老魔聽得懵逼。

“嗬嗬,不用多管了,你好好養傷,好好休息就是了。”

蕭晨拍了拍趙老魔的肩膀。

“彆的,都交給我了我一定會找到鄒嚮明,讓你親手報仇。”

“好!”

趙老魔重重點頭。

“對了,有個事情得跟你說一聲,鄒嚮明很有可能還是個用蠱高手。”

蕭晨再道。

“臧文山他們的死因找到了,死於蠱蟲。”

“蠱蟲?”

聽到蕭晨的話,趙老魔一驚。

“鄒嚮明是用蠱高手?這個我不清楚。”

“以你的實力,就算他動用蠱術,也冇那麼簡單,倒也不用特彆擔心,多留意點就是了。”

蕭晨起身。

“行了,我先走了,你繼續吧。”

“好。”

趙老魔送到門口。

等出來後,蕭晨點上煙,看看東方,已露微白。

“也不算白折騰吧?”

蕭晨抽著煙,安慰了自己一句。

就在他抽著煙,琢磨著如何找鄒嚮明時,不經意一抬頭,手一哆嗦,煙掉在了地上。

“臥槽!”

蕭晨罵出聲來,這特麼是要乾嘛啊?

是要搞個恐怖片兒場景,在這裡拍恐怖片麼?

他說讓白夜他們,把幾具屍體懸掛起來冇錯,但這也太恐怖了吧?

簡直就不像是在陽間,直接通特麼地府去了!

老趙打了燈光,他們就也打了燈光?

可特麼老趙的燈光,好歹是偏暖色的,他們的呢?慘白慘白的!

以他的膽子,不經意抬頭這麼一瞅,都嚇得一哆嗦,手裡煙掉了可見這畫麵,得多恐怖了!

“媽的明天再找他們算賬。”

蕭晨罵了一句,也冇心情在外麵呆著了,回到了房間。

“商量如何了?”

葉紫衣正在喝茶,見蕭晨進來了,問道。

“還是冇太多頭緒,可以確定的就是鄒嚮明在昆玉門”

蕭晨簡單說了說。

“通過蠱蟲來找施蠱者?那小根能不能幫上忙?這蠱蟲上,會不會有施蠱者的氣息?”

葉紫衣提議道。

“嗯?”

聽到葉紫衣的話,蕭晨眼睛一亮,對啊,怎麼把這小傢夥給忘了。

“我試試看。”

隨後,他取出天地靈根和玻璃瓶,放在了眼前。

“¥%%”

天地靈根抱著酒瓶子,正在喝酒呢。

“還是溝通有問題,真能好好溝通,直接就讓他找鄒嚮明了”

蕭晨看著天地靈根,搖搖頭。

不過,這事兒急不得,他相信有朝一日,一定能跟這小傢夥輕鬆溝通。

“小根,來,給你看個好玩兒的”

蕭晨打開玻璃瓶,晃了晃。

在骨戒裡,天地靈根並冇有在意這玻璃瓶,現在見裡麵有三隻小蟲子,升起幾分興趣。

它拿過玻璃瓶,也學著蕭晨剛纔的樣子晃了晃,最後乾脆把三隻小蟲子倒了出來。

蕭晨有些警惕,這三隻蠱蟲不會逃走或者傷人吧?

“小根,你聞聞上麵的氣息,能找到放這三隻小蟲子的人麼?”

天地靈根顯然冇聽懂蕭晨的話,伸出手,擺弄著三隻小蟲子。

“會不會傷害小根?”

葉紫衣有些擔心。

“應該冇問題,要是有危險的話,這小傢夥怎麼可能會去碰。”

蕭晨搖搖頭。

“他是天地靈根,這點小毒蟲,冇什麼”

還冇等他說完,就見天地靈根拿起三隻小蟲子,扔進了嘴裡,嚼了兩下後,又喝了口酒那小表情,很是愜意。

“”

蕭晨和葉紫衣都看傻眼了,等他們反應過來,想要阻止時,已然來不及了。

“小根,你怎麼把蠱蟲給吃了!”

蕭晨看著天地靈根,問道。

“#¥%”

天地靈根拿著玻璃瓶,晃了晃,那意思明顯是還有麼?

“臥槽我是讓你聞聞氣味兒的,不是讓你吃的。”

蕭晨很無語,尤其想到這小傢夥剛纔那愜意的表情,像極了他喝酒時來口花生米啊!

這是把蠱蟲,當花生米了?

它也需要下酒菜?

不能乾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