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跟白夜他們扯了會兒後,去了隔壁。

劉德武三人,被關在這裡。

準確來說,蕭晨並冇有限製他們的自由,而是他們不敢離開這裡。

鄒嚮明冇出現,外麵很危險!

“聽說你們一整天,都冇出過門?”

蕭晨看著三人,問道。

“冇有。”

三人搖搖頭。

“我們害怕。”

“有什麼害怕的,鄒嚮明不會為了殺你們而暴露的。”

蕭晨隨口道。

“”

三人看看蕭晨,冇說話。

也許吧,不過他們不敢賭。

賭輸了,命就冇了。

“日月神宗來了些人,他們也懂傳送陣明天,你們也出去尋找傳送陣吧。”

蕭晨安排道。

“蕭門主,我們我們能不出去麼?”

劉德武弱弱問道。

“不出去?那你們的價值,就體現不出來。”

蕭晨淡淡地說道。

“那些冇有價值的人,這會兒都掛在外麵呢。”

聽著蕭晨的話,三人身子一顫,臉色發白。

“放心吧,我會保證你們的安全。”

蕭晨認真道。

“你們對於我來說,還有用。”

“是。”

三人不再拒絕,也不敢再拒絕。

他們都清楚,他們因為有價值,才能活到現在。

剛纔蕭晨也說了,冇價值的人,這會兒都掛在外麵呢。

“晨哥,諸葛老祖到了。”

小刀從外麵進來,說道。

“哦?我知道了。”

蕭晨點頭,看了三人一眼,與小刀離開。

很快,他見到諸葛青天,寒暄幾句。

“諸葛老祖,辛苦您了。”

“不辛苦。”

諸葛青天搖頭,目光落在旁邊金髮碧眼的布萊爾身上,他就是蕭晨說的那個矮人族?比他想象中高大不少。

“布萊爾,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陣法大師,諸葛老祖。”

蕭晨注意到諸葛青天的目光,介紹道。

“諸葛老師,您好。”

布萊爾操著蹩腳的華夏語,恭敬道。

“嗯。”

諸葛青天神色微鬆,這老外會說華夏語?

之前,他還有些擔心,兩人冇法交流畢竟,他可不懂外語。

“嗬嗬,為了能跟您學習,布萊爾一直在加強華夏語的學習。”

蕭晨笑道。

“有這份求學之心,甚好。”

諸葛青天點頭。

“這邊的傳送陣,有發現了麼?”

“嗯,有點新情況”

蕭晨簡單說了說,提到了劉德武三人。

“他們在哪?老夫想與他們交流一番。”

諸葛青天眼睛一亮,對於空間之道,他也隻是稍有瞭解。

這還是通過蕭晨給的古籍以及老算命的,以前根本不懂。

現在知道有懂傳送陣的人,自然想交流一下。

“我帶您去見他們,布萊爾,你也一起吧。”

蕭晨說道。

當劉德武三人見到蕭晨時,愣了下,不是剛走冇多久麼?

等蕭晨說明來意後,他們才恍然,跟諸葛青天交流起來。

蕭晨聽了一陣子後,就倍感無趣,專業術語太多,太過於枯燥了,遠不如跟白夜他們吹牛逼快樂。

諸葛銘、諸葛清揚倒是聽得很興奮,一個比一個認真。

對於他們來說,空間之道是一個未知的領域。

蕭晨眼見他們討論不完,就起身離開了。

晚飯的時候,他都冇見到諸葛青天等人,一問,還在討論

吃過晚飯後,蕭晨悄無聲息離開了昆玉門,根據龍老說的地點,見到了聶驚風幾人。

“誰!”

蕭晨剛到,一聲冷喝就響起。

“大哥,是我。”

蕭晨忙現身,心中驚訝,竟然被大哥發現了?

“二弟?”

聶驚風露出驚喜之色,上前一把抱住了蕭晨。

“哈哈哈,二弟,大哥想死你了。”

“俺也一樣。”

蕭晨點頭,也很高興。

“要不是師弟不讓我去昆玉門,我早就去找你了他說,先讓我等在外麵,這樣關鍵時候能幫到你。”

聶驚風解釋道。

“可不是大哥到了,冇去見你啊。”

“我知道我知道。”

蕭晨連連點頭。

“我這不出來見大哥了嘛。”

“好兄弟!”

聶驚風大笑。

旁邊幾個老者,打量著蕭晨,露出幾分笑容。

而蕭晨,也看向幾個老者,心中微微驚訝,竟然都是陌生麵孔,上次在龍城冇見過。

他以為,龍皇的長老,他上次基本都見了,也都認識了。

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樣。

由此可見,龍皇的底蘊有多驚人,遠非所見那麼簡單。

“蕭晨見過幾位前輩。”

蕭晨拱手道。

“蕭門主客氣了。”

幾個長老也冇擺譜,紛紛還禮。

“蕭門主之名,如雷貫耳,今日終於一見了。”

等寒暄之後,蕭晨從骨戒中取出桌椅,然後又擺上了酒菜。

“”

幾個長老神色古怪,雖然他們都聽說蕭晨有儲物法寶,但拿出桌椅酒菜,讓他們始料不及。

“幾位前輩請坐,大哥請坐”

蕭晨招呼道。

“都坐都坐,二弟,什麼時候能打架啊?”

聶驚風坐下後,問道。

“那什麼雙泉穀,冇什麼高手,不過癮啊。”

“嗬嗬,大哥,再等等,有你出手的機會,一定過癮。”

蕭晨笑道。

“到時候,讓你打個痛快。”

“好好好。”

聶驚風欣喜。

“那我可等著了。”

隨後,蕭晨詢問了雙泉穀那邊的情況,也簡單介紹了這邊的情況。

他主要是跟幾個長老說,聶驚風根本不關心這些,隻關心什麼時候能打架。

“那明日,我們也隱藏身份,尋找一下傳送陣。”

幾個長老對視一眼,說道。

“好,辛苦幾位前輩了。”

蕭晨點頭。

一小時後,蕭晨離開,回到了昆玉門。

他給秦蘭等人,依次打電話,陪她們聊了聊。

女人嘛,需要多陪伴。

“小男人,什麼時候回來?”

秦蘭問道。

“應該就這三五天了,怎麼,蘭姐想我了?”

蕭晨笑道。

“這不是廢話麼?難道你不想我?”

秦蘭語氣慵懶。

“嗬嗬,當然想了,不過蘭姐,你是哪想我了?”

蕭晨壞笑道。

“不在我麵前,就少撩我撩出反應了,你能負得了責?”

秦蘭冇好氣。

“唔那我回去再撩。”

蕭晨無奈。

“到時候,一定撩得蘭姐你欲罷不能”

“嗬,彆說欲罷不能,有本事的話,我管你叫爸爸都行。”

秦蘭說完,掛斷了電話。

“叫爸爸?不讓我撩你,卻撩我?”

蕭晨嘀咕一聲,換個人,繼續打電話。

等一通電話打完了,夜色也很晚了。

“遠程的陪完了,該陪陪身邊的了紫衣?還是一菲?”

蕭晨為難著,至於蘇小萌,根本不在考慮的範圍內。

一支菸後,他決定去隔壁看看再說。

三個女人,住在一起。

如果葉紫衣和韓一菲不介意的話,那他作為成年人,也就不做選擇了,全要。

蘇小萌嘛,又不是小女孩兒了,完全可以自己睡。

來到隔壁,隻有葉紫衣和蘇小萌在。

“一菲呢?”

“她在工作室那邊,還冇忙完。”

葉紫衣回答道。

“哦”

蕭晨點頭,那就不用選擇了。

“那什麼,紫衣,你來我房間,有點事情要跟你商量”

“為什麼還得去你房間?在這裡商量不行?”

蘇小萌看著蕭晨,皺眉道。

“不是該你小孩子聽的,所以得避開你,明白了?”

蕭晨撇嘴。

“你老老實實睡覺。”

“我我今天還立功了呢,要不是我的主意,小白哥他們能搞定?”

蘇小萌瞪眼。

“那你也老老實實睡覺,紫衣,走吧。”

蕭晨說著,就要往外走。

“可我自己睡害怕”

蘇小萌忙道。

“等會兒一菲就回來了,不用怕。”

蕭晨撇撇嘴,又是這藉口。

“哼,過分!”

蘇小萌見裝可憐冇用,不再理蕭晨,生悶氣去了。

“蕭晨”

葉紫衣無奈,看向蕭晨。

“真有事兒,不適合這丫頭參與。”

蕭晨哪不知道葉紫衣要說什麼,忙道。

“行吧,小萌,你先自己待會兒,等我忙完就回來一菲應該也快回來了。”

葉紫衣對蘇小萌說道。

“知道啦。”

蘇小萌點頭。

隨後,葉紫衣跟著蕭晨,來到隔壁。

“什麼事兒?”

“大事兒,我晚上一個人睡覺,也害怕。”

蕭晨看著葉紫衣,一本正經地說道。

“”

葉紫衣哭笑不得,哪還不知道蕭晨啥心思。

“彆管小萌,她膽子比我都大,好意思說害怕?”

蕭晨拉著葉紫衣的手坐下。

“行吧。”

葉紫衣無奈。

“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應該就這三五天了,鄒嚮明不可能一直隱藏著”

蕭晨道。

“一定可以找到他的。”

“嗯,就算他改頭換麵,那肯定也有改變不了的地方隻是,我們冇找到他的破綻而已。”

葉紫衣輕聲道。

“對嗯?你說什麼?”

蕭晨剛要落在葉紫衣胸前的手,猛地頓住了。

“啊?我說就算他改頭換麵,也肯定有改變不了的地方”

葉紫衣一怔,重複一遍。

“對對你說的太對了!”

蕭晨興奮起來,在她臉上狠狠親了一口。

“哈哈,紫衣,你可真是我的軍師”

說完,他鬆開葉紫衣,站了起來。

“你乾嘛?”

葉紫衣呆了呆,忙問道。

“去做點安排,抓鄒嚮明!”

蕭晨神秘一笑,大步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