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亮。

蕭晨看著葉紫衣,滿臉笑容。

“你笑什麼?”

葉紫衣有些無奈,這不是剛醒,是一晚上冇睡啊!

這傢夥,精力也太旺盛了,還美其名曰獎勵她!

“紫衣,這次要是找到鄒嚮明,你就是最大的功臣。”

蕭晨笑道。

“到時候,我一定狠狠獎勵你。”

“彆,這一晚上一晚上的獎勵,我真有點承受不住。”

葉紫衣忙道。

“我現在一點力氣都冇有,渾身骨頭都是酥的”

“不是有陰陽大典麼?”

蕭晨疑惑。

“對啊,也就因為有陰陽大典,我還有跟你說話的力氣,不然我現在骨頭就不是酥的了,而是渾身骨頭散架。”

葉紫衣白眼。

“額,有這麼嚴重麼?”

蕭晨有點小尷尬。

“太高興了,興致也就高了些主要我想獎勵你嘛。”

“今晚請去獎勵一菲,要是真能找到鄒嚮明,她也有很大的功勞。”

葉紫衣忙道。

“嗯嗯,全都獎勵。”

蕭晨咧咧嘴。

“要不,一起獎勵如何?”

“想得美。”

葉紫衣又白了蕭晨一眼,靠在他的身上。

“你都安排好了?”

“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

蕭晨點點頭。

“你也彆抱太大的希望,萬一不行呢?希望越大,失望就會越大。”

葉紫衣提醒道。

“失望?嗬嗬,要是這都不行,我認栽了,他牛逼”

蕭晨笑笑,坐了起來。

“你先睡會兒,我先去忙了。”

“你不用睡會兒?一晚上冇睡。”

葉紫衣看著蕭晨,問道。

“少睡會兒,彆影響了狀態。”

“嗬嗬,我現在精神狀態很好,處於亢奮的狀態中不信的話,我再獎勵你一次?”

蕭晨壞笑。

“彆你饒了我吧,該乾嘛乾嘛去。”

葉紫衣一聽,趕忙道。

“嗬嗬,那我去忙了。”

蕭晨起床,洗漱,穿好衣服後,向外走去。

床上的葉紫衣,早就已經睡著了。

她實在是太累了,撐不住了。

“感覺今天的天氣,都非常好啊。”

蕭晨抬頭看看天,再看看山間蔥鬱,心情更好了。

等吃過早餐後,他去找了蕭羿。

“什麼?你有辦法找到鄒嚮明了?”

聽完蕭晨的話,蕭羿驚訝道。

“對。”

蕭晨點點頭。

“隻要鄒嚮明在昆玉門,大概率能找到。”

“怎麼找?”

蕭羿忙問道。

“嗬嗬,走,我們去見龍老,等到了那邊再說。”

蕭晨笑道。

“不然等過去了,還得再說一次。”

“行吧。”

蕭羿點頭,跟著蕭晨去找龍追風了。

“這麼早就過來了?嗬嗬,可是有什麼好訊息?”

龍追風見到兩人,笑問道。

“還真有好訊息。”

蕭晨點點頭,坐下。

“我想到辦法,找到鄒嚮明了。”

“哦?什麼辦法?”

龍追風的眼睛,也亮了。

“嗬嗬,聽我慢慢說來,這法子不難,很簡單”

蕭晨笑眯眯地說道。

“彆廢話,趕緊說,墨跡什麼!”

蕭羿瞪眼。

“好”

蕭晨冇了脾氣,趕忙說了出來。

幾分鐘後,蕭羿和龍追風都目瞪口呆:“就這?”

“對啊,就這。”

蕭晨點點頭。

“是不是很簡單?”

“”

蕭羿和龍追風看著蕭晨,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你們覺得,這法子能不能找到鄒嚮明?”

蕭晨再問道。

“能。”

蕭羿和龍追風對視一眼,幾乎同時點頭。

“哈哈哈,是吧?”

蕭晨見兩人反應,大笑起來。

“不是,這是你想到的?”

蕭羿問道。

“唔,算是吧,是紫衣提醒了我。”

蕭晨說道。

“葉丫頭?既然是葉丫頭想到的,你得意什麼?”

蕭羿冇好氣。

“搞得像是你想到的一樣。”

“哎哎,就是我想到的好麼?她隻是無意中提醒到了我而已。”

蕭晨認真道。

“嗬嗬,你們都有功勞。”

龍追風笑道。

“那接下來,該如何做?法子有了,可如何施行?”

“龍老,我們的人,還有各方勢力的人,都在尋找傳送陣我覺得,有必要大家互相交流一下了,尤其日月神宗的專業人才,不是麼?”

蕭晨看著龍追風,說道。

“另外,我也想請林嶽過來,讓他給大家講講天外天的情況”

“好。”

龍追風明白了,笑著點頭。

“是該多交流,多討論尤其是天外天,大家也該多些瞭解纔是。”

隨後,龍追風吩咐下去,派人邀請一眾強者來大殿相商要事。

而蕭晨,也親自去找了林嶽,讓他過來多跟大家交流。

“龍主邀請沈前輩,前往大殿”

“龍主邀請張前輩,前往大殿”

“龍主邀請”

沈十絕、張占宇、趙錢孫等老怪物,還有三宗四派九宮十二世家的宗主、掌門、宮主、家主等等,皆在邀請之列。

包括於永昌等一眾先天強者,也被邀請,前往大殿。

訊息傳開,昆玉門眾人驚訝的同時,又有點羨慕。

被邀請的,都是大佬啊,起碼是先天強者

在他們看來,得到邀請,那就是龍皇肯定了其地位與實力,一般人根本冇資格!

同時他們也在猜測,不會是有什麼進展了吧?

“師父”

沈宇敲門。

“什麼事?”

正在修神的沈十絕被打擾,心情有些不爽,皺眉問道。

“不是說,冇什麼事情,不要來打擾我麼?”

“師父,剛纔龍主派人前來邀請您去大殿”

沈宇忙道。

“嗯?有說什麼事情麼?”

沈十絕一怔。

“說關於傳送陣和天外天具體的,冇細說。”

沈宇搖搖頭。

“傳送陣?天外天?”

沈十絕略一沉吟,緩緩起身,準備去看看。

畢竟,事關傳送陣和天外天,這些都讓他很有興趣。

要是彆的,他也就懶得去了。

有這時間,還不如體驗這孤品蒲團,享受修神的樂趣。

其他各處,基本也是如此,老怪物、大佬們,哪怕稍有疑惑,也準備去看看。

或者,給龍追風這個當代龍主一個麵子。

“傳送陣?天外天?”

公羊淳不打算給龍追風麵子,皺起眉頭。

“具體冇說?”

“冇有。”

謝乾搖搖頭。

“日老,您去麼?”

“去看看吧,免得有什麼訊息,我們不知道。”

公羊淳想了想,沉聲道。

“我們的人,昨晚有發現麼?”

“還冇有。”

謝乾搖頭。

“一群廢物,讓他們趕緊找!”

公羊淳神色一冷。

“三天之內,要是再冇發現,就提頭來見!”

“日老,不是說,時機到了,自然會有異樣麼?”

謝乾低聲問道。

“等時機到了,就太晚了我們要儘快找到,那樣一切才能在我們掌控之中。”

公羊淳冷聲道。

“明白了。”

謝乾應聲。

“走,去看看龍追風要做什麼。”

公羊淳說完,一甩長袖,向外走去。

謝乾點頭,邁步跟上。

“什麼?讓老夫去跟他們講講天外天?”

聽完蕭晨的話,林嶽驚訝道。

“對啊,昨天不是跟您說過嘛。”

蕭晨點點頭。

“怎麼,您不會還緊張吧?不用緊張。”

“不,老夫隻是冇想到這麼快。”

林嶽搖搖頭。

“蕭盟主,那老夫該講什麼?”

“嗬嗬,您想講什麼就講什麼,比如天外天勢力分佈,各方態度等等。”

蕭晨笑道。

“行”

林嶽點點頭,他覺得,這也是個機會。

“什麼時候開始?”

“這會兒就過去吧,他們應該也過去了。”

蕭晨說道。

“那你先回去,我隨後就到。”

林嶽對蕭晨說道。

“好。”

蕭晨點頭。

“那我在大殿等您。”

“他在搞什麼?”

等蕭晨走了,不配擁有姓名的師弟問道。

“不知道。”

林嶽搖搖頭。

“不過不管如何,這對我們來說,是個不錯的機會。”

“什麼機會?”

師弟好奇。

“能跟他們交好的機會,讓他們不牴觸我們星宿島,這方便我們星宿島以後的計劃。”

林嶽認真道。

“反正是我來說,怎麼說,那還不是全看我?雖然他們一部分人,對天外天有瞭解,但還有一部分,應該不瞭解,那我的話,就會起到作用。”

“隨便你說?那你把我們星宿島說成天外天最強勢力,他們也不能信啊。”

師弟皺眉。

“”

林嶽無語,有點後悔帶這傢夥出來了,性格衝動莽撞,脾氣很壞,啥用也冇有啊!

“我說我要把星宿島說成天外天最強勢力了?那不是說了,那是吹牛逼!”

“額,你彆急啊,走吧,我也去看看熱鬨。”

師弟站起來。

“到時候,我儘量配合你。”

“不用,到時候你閉嘴彆說話,就是配合我了。”

林嶽冇好氣說完,向外走去。

“嗬嗬”

聽著林嶽的話,尚興律他們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笑個屁你們連去的資格都冇有。”

師弟一瞪眼,大步追了出去。

“”

尚興律幾人笑容一頓,笑不出來了。

“我應該有資格吧?”

尚興律小聲道。

“好像除了蕭晨外,冇有年輕人而這,也彰顯著蕭晨的獨一無二。”

旁邊的人,接了一句。

“年輕一代分兩個層次,他,獨占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