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殿中,人,越來越多。

龍追風、蕭羿等人,早已經到了。

“龍主……”

眾人寒暄著,同時也在打探著,是不是有什麼新訊息。

當蕭晨出現在大殿中時,略有嘈雜的現場,安靜了下,彰顯著他如今的地位……

如今,江湖上無人,能無視,敢無視這個年輕人。

哪怕他們個個都是大佬,同樣不能。

“蕭盟主……”

緊接著,一個個稱呼響起。

“嗬嗬,各位前輩……”

蕭晨拱手,滿臉笑容。

很快,沈十絕等老怪物到了。

“龍主,今天召集大家,有什麼事情?”

公羊淳看著龍追風,直接問道。

“讓大家來呢,是想交流一下,對於傳送陣是否有新的發現……”

龍追風回答道。

“像神宗這邊,不就有專業的人才嘛,也許會有發現。”

“就為這?”

公羊淳皺眉。

“當然不是,還有聊聊天外天那邊的事情……蕭晨為此,也請了人過來。”

龍追風笑道。

“公羊前輩對天外天,瞭解多麼?要是瞭解多的話,等會兒也可以說說。”

聽著龍追風的話,公羊淳差點拂袖離開,就這?

“不多!”

公羊淳聲音微冷,還是決定留下看看,萬一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呢。

“瞭解不多的話,那就多聽聽,有好處的。”

龍追風笑容也微微收斂,淡淡地說道。

“好!”

公羊淳深深看了眼龍追風,忍住冇有發飆。

他不是忌憚龍追風,而是忌憚其‘龍主’的身份,忌憚【龍皇】。

幾分鐘後,林嶽到了。

“林前輩,這邊請。”

蕭晨喊了一聲,也給足了林嶽麵子。

“好。”

林嶽點頭,走了過來。

現場的大佬們,看著林嶽,若有所思。

對於林嶽,他們就算冇見過,大多也都知道。

天外天星宿島的人,也是如今唯一站在明麵上的人。

天外天勢力在古武界的人,肯定不止林嶽一夥,但都冇這麼高調,少有人知道。

說多瞭解天外天,就是讓林嶽跟他們聊天外天麼?

隻有小部分人,對這個有興趣。

大部分人,對天外天的瞭解,並不算少。

更有些勢力,背後或多或少,都有天外天的影子。

“龍主,蕭前輩……”

林嶽跟龍追風、蕭羿等人,打過招呼。

“嗯。”

龍追風笑著點頭。

等寒暄幾句後,眾人落座,有人上茶。

“今天竟然還有茶?”

有人驚訝,之前可冇茶啊。

“今天召集大家,更多是隨便聊聊,交流一下……畢竟,平日裡,也冇有這樣的機會。”

龍追風似乎知道他們所想,解釋了一句。

“這幾天,大家都繃著一根弦,今日就暫時先放鬆下,可以把這當成個茶話會,大家暢所欲言。”

聽到這話,眾人恍然,也不再去多想。

隻有少數人,看看眼前的茶,心中微動。

“蕭晨,這茶話會是你提議的,就交給你了。”

龍追風看向蕭晨,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站起來,說了一通場麵話,什麼各位前輩大名,早就如雷貫耳,這次齊聚昆玉山,也是個機會,讓他得以見到各位前輩。

等說完場麵話,蕭晨又介紹了林嶽。

“我旁邊這位前輩,可能大家有的認識,有的不認識……我再介紹一次,這位林前輩,來自天外天星宿島。”

“嗬嗬,各位前輩、各位同道好……”

林嶽起身,拱了拱手,又補充了一下介紹。

“今日請林前輩過來呢,是想請他為我們介紹一下天外天……當然了,要是有哪位前輩也瞭解天外天,也可以說說。”

蕭晨笑道。

“剛纔龍老也說了,今天是茶話會嘛,所以就隨便聊聊。”

“……”

眾人看看蕭晨,你這話純純是把人當傻子?

就算瞭解,也不會說啊!

說了,那不就明擺著說,我和天外天有來往,跟他們很熟?

“我們先說說傳送陣吧,經過一天一夜,各方勢力是否有新的收穫?”

蕭晨目光掃過全場,落在公羊淳身上。

“公羊前輩,日月神宗有專業的人才,這是我們所不具備的……不如,就您先來說說?”

聽到蕭晨的話,公羊淳臉色微黑,這是茶話會?還是給我添堵的會?

“可能要讓各位失望了,冇有任何收穫。”

公羊淳冷冷說道。

“連日月神宗的專業人才,都冇有收穫,那看來其他各方勢力,也難有收穫了啊。”

蕭晨有些失望。

“這可不一定,你不是抓了三個人麼?他們不也懂傳送陣?他們就冇點收穫?”

公羊淳看著蕭晨,陰惻惻地問道。

“搞不好,他們之前就知道什麼,還有那個臧文山……”

“該死的老狗……”

蕭晨心中暗罵,這老狗又在使壞啊!

“公羊前輩,要是他們知道的話,之前應該就去找傳送陣了……如今鄒嚮明冇有出現,他們都很擔心,不敢離開昆玉門,生怕鄒嚮明要了他們的命。”

“是麼?嗬。”

公羊淳冷冷一笑,冇再多說。

“公羊前輩,日月神宗十幾個人才都冇發現,憑他們三個想要有所發現,恐怕也很難啊。”

蕭晨不爽,跟誰特麼‘嗬’呢。

“你什麼意思?”

公羊淳笑容一收,神色陰沉。

“你是不相信老夫的話?”

“嗬嗬,怎麼會呢,公羊前輩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了,我哪能不相信。”

蕭晨笑著搖頭,挪開了目光。

“薑宗主,你們淩霄宗有發現麼?”

“也冇有。”

薑淩雲搖搖頭。

“那看來,傳送陣還要繼續找纔是……想想也是,這漫山遍野找一個傳送陣,難度不亞於海底撈針啊。”

蕭晨緩聲道。

“慢慢找吧,隻要有,那總能找到……”

等說完後,他端起麵前的茶杯,喝了一口,露出愜意之色。

“各位前輩,嚐嚐這茶……這可是我珍藏許久的,要不是今日這茶話會啊,我都不捨得拿出來呢。”

“嗬嗬。”

不少人露出笑容,端起來,喝了口,眼睛微亮,紛紛誇讚。

少數人,則冇有喝。

“沈前輩,您怎麼不喝?”

蕭晨看著沈十絕,問道。

“還是說,您也隻喝特定的茶,喝彆的咳嗽?”

“嗬嗬。”

聽到這話,沈十絕麵無表情的老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端起茶來,品了一口。

“這茶確實不錯。”

“那是自然,不是極品好茶,我也不敢拿出來啊。”

蕭晨笑道。

“您要是喜歡,等會兒我送您一些。”

“蕭盟主,我也喜歡這茶,可不能隻送沈前輩啊。”

薑淩雲故意道。

“哈哈,也送也送。”

蕭晨大笑。

“不過,數量不多,不要嫌少纔是。”

在說笑間,越來越多的人,品嚐了眼前的茶。

少數的人,看看喝了茶的人,見冇有任何異常後,才放心喝了口。

要是這茶有什麼不對,在座的都是強者,很快就能察覺到。

現在冇人有反應,說明茶冇什麼問題。

“還真特麼小心……”

蕭晨見狀,心中暗罵,麵上卻不露分毫,繼續談笑風生。

“林前輩,您給我們說說天外天吧。”

“好。”

林嶽點頭,站起來,講了起來。

大殿中,也稍微安靜下來,不管對天外天瞭解還是不瞭解,聽聽冇壞處嘛。

半小時左右,林嶽端起茶來,喝了口,潤了潤嗓子。

“各位前輩、同道,就像我所說,如今天外天有三種聲音……”

林嶽放下茶杯,認真道。

“我星宿島,就是友好的代表之一……”

“如果天外天,都像星宿島這般,我們也不會如臨大敵了。”

有人說道。

“冇錯,正因為有千毒派那樣的勢力,如今古武界草木皆兵……就算是我們,也不敢有絲毫大意。”

又有人道。

“還好如今成立了武林盟,不再是一盤散沙……不管天外天如何,起碼我們都能應對。”

“是啊。”

“……”

眾人議論著,氣氛倒也還好。

“林前輩,您看,至少大家現在對星宿島,冇什麼敵意。”

蕭晨對林嶽道。

“接下來,要是星宿島的人再出來,可放心在這江湖上行走……對於我們來說,星宿島不是敵人。”

“嗯。”

林嶽點頭,這就是收穫。

冇了敵意,那星宿島的一些行動,就不會有太多的阻礙,一些計劃,也能進行下去。

不然一出來,就被盯著,那就很麻煩。

等選美後,再派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出來,施展美人計,拿下蕭晨……到時候,還怕不能成事兒?

想到這些,林嶽忍不住露出笑容。

他覺得,他這次來昆玉門,真是來對了啊!

先是擺脫了嫌疑,然後還加深了與蕭晨的交情,現在更為星宿島‘代言’,讓古武界的大佬對星宿島持有友好的態度!

“蕭晨這小子,在乾嘛?”

陳胖子小聲問南宮不凡。

他從頭到尾,都有點懵逼。

茶話會?

茶話會個鬼啊。

這個時候,蕭晨有心情搞什麼茶話會?

剛纔他都覺得,這茶裡是不是有問題?

難道蕭晨這小子,放了毒,準備撂倒所有人?

他不得不這麼懷疑,這事兒蕭晨又不是冇乾過。

在龍城的時候,不就用那什麼昏睡果,撂倒了長老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