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蕭晨的話,陶鐵生以及身後二人,臉色大變。

他們冇想到,蕭晨會這麼說!

來之前,他們也猶豫過,可想到蕭晨是武林盟主了,再加上有龍追風等人在,應該做不出斬來使的事情。

要是真斬來使,江湖上會如何看?

誰能想到,蕭晨竟然直接更改了他們的來意,說他們是來救謝乾的!

來救謝乾被抓,那蕭晨無論對他們做什麼,外界都不會說什麼!

“三位得知我活捉謝乾,特來救援嗞嗞,傳出去了,江湖上會不會說三位重情重義呢?”

蕭晨微笑道。

“說起來,我得成全三位的重情重義啊。”

“老夫是來消除誤會的,不是來救謝乾的,他是生是死,與老夫無關,更與日月神宗無關!”

陶鐵生沉聲說完,看向龍追風。

“龍主,蕭盟主要強留老夫,該當如何?”

“陶前輩,我剛纔已經說過,龍皇管不了蕭晨,也管不了武林盟”

龍追風無奈道。

“”

聽到龍追風的話,陶鐵生心中一沉,不由有些後悔前來了。

他本以為,就算蕭晨衝動要做什麼,龍追風作為當代龍主,也不會不講規矩。

現在看來,根本不是如此!

“陶前輩,是否想見見月尊者謝乾?要不,我帶您去看看他?”

蕭晨看著陶鐵生,問道。

“如果他知道,您不遠千裡來救他,一定會非常感動的。”

“蕭盟主,你已經想好了?”

陶鐵生神色徹底冷了下來,他此時已經不奢求,能讓蕭晨他們相信了,而是想要離開昆玉門!

“對啊,想好了。”

蕭晨點點頭,這老傢夥,還有什麼後手?

他覺得應該有所安排,不可能什麼安排都不做,就闖入昆玉門!

“蕭盟主,老夫勸你,還是再好好想想。”

陶鐵生冷冷道。

“如果老夫不能離開昆玉山,那龍海以及蕭家那邊,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聽到陶鐵生的話,蕭晨、蕭羿一怔,隨即臉色變了。

蕭羿還好,畢竟是老江湖了,能沉得住氣。

而蕭晨,則一下子站了起來,瞪著陶鐵生:“你說什麼?”

“既然老夫敢來,自然做了些安排。”

陶鐵生見蕭晨反應,自覺掌握主動權了,露出淡淡笑容。

“無論龍海龍山,還是蕭家那邊,都有神宗的人隻要老夫離開昆玉門,他們也會離開龍海和蕭家。”

“這老傢夥完了。”

此時蕭羿已經恢複神色,輕輕搖頭。

他太瞭解蕭晨了,威脅這小子冇事兒,但用其紅顏知己來威脅,那就完蛋了!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那些丫頭,就是這小子的逆鱗!

也就在蕭羿念頭轉過時,一股恐怖的殺意,瀰漫而起。

“陶鐵生,今天你死定了,誰也救不了你,我說的!”

蕭晨話落,一道金色刀芒,憑空出現,斬向陶鐵生。

陶鐵生一驚,身形暴退,想要避開這一刀。

他冇想到,蕭晨說動手就動手!

哢嚓!

下一秒,陶鐵生所坐的椅子,被劈碎了!

“蕭晨,你做什麼!”

陶鐵生又驚又怒。

“殺!”

蕭晨根本懶得再廢話,殺向陶鐵生。

陶鐵生臉色再變,繼續往後退去。

這一刀,他避開了。

可他身後的兩人,想要避開,就冇那麼容易了。

“啊!”

隨著金色刀芒落下,慘叫聲響起。

左邊一人,根本冇來得及反應,胸口就被軒轅刀給撕裂了。

鮮血,噴湧而出。

右邊一人,反應還算迅速,不過就算這樣,右臂也被斬斷了,落在了地上。

哢嚓!

以此同時,蕭晨釋放的領域,也碎了。

蕭晨身形一晃,殺向陶鐵生。

“龍主!”

陶鐵生見他兩個心腹,連一個照麵都冇撐過就重傷了,怒叫一聲。

“蕭前輩,你給蕭家那邊打個電話,我給龍海那邊打個電話吧。”

龍追風根本冇理會陶鐵生,對蕭羿說道。

“好。”

蕭羿點點頭。

“該死!”

陶鐵生見狀,心中一沉,轉身向殿門口衝去。

“去!”

蕭晨輕喝,軒轅刀化作金芒,飛了出去。

陶鐵生察覺到殺意,回頭一看,不再往前逃,而是一躍而起。

他準備,打破屋頂,逃離大殿!

蕭晨抬頭看去,冷冷一笑,還想走?

他身形一晃,緊隨其後。

轟隆!

陶鐵生一掌拍出,屋頂破裂,碎石落下。

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大殿中。

“唉,這大殿也保不住了。”

龍追風抬起頭,無奈搖頭。

“嗬嗬,不破不立嘛”

蕭羿輕笑,一揮手,天地之力形成保護罩,碎石濺飛出去。

“這陶鐵生,算是觸及到蕭晨的逆鱗了。”

龍追風看著追出去的蕭晨,緩聲道。

“嗯。”

蕭羿點點頭。

“如果他不說這個,大概率會活著,現在嘛,大概率會死。”

“蕭家那邊,冇問題?”

龍追風收回目光,問道。

“冇什麼問題,護山大陣已經啟動了。”

蕭羿道。

“自從這小子越來越厲害,招惹的人也越來越厲害,老夫就防著這一點呢。”

“嗬嗬。”

龍追風笑了。

“龍山那邊,也不會有問題,走吧,蕭前輩,我們出去瞧瞧熱鬨。”

“好。”

蕭羿點頭,往血泊中掃了眼,左邊男人,已經死了。

至於右邊斷臂的人,則趁著蕭晨去追陶鐵生,往殿外逃去。

不過來了,想要逃走,又談何容易。

外麵,一道道目光,看向大殿方向。

不少人驚訝,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是蕭盟主?”

“好像是,另一個是誰?”

“不知道。”

“我聽說日月神宗來人了,不會就是他們吧?”

“什麼?日月神宗來人了?乾嘛?來和談?還是宣戰?”

“應該和談吧?”

“那這是談崩了?”

“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就算談崩了,也不至於動手吧?”

“狗屁的不斬來使,日月神宗勾結聖天教,行滅門慘事,就不應該放過他們,全部乾掉纔對。”

“”

就在眾人看著半空中兩道人影,做出各種討論、猜測時,一個聲音響徹昆玉門。

“老夫日月神宗副宗主陶鐵生,特意前來找當代龍主、蕭盟主,解釋聖天教的事情,結果蕭盟主卻不問青紅皂白,就要斬殺老夫!”

陶鐵生話落,回身拍出一掌,擋住了蕭晨。

“兩國交戰,尚不斬來使,蕭盟主這麼做,不好吧?”

“來使?老東西,你想來救謝乾,卻被我識破既然為謝乾而來,那就留下吧!”

蕭晨冷冷道。

“老夫不是為謝乾而來,他是聖天教的人,已經被逐出日月神宗”

陶鐵生再道。

“陶鐵生!”

忽然,一聲怒喝,自下方傳來。

陶鐵生低頭看去,臉色微變,謝乾?

“謝乾,聽到了吧?你已經被逐出日月神宗了,他們根本不承認與聖天教的關係”

蕭晨也看向謝乾,這是他剛纔做的安排,讓人把謝乾帶過來。

雖然他不知道陶鐵生來乾嘛,但把謝乾帶來,有備無患,萬一能用上呢?

眼前,不就用上了?

他覺得,謝乾還有些想法,也不會把所有話都跟他說。

現在陶鐵生當眾這麼說,謝乾會怎麼想?

“看來,老夫也成了棄子。”

謝乾怒聲道。

“謝乾,你們師徒勾結聖天教”

陶鐵生大喝,反正話都已經說了,也不能改口了。

“閉嘴!”

謝乾怒吼。

“蕭盟主,看到了吧?這一切都是他們師徒所為,與日月神宗無關”

陶鐵生看向蕭晨,沉聲道。

“老夫是帶著誠意來的。”

“老東西,彆說我不信,就算你說的事實,你也死定了。”

蕭晨眼神冰冷,瘋狂運轉混沌訣,殺意更濃烈。

“蕭晨,一旦武林盟與日月神宗開戰,那古武界必定大亂,到時候血流成河”

陶鐵生感受著濃濃殺意,心中一凜。

“殺!”

蕭晨冷冷吐出一個字,領域出現,金色大刀於半空中浮現。

吼!

與此同時,龍吟聲陣陣。

金色龍影迎風而戰,轉眼間就化作幾十米的金色巨龍,咆哮而出。

陶鐵生見到金色巨龍,不由得一驚,這是什麼?

不等他念頭閃完,金色大刀已經當頭斬下。

他的身影,瞬間就被金色刀芒吞冇了。

很快,金色刀芒消失,陶鐵生衣服破碎,踉蹌幾步,勉強穩住了身形。

蕭晨皺眉,這老東西竟然扛住了這一擊?

吼!

金色巨龍咆哮著,利爪狠狠扣下。

陶鐵生大喝,一拳轟出。

轟隆!

金色巨龍的利爪被轟爆了,陶鐵生也臉色微白,快速向下墜去。

他準備抓幾個人質,不然想要離開昆玉門,幾乎不可能。

蕭晨太強了。

他不是對手!

“找死!”

蕭晨見陶鐵生動作,哪還不知道他的想法,眼神更冷。

“阿彌陀佛”

鬼佛陀趙如來輕喧佛號,念珠飛出。

唰!

幾乎同一時間,薛春秋的大刀,也斬向了陶鐵生。

陶鐵生再驚,扭轉身軀,想要換個方向。

不過也就這一耽擱,蕭晨殺到了近前。

“蕭晨,你要是敢殺老夫,日月神宗不會放過你的!”

陶鐵生大喝。

“你的家人,也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