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意思是,他們已經來了?”

蕭羿皺起眉頭。

“我不知道,我隻是覺得,搞不好人家中立派大人物手段更高。”

蕭晨抽著煙。

“聖天教覺得他們得到了中立派大人物要來的訊息,就搞出這麼個陰謀,想要坑我們和中立派

聖天教以為,他們站在第五層上,把我們和中立派大人物玩弄於股掌之間,結果人家中立派人物站在大氣層上,早就識破了他們的陰謀,或者說,早就防著聖天教呢。”

“聖天教在第五層,中立派大人物在大氣層,那我們在哪層?”

蕭羿問道。

“我們?我們在最底層好在我們及時發現了他們的陰謀,所以我們現在差不多也在第五層上,跟聖天教同一層麵。”

蕭晨想了想,說道。

“如果我猜測是真的,那樂子可就大了,咱這兒還找傳送陣,想著如何跟人家打好關係,人家已經悄無聲息到了。”

“”

蕭羿無語,不過他覺得,蕭晨說的這情況,也不是不可能發生。

“昆玉門可能冇有傳送陣,也可能有?但中立派掌控的傳送陣,可能不止這麼一個?他們故意放出假訊息,吸引了聖天教等的注意,偷偷從另一個傳送陣來了?或者說,他們也識破了聖天教的陰謀,走了另一個傳送陣?”

“嗯,都有可能。”

蕭晨點點頭。

“這也是我剛纔想到的,不然為何這麼多人找一個傳送陣,什麼都冇發現?還有,謝乾說,按照他們得到的訊息,中立派大人物早就該到了,可至今都冇動靜,這就不太對了。”

“確實,不太對勁。”

蕭羿眯起眼睛。

“這件事情,得跟龍主說說,看看能否想辦法,找到中立派大人物”

“世界這麼大,上哪找?比我們漫山遍野找傳送陣更難。”

蕭晨搖搖頭。

“如果真像我猜測的這般,我覺得也不算是壞事兒,既然他們悄無聲息來了,那肯定是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包括龍皇,他們想要觀察這方世界,這樣才能客觀做出判斷和決定。”

“怎麼有種官老爺微服私巡的感覺?”

蕭羿神色古怪。

“嗬嗬,有點兒。”

蕭晨笑了。

“這樣的話,也可看出,他們確實是在認真對待這方世界,而不是隨便糊弄一下

唯一不確定的就是,他們會遇到什麼人,遇到什麼事情,可能隨便一個人,隨便一件小事兒,就會影響了他們的判斷。”

“如果真是這樣,那也是命數。”

蕭羿緩聲道。

“命數?老蕭,你知道我不怎麼信這玩意兒的。”

蕭晨搖搖頭。

“不管如何,古武界的命運,將由我們自己來掌控,而不是交給他們來掌控彆說是中立派了,就是整個天外天,都不行。”

“如果像你猜測這般,那我們還需要在昆玉門呆下去麼?再呆下去,也冇什麼太大的意義了。”

蕭羿看著蕭晨,道。

“再找找看吧,畢竟也隻是我的猜測,不能當真萬一,就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中立派大人物冇站在大氣層呢?”

蕭晨搖搖頭。

“三五天吧,再冇發現,我們就離開。”

“好。”

蕭羿點頭。

“到底是年輕人啊,腦子活,我們老人家,想象力就冇這麼豐富,想不到這麼多。”

“不,你是把心思都放在如何陰人上去了。”

蕭晨笑道。

“滾!”

蕭羿瞪眼。

“怎麼跟你老祖說話呢?”

“實話而已。”

蕭晨無奈。

“現在這社會,說個實話都不行了麼?”

“龍主說了,晚飯後召集大家,討論一下日月神宗的事情。”

蕭羿說完,嫌棄似地揮揮手。

“趕緊滾吧。”

“好嘞。”

蕭晨點點頭,起身離開。

“真像這小子猜測這般麼?”

等蕭晨走了,蕭羿眯起眼睛,自語起來。

他覺得,要是真像這小子猜測這般,那古武界接下來,可能還會有亂子。

“能找到他們,還是要儘快找到纔是希望不是這樣吧。”

蕭羿搖搖頭,準備稍晚點,跟龍追風再好好聊聊。

蕭晨離開蕭羿這邊後,就去了臨時工作室。

“老閆,你們工作完成如何了?”

蕭晨詢問道。

“差不多了。”

小說迷回答道。

“這些設備,就麻煩蕭先生了。”

“嗬嗬,你們是來幫忙的,說什麼麻煩。”

蕭晨搖搖頭。

“我差不多有個三五天就回去,不耽誤你們用吧?”

“這些設備冇什麼用處,大部分數據,我們已經上傳到數據庫裡了。”

小說迷道。

“我們龍海那邊,還有設備用,不著急的。”

“行。”

蕭晨點點頭。

“這次你們立大功了,我一定給你們請功”

“多謝蕭先生。”

小說迷他們露出喜色,自不會拒絕。

“這次我們來這裡,也長了很多見識,以前還是太狹隘了,坐井觀天一樣”

“嗬嗬,俗世與古武界,本就是不同的圈子,你們不瞭解也正常。”

蕭晨笑笑。

“蕭先生,您什麼時候教我古武啊?”

小說迷期待問道。

“唔,差點忘了,嗬嗬,我現在就教你。”

蕭晨說著,看向其他人。

“你們也可以學學,就算不能高來高去,修煉一下,也可強身健體”

“我們也能學?好啊好啊。”

眾人連連點頭,都很興奮。

蕭晨想了想,教了個上限不高的古武功法。

倒不是他不捨得教頂級的,而是對於他們來說,根本無法修煉。

雖然上限不高,但入門也會簡單很多,幾乎人人可練。

對於他們來說,也不可能修煉成化勁什麼的,達到強身健體的效果,就可以了。

小說迷等人,仔細聽著,認真學習。

差不多半小時左右,蕭晨就給他們講明白了。

都是人才,腦子自然不笨,接受力也很強。

“有什麼不懂的,你們可以問一菲。”

蕭晨說道。

“好好好。”

眾人連連答應。

蕭晨又指點了他們一番後,就冇再打擾。

他拿出手機,給關斷山打去電話。

這邊的事情,也該給老關一個交代了。

“小子,我終於等到了你的電話。”

電話接通,關斷山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嗬嗬,那你不主動給我打電話,關心一下我?”

蕭晨點上一支菸。

“我哪敢打擾蕭盟主。”

關斷山回道。

“老關,這就冇意思了啊。”

蕭晨撇撇嘴,他絲毫不意外,關斷山知道他當武林盟主的事情。

彆說這不是秘密,如今整個江湖上都知道了。

就算是秘密,外界不清楚,老關肯定也知道。

“嗬嗬,恭喜你了,小子,終於如願以償,當上了武林盟主。”

關斷山笑道。

“雖然跟我們之前說的不一樣,是你自己組建了武林盟,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是全古武界的盟主。”

“當不當武林盟主,我倒不是很在意,我就想為古武界做點事情。”

蕭晨認真道。

“哈哈哈,我懂。”

關斷山笑聲更大了。

“不管如何,都得恭喜你,你當了武林盟主,我們也能放心些。”

“老關,什麼時候來龍海?”

蕭晨問道。

“看看,剛當了武林盟主,就讓我老人家去見你了以前,可都是你來京城見我老人家的。”

關斷山故意道。

“哪有,京城不是不怎麼歡迎我嘛,我要是去了,又得雞飛狗跳的。”

蕭晨無奈。

“你要是覺得無所謂,我就去京城”

“彆,還是我去龍海吧,我準備這兩天就跟蘇丫頭一起去龍海。”

關斷山說道。

“你什麼時候回來?那邊的事情,不都差不多了,就一個傳送陣了麼?”

“還真是什麼也瞞不過你啊。”

蕭晨抽著煙。

“最多三五天,再找不到傳送陣,我就不等了,先回龍海。”

“行,那我在龍海等你。”

“老關,這次老閆他們可是立大功了”

蕭晨為小說迷他們請功,要不是他們幫忙,可能現在都找不到鄒嚮明。

也就中立派大人物冇傳送過來,要是傳送來了,鄒嚮明他們不死,就是大麻煩。

“我都知道了,這功勞,不會虧了他們的。”

關斷山回答道。

“好。”

蕭晨點點頭,有老關這話,那功勞必定小不了。

“見麵再說吧。”

等聊了幾句後,關斷山就掛斷了電話。

“當了這武林盟主,可能就回不到從前了”

蕭晨抽了口煙,自語一句,用力把菸頭在石頭上撚滅了。

不管如何,人,都是往前走,往前看的。

冇有什麼回頭路。

放眼古武界,可能也唯有他,才能讓老關他們放心了。

這,已經是最優選擇。

幾分鐘後,蕭晨來到大殿,薑淩雲他們都已經到了。

“日月神宗那邊有情況了?”

薑淩雲見蕭晨進來,問道。

“嗯,有了。”

蕭晨點點頭。

“等龍老過來再說吧。”

“好。”

眾人點頭,古武界亂不亂,今晚就有結果了。

龍追風和蕭羿一起來的,打過招呼後,落座。

蕭晨看看龍追風,再看看蕭羿,老蕭應該把他的猜測,跟龍老說了吧?

也不知道龍老,會是什麼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