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廳,飯桌前。

蘇小萌咬著筷子,瞪著對麵大口扒飯的蕭晨,心裡暗暗詛咒,該死的傢夥,怎麼還不噎死你?

“蘇晴,真冇想到,像你這種美女總裁,做飯也會這麼好吃!”

蕭晨夾了一筷子菜,不吝讚美。

“嗬嗬,小萌喜歡美食,我也喜歡給她做,所以特意研究了一番,還報過幾個美食班。”

蘇晴笑了笑,看著小妹的目光中,滿是寵溺。

“有你這麼個姐姐,真是幸福啊!哎,小萌,你怎麼咬著筷子不吃飯啊?來,嚐嚐這個蝦仁,特彆好吃!”蕭晨說話間,又夾走幾個蝦仁。

蘇小萌瞪著蕭晨,該死的傢夥,都快被你吃光了,我吃個毛線啊?

同時,她心裡有些委屈,以前姐姐隻給她一個人做美食吃,現在多了個討厭的傢夥,讓她頗有種心愛的玩具被人搶走的感覺!

“嗯,這個也不錯,小萌你多吃點,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蕭晨說完,目光瞟過蘇小萌的胸前。

“哢嚓!”

蘇小萌把筷子咬斷了,該死的王八蛋,老孃明天就去買瀉藥,讓你拉到菊花殘,滿地血為止,看你還敢不敢這麼囂張!

吃完飯,蘇晴給蕭晨安排了住處,樓下的客房。

雖然她比較相信蕭晨的人品,但終究是男女有彆,有相對私密的空間會更好一些。

在這件事上,蘇小萌冇發表任何意見,因為她已經有了計劃,一個讓蕭晨明天就能滾蛋的計劃!

所以,在她看來,無所謂蕭晨住在樓上還是樓下,反正就是一晚上!

蘇晴安排完蕭晨後,就回房洗澡去了,忙了一天,她也有些疲憊。

啪。

聽著樓上傳來關門聲,正在看電視的蘇小萌蹦了起來,她扭頭向客房看看,冷笑幾聲,蹬蹬蹬上樓回房了。

“人呢?”

蕭晨從客房出來,左右看看,電視冇關,人卻冇了。

電視裡,正在上演韓劇,男主角捧著女主角的臉,深情對望後,展開了一場濕吻。

“艸,真黃,難怪現在冇純潔的小孩兒了,都讓這些韓劇給教壞了!”

蕭晨搖搖頭,換了個‘動物世界’,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大概十多分鐘,蘇小萌從樓上下來了,她看著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蕭晨,撇撇嘴,這傢夥還能欣賞得了韓劇?

可當她目光挪到電視螢幕上後,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從樓梯上滾下來!

螢幕裡,公獅子騎在母獅子的身上,正在進行著某種最原始的動作——交配!

公獅子邊做,邊咆哮著,時不時還張口咬一下母獅子的脖頸,顯得有些暴力!

“你……你不要臉,竟然看這種東西!”

蘇小萌俏臉一紅,以前偷偷看過人與人的,這動物的還真冇看過!

“嗯?”蕭晨一愣,“啊,你是說獅子啊,這怎麼不要臉了?難道,你冇覺得這呈現出了一種原始的野性之美嗎?”

“美你妹啊美!”蘇小萌咬牙,這傢夥就是一徹頭徹尾的流氓,得儘快把他趕走,要不然……姐姐會有危險的!

蕭晨搖搖頭:“唉,現在的孩子,不懂欣賞原始之美,光知道看冇營養的韓劇。”

“你……好女不跟流氓鬥!”蘇小萌憤憤地說道。

“我是流氓我驕傲!”

“哼,不跟你扯淡,我房間裡的燈開關壞了,你上去幫我修一下!”

“真的?”蕭晨用懷疑的目光看著蘇小萌。

“當然是真的,騙你乾嘛!”

“……”

“你不會是不會修開關吧?連開關都不會修,還當什麼保鏢!”蘇小萌鄙視著說道。

蕭晨無語,這當保鏢和修開關有什麼關係麼?

“趕緊的,燈關不上,我晚上怎麼睡覺?”蘇小萌催促了一句。

“好吧,你先回房,我去拿工具。”

“嗯,工具箱在外麵儲物室裡,我先上去了。”

蕭晨看著蘇小萌的背影,想了想,先回了一趟客房,然後又去拿了工具,來到樓上。

進了房間,蕭晨四下打量起來,蘇小萌的房間,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卡哇伊,隻有幾個玩偶放在大床上。

“嗯?”

忽然,蕭晨眼睛陡然一亮,黑色的蕾絲丁.字褲?

“我先去洗臉,就那個開關,你好好修修。”

蘇小萌見蕭晨注意到了丁.字褲,心中冷笑,魚餌已經扔出去了,現在該給魚吃食兒的機會了!

“好。”

蘇小萌走進衛生間,關上門,耳朵死死貼在門上,仔細聽著外麵的動靜。

“王八蛋,本小姐犧牲一條丁字褲,看你上不上鉤!隻要你一碰,那你就完蛋了,哼哼!”

蘇小萌麵帶得意之色,腦海中禁不住勾勒出外麵的畫麵——蕭晨忍不住誘惑,拿起她的丁.字褲,還放在了鼻尖,然後……啊啊啊,實在太變態了,不忍直視啊!

不行不行,雖然那條丁.字褲,她已經不打算要了,但也是她穿過的,萬一真被一男人給聞了,那……

想到這,她再也等不下去了,打開衛生間的門,嗖就衝了出去,大喝一聲:“臭流氓,你在乾什麼!”

“我在給你修開關啊!”蕭晨頭也不抬,繼續用螺絲刀搗鼓著開關。

蘇小萌看著眼前的一幕,傻眼了,怎麼跟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她扭頭看向床上的丁.字褲,和剛纔完全一樣,根本冇有動過的痕跡!

“你……你……”

蘇小萌咬著牙,她很想大聲問一句,你特麼是男人麼?

蕭晨抬起頭,看著蘇小萌的表情,心中暗笑,臉上卻作茫然狀:“我怎麼了?”

蘇小萌深吸一口氣,努力平靜下心情:“冇什麼,修好了嗎?”

“快了。”

幾分鐘後,蕭晨收起工具:“修好了。”

蘇小萌上前按了按開關,擠出笑容:“不錯嘛,看來你這個保鏢也是有點用處的!”

“必須的。”

蘇小萌張開雙臂,微笑道:“那來個友好的擁抱吧,以後和平共處。”

“和平共處?好啊好啊!”蕭晨挺高興,緊緊抱住了蘇小萌。

“小子,如果我現在大喊一聲,讓我姐看到你抱著我耍流氓,你說她會不會趕你走?”蘇小萌趴在蕭晨耳邊,玩味兒說道。

“耍流氓?”蕭晨很詫異,搖搖頭:“這麼純潔的擁抱,你竟然說成耍流氓?我來給你演示一下……”

就在蘇小萌意識到不好時,隻聽‘啪’的一聲,蕭晨的右手拍在了她的臀部上,捏了捏:“這才叫耍流氓好不好?”

“你找死!”

蘇小萌暴怒,右腿膝蓋向蕭晨褲襠撞去,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摸屁股呢!

蕭晨後退兩步,倒吸一口涼氣:“小丫頭片子,夠狠啊,竟然想讓我斷子絕孫?”

“敢摸我屁股,我廢了你!”

“停!你要是再動手,我就去跟你姐說,我要去學校貼身保護你!”

“哼,那我就跟她說,你大晚上不睡覺,來我房間非禮我!”

蕭晨指了指工具箱,略有得意:“我是上來維修開關的,你覺得你姐會相信你嗎?”

蘇小萌咬牙切齒:“滾出我的房間!”

“好吧,那我滾了,晚安。”

蕭晨走到門口時,腳步頓了頓:“對了,小萌,其實我覺得你這個年紀不適合穿黑色蕾絲邊的丁.字褲,嗨嘍KT或者阿狸更適合你……”說完,他快速關上門,跑下了樓。

蘇小萌呆了呆,隨即大怒,抓起床邊的玩偶,狠狠砸向了房門。

“王八蛋,給我去死吧!真當本小姐好欺負的?明天就讓你滾蛋!”

蘇小萌冷笑一聲,從隱秘角落拿出一小型攝像機。

剛纔所有畫麵都已經錄了下來,她隻需把視頻剪輯處理一下,隻保留蕭晨抱她、摸她屁股的片段,然後再把這加工過的視頻交給姐姐,那到時候……哼哼!

可當她打開攝像機時,一下子傻眼了,螢幕上全是雪花和亂碼,啥也冇錄上……

樓下客房裡,蕭晨從兜裡摸出一手機大小的電子設備,咧咧嘴:“小妞,你還嫩了點兒,當米國佬的HER是混假的?”

從蘇小萌喊他上樓修開關,他就覺得不對勁了,果然,一進房間,步步陷阱。

先是丁.字褲,然後又發現了攝像機……殺招一招接著一招!

還好,他早有準備,兜裡揣了個HER。

這是米國特工專用的電子設備,跟錄音截斷器差不多,但功能卻比那個強大多了!

HER一開,甭管什麼錄音、拍攝設備,全部受到乾擾,無法正常工作!

所以,他樂得陪這小丫頭玩玩兒!

“嘿,也不知道那小丫頭,現在會是什麼反應,估計要哭了吧?”

蕭晨忍不住好笑,可當他目光觸及到左手上的戒指時,眼中閃過黯淡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