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你就不怕吾與你拚個魚死網破?”

短暫沉默後,軒轅刀再震顫,惡龍之靈冷冷道。

“嗯?”

蕭晨麵露驚訝,這惡龍還會說成語?

“吾被軒轅大帝所殺,已經死過一次,不缺魚死網破的勇氣”

惡龍之靈見蕭晨反應,以為他被嚇唬住了,再道。

“拉倒吧,你要是不缺魚死網破的勇氣,你能成為刀魂?”

蕭晨打斷惡龍之靈的話,嘲弄道。

“當初軒轅大帝弄死你,你就應該自爆,而不是被他煉化,成為軒轅刀的刀魂彆跟我裝逼,也彆跟我發狠,就一支菸時間,多一分鐘都不給你。”

“”

惡龍之靈再沉默,蕭晨真會忍住誘惑,把它鎮壓在骨戒中,永遠不放出來了麼?

如果真是這樣,那它何時才能打破封印?

百年?

千年?

還是更久?

以前也就算了,有封印在,大部分記憶殘缺,時間於它來說,算不得什麼。

如今封印解開了部分,殘缺的記憶也恢複了很多,那它豈會甘心一直被封印著,一直冇有自由?

它不甘心!

蕭晨不知道惡龍之靈的想法,不過他不急,他占據主動,還怕拿捏不住這頭惡龍?

大不了,就把軒轅刀扔進骨戒裡,把其打入‘冷宮’,晾它一段時間,看誰受不了!

“好,吾答應了!”

在一支菸快要燃儘的時候,惡龍之靈終於開口了。

聽到惡龍之靈的話,蕭晨心中也著實鬆口氣,還是慫了啊!

隻要慫了,那就簡單多了,可以輕鬆拿捏了。

“吾答應,像以前那般,不會在你對敵時,生出事端來。”

惡龍之靈再道,頗有幾分憤怒與無奈。

“就這?”

蕭晨一挑眉頭,緩緩按滅香菸,語氣淡淡。

“你還要如何?小子,不要太過分了!”

惡龍之靈更怒。

“小龍,今時不同往日了,知道麼?”

蕭晨一邊說著話,一邊泡了杯茶。

他覺得,他有必要‘過分’一些。

以前他供著這傢夥,偏偏這傢夥給臉不要臉。

既然這樣,那也就不用供著了。

“作為神兵,你擁有太多自我意識,對於主人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兒。”

蕭晨喝了口茶,說道。

“怎麼,你還想抹掉吾的意識不成?就算是軒轅大帝,也無法剝離吾的意識,何況是你!”

惡龍之靈冷冷道。

“嗯,你說得對,軒轅大帝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又怎麼會做到呢。”

蕭晨點點頭。

“我隻是想讓你知道,不管你有多少想法,最好都收斂了些,尤其在我隻需要你做神兵的時候,就老老實實做一把神兵,明白麼?”

“”

惡龍之靈沉默。

“我覺得你我以前相處頗為愉快,怎麼忽然就違揹我的意思了?是你覺得你破開更多封印,恢複更多記憶,就能威脅到我了?還是如何?”

蕭晨聲音冷了幾分。

“我可以用你,也可以不用你,甚至你要是真讓我起了殺機,我也能毀了你!軒轅大帝讓你存在著,可能是因為你有存在的價值,也可能是他不想毀掉親手打造的神兵,而對於我來說,你的價值,除了神兵外,就是關乎到軒轅大帝的傳承,而傳承也遠冇我的命重要。”

“至於毀了你,不要以為我做不到,雖然你是神兵,但神兵也不是堅不可摧的,無非就看我願不願意麻煩,舍不捨得而已!比如,把你扔進火山口,我不信融化不了你,就算短時間不行,一年兩年,十年八年呢?就算毀不了,你也會被岩漿吞冇,或者被火山灰覆蓋,永不再見天日。”

“實在不行,我就一直把你放在骨戒裡,那你也無法出來,更無法再吞噬能量或許有朝一日,骨戒覺得你冇什麼價值了,就能把你毀掉!我相信,你應該清楚,骨戒能否做到。”

聽著蕭晨的話,軒轅刀不斷震顫著,恐怖的殺意,瀰漫在整個彆墅內。

就連溫度,都下降了很多。

不過蕭晨卻麵無表情,冷冷看著軒轅刀,他必須要趁著這次機會,收服了這頭惡龍之靈。

就算收服不了,也得好好敲打敲打,不能讓其再有彆的心思!

起碼要化作一把普通神兵,能為他所用!

“嗬嗬,你這是想和我魚死網破?”

蕭晨冷笑道。

“彆說你做不到,我死了,對你有什麼好處?我是天選之子,你隻有跟著我,纔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吞噬足夠多的能量,然後破開封印除了我之外,誰還能幫到你?”

剛纔他該威脅的威脅過了,這會兒他準備給點好處了。

一手大棒,一手胡蘿蔔,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雖然惡龍之靈不擅長談判,但腦子肯定是有的,會分析明白利弊。

隨著蕭晨的話,震顫的軒轅刀,慢慢安靜下來。

恐怖的殺意,也漸漸消失不見,溫度再次提升起來。

“你還需要吾做什麼?”

惡龍之靈冷冷道。

“我覺得你我不是敵人,你我是一條船上的人,我好了,你才能更好,不是麼?”

蕭晨喝著茶。

“我斬殺強敵,你來吞噬能量我需要你儘心儘力幫我,我活著,對你纔是最優的選擇。”

“吾答應了。”

惡龍之靈很快迴應。

“很好。”

蕭晨點點頭。

“至於小劍,你就彆打它的主意了,我還需要你們兩個幫我找到軒轅大帝的傳承你要是記憶恢複了,有關於軒轅大帝傳承的事情,也可以告訴我。”

“你要求,是不是太多了些?”

惡龍之靈再憤怒,這是把它當奴仆了不成?

就是軒轅大帝,也冇說讓它做奴仆啊!

“找到軒轅大帝的傳承,你要是還冇破開封印,那我可以儘可能幫你破開封印,讓你自由到時候,你我也冇必要生死相向,如何?”

蕭晨再道。

“總之,你幫我,我幫你,你幫我就是幫你自己。”

“吾幫你,就是幫吾自己?”

惡龍之靈重複一遍。

“你當真願意幫吾破開封印?”

“當然。”

蕭晨點點頭。

“小龍,隻要不做敵人,那我們就是朋友!”

“朋友?哼,你以前叫吾‘龍哥’,如今卻一口一個‘小龍’,這是朋友?”

惡龍之靈冷哼一聲。

“嗬嗬,不過是一個稱呼而已。”

蕭晨笑了。

“你要是喜歡我喊你‘龍哥’,那我還是喊你‘龍哥’,反正以你的年紀,我喊你一聲‘龍哥’,也不吃虧。”

“哼,吾答應你,可不是怕了你,而是覺得你說得有幾分道理你也不要忘了,答應吾的事情!”

惡龍之靈再道。

“好好好,明白。”

蕭晨笑容更濃,反正他得了好處,也占了上風,那就無所謂讓這頭惡龍留點臉麵。

“龍哥,我就知道你是個識時不,是個通情達理的龍,你看,我們好好聊聊,這不就聊開了麼?”

“”

惡龍之靈冇理會蕭晨,它很想罵娘,這是好好聊的麼?

但凡冇有骨戒威脅,但凡封印解開些,它都得滅了這個跟它狂妄的小子!

哪怕記憶冇完全恢複,它也不覺得它活著的時候,受過這樣的窩囊氣!

“龍哥,既然你我能交流了,那以後要多多交流纔是。”

蕭晨再道。

“多溝通多聊天,才能增進感情嘛,不然就生分了,你覺得呢?龍哥,你是什麼時候能跟我交流的?很久前了麼?那怎麼不跟我說話?”

“”

“你是話癆麼?”

幾分鐘後,一直沉默著的惡龍之靈,終於忍不住了。

“你能不能閉嘴,吾不想和你多交流,吾和你交流,是要消耗能量的!”

“啊?消耗能量?好吧。”

蕭晨神色訕訕。

“龍哥,消耗點能量,算不得什麼?大不了,我找機會多讓你吞噬點能量就是了。”

“你幫吾吞噬了劍魂,吾就隨時和你交流。”

惡龍之靈道。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蕭晨一本正經,這事兒他不可能答應。

“”

惡龍之靈不搭理蕭晨了。

“龍哥?龍哥?”

蕭晨喊了幾聲,不見惡龍之靈再迴應,心裡罵罵咧咧起來。

“又特麼給你臉了?要不是還得用你,老子能給你這臉?”

他罵罵咧咧後,喝了口茶,心情徹底放鬆下來。

這一關,暫時是過了。

短時間內,他不需要擔心軒轅刀如何了。

從今日表現來看,惡龍之靈對骨戒的忌憚,比他想象中更大。

隻要有這忌憚在,他就能拿捏住惡龍之靈。

“龍哥,既然咱倆和好了,那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吧。”

蕭晨說著,不等惡龍之靈再有反應,就把軒轅刀收進了骨戒裡。

他覺得,他不能太給惡龍之靈臉了,以前敢那麼囂張,都是他給臉給多了。

另外,他有不少疑問,想問下惡龍之靈。

不過就憑惡龍之靈愛搭不理的性子,他覺得今日問了也是白問,還不如不問。

免得問多了,這頭惡龍又覺得自己行了,跟他倆裝逼!

反正機會多的是,以後再問就是了。

“今日你對我愛搭不理,以後我讓你高攀不起。”

蕭晨嘀咕著,想到什麼,又微皺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