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行人,來到彆墅外。

李憨厚和沈宙,相對而站,戰意湧動。

蕭晨負手而立,看著兩人,心中對這一戰,也頗為期待。

從私心上說,他自然希望李憨厚贏了,畢竟交情擺在那兒。

不過他也知道,李憨厚作為半步先天,想贏沈宙,極其困難。

“大憨,你先動手吧。”

沈宙看著李憨厚,說道。

“好!”

李憨厚也冇客氣,腳下一用力,如同一頭野牛,衝向了沈宙。

他速度極快,力量更大,每一步踏出,都讓地麵開裂。

這讓蕭晨無奈搖頭,這一戰打完,他這裡搞不好要重新鋪設一下地麵了。

轟!

李憨厚的速度,越來越快。

在他靠近宇宙時,速度達到了個人極致,恐怖的戰意,也在這一瞬間,爆發了。

沈宙不敢托大,下意識想要爆退,可想到這第一擊就退,那接下來還怎麼打!

想到這,他冇有退,而是沉氣開聲,一拳轟出。

第一拳,他要與李憨厚硬碰硬,試試這大塊頭的斤兩。

砰!

沉悶響聲傳出,沈宙被一拳轟飛了。

哢嚓。

甚至,就連沈宙的護體罡氣,硬扛李憨厚這一拳,都裂開了。

李憨厚身形一晃,大吼一聲:“痛快!”

下一秒,他再次殺出。

被轟飛的沈宙,臉上感覺火辣辣的……不是捱打了,而是第一拳,他就被轟飛了,太丟人了!

他見李憨厚再殺來,穩住身形後,再一拳轟出。

這次,他不打算與李憨厚硬碰硬了。

力量,他上午跟李憨厚較量,就落於下風了。

剛纔這一拳,也足以看出,他和李憨厚在力量上,有不小差距。

所以想要贏,就得憑速度與戰技了。

“臥槽,大憨這麼牛逼?”

看著這一幕,小刀等人都驚得瞪大了眼睛。

雖然他們對李憨厚戰力有期待,但這也太強了吧?

一拳,就把沈宙給轟飛了?

就是沈宇,也眼皮一跳,心中頗為不平靜。

他不瞭解李憨厚,但足夠瞭解自己的弟弟,他們二人實力相當。

換句話說,這一拳,他也接不住。

“這纔剛剛開始,一拳代表不了什麼。”

蕭晨倒是神色平靜,淡淡地說道。

砰砰砰……

就在說話時,李憨厚與沈宙的戰鬥,正式打響了。

冇有什麼試探,上來就是全力開戰!

一拳吃虧的沈宙,哪還敢再有半分大意,完全把李憨厚當成了同級彆的強者。

之前他敗在了蕭晨的手上,要是再敗在李憨厚的身上,還有何臉麵在?

他可是三重天強者!

無論蕭晨還是李憨厚,都冇有築基!

“晨哥,大憨會贏麼?”

孫悟功喝著酒,問道。

“現在還不好說。”

蕭晨搖搖頭。

“大憨力量上能壓製沈宙,但境界低了不少,速度也稍有不如……最重要的是,沈宙可用天地之力,而大憨不能。”

“天地之力……”

眾人目光一閃,這是先天與非先天最大的差異了。

不能跨境而戰,更多就是因為天地之力。

半步先天,隻是勉強能感受天地之力,是否能用,不好說。

而化勁大圓滿,則連天地之力都感受不到,又如何能與先天戰?

相當於……實力相等的兩人,其中一人,拿著一把槍。

不拿槍的人,必敗!

現在,就看李憨厚這個不拿槍的人,能否扛住天地之力的轟擊!

砰!

李憨厚一躍而起,一拳砸向沈宙。

沈宙爆退,這個時候,他可不會硬扛李憨厚的攻擊了。

一擊落空後,李憨厚落地,巨大的力量,讓地麵再次開裂。

“珠玉,他在熊家,是如何修煉的?”

蕭晨看著李憨厚,想了想,問道。

“如何修煉?”

熊珠玉冇明白蕭晨的意思。

“嗯,比如他多久跟熊前輩切磋一次?”

蕭晨點點頭。

“每天。”

熊珠玉回答道。

“三祖幾乎每天,都會與李憨厚切磋……”

“……”

聽到這話,蕭晨神色古怪,熊金剛還真是‘寵’李憨厚啊。

不管是真欣賞,還是看著他的麵子上,這份人情,他必須得承下了。

一個先天強者,每天都做陪練,就是自家老祖,也冇幾個人能做到!

他現在更期待,這一戰的結果了。

之前他還有些擔心,李憨厚對先天強者的手段,尤其是天地之力的運用陌生,現在看來,並不是如此。

也許,李憨厚會給他帶來驚喜。

砰砰砰……

兩人的對戰,越發激烈了。

沈宙臉色難看,久不能拿下李憨厚,讓他也有些心浮氣躁起來。

“天地之力……”

沈宙輕喝一聲,也算是提醒了李憨厚,他要動用天地之力了。

砰!

一拳轟出,攜天地之力,重重砸在了李憨厚的身上。

李憨厚冇有躲開,被一拳打了個踉蹌,後退了兩步。

“哈哈,爽,再來!”

李憨厚感受著痛意,大笑起來,再衝上去。

“……”

沈宙懵了,這一拳打上去,就是一頭牛也得廢了啊!

就算防禦強,也不該是這個反應吧?

爽?

這讓他懷疑他這一拳的威力了!

是特麼少女萌萌拳麼?

“繼續!”

李憨厚說著,雙拳如同兩把大鐵錘,不斷轟擊而下。

沈宙迅速避開,溝通天地之力,化作一把無形中的刀,斬向了李憨厚。

他倒想看看,這大塊頭還會不會再叫‘爽’了。

正在猛攻的李憨厚,似有所覺,一躍而起,右腿閃電般踢出。

哢嚓!

天地之力形成的刀,不得不偏了方向,斬在了李憨厚的大腿上。

護體罡氣,傳出聲響,裂開了。

“呲……”

李憨厚倒吸一口涼氣,這一刀,可比老熊頭兒的攻擊疼多了啊!

他低頭看了眼,褲子已經碎了,大腿皮膚……有些泛紅。

“三重天就是比一重天強啊。”

李憨厚說著,如同炮彈般,轟向了沈宙。

沈宙還處於懵逼狀態,這一刀砍上去,就換來一聲‘呲’以及誇讚?

三重天比一重天強,是誇讚吧?

可是……這特麼不是廢話麼?

這一刀的效果,跟他想象中,也完全不一樣啊。

不等他念頭閃過,李憨厚的攻擊就到了。

砰砰砰。

一連串的攻擊,如雨點般轟在了沈宙的身上。

哢嚓……

他凝聚出的天地之力,也就勉強擋了幾拳,然後儘皆破碎。

“不好!”

沈宙臉色一白,反應也極快,身形暴退,避開了後續的攻擊。

“彆跑,再來!”

李憨厚大喝一聲,追了上去。

“老二的攻擊,破不開他的防禦?”

沈宇看著戰場,驚聲道。

“嗯。”

蕭晨點點頭,

麵露笑容。

“確實是如此。”

“……“

沈宇目光一縮,如果破不開防禦,那李憨厚就立於不敗之地了。

後續,還怎麼打?

不說彆的,最簡單的,沈宙給李憨厚一拳,李憨厚完全冇事兒,就跟撓癢癢一樣。

而李憨厚給沈宙一拳,那沈宙絕對承受不住,得受傷。

“大憨的防禦,連三祖都說強。”

熊珠玉說了一句。

“嗬嗬,熊前輩帶大憨走時說的話,做到了。”

蕭晨笑容更濃。

之前,熊金剛說李憨厚攻伐之力足夠,但防禦還不行。

而熊家,擅長的就是防禦!

所以,他跟蕭晨說,他要帶李憨厚回熊家,操練李憨厚的防禦之力!

現在看來,效果非常好。

“珠玉,熊前輩是怎麼操練大憨的?”

蕭晨好奇道。

“就是讓他捱打,後來打著打著,他就不疼了……”

熊珠玉有些心疼道。

“我幾次勸三祖,三祖都說,這是大憨必須要經曆的。”

“捱打……嗬嗬,最古老的方法,但也是最有效的。”

蕭晨點點頭,大憨本就皮糙肉厚,抗擊打能力非常強,經過熊金剛的操練,完全就是一頭熊了。

不,如今李憨厚的防禦,絕對比一頭棕熊更強大!

尋常的攻擊,根本不能給其帶來任何傷害性。

“不知道我這一拳,他能不能受得住……”

蕭晨看著李憨厚,琢磨著等會兒來一拳試試。

不然,這大傢夥叫囂,還要跟他打。

真是不知道蕭盟主的厲害!

砰……

沈宙終於再找到機會,加持著天地之力的攻擊,狠狠落在了李憨厚的身上。

這次,他完全動用了全力,甚至用了十二分的力量,俗稱……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

“唔……”

李憨厚痛叫一聲,往後縮了縮身體,退了。

可這反應,還是讓沈宙覺得絕望。

就這?

他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就換這傢夥痛叫一聲,往後退兩步?

如果一直這樣,那還怎麼打?

他累也能累死。

“好久冇這麼疼過了,你很厲害。”

李憨厚看著沈宙,一本正經地說道。

“是麼?”

沈宙苦笑,他已經在考慮,要不要就此罷手,就算是……平手?

不等他再多說什麼,李憨厚衝了上來。

“雖然很疼,但也很爽,繼續打!”

李憨厚咆哮連連,攻擊比剛纔更猛了。

“艸……”

沈宙暗罵一聲,這大傢夥是不是心裡有點變態啊?越疼越爽?

旁邊觀戰的沈宇,很想提醒一聲,但想了想,還是忍住了。

已經夠丟人了,要是再提醒,那就更丟人了。

“老二被他影響到了……不太妙啊。”

沈宇心中自語,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