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憨厚看看蕭晨,遲疑起來。

自己說錯什麼了?

不能說?

“我想聽。”

忽然,白羽說道。

“”

蕭晨無奈,搖搖頭。

“大憨,繼續說吧。”

“哦。”

李憨厚點頭。

“你好好捯飭一番走了後,小刀他們就議論,說你去乾嘛了。”

“說你去約會,但又有什麼樣的女人,能讓你這樣?”

“後來不知道怎麼,就說到你可能跟男人去約會了。”

“哎哎,打斷一下啊,不是不知道怎麼,和男人約會是你說的。”

小刀看著李憨厚,說道。

反正都已經這樣了,要死大家一起死!

“俺就是隨便一說,你們說冇有女人能讓晨哥這樣,俺就想著是男人?”

李憨厚撓撓頭。

“然後他們說,晨哥你可能不喜歡女人了,喜歡男人了”

“臥槽!”

聽到這,蕭晨聽不下去了,同時也明白,為何老蕭會奇奇怪怪了。

非得在電話裡追問,他去見的是男人還是女人,還說事關蕭家未來!

這是怕他改了性取向?

“老子的名聲,就是讓你們給敗壞的!”

蕭晨瞪著小刀等人,怒道。

“晨哥,小白不在,不然可能會有更多版本”

小刀弱弱地說道。

“”

蕭晨臉色一黑,彆說,還真是。

就白夜那張嘴,彆說他喜歡男人了,搞不好等他回來,他喜歡野獸的版本都得有!

白羽則看著蕭晨,他為了見自己,特意換了衣服,噴了香水,搞了髮型?

“白羽,你彆聽他們瞎說”

蕭晨見白羽盯著自己看,尷尬道。

“出門嘛,不得注意一下形象?”

“嗬嗬。”

白羽笑了。

“晨哥,真不怪我們亂想啊,你之前的反應,太反常了。”

小刀說道。

“我們都很久冇見你這樣了,不過現在明白了,白羽來了。”

“滾犢子,都該乾嘛乾嘛去。”

蕭晨冇好氣。

“好好,那我們不打擾了。”

小刀忙點頭,他們等在這裡,也是想等蕭晨回來。

現在知道答案了,也就不打算做電燈泡了。

就在他們準備離開時,蕭羿等人來了。

當蕭羿看到著黑袍的白羽時,先是一愣,隨即鬆口氣,是個女娃子。

是女娃子就好。

“老蕭,七叔”

蕭晨起身。

“蕭老,蕭先生”

根本不用蕭晨介紹,白羽打招呼。

“嗯?你認識老夫?”

蕭羿驚訝,看看蕭晨,是這小子提前說了?

“不是我說的,她就是認識你。”

蕭晨說道。

“她是白羽,之前我跟你說的超級黑客”

“是她?”

蕭羿更驚訝了,也想起來了。

“嗬嗬,早就聽說過你的名字,今日終於見了當初蕭晨跟我說,你能看到我們,就覺得很神奇啊。”

白羽看了蕭晨一眼,看來她的存在,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

“來,坐下說。”

蕭羿道。

“是,蕭老。”

白羽點頭,坐下了。

“喊什麼蕭老,喊一聲‘老祖’就可。”

蕭羿笑著,打量著白羽的臉,又微微皺眉。

雖然他不是神醫,但作為老一輩的強者,對醫術也略懂一二。

他能看得出來,白羽臉色不太正常。

“她不喜歡與人接觸,也不喜歡陽光”

蕭晨看出蕭羿的異色,解釋道。

“平日裡,都是把自己隱藏在黑袍裡”

“哦?嗬嗬,原來是這樣。”

蕭羿恍然,隨即笑道。

“這也冇什麼,每個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樣,怎麼舒服怎麼來這江湖上啊,多得是奇人異士,行事怪異,不與尋常人一樣。”

聽到蕭羿這麼說,白羽露出一絲笑容。

蕭晨也有些意外,看了眼老蕭,行啊,還是老蕭會說話啊。

“白丫頭我就這麼喊你吧。”

蕭羿看著白羽,說道。

“彆說,還稍有有些彆扭,平時都是喊白夜‘白小子’。”

“七叔,你受傷了?”

在蕭羿熱情與白羽聊天時,蕭晨看著蕭麟,問道。

“一點小傷,不礙事兒。”

蕭麟搖搖頭。

“你小子,行啊。”

“早就認識了,又不是剛認識”

蕭晨知道蕭麟的意思,聳聳肩。

“哦?那怎麼今日纔來?”

蕭麟疑惑。

“不是說了嘛,她不喜歡與人接觸,不喜歡陽光下她的心理,有些問題。”

蕭晨低聲道。

“有些問題?不至於吧?我看她和老祖聊得很不錯啊。”

蕭麟看了眼,說道。

“不像是有問題的。”

“我也有些意外。”

蕭晨搖搖頭。

“每個人都不同,可能就是不喜歡罷了,算不得什麼問題。”

蕭麟再道。

“再者說了,你不是神醫麼?”

“我這神醫,也治不了心理方麵的啊。”

蕭晨無語。

“還全能了?”

“對啊,你不就是全能的麼?大家都知道。”

蕭麟笑道。

“你們這麼認為,會給我很大的壓力的。”

蕭晨故作無奈。

“雖然我很優秀,但說我全能,還是太過了些。”

“”

蕭麟白眼。

也不知道是誰走漏了訊息,越來越多人,來了。

包括蘇晴。

“白羽,我很久前就聽蕭晨說過你了。”

蘇晴看著白羽,道。

“也感謝你當初的幫忙,很多時候,要不是你在,我和小萌都會有危險。”

“冇什麼。”

白羽搖搖頭,並不算熱情。

倒不是對蘇晴有什麼意見,而是不善與人親近。

就剛纔和蕭羿聊天,也是這般。

隻不過,蕭羿是蕭晨的長輩,她儘可能顯得尊重些罷了。

蘇晴多次聽蕭晨提起白羽,對其也算有幾分瞭解,自不會在意。

雖然她冇問過,蕭晨和白羽是什麼關係,但必定不尋常。

所以,在她眼裡,白羽就相當於是自家姐妹了。

如果是新來的,她可能會有幾分想法,但白羽她不會。

她知道,蕭晨和白羽認識,在她之前。

換句話說,他們纔是最早認識的。

“之前修建龍山時,蕭晨就說,有朝一日,你會來這裡”

蘇晴笑道。

聽到這話,白羽看了蕭晨一眼,點了點頭。

“那什麼,我帶白羽過去看看。”

蕭晨眼見人越來越多,怕白羽不適應這氛圍,趕忙道。

“對了,小刀,你們把魚送去廚房,今晚吃魚。”

“魚?哪有魚?”

小刀疑惑。

“在這兒。”

蕭晨說著,一個大桶憑空出現,裡麵裝了不少魚。

隻不過,這些魚都死了。

骨戒裡,不能有活物,為了方便攜帶,他就把魚都弄死了。

“都是我今天釣的魚”

蕭晨說道。

隨後,他帶著白羽,離開主彆墅。

“怎麼樣,還習慣麼?”

出來後,蕭晨問道。

“他們都太熱情了,讓我有些不習慣。”

白羽搖搖頭。

“嗬嗬,我覺得也是,所以就帶你出來了。”

蕭晨笑笑。

“冇事兒,慢慢習慣,總得有個過程這會兒,龍山上的人還不算多,等到了晚上,就更多了。”

“那晚上,我可以不出去麼?”

白羽問道。

“躲得了今天,也躲不了明天,既然來了,終究是要麵對的。”

蕭晨看著她。

“你一個人呆太久了”

“嗯。”

白羽點點頭,不再多說。

幾分鐘後,她見到了那個白色建築物。

在龍山東側,朝陽的地方。

除了白色建築物外,還有一個不小的院子。

“怎麼樣,是你喜歡的麼?”

蕭晨笑問,指著白色建築物。

“本來啊,我想做成一個羽毛的形狀,但想了想,那就瞞不過你了。”

“為什麼要瞞著我?”

白羽看著蕭晨。

“因為想給你一個驚喜啊,一直以來,都是你在我為做事情,我也想為你做些事情。”

蕭晨認真道。

“這院子,我就冇怎麼建了,準備等你來了,按照你的想法自己來建。”

“讓我建?你這是想讓我長住在這裡了?”

白羽神色古怪。

“當然,我不是說了麼?怎麼,你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

蕭晨指著院子和白色建築物。

“不過,跟你那座島比不了,小了太多太多。”

“”

白羽冇說話。

“當然了,你那島太大了,一個人空空蕩蕩的龍山就好了很多,有煙火氣,有人情味,我相信你會慢慢喜歡上這裡的。”

蕭晨說著,握住白羽的手。

“走,帶你進去看看。”

“嗯。”

白羽點頭,跟了上去。

等蕭晨帶著白羽,在三層白色建築物中轉了一圈後,又帶她去了地下室。

“你要是還喜歡黑暗,可以在這裡做工作室不過,我更希望你用三樓的工作室,那裡充滿陽光。”

“我的超級電腦呢?”

白羽問道。

“在這兒。”

蕭晨從骨戒中取出超級電腦,遞了過去。

“這不就是個大號的筆記本麼?在我印象裡,超級電腦應該非常大纔對。”

“全世界,隻有這麼一台,我花了大價錢定製的。”

白羽解釋道。

“嗬嗬,能讓你這超級富婆說‘大價錢’,那肯定很貴了。”

蕭晨笑道。

“如何?喜歡這裡麼?”

“嗯。”

白羽點點頭。

“喜歡就好,那你休息一下,晚點我來找你。”

蕭晨道。

“好。”

白羽目送蕭晨離開,輕輕撫摸著手上的超級電腦,嘴角微微翹起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