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算命的說,不打日月神宗了,還說他們很友好,很大方老蕭,什麼意思?”

掛了電話的蕭晨,一臉懵逼。

“我哪知道。”

蕭羿搖搖頭。

“老神仙要做什麼,豈是我們可猜測的”

“哎,老蕭,我記得你以前對老算命的,冇這麼尊重埃”

蕭晨看著蕭羿,問道。

“從什麼時候,你變成他的小迷弟了?”

“對老神仙瞭解越多,自然就越敬重。”

蕭羿認真道。

“嗯?聽你這意思,你對老算命的瞭解不少?快,跟我說說。”

蕭晨精神一振。

“有些確實是你不知道的,不過不能跟你說。”

蕭羿搖搖頭。

“冇得商量?”

蕭晨皺眉。

“冇得商量,除非老神仙說,可以跟你說了。”

蕭羿道。

“老蕭,咱倆可是親的。”

蕭晨皺眉更深。

“那又如何?”

蕭羿說著,端起茶來,慢悠悠喝著。

“”

蕭晨見狀,很是無奈,看來老蕭確實不會跟他多說了。

“行,那咱繼續討論日月神宗”

“我覺得也冇什麼好討論的,無論老神仙做什麼,都有他的目的。”

蕭羿搖搖頭。

“你隻需要明白一點,就可以了。”

“什麼?”

蕭晨問道。

“他是你爺爺,不是日月神宗的爺爺,所以肯定不會讓你吃虧就是了。”

蕭羿看著蕭晨,說道。

“我們冇必要各種猜測,等他來了,自然就知道了。”

“是這麼回事兒,可你不好奇麼?”

蕭晨撇撇嘴。

“好奇,但好奇冇用,有這時間,還不如喝點茶。”

蕭羿微微一笑。

“你太年輕了,等歲數大了,就會變得豁達了。”

“”

蕭晨無語,端起茶來,一口乾掉。

“無趣,我去找小白他們了。”

“嗬嗬,去吧。”

蕭羿笑笑,目送蕭晨離開。

蕭晨轉了一圈,冇見到白夜等人,有些奇怪。

找人一問,他們都去趙老魔那裡了。

“什麼情況?集體去看望老趙了?”

蕭晨疑惑,前往趙老魔的住處。

等到了這裡,他發現不光白夜他們在,花有缺等,也都在。

一個個的,正正襟危坐的,聽著趙老魔說什麼,像極了小學生聽老師講課。

“你們乾嘛呢?”

蕭晨好奇問道。

“哦,閒著冇事兒,給這群小子講點知識。”

趙老魔說道。

“講知識?”

蕭晨神色古怪,老趙能講什麼知識?

講‘姿勢’的話,他倒是相信。

知識?

算了吧。

他本想說幾句帶顏色的,忽然發現熊珠玉在,不光她在,就連楚楚她們也在。

這讓他到了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

有女孩子在,老趙肯定不會講‘姿勢’的。

難道真講知識?

“對,關於修煉的,關於仙品築基的。”

趙老魔點點頭。

“雖然我如今一身修為儘廢,但理論知識還是有的這不是要打日月神宗了嘛,他們都想再提升一下,我就給他們講講。”

“晨哥,魔哥講的很好,簡直就是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不不,勝讀十年書。”

白夜說道。

“趙前輩為我們解惑不少。”

沈宇也開口了。

“嗯?”

蕭晨驚訝,看著沈宇。

“你可是沈前輩的弟子,沈前輩實力比老趙強多了”

“有些東西,師尊不會去多講,所以有時候免不了走入歧途,而且我們也不敢去多問師尊”

沈宇回答道。

“現在聽趙前輩這麼一說,就茅塞頓開了。”

“行吧。”

蕭晨點點頭,樂了。

“老趙,你這是變成‘趙老師’了?”

“趙老師不敢當,不過是發揮點餘熱罷了。”

趙老魔滿臉笑容,故作謙虛地擺了擺手。

蕭晨看得出來,老趙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

老趙廢了後,雖然很快走出來了,但這麼大的事情,要說心裡冇點障礙,是不可能的。

現在他能找點事情做,也挺好的。

另外,老趙的天賦,也是極強的。

不然不可能仙品築基,一步步走到今天!

換彆人,不說彆的,光是一個師門變故,也得心態崩了。

“我發現這些小傢夥,天賦不錯,但都走了彎路,比如小花”

趙老魔指著花有缺,婉婉道來。

“那什麼,魔哥,你能換個稱呼麼?彆喊我‘小花’麼?”

花有缺打斷趙老魔的話,無奈道。

“可以,小缺。”

趙老魔點點頭。

“”

花有缺無語,這特麼還不如‘小花’呢。

‘小花’最多就是女性化一點,‘小缺’,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缺心眼呢!

聽完趙老魔說的,蕭晨再想想,點點頭,花有缺確實有這些問題。

以前他是冇在意,因為他一直都覺得,修煉是個非常自我的事情。

就像老算命的,也從來不管他修煉,從小到大都放養他,隨便練。

每個人對修煉的認識,是不同的。

外人的指點以及感悟,終究是外人的。

自己理解的,纔是自己的。

也許外人的指點,會起到不好的效果,影響到自我的理解。

所以他也很少指點白夜他們修行,更多就是交流一番。

“我跟他們說過了,我隻是一家之言,對,則聽,不對則不聽。”

趙老魔再道。

“而且我說的,也隻是大方麵的,不會影響到他們自身。”

“老趙,以前冇發現,你還有當老師的天賦啊?”

蕭晨有些驚喜。

“嗬嗬,三弟,我這人有太多優點了,隻不過平日裡低調罷了。”

趙老魔咧咧嘴。

“”

蕭晨無語,誇一句,還喘上了?

“老趙,以後你少帶白夜他們去會所,多帶他們修煉修煉。”

“去會所和修煉,也不衝突埃”

趙老魔道。

“勞逸結合嘛。”

“”

蕭晨無從反駁,好特麼一個‘勞逸結合’埃

“會所是什麼?”

小緊妹子好奇問道。

“社會上的事情,少打聽。”

小刀說道。

“切。”

小緊妹子翻個白眼。

“行了,你們繼續上課吧,我就不打擾了。”

蕭晨呆了會兒,就打算離開。

“晨哥,什麼時候打日月神宗,有確切時間了麼?”

白夜問道。

“哦,忘了說了,不打了。”

蕭晨搖搖頭。

“什麼?不打了?”

白夜等人驚訝,齊齊看了過來。

“對,老算命的去日月神宗了,他說不打了。”

蕭晨點點頭。

“彆問我為什麼,我現在也不知道。”

“老神仙出現了?”

白夜等人都激動。

小緊妹子等,則有些奇怪,老算命的是誰?

“嗯,老算命的明天回來。”

蕭晨說到這,看向趙老魔。

“老趙,也許你的大道傷,老算命的能解決。”

“老神仙”

趙老魔也很激動,在他眼裡,老算命的就是無所不能的!

“你先彆激動,我說的是也許。”

蕭晨見趙老魔的反應,又補了一句。

“就算他解決不了,我也會想辦法的。”

他不希望,老趙充滿希望,然後再失望。

“嗯嗯,我知道。”

趙老魔點點頭,依舊難掩激動。

“行了,你們繼續吧,我走了。”

蕭晨說完,走了。

“哎,你們說,老神仙去日月神宗乾嘛了?”

蕭晨一走,白夜他們就沸騰了。

“不知道啊,不會把日月神宗給滅了吧?”

“很有可能。”

“不是,這老神仙誰啊,這麼厲害?三宗說滅就滅?”

小緊妹子好奇道。

“那必須的,老神仙打個噴嚏,日月神宗就得跪下。”

小刀說道。

“誇張了吧?”

杜虹雨神色古怪,雖然她不知道日月神宗有多強,但就憑龍主都得認真對待,那肯定不一般。

“不誇張,憑我對老神仙的瞭解,日月神宗肯定完了”

趙老魔緩緩道。

“不過,老神仙很仁慈,要是日月神宗跪下求饒的話,他可能也不會把他們滅了,但必定是要付出大代價的。”

“日月神宗是聖天教的分支,晨哥說老神仙要對付聖天教,全滅的可能性更大。”

白夜道。

“誰知道呢,等老神仙回來,就知道發生什麼了。”

趙老魔說著說著,又激動了。

他覺得,老算命的回來,他的大道傷,大概率能解決。

那可是無所不能的老神仙,要是連老神仙都不行,那他可能真就要廢了。

“雖然三弟也很牛逼,但跟老神仙比,還是差一截埃”

趙老魔心裡嘀咕,拍了拍桌子。

“來來來,都安靜一下,我們繼續上課。”

“魔哥”

白夜看著趙老魔,想說什麼。

“咳,小白同學,在課堂上,就彆喊‘魔哥’了。”

趙老魔乾咳一聲,說道。

“啊?那那喊什麼?”

白夜愣了一下。

“趙老師,我有個問題,想要請教。”

楚楚道。

“嗬嗬,楚楚同學,你有什麼問題,儘管說。”

趙老魔笑得滿臉褶子,看看這丫頭,多聰明,多會來事兒埃

“”

白夜等人看看楚楚,再看看趙老魔,神色古怪無比。

不能喊‘魔哥’,那是得喊‘趙老師’?

老趙當老師,當上癮來了?

“雖然不打日月神宗了,但我覺得我們這課啊,有必要繼續上下去,你們覺得呢?”

趙老魔給楚楚說完後,環視一圈。

“是的,趙老師。”

白夜等人都點頭。

“哈哈哈。”

趙老魔大笑,心裡得到極大的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