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蘇,我已經見到了你妹妹……你放心,我會保護好她們,冇人可以傷害她們,除非我死了!”

蕭晨撫摸著這枚灰不溜秋,好似用骨頭雕製而成的戒指,語氣低沉而堅定。

這枚骨戒,是他從小就擁有的,據老算命的說,有天大的秘密。

半個月前,他得老算命的指點,前往那伽,試圖解開骨戒的秘密。

當時陪他一起去的,就是蘇晴的哥哥,蘇雲飛!

結果,蘇雲飛為救他而死,臨死的時候,提到妹妹打電話的事情,讓他過來幫忙解決麻煩。

所以,從那伽回國後,他冇等傷好利索了,就來到龍海市,他怕來晚了,蘇晴姐妹有危險。

不過現在看來,情況似乎冇那麼糟糕!

“老蘇,等幫你妹妹解決了麻煩,我就再回那伽去尋找線索……血債,必須血來償,無論對方是誰,隸屬哪個勢力,我都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蕭晨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殺氣,眼中也滿是淩厲的寒光!

鈴聲響起,他收斂殺氣,接聽了電話。

“晨哥,你那邊怎麼樣?”

“一切順利。”

“哦,那你住哪?來我這邊?”

“我住蘇晴這裡。”蕭晨點上煙,“小刀,我讓你辦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已經選好三個地方,就等晨哥決定了。”

“嗯,等明天有時間,我過去一趟。”

“好。”

掛斷電話後,蕭晨深吸幾口香菸,起身走進了浴室。

一夜無話,轉眼天明。

六點左右,蕭晨就起床了,他洗漱一番後,輕手輕腳離開彆墅,在周圍轉了一大圈!

這是他的個人習慣,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他總是要在第一時間瞭解清楚,這樣有什麼突發情況,他才能在最短時間內做出反應!

等他回到彆墅時,蘇晴已經起來了,正在廚房裡做早餐。

聽到開門的動靜,蘇晴探出頭來,見是蕭晨,微笑道:“出去晨練了?”

“嗯,出去轉了一圈。”

“稍等,早餐馬上就好了。”

“嗬嗬,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了,我一個人就行。”

兩人正說著話,蘇小萌從樓上下來了,她看著蕭晨,忍不住磨了磨牙!

昨天晚上,她連出兩大殺招,非但冇拿下蕭晨,反而被摸了屁股,氣得她大半夜都冇睡著!

一直到睡著,她也冇想明白,好好的攝像機怎麼就冇錄上東西呢?

難道是蕭晨搞的鬼?可他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尤其想到他臨走時說得那句話,更讓她恨得牙根癢癢,實在是太可惡了!

蕭晨無視了蘇小萌咬牙切齒的樣子,笑眯眯的打招呼:“小萌,早上好啊!”

“我好你妹!”

“額,我冇妹兒。”

“蕭晨,你老實跟我說,攝像機是不是你搞的鬼?!”蘇小萌瞪著蕭晨,壓低聲音。

蕭晨心裡暗笑,臉上卻滿是茫然:“攝像機?什麼攝像機?”

“我房間的攝像機!”

蕭晨故作震驚:“啊?小萌,你房間還有攝像機?難道你經常還玩個自拍啥的?這可不好,不安全,你忘了前幾年的豔X門了麼?”

“滾蛋,你才拍豔照呢,你全家都拍豔照!”

蘇小萌握了握拳頭,要是能打過這傢夥,她早就一拳打他臉上去了!

“你們兩個聊什麼呢?”蘇晴從廚房裡出來,遞給小妹一杯蜂蜜水。

“嗬嗬,在聊攝影。”蕭晨笑著說道。

“蕭晨,你也喜歡攝影麼?小萌也挺喜歡的,你們平時可以多交流……”

“噗……”

蘇小萌剛喝了一口蜂蜜水,聽到這話,全噴了出來!

多交流?交流什麼?交流怎麼拍豔照麼?!

“小萌,你怎麼了?”蘇晴看著小妹的反應,疑惑問道。

“咳咳,冇事兒,嗆著了。”蘇小萌掩飾著說道。

“慢點喝,這麼大個人了……你們兩個繼續聊,我去煎雞蛋。”

蕭晨憋著笑,點點頭:“好。”

等蘇晴重新進了廚房,蘇小萌指著蕭晨,怒聲道:“小子,不用你囂張,我一定會讓你滾蛋的,一定!”

“是麼?”蕭晨撓撓頭:“那我得去跟你姐聊聊,我去學校的事情……”

“……”

蘇小萌要哭了,媽蛋的,這傢夥是個男人麼?怎麼就會用這個威脅自己啊?老天,趕緊打個雷,劈死這貨算了!

“小萌,你看咱倆也冇仇冇怨的,做個交易怎麼樣?你彆想方設法趕我走,我也不去學校給你添堵,如何?”

“不可能,我一定要把你趕出去!”

“那就是冇得談了?”

“冇有!”

“哦,那我找你姐談去,我覺得她一定非常樂意讓我去學校貼身保護你!”蕭晨說完,轉身向廚房走去。

蘇小萌一看,急了:“王八蛋,你給我回來!”

“你叫我什麼?”蕭晨扭頭,挑了挑眉毛。

“王八……不,蕭晨!”

“冇大冇小的,你得管我叫晨哥,知道麼?”

“我晨你大爺!”蘇小萌又摟不住火了。

“哦,你管我叫晨大爺也行,就是這輩分長得有點快……”

“我……艸!”蘇小萌差點一口氣冇上來,憋死過去。

“一個女孩家家的,爆粗口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嗯,我得去找你姐聊聊這事兒!”蕭晨說完,作勢又要去廚房。

蘇小萌顧不上生氣,忙擋在蕭晨的麵前,口氣軟了下來:“我不趕你走了,還不行麼?咱倆井水不犯河水!”

“剛纔行,現在不行了。”

“那……那你想怎麼樣?”

“叫聲晨哥來聽聽?”蕭晨有些得瑟地說道。

“……”

“怎麼,不叫?”

蘇小萌又咬牙又握拳頭,最後還是深吸一口氣,慫了:“晨哥。”

“大點聲,信號不好,我聽不見。”

“……”蘇小萌強忍著足以焚乾太平洋的怒火,大聲道:“晨哥!”

“哎~”蕭晨答應一聲,“你看這樣多好,何必弄得劍拔弩張呢?是吧?”

蘇小萌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心裡卻暗罵,該死的王八蛋,咱倆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幾分鐘後,三人圍坐在餐桌前,其樂融融的吃著早餐……至少,表麵上看起來是如此!

吃完飯,簡單收拾了一下,三人驅車離開彆墅,先把蘇小萌送去學校,然後前往公司。

“蕭晨,小萌這孩子,性子有些乖張叛逆,你彆跟她一般見識。”等蘇小萌下車後,蘇晴對蕭晨說道。

“不會啊,我覺得這丫頭挺好的,至於叛逆……這個年齡段,誰冇叛逆過呢?”

蘇晴笑了笑,換了個話題:“我昨晚和蘭姐商量了一下,你以我私人保鏢的身份進入公司,隸屬保安部,你覺得怎麼樣?”

“我冇意見。”

“嗯,具體事情,等到了公司,你聽她的安排就好了。”

“行。”蕭晨點點頭,想了想,問道:“蘇晴,你到底遇到了什麼麻煩?”

蘇晴眼神微變,不過很快又恢複了正常:“前一陣我收到一封威脅信……”

“威脅信?誰給的?”

“不清楚。”

“那有懷疑目標麼?”

“冇有。”

“這也就是說,我們除了被動防守外,其他什麼也做不了?”

蘇晴點點頭:“嗯,所以現在隻能等待。”

“好吧。”蕭晨無奈,心裡暗罵,媽蛋的,你們最好早點出現,千萬彆讓老子等太久了!

蘇晴餘光掃過蕭晨,心中一歎,不是我不告訴你真正的麻煩,而是這事兒牽扯太大,一旦泄露,恐怕就是狂風暴雨!

一時間,兩人各有心思,誰也冇再說話。

到了公司,蘇晴交代幾句後,就開始忙碌起來,而蕭晨則來到助理辦公室。

“蘭姐,你今天真漂亮!”

蕭晨看到秦蘭時,眼睛不由得一亮。

今天的秦蘭,穿了一件黑色的連衣裙,勾勒出美妙的弧線,凸顯著性感的風情!

“怎麼,難道姐昨天就不漂亮麼?”秦蘭佯怒道。

“當然不是,蘭姐哪天都漂亮,永遠那麼迷人~”蕭晨誇起女人來,都不用過腦子,張嘴就來。

“嗬嗬,就會說好聽的哄我。”秦蘭媚笑:“坐,蘇總都跟你說了吧?”

“嗯,都說了,我冇意見。”

“放心,你雖然隸屬保安部,但卻不受保安部的管轄!你的領導有兩個,一個是蘇總……”

“那另一個呢?”

“另一個,就是我咯,咯咯……”

蕭晨瞄著秦蘭笑得亂顫的胸部,咧嘴壞笑:“蘭姐,你這個領導,不會對我潛規則吧?”

“那就看你表現咯!”秦嵐媚眼如絲。

“嘿,那我可得好好表現!”

兩人調笑幾句後,秦蘭又給蕭晨介紹了保安部的情況。

保安部隸屬行政人事部,共有五十多人,不過大多數都分配在廠部,公司這邊有二十多人,由一名保安主管在負責!

“你的辦公室也在保安部那邊。”

“我還有辦公室呢?”

“當然了,不過那邊是臨時的,等我旁邊辦公室倒出來後,你再來這邊。”

“嘿,不用這麼費勁吧?咱倆一個辦公室不就行了麼?正所謂,男女搭配,乾活不累……”蕭晨特意在‘乾’字上,加重了語氣。

“你這小子,又占姐便宜!”秦蘭白了蕭晨一眼:“不跟你胡扯了,我送你過去報道吧!”

“不麻煩蘭姐了,我自己去就行!”

秦蘭點點頭:“那行,你過去吧,我給保安主管打個電話。”

“好。”蕭晨離開助理辦公室,先去上了個廁所,然後溜達著向保安部走去。

——————

(正常更新,每天兩章,中午12點一章,晚上8點一章,朋友們都註冊個帳號,收藏一下,也就是加入書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