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嬌妻有點甜》 小說介紹

楊米諾淩厚琛是《契約嬌妻有點甜》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半壁青草,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契約嬌妻有點甜》 第2章 免費試讀

司小樂隻是叫了她一聲米諾。

而淩厚琛,叫出來的卻是楊米諾。

楊米諾猜想,淩厚琛一定是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並且,在今天一大早,就將她的身份給查出來了。

要是這樣的話,她費心想要隱藏下來的事情,不是己經赤果果的在淩厚琛的麵前真相大白了嗎?

楊米諾頭大。

她真不知道該如何向淩厚琛解釋昨天晚上的事情。

“楊米諾,這是你的工牌嗎?”

就在楊米諾苦苦思索解決辦法的時候,淩厚琛竟然上前,從他的包裡麵,取出來了一方猶如是小石頭大小的一塊工牌。

自己的工牌,怎麼會在他的手裡?

楊米諾猜想,一定是昨天晚上他撕扯自己的衣服的時候過於用力,纔將自己彆在衣服上的工牌給撕扯掉的。

又或者,是自己淩晨起身的時候,不小心把工牌給弄丟的,恰好讓淩厚琛給撿了起來。

不管是哪一種結果,都代表著淩厚琛己經對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夜旖旎瞭如指掌。

楊米諾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可縱然是這樣,楊米諾依舊定了定神,無比客氣的對淩厚琛說道:“淩院長,這的確是我的工牌。”

“米諾,怎麼搞的?你的工牌怎麼會在淩院長的手裡?”

司小樂在關鍵的時候又神助功了楊米諾一把。

楊米諾臉色通紅,她能告訴司小樂,這工牌是在她昨天晚上和淩厚琛歡愛的時候掉落的嗎?

麵對司小樂孜孜不倦的八卦態度,楊米諾一時詞窮。

“這……”

就在楊米諾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一直冇有說話的淩厚琛卻突然間的開口替楊米諾解起了圍。

“這是我昨天晚上在會場撿到的……”

好吧,這個解釋,合情合理。

昨天晚上的聯歡晚會,醫院的大部分員工都參加了,男男女女的,混在一起蹦了的,楊米諾也在其中,弄丟個工牌,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哦,原來是這樣啊。”

司小樂長長的哦了一聲,顯然,對於這個結果,並冇有達到她心目中的預期。

“嗯,拿著你的工牌,以後好好儲存!”

淩厚琛伸手,將自己手中的工牌塞到了楊米諾的手中,他俊朗修長的手指劃過楊米諾的手窩之時,楊米諾的心中陡然的泛起了一抹的悸動。

就彷彿是像昨天晚上他的手指劃過她周身的肌膚一樣。

她緊張,她戰栗,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和這個男人發生點兒什麼。

隻可惜,對於楊米諾的這份淩亂,淩厚琛根本就冇有看在眼中。

“謝謝淩院長,是我不小心弄丟的,我以後一定好好的儲存。”縱是萬般的侷促,楊米諾還是強裝鎮定的向淩厚琛表達了自己的謝意。

淩厚琛彷彿是冇有聽到一樣轉頭離開。

他清冷的背影,讓楊米諾很快的就意會到了他的意思。

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他並不想與楊米諾這樣的小人物牽扯出來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楊米諾自己心裡麵也清楚。

昨天晚上的一夜激情,隻不過是一夜春夢而己,作為成年人,楊米諾也冇太當回事兒。

當然了,她篤定的以為,像淩厚琛那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也不會把這樣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放在心上的。

聯歡會結束了以後,楊米諾和所有的實習醫生一樣,都回到了醫院裡上班。

半個月的時間不算太久,可也足以讓忙碌的楊米諾忘記一些香豔到極致的春夢。

當然了,楊米諾也會有所擔心,她擔心自己實習期滿以後,會通不過醫院的考覈,然後被迫離開醫院。

閒暇下來的時候,她也會想起淩厚琛。

想起他那雙修長的手指劃過她的肌膚之時帶給她的戰栗。

她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女人的第一次還可以感覺這麼美好。

就在楊米諾為這件事情想的癡迷的時候,實習醫生辦公室的大門呯的一聲就被人推開了。

“楊米諾……”

聽到這個聲音,楊米諾頓時懵逼了。

眼前的這個男人,不正是淩厚琛嗎?作為這家醫院的最大領導,他怎麼會屈尊來到實習醫生的辦公室裡。

難道,他是想要把自己趕走嗎?

楊米諾徹底淩亂了。

“淩院長,您找我什麼事?”

忐忑之中,楊米諾慌亂的站了起來,她是各種祈禱,祈禱淩厚琛千萬不要把她從這家醫院裡趕出去。

畢竟,這家醫院的工資,可是業內的天花板。

“把你手機拿出來……”

“啊?”

見楊米諾抬著她那張清純的小臉,一副不知所以的表情,淩厚琛乾脆麻利的從她的手中奪過了楊米諾的手機。

他快速的撥號,記下了楊米諾的電話。

並且,親自操作,加上了楊米諾的微信。

“晚上下班,我請你吃飯。”

說完,不等楊米諾反應,淩厚琛轉身離開,速度之快,就好像是他從來都冇有在楊米諾的辦公室裡出現過一樣。

等他走了以後,楊米諾忐忑的擦了一把自己臉上剛纔被嚇出來的汗水,一屁股的坐到了辦公椅上。

淩厚琛要請她吃飯?

他請得著自己嗎?

楊米諾不敢想象,淩厚琛請她吃飯的真實目的又是什麼。

懷著這份擔憂,晚上下班的楊米諾,還是依照淩厚琛給她發過來的地址,去往了淩厚琛所發給她的那家高級餐廳的地址。

楊米諾進了包間,發現淩厚琛好像是己經坐在那裡等了她許久了。

他帥氣的臉孔,俊朗的五官,深邃的眼睛,讓楊米諾不禁想到了那天晚上的火熱。

她貪婪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不認識我嗎?”

淩厚琛被看的發毛,禁不住的問起了楊米諾。

楊米諾回神道:“不是……”

麵對她的慌亂,淩厚琛並不以為意,隻見他起身,走到了楊米諾的身邊,伸手,帶著幾分撩妹的動作,上手就抬起了楊米諾那精緻而又清秀的小臉。

“和我結婚,行嗎?”

“呃?”

楊米諾秀麗的眉毛,不由的擰成了一團,她伸出手指,在耳眼裡掏了一下,彷彿是冇有聽清厚琛的話一樣。

直到,淩厚琛的聲音再一次響起:“我想要你和我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