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全才天醫林羽 >   第280章 虧欠

-

"我的孩子!"

少婦驚呼一聲,起身便要去追搶孩子的黑衣男子,但是滕君另外幾個手下立馬把她、段豐年和保姆等人攔住了。

"哼!段豐年,我告訴你,我把你當段老你纔是段老,不把你當段老,你就是一個糟老頭子,彆給臉不要臉!"滕君冷哼道,"今天你跟我這個合同,是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否則你就等著給你孫子收屍吧!"

"滕君,你喪儘天良!"

段豐年一手捂著胸口。一手指著滕君,氣的麵色通紅。

滕君隻顧著跟段豐年爭吵了,卻絲毫未發覺林羽早已不見了人影。

黑衣男子抱著段豐年的孫子急匆匆的跑出來之後便迅速的鑽到了其中一輛黑色賓利車裡,把孩子往後座上一扔,自己鑽到駕駛座上,立馬發動起了車子,慌忙倒車打方向,迫切的想要離開這裡。

"慢點慢點,彆急,彆颳了車,方向盤往左回回!"

這時他旁邊突然響起一個聲音,他急忙按聲音的提醒把方向盤打回來,這纔沒撞到樹上,他不由長出了口氣,接著他麵色猛然一變,不對啊!旁邊怎麼會有人?!

他連忙扭頭一看,發現林羽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了副駕駛座上!

"你……你怎麼上來的?!"黑衣男驚聲道。

"方向盤歪了,會不會開車啊?"林羽皺著眉頭一把幫他把方向盤打正。"不會開車就滾下去!"

話音一落,林羽左手一伸,猛地按著他的頭砸到了一側的車玻璃上。

"砰"的一聲悶響,黑衣男還未來得及發出一絲動靜便昏了過去,車玻璃僅僅佈滿了一些蛛網紋路,並冇有碎裂。

"嘖嘖。不愧是好車啊。"

林羽不禁感慨一聲,接著拽開車門,一把把黑衣男推了下去,因為車子開得很慢,所以黑衣男掉下去滾了兩滾就停住了。

"啊!啊!"段老的孫子看這一幕伸著手衝林羽大叫了兩聲,興奮不已。

"乖,坐好了。"林羽衝他笑了笑,立馬挪到了駕駛室上,打了個圈兒返了回去。

"簽不簽你自己看著辦吧!"

此時滕君站在院子裡,把合同和筆往地上一扔,冷聲衝段豐年道:"反正你孫子的命就係在你手上了,你不簽就永遠彆想見到他!"

"來,去找你媽媽吧。"

誰知他話音剛落,林羽已經抱著孩子回來了。

我靠!

他胸口立馬一悶,感覺氣血翻湧,這他媽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自己每次話剛說完立馬就被打臉!

"兒子,我的兒子!"

少婦一見兒子立馬不顧一切的跑了過去。

"小兔崽子,你就算把孩子搶回來也冇用。老子不發話,你們今天誰也出不了這個門!"滕君冷哼一聲,他剩下的幾個保鏢立馬將林羽等人圍在了裡麵。

"大姐,把孩子抱屋裡去,阿姨,您和段老也先進屋,我跟滕總好好談談。"林羽衝少婦和段老幾人說了一句。

"何總……"段豐年擔憂道。

"冇事,你們進屋吧,就是談談。"林羽笑著擺擺手,他們這才進了屋。

"小子,不用談,我們冇什麼可……"

滕君話剛說了一半便說不下去了,因為林羽突然間已經出現在了他麵前,鐵鉗一般的手緊緊的箍在了他的脖子上,他隻感覺自己氣都喘不上來了,整張臉憋得通紅。

他趕緊伸出手去撕拽林羽的胳膊,但林羽的胳膊宛如鋼鑄鐵塑的一般,堅硬無比,紋絲不動。

他幾個手下見勢立馬圍了上來,林羽冷冷道:"都給我站那,誰敢動一步,我立馬掐死他!"

說著林羽手上的力道再次加了加,滕君立馬張大了嘴巴,脖子更紅,急忙衝自己的幾個手下襬了擺手。

"今天我饒你狗命,以後你要是再敢騷擾段老一家,我可就冇有這麼客氣了,聽到了冇有?!"林羽雙眼瞪著滕君,殺氣十足道。

滕君憋的都翻白眼了,話也說不出來了。隻能用力的拍拍林羽的手,意思是知錯了。

林羽這才鬆手,滕君立馬"喔"的一聲吸了一大口氣,隨後用力咳嗽了兩聲,立馬叫著自己的手下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同時嘴裡還不忘大喊道:"何家榮。你等著,老子跟你冇完!"

他看出來了,憑林羽的身手,他這些手下都不是對手,所以他隻能走為上計。

林羽也懶得跟他計較,雖然滕君是京城的珠寶界大鱷,但是在他眼裡,也不過是小人物一個,折騰不出什麼風浪。

"媽的,便宜這老小子了,褲襠都冇鑽!"沈玉軒恨恨的罵了一聲。

滕君走後,林羽便給段老的孫子紮了幾針,囑咐孩子媽媽每隔三天就去醫館找他紮一次針,搭配著吃一些中藥,應該很快就能見療效。

施完針後,林羽便跟段豐年簽訂了合同。

段豐年有些討好的說道:"何總,現在我也算你的員工了,作為福利。能不能隔三差五送我幾瓶藥酒?讓我老頭子解解饞?!"

"哈哈,冇問題!"林羽笑道,"我把藥方給您老都可以。"

"那可不行!"段豐年搖搖頭,鄭重道,"你這個藥方要是經過完善後進行量產,銷量肯定不可估量。我老頭子可冇那麼厚臉皮。"

被段豐年這麼一提醒,林羽不由一怔,彆說,這還真是個商機,他還真冇想過。

不過這個等以後再說吧,畢竟現在剛開了一個藥廠,生產什麼藥他還冇想好呢,光這一點就夠他忙的。

因為江顏這兩天去了郊區的一家醫院參加研討會,所以這兩天一直冇回來,就林羽和葉清眉在家。

晚飯的任務也落到了葉清眉身上,她做的菜以辣為主,帶有典型的名都特色。

"怎麼樣,吃的習慣嗎?"葉清眉坐下後,小心翼翼的衝林羽問道。

為了照顧林羽的口味,她特地少放了一些乾辣椒。

"吃的慣,尤其是這道辣子雞,很地道。"林羽笑著說道。

葉清眉輕輕一笑,眉宇間閃過一絲哀傷,輕聲道:"小羽也最喜歡吃我做的辣子雞了。"

林羽夾菜的手微微一顫,努力控製住自己的心情,不讓自己表現的太過反常。

其實他一開始最想將自己所經曆過的一切告知的人就是葉清眉,他相信,葉清眉是最能接受這件事的人,可是,當初他與江顏隻有夫妻之名,而如今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他自然要對江顏負責,所以他現在再告訴葉清眉自己的真實身份,隻會徒增她的煩惱。

自己所愛的人,成為了彆人的老公。任誰也難以接受吧?

林羽知道自己虧欠她的,一輩子都虧欠。

"學姐,你不是一直嚷嚷著要去買衣服嗎,我陪你去吧。"林羽突然想起來了什麼,說道。

"你哪有時間啊?"葉清眉很懂事的搖搖頭,"現在醫館就你一個醫生。"

"我看天氣預報了。明天下雨,一到下雨醫館裡的病人很少的,就當我自己給自己放天假了。"林羽笑道。

葉清眉見他這麼說,眨了眨長長的睫毛,點點頭,"那好吧。"

第二天一早果真下起了小雨,林羽便帶著葉清眉去了京城一家十分有名的高檔商場。

葉清眉看到琳琅滿目的大牌,不由輕輕拽了林羽一下,皺眉道:"你怎麼帶我來這裡了?我隻是買一些平常穿的衣服而已。"

"平常穿的衣服在這裡買也行嘛,沒關係,隨便選,隨便挑!"林羽笑著拍了拍胸脯。"老闆給你買單!"

"我不要,太貴了。"葉清眉輕輕搖了搖頭,自小跟母親吃了很多苦,她知道生活的艱難,所以一向勤儉持家,買衣服和首飾。也都是找實惠劃算的地方買。

林羽看著葉清眉這樣,心疼不已,輕聲道:"學姐,就當給我一個照顧你的機會了,好不好?"

葉清眉微微一怔,咬了咬嘴唇。這才輕輕的點了點頭。

"何家榮"說話的語氣和神態,實在是像極了林羽,所以她權當林羽陪著她了吧。

走到一家專賣長款禮服的大牌店裡之後,銷售員立馬熱情的迎了上來,並冇有因為林羽和葉清眉身上的一身雜牌子衣服而生出任何的歧視之意,熱情的誇讚葉清眉道:"美女。您真漂亮,氣質也十分的出眾,我們店裡的衣服跟您的氣質和身材都很搭,您可以逛逛看看,喜歡哪件我幫您拿。"

葉清眉看著一眾修剪得體、用料優質、時尚大氣的長裙也是心動不已。

這就是女人的天性,任何一個女人對漂亮的衣服幾乎都冇有抵抗力。

"學姐這件很不錯。跟你的氣質很搭。"林羽看到店裡麵最顯眼位置掛著的一件橘白色晚禮服,頓時有些興奮。

"先生真是好眼光,這是我們店裡的鎮店之寶,也是我們店裡最昂貴的晚禮服了,隻剩這最後一件了,我也覺得跟美女很搭。而且尺寸也剛好合適,要不我拿下來您試一下?"店員笑盈盈的朝葉清眉問道。

葉清眉看到這件晚禮服也是心動不已,但是注意到吊牌上的六位數高昂的價格,她立馬擺擺手,"不用了,謝謝。"

"試試嘛,試試再說。"林羽強行把她推進了試衣間。

"先生,您對您女朋友真好。"店員恭維了林羽一句,趕緊取下衣服進了試衣間。

等葉清眉換好長裙出來之後,林羽立馬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驚為天人!

這是他最直觀的感受,隻見一身緊緻的長裙裹在葉清眉身上,將她修長且凹凸有致的線條勾勒的格外惹火,而且最主要的是,葉清眉的雪白肌膚與這個裙子的顏色簡直是再適合不過!給人感覺仙氣撩人!

"怎麼樣,好看嗎?"葉清眉輕輕地轉了轉身,露出白皙的香脊玉背。

"好看,好看。"林羽有些看呆了,愣愣的點了點頭。

"給我脫下來!"

這時一聲冷冷的清喝傳來,隻見一個身著黑色打底褲和褐色長筒靴的女子快步走了過來,衝葉清眉冷冷道:"你聾嗎?我讓你把衣服脫下來,彆把我的衣服弄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