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全才天醫林羽 >   第959章 霸氣

-

先生,陳爺爺您可是瞭解的,他性子耿直樸實,絕不是那種阿諛奉承的小人!”

厲振生有些焦急的說道,“他說的話一定是真的,難道您真要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小女孩……”

他話未說完,一旁的林羽身子突然已經閃電般的掠了下去,一把扶住了近乎要跪到地上的陳老頭。

陳老頭微微一怔,隨後麵色大喜,顫聲道,“何先生,您答應救治我重孫女了?!”

林羽衝他鄭重的點了點頭。

陳老頭霎時間老淚縱橫,仍要作勢往地上跪,哽咽道,“先生救我重孫女性命,便是我陳家恩人,當受我這一跪!”

“陳爺爺,您這是折我的壽啊,您要真跪了,我今天可就不治了!”

林羽衝陳老頭笑道。

陳老頭聞言這才趕緊站直了身子,一個勁兒的點頭衝林羽道著謝。

小女孩的父母聽到林羽這話頓時也麵色大喜,抱著孩子作勢要往醫館裡走。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這時光頭等人突然挺身攔住了他們,怒聲喝道,“不行,你們不能讓他幫你們女兒醫治!”

“你們管的著嗎?!”

女孩父親見狀麵色一變,憤怒的衝光頭等人喊道。

“當然管的著,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們將這孩子往火坑裡扔!”

光頭裝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說道,“你們把孩子交給這個庸醫,就是要害死這個孩子,你們都要殺人了,我們難道還不管嗎?!”

“就是,你們這對父母心腸怎麼如此歹毒,竟然想害死自己的孩子!”

光頭男身旁的人也立馬跟著指責起了這對父母,齊齊的將路堵住,不讓這對父母往醫館裡走,甚至還有人惡意推搡起了他們,將他們往大馬路上推。

“你們這麼做纔是想要害死我的孩子!”

這對父母帶著哭腔聲嘶力竭的說道,看到懷中奄奄一息的女兒,女孩母親再也隱忍不住,對著光頭等人抓撓了起來,想要逼迫他們推開,但是光頭等人人多勢眾,她抓撓了這幾下根本冇有絲毫的作用,而且反倒給了光頭等人還手的藉口,好多隻手朝著女孩父親和女孩母親扇打了過去,甚至還有人無恥的趁機在女孩母親的身上抓捏了幾把。

厲振生和步承他們看的咬牙切齒,恨不得立馬衝上去揍死這幫混蛋,但是林羽冇發話,他們也不敢貿然出手。

“畜生,一群畜生!”

陳老頭看到這一幕頓時氣極不已,快走兩步,揚起柺杖狠狠的一柺杖砸到了光頭男的頭上。

“哎呦,臥槽!”

光頭男頓時疼的大叫了一聲,雙手緊緊的抱住了自己的腦袋,回身一看,見是陳老頭打自己,頓時麵色一獰,怒聲罵道,“老不死的,找死!”

說著他一個箭步跨過來,一巴掌扇向了陳老頭的臉上,但是就在他的手快要砸到陳老頭頭上的刹那,一隻有力的手突然淩空伸了過來,結結實實的抓到了他的手腕上。

光頭男被這一抓嚇得身子打了個激靈,猛地轉頭一看,發現抓著他的人正是林羽,他麵色一變,怒喝一聲,大聲罵道:“兔崽子,放開我!”

說著他用力的掙紮了起來,但是任他怎麼掙紮,也無法將手臂掙脫出去。

“都給我聽著!”

林羽冇有理會光頭男,眼神淩厲的掃視著前麵的人群,冷聲喝道,“誰要是再敢攔著他們,這……就是下場!”

他說話時暗暗加了內息,聲音懾人,聽到他這話,眾人身子微微一顫,立馬齊齊轉頭望了過來。

林羽此時抓著光頭的手一鬆,手腕一抖,回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到了光頭的臉上。

“啪!”

一聲響亮的脆響,光頭隻感覺自己臉上彷彿捱了一擺錘,身子陀螺般一轉,噗通一頭栽到了地上,頭重腳輕的撲到了地上,錚亮的光頭上頓時磕出了一個大包和一個血口子,而嘴裡也順勢“噗嗤”吐出幾顆森百的牙齒,摻著血水,看的人頭皮發麻。

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安靜了下來,臉色泛白,額頭上冷汗涔涔,看向林羽的眼神都帶著驚恐,這也太嚇人了吧,一巴掌就把人呼成這樣了?綠巨人估計都做不到吧?!

光頭隻感覺頭暈眼花,指著林羽罵道,“**的,小逼宅渣咕嚕嗚……”

起初他的話還說的十分利落,但是隨著他的左臉宛如氣球般鼓脹了起來之後,他的話也立馬變得含糊不清了起來。

眾人聞聲忍不住“哈哈”一聲大笑了起來。

那對夫婦趁機趕緊抱著孩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此時周圍的人再也冇有一人敢攔他們,不過倒是有人叫嚷著要報警。

林羽倒也冇有理會,趕緊叫著那對夫婦抱著孩子進了醫館。

到了醫館裡的內間之後,林羽讓他們把孩子放到了床上,接著伸手在孩子手腕上試了試,隨後麵色微微一變,沉聲問道,“診所的醫生給她注射的是含有丹蔘的中藥注射液吧?!”

“這個……我,我們也不清楚……”

孩子母親有些吞吞吐吐的說道,跟自己的老公對視了一眼。

林羽眉頭緊蹙,歎了口氣,說道,“什麼都不知道就敢讓醫生給孩子打針,你們心可真大!”

不過這也已經是醫療界的常態,就是因為這些病人冇什麼醫學常識,而且對醫生盲目信任,所以很多冇有醫德的醫生就會趁機宰上一筆!

說話間林羽已經將自己那套龍鳳銀針拿了出來,看著這套許久未曾見麵的銀針,林羽內心一時間有些感念萬千,不知道這次用過之後,下次再用它們,會是何時。

他輕輕歎了口氣,接著立馬拿著銀針轉過身去,吩咐小女孩父親和厲振生等人都出去,讓小女孩的母親將孩子的上衣脫掉,接著替這個小女孩鍼灸了起來,所用的正是太乙神針中的燒山火。

隻見林羽手腕反轉,宛如蝴蝶紛飛,紮、挑、撚、搓、彈,動作一氣嗬成,宛如行雲流水一般。

他鍼灸到一般之後,這個小女孩原本喘息急促且費力的狀況頓時緩和了下來,而且身上的紅暈也陡然間散去,就連那些紅疹子也消散了許多。

女孩的母親看到這一幕激動不已,眼眶中再次噙滿了淚水,但是又不敢出聲,怕打擾林羽,緊緊的捂著嘴。

“放心,再過十分鐘,她就醒過來了!”

林羽輕聲安慰了女孩母親一聲,手上的銀針冇有絲毫的停歇。

就在這時,門外的大廳中突然傳來了一陣騷動。

“你們乾嘛的?!”

外麵的厲振生怒聲嗬斥了一句。

“群眾舉報你們這裡有人非法行醫,我們是來抓人的!”

一個聲音冷冷的說道。

“長官,何醫生冇有非法行醫啊,他是在救人啊,他在救我女兒啊!”

女孩的父親急聲說道,陳老頭也跟著連連附和。

“這個好說,證件拿出來看看!”

方纔那個冰冷的聲音繼續說道。

“不用拿了,他們拿不出來的,證件已經被我給吊銷了!”

這時一個厚重低沉的聲音傳來,接著就聽先前那幾個人立馬恭敬的跟這人打了個招呼。

石坤浩?!

林羽聽到這個聲音微微蹙了蹙眉頭。

“何家榮在裡麵是吧,給我把門打開!”

石坤浩冷聲說道,接著邁步朝著內間這裡走了過來。

女孩的母親見狀頓時緊張了起來,一是因為涉及女兒的**,二是因為林羽給她女兒的治療還冇結束。

“先生?”

這時外麵的厲振生有些遲疑的衝林羽問了一聲,他們都知道石坤浩身份不一般,不敢貿然阻攔。

“厲大哥,你聽好,門口兩米內,不許有一個腳印,誰要是敢踏進來,給我打,往死裡打!”

林羽聲音淡淡的說道,彷彿在說一件無比尋常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