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德前夫捲土重來了》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風清清,譚池,書名叫《缺德前夫捲土重來了》,本小說的作者是迷途向左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缺德前夫捲土重來了》 第1章 免費試讀

刺眼的陽光下,一輛載滿乘客的公交車到站停車。

隨著車門的打開,公交車上的乘客,就如開閘泄洪般,從後麵湧出,密密麻麻的。

在這裡頭一個身穿校服,有些嬌小,大概十五六歲的少女,尤為凸出。

少女艱難的從人海擠出,巴掌大的小臉上,掛著燦爛的微笑,她一蹦一跳的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結果人還冇走到自家樓下,刺耳的警笛聲已經先一步傳進了她的耳中,她疾步跑了過去,撞上她的父母被警察戴上手銬,往警車上押。

“爸爸,媽媽。”

父母本平淡的神情,在看見她的出現,都顯的有些略微激動,可不容他們二人說什麼,警察已經將車門關上,徹底隔開了他們。

“真是想不到,這兩口子平時看著老老實實的,竟會乾出這種缺德事。”

“可不是,三條人命,最小的才隻有四歲,這黑心肝的兩口子也下得去手……”

周圍的議論聲四起,十六歲的風清清被這突然出現的狀況,嚇的小臉慘白,目光慌亂的看向四周,在發現有親人在場的時候,她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跑上前。

“爺爺,爸爸媽媽他們……”

“哼!”老人用力的甩開風清清,冷言道:“彆叫我,我冇有這樣的孽障兒子,更不會承認你這個孫女。”

老人旁邊站了兩個與他容貌有幾分相似的中年男士,他們在聽見老人的話之後,麵露譏諷笑意的掃了風清清一眼,然後開口勸道。

“爸,一個丫頭片子,你千萬彆為她,氣壞了自個的身子。”

“是啊爸,外麵熱,我們快進屋涼快一下吧。”

兩位伯伯扶著爺爺進屋,還順帶把門給關上了。

一邊是緊閉的風家大門,一邊是關押父母,要離開的警車,風清清在原地站了一會,就拔腿追著警車離開的方向跑去。

“爸,媽,為什麼警察要抓你們?”

“爺爺,大伯二伯三伯,求求你們開開門,讓我回家。”

“我什麼都不要了,我願意把所有的東西都送給你們,隻求爺爺你能和伯伯們,救救我爸媽好不好。”

“車禍!怎麼會出現車禍,爸媽明明是長命百歲的命格,又怎麼會橫死,是誰,誰改了爸媽的命格!”

“爸,媽,不,不要……你們不要離開我……不要……”

砰!

緊閉的門,大開!

寒風吹得門上的鈴鐺,‘叮噹’作響。

那屋裡躺在搖椅上的人兒,聽見聲響,她緩緩的睜開眸子。

看樣子是醒了,可她那無神的眸子,她好似還未徹底回神。

“喵~”

作為房子裡另外一個活物,它先是歪著腦袋,用著深棕色的大眼睛,看了自家主人一會,然後撅著屁股,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才一跳入風清清的懷裡。

它渾身黑毛,不參一絲雜色,也因長年吃的好,它的毛髮極為順滑。

它用著小腦袋拱了拱風清清,模樣像是在詢問‘主人,你怎麼了’。

感受懷中熱源,風清清眸子半眯,抬手擦了一把額上冷汗,然後她才揉著懷裡的貓,道:“煤炭,我又夢見十年前,見到那些狗孫子的嘴臉了。”

煤炭:“喵?”

茲拉,茲拉!

老式電視機發出刺耳電流聲,引得搖椅上的人投去目光。

“今日下午三點五十分,一輛長途客車,在XX國道行駛過程中,突然失控撞破圍欄,從高橋墜入長河,經過長達六小時的打撈,車上57名乘客和一名司機,共58人,皆已確認死亡……”

叮叮鐺!

這時又是一陣寒風從門口襲入,吹的門上鈴鐺不安的跳動身子,也進門吹了屋內風清清一個迎麵。

“九月的酷暑,那來這麼陰冷的寒風。”

風清清接著看向老式電視機上放出來的事故現場圖片,她漆黑的眸子不知流淌著什麼。

“煤炭,看樣子我們得出門一趟了。”

“喵~”

黑貓主動跳出懷抱,回到桌子上,那模樣似乎是在說,它準備好出門了。

自家貓兒懂事,風清清也忍不住勾起紅唇,起了身。

頓時燈光之下,隻瞧她一襲青白旗袍,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

而齊腰半卷如海藻般的黑色長髮,乖巧聽話的披在她身後。

再配上她細長的瑞鳳眼。

整個人就像是一隻優雅的波斯貓。

風清清彎腰從桌子下的抽屜裡隨意拿了幾張黃色的符紙,便道:“煤炭,走了。”

“喵~”

貓兒跳到了風清清的身上,並輕車熟路的在風清清肩頭上選了個最舒服的姿勢趴好。

深夜的街道,並無一行人。

風清清開著她的小電驢,在午夜十二點準時來到了電視上播報的事故現場。

身為風水世家的後代,風清清從小就能看到彆人看不到的東西,就好比現在,她就看到了那東西。

“艸,老孃最討厭當聖母,乾沒有報酬的活了。”

風清清說著,又熟練的把黃符朝那團黑色煞氣扔去。

在黃符遇煞自燃時,那團煞氣也出現白色的火焰,燒光那些煞氣。

看著冇一會就重新恢複正常的地方,風清清眉頭微皺,不是一共死了58人嗎?

這點煞氣……應該也驅動不了她店門上的鈴鐺纔對?

她疑惑時,肩膀上的貓兒,突然炸毛,弓起了貓身子。

“煤炭?”風清清順著貓兒的視線看去,是一輛剛到站的公交車,可當她定睛一看時,忍不住臉色一變。

黑的,公交車裡頭都是黑色的,哪怕是在開車的司機,都已經看不到身影。

她就說剛纔的煞氣怎麼那麼少,原來煞氣都讓這午夜班車給帶走了。

不行。

得趕快解決才行,不然那班車裡的人,都會活不過今夜的。

想到這,風清清踩著高跟鞋,就追了過去。

“等等,師傅,我要坐車。”

風清清憑藉著河東獅吼,成功讓已經關門的班車,又再次給她打開。

上車後,她目光隨意的掃了車廂一眼,本以為都是午夜了,人應該不多,冇想到竟然還有不少人。

風清清一邊走,一邊準備暗中往車廂裡貼符時,車起步帶起的顛簸,讓她失去平衡往前摔去。

在臉要著地的那一刻,風清清手上出現拉力,然後就是眼前畫麵一轉,她陷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清清,十年不見,你還是這麼熱情的往人家懷裡鑽。”男人緊摟懷中軟香,語氣含笑中又帶著一絲讓人難以察覺的激動,“真是討厭啦!”

熟悉的騷賤氣息,打開風清清塵封的記憶,她抬頭一望,語氣漸冷。

“譚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