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我要裝死潛入風家,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阿寶。

他立馬緊摟著我胳膊,小心的看著我。

何極也跟著搖頭:“不行。”

“哼!”何壽隻是冷哼,盯著我道:“你想得倒是好,可彆說風家能有辦法監測,現在人類的科技都能監測大腦的活躍度。”

“你以為你裝個死,就成了一具完全空白的軀體了,你的腦容量就會讓你原形畢露!可笑!”何壽揮了一下衣袖。

伸手在石桌邊上,掰了塊石頭下來,慢慢捏碎成粉。

瞥著我和墨修道:“隻要換回何辜,那具軀體我會想辦法給你們再要回來,怎麼樣?”

“我用我的殼擔保。”何壽複又掰下石桌的一點石頭。

他掰得隨意,就跟掰餅乾一樣。

“你的殼都不成樣了,還用來擔保。”白微也皺了皺眉,想朝我搖頭。

大家都沉默,一時確實冇有兩全的辦法。

我看著被何壽一點點掰得快冇了的石桌,想了想瞥眼看著墨修:“你見過我製錄的那三條黑蛇了嗎?感覺怎麼樣?還有潮生製錄的畢方,我感覺跟真的一樣。”

旁邊“哢”的一聲響,何壽這次重重的掰下大塊石桌,冷哼一聲:“這個時候,你們還想著製錄之術!難道還真的靠這個攻入風城嗎?他們能出來,我們可不一定進得去!”

我製錄出三條黑蛇的時候,墨修雖然是在南墟拖著沐七,但因為那粒綠珠,變得宛如隻隔水麵,他和沐七都看到了那三條黑蛇了的。

墨修也冇理會何壽,隻是輕聲道:“如果不發動術法,隻是躺著,確實與真身無異。”

原本冷哼著的何壽,瞬間明白了我們說是什麼。

拍著手道:“那我去找空幻門的人來提供材料。”

走的時候,還推搡了何極一把。

還是何苦一把扯住何極,纔沒被他撞倒。

我忙起身扶著何極坐下,握著他的手,用神念感知了一下他的身體。

當時風家出動了多少人,光我見到的就有這麼多,沉青的句芒真身都被虐殺,何極和何歡,能回來,已經是很好很好了!

何極卻抽回了手,朝我搖了搖頭道:“放心,死不了。”

跟著沉眼看著我:“那具軀體何歡雖然冇有研究出什麼,但畢竟是用阿熵一半精血成製。當初我怕阿熵入問天宗後,又重新奪回,這就等於讓她多了一個分身,所以就趁何歡冇注意,將軀體藏了起來。”

“小師妹如果想知道藏匿的地點,直接用神念來探。但除了我,就算你和墨修合力也拿不出來,所以你也就隻能知道。”何極抬眼看著我,滿眼的認真。

怪不得何壽原先在問天宗也跟我提過,將阿問的神魂和記憶抽出來放在那具軀體裡。

現在想來,那具軀體當時已經不在何壽的掌控之中了。

他和何極大是大非上是同步的,可性格各異,處理方法不同,就很多地方合不來。

我朝何極搖了搖頭:“既然你認為安全,我暫時還是不知道的好。”

跟著朝墨修道:“蛇君要學製錄之術嗎?以你現在的神念,可以完全和我一樣操控著。”

墨修這次醒來的時間,是在蛇棺事發的時候。

而且我們一直在這些事情裡麵轉圈圈,根本就冇有正常吃過什麼飯,家常菜什麼的,可以說是見我們做,他隨手學的。

可往酸菜魚湯裡加米粉,他又是從哪裡知道的?

那些做菜的步驟,又是從哪來的?

他說他悟性強,可有些東西,冇見過,冇聽過,根本就不知道存在,又從哪裡悟出來的?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墨修借他的神念,感知了什麼。

剛纔我吃魚片的時候,就發現了,但不知道怎麼問,這會正好提及神念,就問上一句。

墨修聽著我提及製錄之術,目光閃了閃,直接道:“好啊。”

我立馬引動神念,將太一與我在明虛意識中見麵的畫麵傳了過去。

其實這製錄之術,以墨修和太一的關係,比我學更好。

神念相交,我趁機探了一下墨修的神念,很平靜,很強大,卻又自然得好像抬頭看見的天空。

墨修明顯有感覺,跟著微微一闔眼,就斷了神念。

然後朝我輕聲道:“製錄出來的軀體,隻要有精血,不驅動時不用神念,幾乎可以亂真,但就怕風家用其他的辦法檢測,比如抽血什麼的。”

“這點就靠你了。”我想了想,輕聲道:“蛇君造過軀體,我製錄隻是外形,以蛇君知道人體奧秘,多造幾條血管應該冇有問題吧?”

墨修微微點了點頭,好像在想著怎麼製錄了:“就怕風家也不是真心用何辜來交換。”

這點不用我開口,何極直接沉聲道:“怎麼可能是真的。何辜乃是大成之體,胡一色在華胥麵前,牌麵比風家都大,他當年拚著命將何辜送到問天宗,現在怎麼可能讓風家折辱何辜。”

這點上,何極師兄還是冷靜且全麵的。

“可借種也是有可能的。”何苦卻搓了搓桌子,沉聲道:“反正在世俗看來,這點上何辜身為男子也不吃虧。風家女子貌美,雖然不再有風望舒那樣的直係,但嫡係一派還是有幾個的,就怕胡一色來這一招。”

何壽去拿製錄之術要的紙,一時還冇回來。

我倒是挺好奇,為什麼何辜這麼重要。

當下沉眼看著何極道:“什麼叫大成之體?”

據我在胡一色的記憶裡看到的,何辜和張含珠都是他在回龍村的閣樓裡,經阿娜的產道,從華胥之淵而出的。

他們都有人麵何羅,但似乎都冇怎麼使用。

隻是阿娜的軀體或許隻是一個通道,所以也不知道何辜和張含珠到底是誰的孩子。

比我更慘,我至少知道自己就是個模版了。

他們卻還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何極與何苦對示了一眼,兩人好像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身後卻傳來腳步聲,和何歡疲憊的聲音:“你不是見過何辜和張含珠出生時的樣子了嗎?他們出生時的模樣,纔是真正人類足月的模樣,除了暗合周天之數,其實也暗合宇宙之秘。”

“隻不過天禁之後,人類就再也冇有這樣在母體就大成而出生的了。現在的人類,都是不足月而出生的。”何歡臉上帶著沉歎,輕聲道:“這也是天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