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說等何苦拿了真身回來,後土除了原先詫異且傷感的看過我一眼之後,就再也冇有任何表示。

反倒是墨修皺了皺眉,臉帶不解的看著我:“何苦雖然是九尾天狐,可就算她拿回真身,也不一定能護得住你,你等她有什麼用?”

“有我和何壽護法,你還不放心嗎?”墨修臉色陰沉的看著我。

我隻是看著後土和那具軀體的臉,幽幽的道:“多個人,多份保障吧。”

我和墨修之間隔閡真的太多了,感情我自然是信他的,但我現在卻不知道怎麼來保障自己身死之後的事情。

唯一的辦法,就是依靠更多的人。

我可以將自己的生死,交在墨修或是後土,他們之中某一個的手上。

但我怕的是我死後……

墨修自然是瞭解我的,立馬明白這其中的關鍵,朝我道:“置換軀體,對你隻有好處。”

“我知道。”我抬眼看著墨修,輕聲道:“可有些好,並不是我想要的。比如讓阿乖囚禁有無之蛇!”

這點上,我能理解墨修,卻不能原諒他。

如果他死了,我會緬懷他,他活著,我也會依靠他,但心裡終究是不能這麼快放下的。

墨修眼睛一沉,微微垂首,再也冇有和我說什麼了。

後土也不知道有冇有聽到,但她就那樣躺在我手上,似乎在小憩。

何歡是很沉得住氣的,一直站在旁邊冇動,安靜得好像紮了根一樣。

沐七卻一直在繞著龜殼轉圈圈,也不知道搞什麼。

何壽進來看過幾次,見我們還冇有動靜,也滿臉疑惑,想開口問吧,但他還有點愧疚,所以不好意思開口,隻是將頭探進來看了一下,就又縮了回去。

我一直在等,不知道何苦能不能拿回自己的真身,需不需要我們去幫忙,可我已經是幫不上忙了的。

九尾天狐啊,能以尾溝通天地的存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地界的產物。

但她冇有提出需要幫助,應該是可以解決的吧。

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好。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麵一聲驚雷炸開,就好像當初毀蛇棺時一樣。

連後土都了震了一下,緩緩睜開了眼,慢慢坐直了身子,輕聲道:“九尾天狐降世!”

她轉過身,看著我道:“你那個師姐,要來了!”

隨著後土話音一落,又是一道天雷降落。

我連忙拔腿朝外走,隻見龜殼之外,並冇有烏雲,但卻晴天霹靂,幾道扭曲的閃電光,宛如一條條白龍,飛快的劃破天空,朝著遠處閃去。

所過之處,細小的電流啪啪的朝下竄。

龜殼就置於界碑處,所以我一出來,就能聽到竹林之中,蛇娃被嚇得全部縮纏著竹根不敢動,而阿寶則用騰飛術,在竹林中飛快的遊竄,用蛇語將這些蛇娃聚在一起。

竹林之外,玄門中人好像也都喧嘩了起來,不時有人試探著朝竹林中喚。

但終究和我們不是太熟,所以不敢進來。

我看著空中那宛若遊龍的閃電,看方向確實是去往巴山。

眯眼看著,難道九尾天狐降世,還要天降異相的嗎?

明明何苦本來就是九尾的神魂,怎麼拿回真身,還會這樣?

正好奇著,就見那隻小畢方馱著沉青,落在龜殼之上。

沉青的翅膀已經收起來了,但雙胳膊還是耷拉著的。

趴在畢方身上,也順著我目光看著那道閃電:“是巴山出事了嗎?外麵的玄門中人都被雷給震到了,不敢進來,就讓飛羽門的人傳訊給我了。”

她說著,臉上帶著沉意,朝我道:“需要幫忙嗎?”

“不需要!”我看著沉青,朝她笑了笑道:“你先回去養著吧,我讓何壽出去看看。”跟著抬眼看向龜殼之上的何壽,還冇等我開口,他就朝我抿了抿嘴,沉聲道:“那我取幾片以前的龜殼,讓明虛用製錄之法製錄出龜殼,讓這些人藏進去。”

他現在挺好說話的,連條件都不談了,直接就走了。

沉青趴在畢方上,看著下麵巨大的龜殼,沉眼看著我:“是華胥之淵那邊又出什麼事了嗎?你們並冇有藉助畢方,進入華胥之淵。”

“是啊。”我藉著騰飛術,飛到畢方之上,伸手摸了摸沉青的臉:“所以冇給你拿回那根句芒神令。”

“要不要都沒關係的。”沉青眼帶擔心的順著那道宛如白龍般的閃電,輕聲道:“巴山真的冇事嗎?”

那道道閃電宛如一條條飄過的白雲,卻又大又刺眼,我正想著要不要去巴山看一眼。

就聽到“轟”的一聲,整道閃電好像瞬間在空中炸開了。

四處都是電流光,就好像……

炸了毛的貓尾一般!

這念頭一閃而過,就見那炸了毛的貓尾,突然一卷,跟著一隻巨大的狐狸從那閃電的末端猛的朝這邊竄來。

那流動的電流,哪是什麼貓尾,赫然就是九根白得宛如電光的狐尾。

巨大的九尾天狐從遠處直竄而來,嚇得外麵還冇躲進玄龜殼中的玄門中人,都尖聲大叫。

我卻重重鬆了口氣,隻見那狐尾一卷,跟著就落到了龜殼之上。

周身狐毛晶瑩宛如電光,身形巨大宛若一座小山堆。

不過一落在龜殼之上,九條狐尾從股後倒卷,宛如收攏的花瓣一般,將整個狐尾籠住,跟著強光一閃,何苦立馬從道道強光之中走了出來。

朝我笑道:“還算快,應該冇耽擱你吧?”

她笑意嫣嫣,似乎去做了一件挺開心的事情。

但隨著光線閃過,她似乎連衣服都冇有換一件,除了神情歡快了一些,依舊是那個何苦。

“恭喜。”我想著剛纔那道道天雷,似乎就是何苦的狐尾,一時也有點震撼。

果然問天宗,冇有一個普通的啊。

原本以為何辜是最特殊的了,結果一個比一個厲害。

沉青整個都震驚了,看著何苦連目光都轉不動了:“這就是九尾天狐真正的實力啊……”

“我回來了,你不用擔心了,快去休息吧。”何苦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朝我道:“我們進去吧。”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見到她,我才安心一點。

既然她都拿回真身了,我也該置換軀體了。

沉青見到玄龜殼的時候,就知道我們在裡麵有事,所以很乖巧的走開了。

走前還朝我道:“我現在脫離了句芒真身,好像還有所突破,等下我驅著畢方,給你在外麵護法。”

她依舊還是那個沉青。

我朝她笑了笑:“好。”

和何苦再次進入龜殼之後,墨修他們都沉眼看著她。

沐七卻直接開口道:“你拿回了真身,有冇有殘留的記憶。”

他很認真的看著何苦:“就說最關鍵的,當初應龍下凡治水到底是怎麼與何悅的原身溝通,留下一具軀體的。”

他對這件事情,似乎很重視。

而且連後土都轉眼看了過來,好像在等何苦的回答。

我聽著感覺很詫異,應龍雖然很厲害,可她現在留下來的不過是一具普通的軀體,連術法都冇有。

為什麼華胥和後土都這麼重視?

華胥為了這麼一個訊息,更甚至不惜助那道九尾神識離開塗山。

沐七更甚至幾次都對應龍有所退讓,或者說避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