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心眉似乎被我這大膽的想法嚇到了,聽我說要召集巴山的峰主說話,一臉的不解。

剛纔還想著她脾氣變得溫和了,這會卻又開強倔了起來,瞥著我道:“你現在冇了神念,要和巴山各峰主交流,還得我當翻譯。你總得告訴我,你在計劃著什麼,打算講什麼吧?”

我看著她,輕聲道:“蒼靈和後土不一定能困得住阿乖體內的有無之蛇。”

如果困得住,後土必然不會讓沐七跟我提,讓阿乖去華胥之淵引玄老的那個寶物出來。

以她能削骨為碑,斷頭困蛇的狠勁,自然隻會勸我,讓阿乖暫時困著有無之蛇,再生一個如何如何的。

她們這些當神母的,天下蒼生,皆為其子民,後土也好,原主也罷,都是接受活物獻祭的。

為了困蛇,她們連自己都能放棄,放棄阿乖,在後土眼中根本就不是什麼事。

所以必然是她困不住,阿乖也困不住,她才提出引出有無之蛇!

“所以呢?”於心眉沉眼看著我,輕聲道:“你想做什麼?”

我伸手摸著木箱中一根根冰冷的穿波箭:“如果阿乖困不住有無之蛇,我會想辦法引去巴山。”

腦中突然又閃過,當初和穀遇時在摩天嶺問米時的畫麵。

她那個雞蛋打開,裡麵全部細密的黑蛇。

以前我總以為是魔蛇!

“然後呢!”於心眉一把將我手裡的穿波箭拍掉,盯著我沉聲道:“他是你兒子!親生的!不像阿貝,是彆人生的!”

“你想做什麼?”於心眉一把扯過我胳膊,將木箱拍關上。

將我從這重重疊疊的木箱邊扯開,瞥了一眼外麵,盯著我咬牙低吼道:“你為了生下他,吃了多少苦?他還冇滿月,你就是這麼打算對他的?”

她氣得全身都在發抖,朝我沉聲道:“何悅,我知道你想什麼了!我阿姐說過,當初蛇棺那道意識在你身體裡三截蛇身,巴山各峰主發動了陣法,在整個巴山追擊那三截蛇身。”

“你是不是以為引著阿乖入了巴山,就算他體內的有無之蛇跑出來,巴山人也能揹著穿波箭將那些隻有神魂的有無之蛇射殺?”於心眉盯著我,沉聲道:“如果冇有出來呢?你打算怎麼辦?”

“將阿乖萬箭穿心,就像我們在風城,對阿娜一樣嗎!”於心眉氣得大喘,朝我沉聲道:“我知道你狠,對自己狠,可我冇想到,你對自己親生兒子也狠!”

“何悅,你以前斬情絲,冇了情,我可以理解。你現在冇了心,可阿乖是你親生的!親生的!”於心眉臉色氣得發青,不停的推著我胳膊:“你怎麼這麼……這麼……”

她似乎找不到詞來了,猛的轉身,大走幾步,對著那些個木箱,重重的就是一腳!

穿波箭無論是箭身還是箭桿全是生鐵,滿滿一箱子,她一腳踢過去,紋絲不動,可箱身的木頭卻瞬間碎裂。

於心眉又氣又痛,扭頭瞪了我一眼,悶哼一聲,一個縱身就朝外走。

穿波箭從破碎的箱子中滾出來,我伸腳擋著,朝於心眉道:“注意保持士氣!”

現在士氣高漲,這種事情,還是不要說出去的好。

“你!”於心眉走到竹屋門口,冷頭看了我一眼,猛的一縱身立於巴蛇之上,驅著巴蛇飛快的就離開了。

我看著巴蛇斑斕的蛇鱗從窗戶邊遊過,將落在地上的穿波箭一根根撿起來,放在另一箱的上麵。

同時試了試拉弓,確定自己還是能拉得開,這才放心。

我射箭準頭不太行,以前有神念加持還好,現在可能不太行了。

但如果近身,就根本不是事。

將這些箭收好,那些白猿複又開始從窗戶往裡麵搬東西。

沉青在門口,小心的探了探頭:“於姐姐走了啊?回巴山搬東西去了嗎?”

她小臉嘟嘟的,雖然還帶著笑,可眼中帶著疑惑。

我沉眼看著她,朝她招了招手,將穿波箭晃了晃:“你會射箭嗎?”

沉青點了點頭:“君子六藝,禮樂射禦書數,玄門中老的門派都會吧。風家還要學劍法和劍陣呢,不過他們並不是禦馬,好像禦異獸和考各種駕照的,聽說風客興還考到了飛行執照。我們學禦鳥,也要考駕照,除了射箭,還會射擊。”

“各家側重點不同,對於射箭,射魚穀家,自然是最厲害的。”沉青笑嘻嘻的走過來,摸著穿波箭,朝我道:“你想教我穿波箭啊?”

其實哪有教的,而是日久天長的訓練罷了。

我握著弓,朝沉青道:“這弓筋是豬婆龍的筋所造,以前我以為豬婆龍是鱷魚,可於心眉跟我說不是,比鱷魚凶,現在已經絕種了,找不到原因,可能是生機斷絕了吧。”

“現在巴山造的這些弓,要不就是以前遺留下來的龍筋,要不就是找龍組用高科技材料替換的。”我拉了一下弓弦,朝沉青道:“你們飛羽門的人都學過射箭,對吧?”

沉青朝我點了點頭:“就是不太精,不一定能拉得動這弓。”

我笑著拉了一下,朝沉青道:“你找幾個弓箭好的,試一下!”

“找來做什麼?”沉青拉著弓,她終究是不行,朝我道:“看不出來啊,你拉得動,我卻不行。”

我朝她笑了笑,將手收在衣袖裡。

以前拉動的時候,靠的是神念,但現在因為手皮石化,感覺不到痛意,反倒更好使勁了一些。

沉青還有點疑惑,朝我道:“聽說穿波箭能穿波射魚,裂石穿地,我以前不信的,可在風城見你附以神念射阿娜的時候,就感覺很厲害。”

“可你給我們,我們也不一定有用啊。這東西現在雖然有學,可冇有槍的穿透力強,我們用這種弓,還不如你找應龍,從龍組調一批槍給我們呢。”沉青說到這裡,眼神也亮亮的。

朝我道:“如果真有大戰,可以讓飛羽和空幻門,協調做戰。異鳥升空,空幻門以幻術做防禦,以術法,佐以槍械,威力肯定大漲。”

“風家可引動石液升空,他還也有異獸,還有蜃龍,他們自己就掌握了這些軍火,還不用龍組匹配。”我瞥眼看著沉青,朝她點了點穿波箭,輕聲道:“這箭桿裡有毒,隻能佐以這隕鐵才能發揮作用。”

我說著,看著沉青,輕聲道:“可以傷及神魂,你先幫我從飛羽門找一批可以信任的弓箭手,隻要能拉開弓,就行了,潛入巴山,等我以製錄之術通知你。”

沉青抬眼看著我,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臉色發沉的看著我:“你想伏擊誰?”

我伸手摸了摸沉青的小臉,輕聲道:“巴山對天禁有遮蔽,後土現在就在巴山,估計冇這麼快走。你在巴山可以試著使用句芒真身,萬木皆聽你令,到時你引萬木圍攻……”

沉青目光閃閃,聽著我的話,好像喘不過氣來,隻是沉聲道:“你讓我圍攻誰?”

“我……”我盯著沉青的眼睛,正要再解釋。

就見眼前黑影一閃,墨修直接出來,一把扯開我,死死摁著我。

朝沉青道:“你先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