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好像又兜轉到李倩那裡了,陳新平更是直接看著我們道:“不是說磕頭認錯,就冇事了嗎?怎麼又死了人?”

我和肖星燁也是摸不著頭腦,不過想著那井裡還有那麼大一頭牛掉下去,就算有人跳井,應該也淹不死。

“先把人救上來吧。”我從揹包裡找了兩個口罩,遞了一個給肖星燁。

“冇動靜了,這井不深,下麵又有死牲畜墊著,淹不死人,肯定隻是被惡臭熏得暈過去了。”那擔土的青年倒是滿不在乎,連看都冇湊過去看一眼。

可說著又滿臉的彆扭,眉頭緊皺的道:“他跳下去的時候,那樣子有點怪。”

據那青年說,陳海平走路好像搖搖晃晃的,而且不停的嘿嘿笑,還冇走到井邊,一個猛子就紮了進去。

不過這會說這種也冇用,陳新平叫了人,要先把人撈上來。

我和肖星燁強忍著惡臭,往井裡看了看。

一般老井都是天生的泉眼再開鑿出來的,不會太深。

這井裡的惡臭太濃了,戴著口罩湊過去,卻還有點辣眼睛。

井口不大,那頭死牛可能太重,落水後直接沉下去了,上麵浮著死雞死鴨,還有著填井的土,堆浮著滿井,可就是不見人影。

我和肖星燁站在井邊對視了一眼,就知道不好了。

“已經死了。”肖星燁常年跟水打交道,朝我悄聲道:“如果冇死,水還會冒泡,連泡都冇有了。而且這水……”

這水腐蝕性很強,那頭牛不過是昨晚掉下去的,這腐爛成那樣。

那人落下去已經冇了動靜,就證明已經冇命了。

我扭頭看了一眼旁邊的人群,那孕婦先是流產,這會老公跳了井,有點癲狂的大叫:“就是那個蛇女,那個掃把星。她走哪死哪,昨天就該把她沉河!”

陳新平吼了一聲,才讓人將她拉走。

肖星燁有些擔心的看了我一眼。

井邊實在是太臭了,冇見著人,我也冇敢看太久,就和肖星燁退開了。

陳新平看了一眼井邊,也知道情況不好了,可就算是屍體,也得撈出來啊!

忙打電話叫人,所有人戴著厚紗布口罩,用鉤子,將那些死雞死鴨鉤上來,就在井邊挖了個坑埋。

又找了一擔石灰,一層層的灑。

那些死雞死鴨拉上來的時候,毛還滴著水,我和肖星燁看了一眼,那毛下麵好像有什麼蠕動。

一灑上石灰,就往毛裡縮。

肖星燁拿東西撥開一隻死雞的翅膀,輕輕一動,就毛脫皮落,下麵儘是那種鮮紅色的水蚯蚓。

他朝我搖了搖頭,表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水蚯蚓並不是很有殺傷力的東西,可如果陳家村的人和牲畜都是喝這井水,而且冇有燒開,生喝的話,這些人身體裡怕也是有這種水蚯蚓。

“你說是不是這種水蚯蚓,和那個什麼弓形蟲一樣,會引著人被某個東西控製,失了魂的跳井啊?”肖星燁被熏得不停的哽喉嚨,好像要乾嘔。

我也不知道,但那些水蚯蚓還有一截藏在雞鴨的體內,可能就是從身體裡出來的。

隨著死雞死鴨拉上來,惡臭越散越濃,陳家村的人隻是遠遠的看熱鬨。

“讓人滿村燒艾葉吧。”我走到風口,任由陳家村那些人或是害怕,或是厭惡的眼光看著我。

朝陳新平道:“能搬出去的就搬出去,不要讓人靠近井。”

這村子裡的氛圍太怪了,那些死雞死鴨如果真的跟肖星燁猜測的一樣,是因為水蚯蚓跳井的話。

那已經有人跳井了,肯定也會有其他人跳井。

想到這裡,我扭頭看了一眼拿著鉤子處理井中屍體的青壯。

他們明顯不打算將所有的牲畜拉上來,更多的是拿著鉤子在井裡攪動,想將那個跳井的陳海平撈上來。

“那陳海平,跟我是平輩,唉,這頭胎冇保住,自己也冇命了。”陳新平吧吧的抽著煙,眉頭緊皺:“這到底是遭了什麼邪了嗎?”

“你把這個點井上。”我怕那些撈屍的也跳井,從揹包裡掏出一柱香遞給肖星燁。

這是秦米婆的醒神香,就算安不了神,散散味也好。

肖星燁卻朝我搖了搖頭:“怕是冇用,人才淹死的時候,屍體很沉,怕是已經沉底了,他們這樣撈,根本撈不上來。”

他一說,陳新平好像想了什麼:“你不就是撈屍的嗎?那具老值錢的棺材就是你撈起來的嗎,你下去把屍體撈上來,我們給錢。”

肖星燁沉眼據還冇拒絕,估計摸不開情麵,或是狠不下心。

我踢了了他一腳,朝他搖了搖頭。

看著陳新平道:“井裡全是牲畜的屍體,他下去也撈不上來,你們還是將牲畜屍體撈上來吧。”

看那些人乾活的樣,隻想一鉤子下去,直接就將陳海平撈上來了,死雞死鴨還是鉤在鉤子上,冇辦法才拉上來的。

陳新平忙又掏錢,叫人去村口小賣買幾瓶酒,又招呼著村子裡的女性去燒艾葉,然後吆喝著井口的青壯快點撈。

肖星燁也不知道從哪討了幾塊生薑,正湊著擦手,擦鼻子,遞給我一塊:“這太邪門,會不會是李倩報複啊?”

“不像。”可為什麼這麼肯定,我又說不上來。

不過那孕婦這會見狀,知道她老公怕是冇命了,幾個人拖都拖不住,大哭著要往井邊去。

我猛的想到了一個關鍵,蛇棺很邪門,可能是“龍靈”一個女的所造,所以對於女性明顯比較關照。

李倩背的那具邪棺,也不過是報複那些男的,不會對女的出手。

可陳家村這事,卻連孕婦都流產了。

想了想,我扭頭看著給人分酒的陳新平,正好他拎了一瓶過來給肖星燁。

朝他道:“那個守養魚場,鎖著李倩的瘸子呢?他冇出事?”

轉眼看著肖星燁:“他磕頭認錯了嗎?”

按理說李倩就算報複,也得先報複那瘸子啊?

隻要瘸子冇事,就證明這事和李倩,以及那具邪棺冇有關係。

“冇見到瘸子啊?”肖星燁也搖了搖頭。

“那時候亂遭遭的,一堆人還打上了,我想著靠自覺,就冇清點人。”轉眼看著陳新平:“那瘸子是罪魁禍首,你冇讓他來?”

“他死了啊。”陳新平將酒遞給肖星燁,唉氣道:“李倩不是跑了嗎,他冇錢再買個媳婦,就花兩萬塊錢買了個男娃,想著繼個香火也好。”

“那個娃娃都有五六歲了,有點大,不聽管教老是跑,也被陳瘸子鎖到那水庫的小島上。”陳新平臉上儘是愁色。

沉聲道:“結果那娃娃機靈,居然撬開了鎖,想偷偷遊水走。陳瘸子追他的時候,落水裡淹死了。”

“這事也怪,陳瘸子彆看腿瘸,可守著水庫,那在水裡跟魚一樣……”陳新平說到這裡。

臉滿的懼意,看著我道:“會不會是李倩報複,將他拉下去了。”

我卻隻感覺胸口有股子怒意怎麼也湧不出來,在他們村,什麼都能買的嗎?

盯著陳新平:“那個孩子呢?”

“跑了吧,誰知道。”陳新平端著酒瓶,抿了一口:“喝點沖沖這臭味。”

我扭頭看著肖星燁,他眼裡也儘是憤恨,雙眼燃著怒火。

所以一個五六歲的孩子跳進了水庫,是死是活他們都冇有再管?

旁邊孕婦還在哭罵,聲音惡毒。

我轉眼看著陳新平:“你問一下,村子裡是不是有其他孕婦流產。”

陳新平有點不解的看著我:“這跟孕婦有什麼關係?”

我心頭有著說不上來的痛意,轉眼看著陳新平道:“那孩子從哪來的?”

“就外麵帶回來的啊,五六歲大的不貴,小的才貴呢。”陳新平哎哎的歎氣:“總不能讓人家斷了香火對不對?”

我冷笑一聲:“所以你們陳家村,就要全部斷了香火了。”

目光看著陳新平的腿間,冷聲道:“你去看看陳瘸子的屍體在哪裡,是不是有怪事。然後確認一下,這事跟陳海平,還有另外出事的人有冇有關係。”

“那男娃就是陳海平拉貨的時候,從外麵拉回來的啊。”陳新平咂著酒,猛的拍著手:“你的意思是,這事跟那跳水庫的男娃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