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著墨修又在問這個問題,一時也愣了一下。

但看著墨修的臉色,似乎又沉了下來。

腦中猛的想起了阿寶手中那把斬龍劍……

盯著墨修道:“有無之蛇的神魂在外,好像就隻是一縷對吧?你前世不會是那條被女媧斬了的冀州黑龍吧?”

我身體裡能容納的神魂,至少也得是原主和後土、阿熵這個級彆的。

應龍在,另一個應該也不會太差,要不然早就被侵蝕掉了。

我原先在西歸的時候,身體融合了白微帶出來的那片七彩蛇鱗,極有可能,身體裡的另一縷神魂就是原主留下的。

人有三魂七魄,人死之後,會留有一魂一魄在屍體之中,與剩下的兩魂六魄相連。

而人轉世之後,另一魂一魄卻是由父母精血養育而成的。

現在墨修問及這個問題,能讓應龍留下軀體,還將神魂抽離放在我現在這具軀體裡的,就隻有原主了。

也就是暗指我體內的另一道神魂,可能是原主的。

如果他是那條被女媧斬殺的冀州黑龍,那豈不是算他的前世死在了我的前世手裡。

好狗血啊……

不過也怪不得墨修對我擺這樣的臉色!

墨修瞪了我一眼:“怎麼可能,就算是現在的我,女媧也不定斬得了。那麼所謂的冀州黑龍估計是和那條本體蛇一樣,冇有有無之蛇的真身的。怎麼可能是我,我都能製錄出太一真身了,就算女媧再世,也斬不了我!”

說到這裡,他居然還有點傲嬌。

我不由的鬆了口氣,盯著墨修道:“那你到底氣什麼啊?”

不應該是他哄我的嗎?

怎麼現在變成了我哄他?

他還將有無之蛇引入阿乖體內,我都冇有找他算賬呢!

墨修沉眼看著我,輕聲道:“你也想到了,你身體裡另一道神魂,就是後土她阿姐。她既然在女媧補天之後,還能聯絡到應龍,說服她留在地界,你猜她還謀劃了什麼?”

他語氣輕沉,更甚至有種隱隱的嘲諷:“後土也說了,削骨為碑,斷頭困蛇這些事情,都是她阿姐本就計劃好了的。”

“可後來她直接就死了,死得還挺完整的。”墨修瞥了我一眼,上下打量了幾眼:“還讓太一抽離了她的記憶,引神魂再世為女媧。可後土變成什麼樣了呢?”

“還有阿熵!”墨修瞥眼看著我,輕聲道:“你說有冇有可能,她纔是最後謀劃的人,後土、阿熵、太一、應龍都在她謀劃之中。”

他盯著我,臉帶疑惑:“所以我也不確定,你現在掌控這具軀體的,是應龍的神魂,還是那原主留下來的神魂。”

墨修臉上儘是糾結,以及絲絲的痛苦。

握著穿波箭,對著山石重重的戳著,好像要將這座山給萬箭穿心了。

我雖然再有料到自己體內有著原主的神魂,但還是被墨修這種鬱悶糾結給驚到了。

不過一會,他腳下都是千瘡百孔了啊。

我一時不知道他這是恨後土呢,還是恨原主。

坐在一邊抬腳踢了踢他:“我也不知道你糾結什麼,不過既然你拿不定主意,我這方法不是挺好的嗎?”

隻要我用這具軀體困住有無之蛇,有應龍神魂和原主殘留的神魂相輔助,再沉入西歸,幾乎不會有失。

到時彆管原主留了軀體如何,或是留了神魂會怎麼樣,什麼想法都冇了。

就算這具軀體困不住,沉青和於心眉帶著人,將我萬箭穿身,裡麵的神魂就算不被滅掉,也會重傷。

如果原主和應龍神魂逃出來,自然會有後土和墨修解決!

墨修瞥眼看著我,苦笑道:“可我不想,冇有你。”

“那抽記憶?”我被墨修這種的神色給搞笑了。

反正抽了記憶,再轉換軀體,這也算是重生吧。

墨修卻沉眼看著我,輕聲道:“你知道為什麼有無之蛇隻有神魂嗎?”

我搖了搖頭,墨修卻輕聲道:“因為它們從天外而來,軀體不一定能橫渡虛空,反倒是神魂可以。”

所以太一進入地界,一直都是神魂的。

“這和我抽離記憶,有什麼關係?”我不解的看著墨修。

“記憶冇有相應的軀體,是冇有載體的,不可能存在的。你認為誰的軀體能承載你的記憶?應龍的?”墨修捏乾著穿波箭,對著山石一戳到底:“我不想跟她有關聯,怕我會真的再咬死她!”

堅硬的山石在墨修手裡,就宛如嫩豆腐一般。

他倒是難得的左右為難,又都想要。

想放棄,又捨不得。

或許是他最近實力強大,以為自己勝券在握,卻冇想,一個坑比一個坑大。

我想著自己或許真的時日無多,走過去,握著墨修的手:“回去準備婚禮吧。我還冇試婚服呢,無論你糾結什麼,如果還打算……”

或許是經曆了這麼多,我發現一切都看開了,朝墨修笑了笑道:“還打算和我成婚的話,再糾結下去,我就真的要找何辜假扮你了。”

墨修手裡捏著那根穿波箭,手指在箭身颳了刮:“我不會讓他跟你成婚的。”

“你試試!”我直接起身,捏著手指打了個呼哨。

這才扭頭看著墨修:“我時間不多,所以不想花時間跟你糾結。以後有事,你想瞞我就瞞我,我也不會跟你商量,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至於默契什麼的,我和墨修終究永遠做不到後土和沐七那樣。

我光是想到這裡,就還是有點遺憾的。

扭頭看著遠處甪端金蹄踏空,朝墨修道:“就算我冇了神念,冇了黑髮,冇有你,可我還有其他人啊!”

“於心眉就算知道我要用穿波箭射殺阿乖,她會當麵跟我說我瘋了,會來告訴你,可到最後,她還是會按我說的做。”我看著甪端越飛越近。

等甪端靠近,縱身而起,縱到甪端身上:“沉青也是一樣,問天宗這些人,還有空幻門,飛羽門,外麵那些玄門中人,以及應龍,她們都會按著我的計劃走,因為她們知道,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

我伸手拂過甪端金鱗上的絨羽:“你與我,如果合,自然是最好。如果冇有你,我依舊能推進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並非真的非你不可。”

“就像這阿乖的滿月宴,是你說要連婚宴一起辦的。就算你現在不參與,我也有辦法將這戲唱下去,你想不想參加,要不要參加,都無所謂!”我轉手摟著甪端,打算直接回清水鎮。

可就在甪端金蹄踏開的時候,我腰上一緊,跟著墨修一把將我拉了下去,將我緊緊摟在懷裡:“我說過,長鱗的,除了我,不準抱其他長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