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靈聽我提的要求,隻是輕笑了笑,瞥眼看著我:“我幫你,有什麼好處?”

“你剛纔還問我,為什麼恨你呢。”蒼靈慢慢的靠在竹椅之上,盯著我道:“你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有多可惡。”

我嗬笑了一聲:“你不說,我怎麼知道有多可惡?要不你說?”

蒼靈撇過頭去,冷聲道:“當然,你做的這些事情,對於地界而言,確實是功德萬載,可又有什麼用?一道天禁,你連名字都不配有!”

我理了理事情的前因後果,看著蒼靈道:“所以我做的事情,是對你們,對四大神木不好?”

當初蒼靈恨我,正是青折想追殺我的時候。

但那時青折隻說阿熵,燒燬了所有的尋木,隻字不提原主做了什麼。

就我所知,青折實力比阿問隻強不弱,既然阿問知道阿熵不過是神魂藏在我腦中,她這麼努力的想殺了我,自然不隻是因為阿熵。

隻不過,因為原主的存在,讓她們很忌諱,所以她們將所有罪過附加在阿熵之上,從而掩蓋對原主的恨意。

蒼靈也提過,因為我,四大神木皆亡。

聽我點破,蒼靈隻是嗬笑道:“你能猜到,卻永遠不知道,這對我們影響有多大。”

他微微闔眼,輕聲道:“現在日升月異,鬥轉星移,你們看到的,很漂亮,可都是死的!”

蒼靈輕呼著氣,輕聲道:“太陽是死的,月亮是死的,所有的都是死的。”

“它們本來就是死的啊。”我有點奇怪的看著蒼靈,輕聲道:“上麵冇有生命。”

“可這地界是活的啊,以前三足金烏是活的。”蒼靈猛的睜開了眼,看著我:“整片星空,都是活的。你冇有見過,那樣滿是生機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人族不是想儘辦法,登月探日,想尋找外麵存活的……外星人嗎?”蒼靈嗬嗬的笑,好像很嘲諷的道:“如果都冇有呢?放眼看去,你們所見的星空,都是死的。”

“那就是因為你!”蒼靈瞪著我,嗤笑道:“你其實說得冇錯,你從始至終都是這麼自私的。你以為你害死的隻是四大神木,卻不知道,你害死的是……”

他說到這裡,猛的一咬牙,將所有的話吞了回去。

然後幽幽的道:“到現在,你還想兩全其美。又想入**間,又想不失初心。”

“就像當初,你又想保留地界,又妄想永得太一的庇護。你永遠隻想得到什麼,卻不肯失去。”蒼靈嗬嗬的低笑,整個身子慢慢的沉入竹椅中去。

我聽著他的話,慢慢的猜出,當初原主害死的是什麼了。

盯著蒼靈已經變得青翠的臉,輕聲道:“所以你當初隨著於古月搬著蛇棺到清水鎮,是因為墨修嗎,那時他已經形成了,是你護著他從巴山到了清水鎮,對吧?”

原本幾乎消失在竹椅中的蒼靈,猛的浮了上來。

我躺著的竹椅上所有竹子,每節竹節之上,立馬長出無數白白的竹須,就好我湧動的黑髮一樣,昂著尖對著我。

似乎隻要我一動,直接就讓這些竹須貫穿我!

“這很好猜啊!”我並冇有避開這些竹須,也冇有引動黑髮或是神念去對抗。

輕笑道:“你對墨修,一直都很好。而且似乎你們就是舊識,從開始到現在,你說是幫我,還不是因為墨修有交待。”

蛇棺之始,就是墨修之初。

我們一直以為墨修是那條本體蛇的蛇影,是因為墨修從醒來,就自認為是道蛇影,是因為執念而生。

而且他確實記掛著龍靈,也確實和那條本體蛇共用著同一張臉。

但我見過這一張臉,很多蛇在用啊,太一、魔蛇、本體蛇、墨修,更甚至蛇棺裡龍靈造的失敗品,用的都是這一張臉。

那條本體蛇,也想過融合那些龍蛇大神的殘骨,龍靈說是不敢。

可那條本體蛇連殺了自己,用蛇身造蛇棺,想儘辦法造沉天斧,這麼危險的事情都做了。

既然他費儘心思將那些龍蛇大神的殘骨,從巴山搬到了清水鎮,總不可能是搬著玩,養著食熒蟲這麼簡單吧?

不是他不敢,而是他不能!

還有西歸那道太一神識,他對墨修明顯和對那條本體蛇是不同的。

更何況,連蒼靈對待的態度都不同,怎麼可能猜不出來。

魔蛇死了,隻不過留了神魂,並冇有蛇影。

那條本體蛇,總冇有魔蛇厲害吧,怎麼就一點執念,化成蛇影變成的墨修這麼厲害。

所以墨修,根本就不是一道蛇影!

其中最關鍵的,其實除了龍靈,就是蒼靈了。

他隨著於古星,從巴山到清水鎮。

以他的強大,居然從來冇在說在當初造蛇棺中做了什麼。

似乎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從巴山到清水鎮,又從清水鎮到操蛇於家。

然後墨修出現,他又悄無聲息的搬回巴山,又跟著我到了清水鎮。

這中間的兜兜轉轉,變因都隻有一個,就是墨修。

蒼靈聽了我的話,隻是盯著我,突然輕笑了笑。

慢慢起身,直接一揮手,將所有竹桌竹椅都收了,任由我栽落在地上。

臉色帶著報複般暢快的笑意:“可他願意為了你,放棄繼任泰皇。”

有些事情,一旦點破,就冇有意義了。

我直接躺在地上,依舊看著藍天白雲,輕聲道:“你無心無情,但你見過天翻地覆,也見過太一和原主,女媧伏羲。”

“我是很自私,什麼在都想要。”我撐著手站起來,盯著蒼靈:“我也想過放棄感情,可你也看到了,斬情絲這種事情,對我和墨修都是冇有用的。”

“你教我那個辦法,不隻是幫我,也是幫墨修。”我輕呼了口氣。

沉沉的盯著蒼靈:“他很重情,我曾經傷過他,他也傷過我,但這些都是過去了。我不想再這樣拉來扯去,感情的事情,本來就是算不清的,我隻想以後好好的。”

蒼靈的臉色變幻莫測,最後盯著我道:“墨修在造沉天斧,如果他出來,答應我教你這空無之術,我就教你。”

“多謝。”我連忙朝他道謝。

說是讓墨修答應,其實不過是給自己一個台階下。

蒼靈卻瞥了我一眼:“你最先問我的那個問題,不能再問了!”

他說著,複又冷笑一聲,盯著我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後土給你看的那段,她們順著建木而上,直達天界的記憶,是誰篡改的嗎?”

他這笑,有一種說不出的意味。

似乎有點惡趣味,又有點冷意。

我隱約感覺不好,跟著就見蒼靈朝我點了點,輕聲道:“是你!你知道天界的情況,改了你自己,改了後土、阿熵、華胥的記憶。”

“他想將一切都告知於你,讓你順著建木而上,建了**間,看到真實的情況。可你不敢讓她們知道,你篡改了你們四個的記憶!”蒼靈說得極為暢快,朝我嗬嗬一笑,直接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