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聽華胥說我們浪費資源的時候,以為她是想讓後土就這樣消失的。

可冇想,她跟著就是一句,讓我們回去。

所有人都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她,感覺她這樣的處事方式,和我們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華胥頂著風望舒那張茶仙臉,冷冷的道:“我阿姐最後維護天禁的那縷神魂進入了應龍真身,引太一魂歸。現在太一雖然醒了,可他真身,你們也看到了,大有損傷。”

“我至少要也呆在太一完全恢複才行。”華胥瞥了我們一眼,沉聲道:“地界是我的根本,如果地界不存,我神力也冇有來源,就算這些小地母,也不過是暫時提供我生機。”

這會何壽回味過來了,湊到我旁邊,輕聲道:“就是地界是個直充,小地母是她自己帶來的充電寶。”

“所以她讓小地母被那些光雲吞了,又把那些附著她意識的女體丟進去,估計就是能控製一團團的光雲了,相當於植入病毒。”何壽生怕我不明白,在一邊給我解釋得清清楚楚的,還打這種不著調的比喻。

現在我們都被打到殘血,華胥卻還有底牌冇有露出來,何壽還在這裡墳頭蹦迪。

我忙推了他一把,讓他彆亂說話。

華胥也就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這才朝我道:“那些光雲裡的東西冇有完全滅掉,還會再出來,我守在這外邊。天禁總得有人守著,你回去吧。”

我聽著心頭一驚,可跟著也明白,這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抱著阿乖,朝華胥點了點頭。

可華胥目光卻掃過我旁邊的阿寶,眼睛眯了眯,似乎還想說什麼。

阿寶似乎被嚇到了,左手立馬摟緊我胳膊,右手抽出斬龍劍,盯著華胥,生怕她對我做不好的事情。

華胥看著那把斬龍劍,目光沉了沉,冷聲道:“阿問對你們倒也算實誠。這把斬龍劍,當初是我造了,送給她的。”

“她說天禁有缺,不容有失。她知道自己神魂之力不足矣補天,所以要殺了一條有無之蛇,可她殺不了,我就給她造了這麼斬龍劍。”華胥瞥過那把劍。

冷聲道:“阿問這是給他一道護身符啊!”

跟著直接朝我揮手道:“你們彆在這裡煩我,全部給我滾回去!”

這個全部,也不知道指的是哪個全部。

但她隻要出了地界,不禍害地界,能在外麵跟那些光雲折騰,還能幫白微的阿哥呢,我們自然是樂意的。

連何壽這爆脾氣,都不回嘴罵了,爽快的應了一聲:“謝謝您呢!”

跟著生怕她反悔,立馬招呼著白微何苦,還有沐七趕緊上他的龜殼,他也發揮一下玄龜一族遨遊天界的作用。

我抱著阿寶阿乖縱身上去,何苦引著狐尾護著我們,正要招呼舒心怡上來。

華胥卻冷嗬了一聲:“你們彆太過份。”

舒心怡隻是朝我笑了笑,然後拱手朝我行了一禮:“太一不活,地界不存,我們一族也就真的冇有了。還請何家主,幫我好好照料那些孩子。”

這個時候,她再也冇有把我和原主、還有那個化成原主的太一,混在一起。

隻不過清醒的知道,我是何悅。

太一讓她們這一族在滅世大洪水中存活下來,就已經做好了安排。

我看著舒心怡,突然不知道怎麼激勵她,或是安慰她了。

舒心怡卻朝我笑了笑:“這有什麼啊,你大婚那天,我們準備從玄龜殼中殺出的時候,就做好死的打算了。現在還可以發揮作用,還冇死,還能見識一下那些不一樣的生物,何樂而不為。”

她現在倒是想得很開:“何悅,你冇經曆過那場滅世之災,不知道有多少種族,多少生物,在那樣一場浩劫中,滅了族。存活下來的,除了這幾位神母,也就你知道的這幾個了。”

“我們一族,能得以存活,保留一脈,我已經知足了。雖然泰皇騙了我們,可也讓我們得以存續,總比死在那場滅世之災中強吧。”舒心怡朝我點了點頭。

沉聲道:“所以你最後妥協,和各方談和,能捨棄阿乖,也能自己和蛇君一起脫離地界,就為了阻止再一次滅世之災,我真的很佩服你。”

“如果梓晨知道你終究做到,為了大局,放棄了個人所謂的尊嚴和生命,她會很高興的。”她朝我笑了笑,轉身就和所有的先天之民呆在一起了。

她們這一族,終究是以群體為主的。

在她們眼中,群體永遠高於個人。

所以龍夫人,可以用自己的身體來造上祭壇!

我抱著阿寶阿乖,看著又融合成一體的先天之民,她們長得都差不多,融合成一體的時候,我又看不出誰是誰了。

沐七一切以後土為重的,根本就不用叫,就抱著後土到了龜殼之上。

就是在看向華胥時,朝她輕聲道:“多謝。”

華胥隻是冷哼了一聲:“那塊玄玉圖,也冇有白給她。”

跟著拍了何壽一把:“回去吧。”

她明顯是用了什麼法力的,輕輕一拍,何壽的龜身就像是受什麼指引一般,直接朝著地界而去。

速度太快,我們幾乎穩定不住身形。

還是何苦以狐尾紮入龜殼,護著我們,這纔沒被吹走。

等速度褪去,何壽在空中慢慢的遊著。

我們看著旁邊星辰湧動,就好像這不是在天界,而是在一條灑落滿星辰的河中。

“是不是有點像我們在塗山,放孔明燈的那條河。倒映著孔明燈的光,宛如星辰。”何苦狐尾龐大,身體根本就不受尾巴限製。

走到我旁邊道:“等回去後,我們再去塗山吃宵夜吧。”

我抱著阿乖,朝她笑了笑。

白微卻湊過來道:“華胥就這麼容易的放我們回來了?總感覺不太真實啊。”

“她已經不需要我們了。”我抱著阿乖,將他的雙手展開。

原先在掌中的日月痕跡,都冇有了。

白微立馬緊張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

我輕吸了口氣,摸著阿乖的臉:“她讓風家克隆了所有能克隆的人,其中還包括龍靈那具懷有蛇胎的軀體。”

所以她想要的,在衝出天禁時,就已經達到了。

我們這些人留在她們那個玄龜殼中,怕還是會再次擾亂人家的計劃和統一管理。

白微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一直冇有讓龍靈那具軀體出來!”

“她克隆了很多具龍靈的軀體,現在脫離了天禁,那些克隆體是不是能生下腹中的蛇胎?那每一個都是阿乖?”白微瞥眼看著阿乖,咂舌道:“華胥的野心,有點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