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這幾句話資訊量有點大。

一是承認了邪棺是我爸媽製出來的。

二是表明蛇棺特意留下來的。

三是表示這東西我可能用得上?

“我爸媽除了想用邪棺困住蛇棺,還有什麼?”我轉眼看著墨修:“對我在好處嗎?”

墨修手指在鱗紋上撫了撫:“我最近在找它們其他的作用,暫時還冇有想明白,等找到後就知道了。但那具小邪棺能困住浮千,就證明很厲害。”

我不由的撫了撫鎖骨處的鱗紋,所以牟總說,我爸為我做了很多,難道指的就是邪棺?

不過這會天已經開始黑了,肖星燁又開始打電話來了。

我騎著那個電動車,載著墨修再次去劉詩怡家。

夏日的夜風,帶著稻花的香味,吹在臉上帶著白日的餘熱。

時不時有青蛙在發出兩聲蛙鳴,似乎連人心裡都平靜了下來。

墨修雙手緊緊摟著我的腰,輕笑道:“明天我來騎吧。”

這次他冇將頭擱在我肩膀上,挺直著的腰,下巴居然在我頭頂。

太大的身高差,讓他上半身高我一個頭還不止,那雙大長腿,幾乎無處安放。

順著我的腿往前就算了,居然還能在前麵圈住我的腳!

等到了劉詩怡家,肖星燁忙迎了上來:“你們總算來了,我擔驚受怕一天了。”

“你們不知道啊,今天她家裡爬出來的蛇,冇有一百也有八十啊。”肖星燁忙將手機掏出來,遞給我道:“我特意錄了屏。”

昨晚我是看著蛇爬進去的,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到了白天,吃過東西後,所有的蛇又都爬了出來。

錄屏看不出什麼,但我居然發現了幾條明顯跟昨晚爬進來不一樣的蛇。

肖星燁還錄了窗戶外的景象,無數的蛇從劉詩怡的窗戶朝外爬。

密密麻麻的,就算我見過了回龍村那些被蛇湧的事情,再看這個,也有點頭皮發麻。

不過似乎又不是昨晚爬進去的那一批。

蛇品種很多,我從小就被我爸指著蛇酒認蛇,每條蛇隻要一眼,我就能看出區彆。

所以昨晚爬進去的那些蛇,還在劉詩怡床底,又換了另一批爬出來?

那她床底下,到底有多少蛇?

“劉東呢?”我現在總感覺劉東態度有很大的問題,太過冷靜,好像在掩飾什麼。

肖星燁忙示意我們上車,朝我們招了招手道:“我打聽出了訊息。”

上了車,他似乎怕劉東偷聽,還特意把車載音樂打開。

在音樂聲中,才朝我們道:“劉東離婚了,而且被鎮中開除了。”

我聽著愣了一下,肖星燁就又朝我們道:“具體什麼原因,我也問不出來,但肯定和劉詩怡有關。”

想著那些帖子,我們一時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導致劉詩怡變成這樣。

隻得轉眼看著墨修,他卻朝我們道:“先到橋洞裡看看吧。”

“我也能去嗎?”肖星燁瞬間就興奮了起來,指了指自己。

墨修無奈的點了點頭,沉眼看著外麵:“時間差不多了。”

果然他話音一落,劉詩怡和那條黃金蟒就順著窗戶爬了下來。

這次墨修依舊在我們身上灑了什麼,慢慢的跟在後麵。

劉詩怡再次和昨晚一樣,跟那條黃金蟒一路爬到了橋洞裡。

墨修說話算話,一手摟著我,一手拎著肖星燁,直接踏水而行,帶著我們直接就進入了橋洞。

剛進去,裡麵就有聲音唆唆作響,似乎是無數的蛇在逃離。

還有著什麼嘶吼尖叫的聲音,好像想用嘶吼聲嚇退我們。

肖星燁連忙拿手電照去,瞬間嚇了一大跳。

隻見橋洞裡,爬著幾人匍匐在地上,正朝我們吐著分叉的舌頭嘶吼。

可雙腿卻軟趴趴的,身上冇穿衣服,卻似乎長出了一層鱗片。

這樣子看上去和劉詩怡一樣,慢慢的變成了蛇。

被手電光一照,所有的人都朝避著光,朝後退。

劉詩怡沉眼看著我,低吼道:“快關了手電,快關了!”

跟她一塊爬出來的黃金蟒看到墨修,嚇得連蛇尾都在顫抖,卻依舊慢慢的遊上前來,護在劉詩怡身前,還嘶嘶的說著什麼。

肖星燁忙將手電關了,生怕激怒了劉詩怡和那些變成蛇的人。

可橋洞裡,他手電一關,瞬間一片漆黑。

也就在這時,身體突然有什麼嘶吼一聲,瞬間有什麼朝我們撲了過來。

墨修一把摟著我,往旁邊側了側。

跟著就聽到什麼落入水中,直接就沉到了水底去了。

肖星燁連忙又將手電筒打開,隻見河水中,那些半人半蛇的在水麵下飛快的遊遠了。

而橋洞裡,除了劉詩怡和那條黃金蟒,那幾個開始長鱗片的女孩子已經不見了。

劉詩怡似乎根本就不怕我們,看了我們一眼,雙眼波光流轉,直接就遊到了河水中,又慢慢的遊了回去。

我們三個站在橋洞邊上,看著劉詩怡和那條黃金蟒往岸邊遊。

墨修還好,似乎已經知道了事情原委,可我和肖星燁完全就是兩個傻子一樣。

我隻得轉眼看著墨修:“怎麼回事啊?”

墨修帶著我們往橋洞裡麵走,橋洞不是很深,可下麵的墩子裡,似乎還有什麼。

我低頭看了看,就見下麵似乎還有什麼在慢慢的扭動

看上去好像是幾隻小狗小貓這種,卻又明顯不像,因為它們在慢慢抽長,四肢開始收縮。

就在它們開始往上看的時候,那瞳孔好像都和蛇眸一樣,慢慢的收縮。

這些狗裡,有的已然冇了毛,抽長著身子慢慢長出了鱗片。

而且橋墩子上麵,似乎也還有什麼聲音傳來,我抬頭看了看,卻見有什麼飛快的爬走了。

這情況有點太超出我們的想象了……

“看明白了?”墨修沉眼看著我們,輕笑道:“看不懂吧?”

“這些東西怎麼都變成了蛇?”肖星燁指了指橋墩上下的兩個洞:“這到底是什麼怎麼回事啊?”

墨修卻摟著我們,直接從橋洞了出來,到了岸邊後,直接去了劉詩怡家裡。

我們到的時候,劉詩怡還冇回來。

墨修這次並冇有走樓梯,而是直接到了劉詩怡的房間外。

最近兩天,他也天天見我們刷直播,所以還冇進房間,一揮手,就將劉詩怡的電腦關了,這才帶我們進去。

隻是一進入房間,那條懶懶散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黃金蟒直接就昂首看了過來。

見到墨修,立馬嘶嘶的吐著蛇信,爬到墨修腳下,不停的嘶嘶的叫著,居然昂著蛇頭,不停上下襬著撞著地麵,好像磕頭一樣。

“它在說什麼?”肖星燁扭頭看著我,似乎以為我懂。

我搖了搖頭,卻見墨修一揮手,就將劉詩怡那張床上的被子給掀開了。

一經掀開,卻見那被子下麵,有著無數翻滾著的蛇,整個床架子裡似乎都是蛇。

嚇得肖星燁忙後退了兩步,眨眼看著我道:“這是蛇窩啊!”

墨修扭頭看著我們,又看了看門口。

隻見門外邊,劉東臉色發沉的站在那裡,朝我們道:“快出來。”

可他一說話,原本嘶嘶作響的蛇,全部都又縮了回去,似乎連聲音都不想發了。

這時視窗,劉詩怡慢慢的爬了進來,見到床被掀了,立馬朝墨修昂首嘶吼。

墨修目光發冷,伸手撫過那條匍匐在他腳邊的黃金蟒。

隨著他手撫過,黃金蟒似乎很痛苦,不停的扭動,不停的翻滾。

“你停下來!停下來!”劉東臉上的平靜再也維持不住了,抬腳想朝房間裡來。

可一抬腳,就又害怕的縮了回去。

隻是看著墨修道:“你停下來,她快要痛死了。”

劉詩怡卻似乎並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反倒爬到電腦前,想打開電腦。

而那條跟著她遊動的黃金蟒,直接遊進了床底,和那些蛇縮在一起。

墨修腳前的那條黃金蟒扭動得更厲害了,隻是隨著它扭動,金白相間的蟒蛇皮慢慢裂開,雪白的肌膚從裡麵露了出來。

跟著一層蛇皮帶著一些黏液慢慢的脫落,一個未著寸縷的女人從那條蟒蛇皮裡鑽了出來。

似乎經曆了什麼極度的痛苦,她抬眼看著墨修,祈求的道:“救我。求你,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