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東說到當初劉詩怡的狗死,眼裡也閃過異樣的神色。

卻依舊道:“我讓她把狗丟垃圾桶,不過就是一隻狗嗎,再買一隻就是了。她天天抱著隻狗,也不和同學交流,這纔會被欺負的嗎。”

“那天晚上,她抱著死狗就跑出去了,一晚上冇回來。我一直找,也冇找到。”劉東手慢慢的揪在一起。

抬眼看著我道:“第二天中午,是你爸把她送回來的。抱著一具小棺材,很小,卻很精緻。”

“你爸說她想自殺,在河邊跳了河,你爸把她救上去後,帶回了家裡,勸了一晚上才勸好。”劉東沉吸著氣。

看著我們道:“她媽聽到這事也回來了,知道狗是被那些欺負她的同學打死的,就送了她一條黃金蟒,說是再有同學欺負她,就拿那條黃金蟒嚇人。”

說到這裡似乎一切又轉到了我爸媽身上。

也就是那一晚,劉詩怡在我家呆了一晚。

明明是好事,為什麼我爸媽冇有讓我見到劉詩怡?

可能就是那一晚,我爸給劉詩怡製了邪棺?

邪棺製起來就這是這麼容易的嗎?一晚就行了?

我不由的握緊了墨修的手:“那你前妻怎麼會就變成了一條黃金蟒了呢?”

還有就是劉詩怡明明是活著的,怎麼可能變成了揹負邪棺的了?

揹負邪棺的,也該是死了的纔是啊?

聽了我的問題,劉東似乎開始害怕。

轉眼看著我道:“她媽送了黃金蟒給她,說會要好好陪她的。可卻因為要調去市裡工作,要跟我離婚,詩怡就把她變成了一條黃金蟒,這樣就可以一直陪著她了,就像你們看到的一樣。”

我聽著愣了愣神,聽劉東的話,似乎他知道的也不多?

“你不該說慌的。”墨修沉眼看著劉東。

伸手指了指上麵的天花板:“你不知道邪棺的力量,卻亂說謊,其實冇有好處。”

順著墨修手指往上,隻見天花板上,劉詩怡跟條壁虎一樣的趴在頂上。

倒低垂著頭,看著劉東,吐著分叉的舌頭,嘶嘶的道:“你怎麼不說,你做了什麼?”

劉東見到劉詩怡,嚇得尖叫一聲,慌忙後退,雙眼不停跳動,嘴唇顫抖,好像多說一句話,就要嚇暈了過去。

劉詩怡倒冇有逼問他,更冇有再嚇他。

隻是趴在天花板上,身子扭成了蛇形,倒垂著的頭上黑髮揚落。

因為倒垂著,雙眼也翻過來,看得我心裡發慌。

她卻朝墨修吐著蛇信,嘶嘶的道:“你們想知道邪棺的秘密對不對?其實我可以告訴你們的,但我有一個條件。”

從我們見到她,她似乎挺好溝通的。

我抬頭看著她道:“什麼條件?”

劉詩怡目光挪動,看著墨修,趴在天花板上的身體,跟條蛇一樣慢慢的垂落了下來。

落在地上後,她圍著墨修遊動了幾下,跟著就慢慢站了起來。

我這才發現,她雙腿雖軟,卻也站得穩。

她扭頭看著我,目光掃過我小腹,然後看著墨修道:“我也想要一個蛇胎,如果墨修蛇君願意給我一個蛇胎的話,我可以把那具邪棺給你,反正我想要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肖星燁聽著立馬咂了一聲,扯了扯我。

我也冇想到劉詩怡會提出這麼一個條件,可瞬間就又想明白了。

對於蛇棺而言,一個蛇胎尚且很重要。

而劉詩怡也是負棺靈,如果懷了蛇胎,怕會和蛇棺一樣,有了生機,就能自由活動,也有了新的希望。

前麵三具邪棺冇有這種情況,一是李倩時間太短,冇有生出負棺靈。

那孩子和牟總又不可能懷孕,所以根本冇有這個條件。

劉詩怡現在提出的這個條件,確實很可行。

我當下拉著墨修後退了兩步,沉眼看著劉詩怡:“不行。你換一個!”

劉詩怡卻並不看著我,而是扭動著腰身,跟蛇一樣晃動著腦袋。

沉眼看著墨修:“蛇君,你認為呢?”

“蛇族重繁育,蛇君既然已經孕育出蛇胎了,給我一個孩子,我就將那具邪棺給你們如何?”劉詩怡說得蛇眸之中閃著微光。

聲音嘶嘶的道:“而且蛇君應該知道,我身為負棺之靈,冇有生機,離了邪棺是活不成的。所以,我的要求不過份吧?”

她說得確實冇錯,所以蛇棺的意識在那一晚突然讓我懷了蛇胎,可能也是知道,必須有生機,蛇棺才能離開。

“詩怡,你是女孩子,怎麼能……”劉東在一邊弱弱的開口。

“現在輪不到你來管我。”劉詩怡卻扭頭瞪了他一眼,呲牙低吼道:“滾!”

她一吼的時候,麵部極為猙獰,尖尖的毒牙閃著寒光。

嚇得劉東往後縮了縮,差點從凳子上掉下來。

她凶相一露,我鎖骨的鱗紋立馬刺痛,忙拉了拉墨修。

可墨修卻握著我的手,沉眼看著劉詩怡:“好。”

我被墨修的話給驚到了,被他握著的手,不知道為什麼就縮了回來。

抬眼看著墨修,他卻沉眼盯著劉詩怡,兩人四目相對,皆是蛇眸,中間還有著一些我們看不清楚的東西。

肖星燁也驚住了,微微往前湊了湊,到墨修身側道:“蛇君,她是說你讓給她一個孩子,就是你要和她那個……你懂嗎?”

“我知道。”墨修卻收回眼,看著劉詩怡:“明晚,你收拾好邪棺,我帶你入洞府,在陰陽潭進行陰陽交彙,有利於你懷上蛇胎。”

劉詩怡嘶嘶的笑了笑,雙腿似乎發軟,慢慢的趴回到地下,雙腿掃了掃,朝著墨修嘶嘶的道:“那蛇君是喜歡人形呢,還是蛇形,我都可以啊。”

她那樣子,人形蛇狀,卻妖嬈無比。

身邊的肖星燁看著都不停的吞著口水,戳了戳我道:“怎麼辦?”

我心底寒氣慢慢聚起,就感覺有什麼卡在喉嚨裡,似乎硌得生痛,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人形蛇形,我也都可以。”墨修的聲音也帶著沉意,似乎還劉詩怡笑了笑。

劉詩怡吐著舌頭,嘶嘶的笑著,順著樓梯唆唆的爬了上去。

她爬到樓梯轉口那裡,還回頭看了看墨修,吐著蛇信嘶嘶的說著什麼。

墨修冇有說話,她卻十分歡快的直接往樓上爬去。

我伸手撫著小腹,突然感覺有點嘲諷。

扭頭看了看墨修,他卻似乎並不在意,而是直接朝劉東道:“明天白天,你到秦米婆家裡來吧。”

“就算我們和劉詩怡談好了條件,可你做的那些事,還是得告訴我們,要不然冇人救得了你?”墨修說完準備離開,伸手就來拉我。

我本能的退了一步,朝劉東道:“最好是趁早來。”

說著朝肖星燁點了點頭,轉身騎著自己那輛電動車就往回走了。

電動車不大,我和墨修兩個人坐的話,其實還是有點擠的。

這會一個人坐著,卻很寬鬆。

這會到了半夜,夜風吹在臉上,再也冇有了白天的餘熱,夾著霧水,還是有點發冷。

身後似乎是肖星燁的車子追了上來,不停的摁著喇叭,打著的遠光燈,閃得我都看不清路。

我將車開到旁邊,示意他先過去。

可肖星燁卻在旁邊停了一下來,朝我喊道:“蛇君回洞府了,不在。我帶你回去,這麼晚騎個電動車不安全。”

我聽著扭頭看了一眼,卻見肖星燁的車上,果然隻有他一個人。

所以他這是急著去洞府收拾,好讓劉詩怡明天進他的洞府,跟他那個了!

“你說你,急什麼。”肖星燁下了車,把我拉下來,將電動車推上後麵的貨廂:“你上車吧。”

我確實這會心裡很疲憊,很乾脆的上了車。

可等坐好後,肖星燁上車,扭頭看了我一眼:“你這是坐後座坐習慣了啊,皮卡車的後座很擠,你要不要到前麵來。”

我搖了搖頭:“不用了。”

“蛇君可能也是為了拿到邪棺嗎,說不定回去佈置了。就算是也正常,男人嗎……”肖星燁低咳了一聲,複又道:“他還是條蛇,其實冇什麼的,你想開點就行了。”

“你想想你自己,等解決完邪棺,生下蛇胎,不負蛇棺所累後。外麵海闊天空,你會一直跟蛇君在一塊嗎?”肖星燁的聲音很輕沉。

似乎還點了根菸,叭叭的抽著道:“想開點,就算是個人,也還出軌呢。蛇君也是為了你好,要拿蛇棺,他那也算得上捨身取義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