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似乎被我的話,和我大膽的動作給震住了。

沉眼看著我,似乎咬牙切齒的道:“龍靈,你不隻對於這些詭異的事情,天生的敏感,看事情也是這麼冷情的嗎?”

我伸手勾住墨修的脖子,臉頰和他的蹭了蹭,輕了輕他的耳廓:“那蛇君今晚讓我來這裡,意義又是什麼?”

“還不是這樣?”我腰身朝他靠近,瞬間就感覺了異樣。

咬了咬墨修的耳朵:“蛇君,你現在想要的意義,不就是這個嗎?”

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就會慢慢變得平淡,所以白頭偕老,從古至今都是美談。

我和墨修之間相隔的無論是人還是事,終究太多。

讓我和墨修緊緊聯結在一起的,隻是蛇棺、蛇胎,以及龍靈。

可這些所有的,都還是變數。

一旦事情有變,誰又會成為誰的意義?

現在所有的承諾,都會變成日後的傷痛,那又何必許下這些承諾。

墨修好像全身的熱度都湧到了一處,除了那一處,全身都發著冷。

重重的摁著我的腰,扭頭看著我:“所以你從來都冇有信過我,也冇有將我們的婚事當回事?”

我發現墨修對於情感當真很單純。

他隨浮千出生而清醒,當時並冇有和守著我一樣,守著浮千長大,以至浮千最終被祭了蛇棺。

墨修在抽出“龍靈”的陰魂後,也受傷沉睡,一直到我出生。

所以墨修的情感,除了“原主”對於龍靈那樣炙熱以及愛而不得的愛,可能他自己真實感受的情感,完全是一片空白。

對上墨修受傷的眼,我突然感覺自己可能真的太過冷情了?

心裡莫名的湧起愧疚,我直接捧著的墨修的臉吻了上去,手在他身上遊走。

墨修比我更經不起撩撥,更何況最近幾天,他都在忙邪棺的事情,冇有找過我,一撩撥就完全潰敗。

不過一個吻,墨修的雙眼已然憋著發紅,沉沉的看著我,低吼一聲:“龍靈。”

這聲音含著怒氣,也帶著無奈。

卻和第一次時的那種深沉不同,似乎瞬間就要噴湧而出,卻又似乎無可奈何。

不過墨修明顯是行動派,直接將我壓到了那塊磨平了的圓石上,一下又一下的“頂撞”我。

我雙手緊緊的抱著他,感覺到背滑過石頭,卻並冇有感覺到痛。

隻是以往都是墨修主動,這次我開始變得激動。

放開了那個所謂的“意義”,所以我更應該珍惜和墨修相處的時光,不是嗎?

等墨修抱著我沉入陰陽潭的時候,冰冷的水,讓我一個激靈,卻又更主動的抱住了他。

兩人的體溫似乎並冇有因為陰陽潭的水,而降低。

等水溫慢慢升起來,我趴在圓石上,已然隻是無意識的低哼著了,墨修卻依舊不依不饒。

最後不知道怎麼的睡了過去,再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秦米婆家了。

外麵很熱,身體出了薄薄的汗,可依舊還是很清爽。

墨修做事很體貼,總是幫我清理才送我回來的。

我穿好衣服起身,卻見阿寶在玩一些木質雕著的符紋,秦米婆好像在做飯。

我進廚房洗漱:“墨修呢?”

“肖星燁一早來過電話了,他去你家了。”秦米婆將熬著的湯裝了一碗給我,輕聲道:“蛇君今天又挖了棵天麻,你先喝碗湯補補。”

那湯確實很鮮,而且已經微溫了,當下喝了一口看著秦米婆:“去很久了嗎?”

可一想也是,墨修送來的天麻,熬好了湯,都已經變溫了,就證明已經很久了。

這會已經接近下午了,肖星燁有什麼發現,肯定早就發現了。

我一口氣將湯喝完:“我先去看看。”

秦米婆卻叫住了我:“他們既然已經找了一上午了,肯定已經找到了,你乾脆等他們回來吧。”

她語氣很平穩,而且隱隱的開始咳了起來。

我猛的想起昨晚墨修特意帶我去洞府,去陰陽潭,可能就是為了讓我沉睡。

還有他不準我跟著一塊找那個製棺之地,所以這次他也是特意的?

他不想讓我跟著一塊進入那半層樓,所以任由我昏睡。

“我就去看看。”我朝秦米婆苦笑了笑。

其實有什麼好擔心的,秦米婆也是墨修的人,肖星燁是秦米婆的人。

連我爸媽都和墨修是盟友,其實我一直在他們掌控之中,不是嗎?

見我要出門,阿寶立馬不玩了,“嗯嘛”“嗯嘛”的叫著,伸手要我抱。

最近我和他相處多,更黏糊了。

我想著反正也冇什麼事,不過是去看一眼,抱著阿寶去也冇事,當下將他放在電動車前麵站著,騎著電動車去鎮上。

到的時候,天色已經近黃昏了。

阿寶指著落日,嗬嗬的笑:“蛋蛋!蛋蛋!”

我轉眼看著夕陽,似乎很久冇有見過早上的太陽了。

到鎮上的時候,我將電動車推到劉嬸家門口,跟她打了招呼,抱著阿寶正要去我家。

可剛到門口,就見眼前黑影一閃,墨修沉著眼看著我:“你來了?”

他聲音有點怪,看著我時,眼神因為刻意的發沉,所以眼角一直跳動。

“叭叭。叭叭。”阿寶見到他,伸手嗬嗬的笑:“抱抱!抱抱……”

墨修卻隻是沉眼看著他,朝我道:“這邊出了點事,你先回去吧,等明天我來找你。”

“嗯嘛……”阿寶見他不抱,很是委屈,轉身摟著我的脖子,嘟著嘴一臉不高興。

墨修來找我,很少說是“明天”的。

我拍著他的背,看著墨修:“是找到了嗎?”

墨修點了點頭,臉色有點艱難:“是。”

“裡麵有什麼嗎?”我安撫著阿寶,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變得輕緩。

朝墨修輕笑道:“也是我不能看的吧?有冇有什麼我能知道的?”

墨修張了張嘴,伸手來拉我:“我先送你回去,電動車讓肖星燁給你帶回去。”

可就在他拉我的時候,樓上傳來了輕巧的腳步聲。

那腳步聲很輕,很巧,似乎走路都在跳舞的那種,明顯不是肖星燁的。

而且似乎還是光著腳,正在拾階而下。

“走。”墨修拉著我,直接就要離開。

“是龍靈嗎?”可樓梯口,一隻光潔的腳丫慢慢的探了下來。

五個腳趾圓滾滾的,有著粉色的腳趾蓋,整個腳掌,纖秀白皙且漂亮,似乎如同玉質一般。

再往上就是秀氣的腳踝,光滑筆直的小腿,以及恰到好處的膝蓋,勻稱的大腿……

隨著另一隻腳跨下來,我看到了一個穿著我舊裙子,卻又好像參加舞會,順著旋轉樓梯而下的公主一般的人。

樓梯雖然掃過了,可終究是老房子,因為她的存在,這房子好像都顯得亮堂了一些。

又似乎,她這樣的人,不應該出現在這樣破舊的房子裡。

她雙手撐在已經褪了漆的木扶手上,整個身子似乎都半趴在上麵,雙腳微微懸空,低垂著頭看著我:“你好,我也是龍靈呢。”

可似乎因為說話,身子從扶手上一滑,雙腳落在地上。

雙腿似乎站立不穩,膝蓋直接往前跪,眼看就要軟軟的倒在樓梯上了。

站在我身邊的墨修,直接身子一轉,急急的將她抱在懷裡。

很自然的踮起一條腿,讓她坐在腿上,伸手幫她揉著腳踝。

聲音極為輕柔的道:“不是說要躺著的嗎?怎麼下來了?腳還痛,不要亂走。”

那個女的,伸手勾著墨修的脖子,漂亮的雙腳踢了踢:“聽說龍靈來了,我就來看看嗎。”

她轉眼看著我,低笑道:“我不能走路,你過來,讓我看看你。”

她說話間,整個人好像都閃動著光輝。

如同女王……

不!

如同一個女神般,示意著我走近。

明明是舊的衣服,破舊的房子,卻因為她的存在,好像變成了神殿。

我沉眼看著她,鎖骨處的鱗紋慢慢發痛,一點點的變得尖悅,這次刺痛和火辣的痛意同時傳來。

就好像燒紅的針,往肉裡紮。

墨修明明也有感覺,伸手摸了摸他的鎖骨。

卻隻是抱著“龍靈”起身,朝我道:“你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