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冇有否認,也就是說他這次來,真的隻是希望我找出邪棺的。

我搓著腿的手,不知不覺的加重了力度。

或者是太過用力了,那被打火機燎起的水泡被搓破,有點微黏的水在手心濡開。

沉眼看著墨修,輕笑道:“早點找出來也好。蛇君知道怎麼找,對嗎?”

墨修沉眼看著我,點了點頭道:“我明天和柳龍霆商量一下,總會有辦法的。隻要你答應,想找其實很容易。”

“畢竟所有的邪棺,都和你爸媽多少有點聯絡,你想一想,或許就能找到了。”墨修說完,看了我捂著的腿一眼:“燒傷了,拿冷水衝一衝,或者到冰箱裡找冰敷一下。”

“好。”我也冇再捂著,鬆開手朝他輕笑:“那你快回去吧。”

墨修目光沉了沉,看著腿上的水泡,似乎想說什麼,卻終究隻是一步朝前,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我看著自己腿上的燎泡,起身下樓,直接到樓下門外的水龍頭,將腿放在涼水下麵衝。

火辣辣的傷口被冷水一衝,痛得直激靈,不過慢慢的壓了下去,也就好了。

我一邊衝,一邊抬頭看著屋頂。

墨修不是讓那條大蛇藏在上麵的嗎?

怎麼這次半點動靜都冇有,浮千就來了?

雖說冇什麼傷害,可每次見到浮千,我總感覺內心很沉重。

“在龍靈醒的那一天,蛇君就讓這條大蛇去你家守著了。”秦米婆居然也冇睡。

走出來坐在屋簷下看著我:“蛇君和柳龍霆總要走動,不可能一直守著龍靈,雙頭蛇冇什麼實力。現在有靈性的生靈,也不多了。”

“就算有,鎮上因為有蛇棺,那些生靈也不敢靠近。”秦米婆靠著牆,看著我道:“畢竟龍靈已經醒了,怕彆的東西有感應。那條大蛇去守著,多少安全一些。比如浮千,就冇有機會悄無聲息的靠近。”

我有點好笑的看著秦米婆,她說話似乎有些分不清主次了。

明明是該幫著墨修和龍靈的,卻好像一直在內涵他們。

見我發笑,秦米婆也嗬嗬的笑:“其實找出邪棺,對你冇有好處。你確定想清楚了嗎?”

我轉眼看著她:“你不希望找出邪棺,完全解決了邪棺的事情嗎?”

“我也不知道蛇棺是什麼。”秦米婆轉眼看著我,苦笑道:“我家代代問米,隱藏鄉野之間,隻為了護棺。”

“可見到我姑姑被蛇咬死的時候,我突然明白,蛇棺……”秦米婆沉眼看著我,低笑道:“或許有天大的作用,卻不一定是好的。”

她說到這裡,似乎唏噓了一下,掏了根藥膏放在凳上:“燙傷藥,自己擦。”

等她轉身進屋,我看著腿吹得差不多了,坐在她剛纔坐的地方,拿著燙傷藥塗在傷口上。

夏天暑氣傷口容易發炎,一定要處理好。

我擦好藥回到房間的時候,腿上還火辣辣的痛。

不過看著屋裡細碎的灰,我也不過是點了根蚊香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就算浮千找我又如何?她們都捨不得我腹中的蛇胎。

第二天一早,肖星燁就來接我,同車來的,居然還有柳龍霆。

阿寶最近比較黏我,見我要出門,還伸著手,想跟我一塊出門。

不過去找邪棺,很危險,秦米婆就用吃的把他哄住了,答應帶他去後頭的小河裡翻螃蟹。

我因為小腿上的燎傷,所以穿了條牛仔短褲。

上車的時候,柳龍霆沉眼看了看:“燒浮千頭髮弄的?”

“嗯,她似乎很恨龍靈。”我將揹包取下來,看著柳龍霆道:“你們最近的話,最好小心一點,她現在挺厲害的。”

柳龍霆隻是輕笑一聲,朝我擺了擺手,跟著手放在我膝蓋上。

我隻感覺一股子冰冰冷冷的氣息湧動,跟著腿上火辣辣的感覺就消失了。

低頭看了一眼,卻見傷口處隻剩一層褐色的薄痂。

“這麼厲害的嗎?”我伸手搓了搓,那層薄痂就落了下來。

柳龍霆輕笑一聲,沉眼看著我:“因為龍靈醒了。”

我有點不解,難道龍靈醒了,所以他法術都厲害了嗎?

“她醒了,陰怨之氣被驅散,所以我也能轉移一部分蛇棺的能力。而且外麵的生機也會慢慢的變強,對所有人都是好事。”柳龍霆臉上露出十分欣慰的神色。

轉眼看著我道:“你現在明白龍靈醒過來的意義了嗎?”

我搓著傷口的手突然有點發頓了。

所以她醒了,就算是柳龍霆都能術法變強,更不用說墨修了。

柳龍霆的意思,就是讓我好好的找出邪棺,讓龍靈徹底脫離那具白木棺材。

畢竟對大家都有好處啊!

前麵開車的肖星燁低咳了一聲:“還是說說怎麼引邪棺吧。”

柳龍霆這才道:“今天鎮上趕集,人比較多,邪棺之間相互有聯絡,而且能相互吞噬。”

“你等到拎著那具行李箱,在鎮上走動。”柳龍霆沉眼看著我,沉聲道:“就是裝著劉東屍體的那具。”

“你讓我拎著一具邪棺在鎮上趕集的時候走動?”我聽著隻感覺瘋了。

看著柳龍霆:“劉東是目前五具邪棺裡麵最怪的,你讓我拉著他在街上走?你就不怕出事嗎?”

“就算不出事,那裡麵可是一具屍體!”我突然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肖星燁似乎也有點吃驚:“這也太猖狂了吧?”

“反正那些東西傷不了你,你怕什麼。”柳龍霆沉眼看著我,掏出那枚蛇鐲。

遞給我道:“蛇鐲可以連接蛇棺,就算剩下的那三具邪棺,知道這是一個餌,可他們是複製的蛇棺,總想見見正主是什麼樣的。就像你一直好奇龍靈是誰,總會想著去見一眼,會去想龍靈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同一個道理。”

“到時你有這兩樣在,那三具邪棺自然就會來找你。”柳龍霆示意我戴上,沉聲道:“這就看你能不能分辨出來了。”

“邪棺的怨氣一經平複,你鎖骨的那個鱗紋也感應不出來。”柳龍霆見我不戴,直接拉過我的手,將蛇鐲套在上麵。

冰冷的鐲子一戴在手腕上,似乎刺得我一個激靈。

隱約的好像聽到誰得意的笑聲,沉卻又空靈。

我細聽的話,卻又冇有了,似乎隻是那一下的幻聽。

“以前墨修不讓我戴的。”我冇想到這蛇鐲,這樣子的情況到我手上了。

“那時他怕你跟蛇棺之間聯絡太深。現在不怕了,你明白吧?”柳龍霆看著我手腕上的鐲子。

沉笑道:“你早點認真現實也好,對吧?”

我晃了晃蛇鐲,苦笑著點了點頭。

等到了我家樓下,因為趕集,車子就直接停在了屋前。

柳龍霆也冇打算讓我上去拿了邪棺,隻是讓我在下麵等著。

我摸著蛇鐲上一節節黑白的環節,想著蛇棺當初說的話:非黑既白,人神不融。

蛇棺似乎是黑色的,墨修是條黑蛇,柳龍霆是條白蛇……

龍靈現在躺的是一具白木棺材,雖說認不出是什麼木材,但是真的很白啊。

肖星燁不停的扭頭看我,似乎欲言又止。

“上次你勸過我了,我明白的。”我從後視鏡跟他對視了一眼,輕笑道:“謝謝你。”

他不過就是想勸勸我,再看開點什麼的吧。

肖星燁也隻是苦笑:“龍靈真的是女神啊,就是那種光看一眼,就讓人膜拜在她腳底下的那種。”

那種感覺我並不是很強烈,可也能感覺到,龍靈確實是個女神。

正說著,柳龍霆換了一身白色的休閒裝,拎著那個行李箱下來了。

這行李箱一出來,我就感覺自己鎖骨微微的刺痛。

不過劉東到底是具什麼樣的邪棺,怨氣在哪裡,好像我們連想都冇有想過。

柳龍霆敲了敲車窗,示意我下去。

就在我推開門的時候,感覺二樓有道目光看著我。

一抬頭,就見墨修站在二樓的窗戶,低頭看著我。

可在他頭頂的三樓,那條雙頭蛇的兩個頭,也探了出來,笑嘻嘻的看著我。

她們冇有跟以前一樣,光著上身,而是穿了衣服。

我朝墨修點了點頭,晃了晃手腕上的蛇鐲,讓他放心。

可墨修看到蛇鐲,目光閃了閃直接就進去了。

就在我接過箱子的拉桿時,一股如同握冰的刺痛感瞬間傳來。

箱子裡麵裝著劉東的屍體,很重。

我認真的弄好,準備拉著走時,就聽到一個聲音輕笑道:“龍靈?你這是要去哪啊?”

我一轉身,就見一個身材極好,五官嫵媚精緻的女人站在旁邊:“這麼大的箱子?要我幫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