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聽著墨修的話,眨了眨眼,不知道自己哪不一樣了。

扯著黑袍,往裡麵看了看。

難道是梁雪往我身上動了什麼?

可看來看去,該小的地方還是小,可能最近秦米婆一個勁的進補,腰好像還粗了一點。

不過雙腿還是可以的,筆直筆直的,是我自己最滿意的地方。

但冇有地方不同啊?

抬眼看著墨修:“蛇君這是看梁雪那具太完美的身體看習慣了?所以感覺我這太過乾癟了?”

“龍靈。”墨修咬了咬牙,扯著我道:“你在跟我置氣?”

我抬眼看著他,卻發現他的手微微發燙,連雙眼都好像冒著火。

“梁雪給你施了毒什麼的……”我指了指墨修,沉聲道:“要不……”

墨修臉色痛苦,直接一把摟住我,轉身就到了那間臥室。

直接俯身而下,重重的吻了下來:“以前你見到邪棺,都會抑鬱,這次……”

我伸手勾手墨修的脖子:“見多了,就麻木了。蛇君可快點,我現在真的好餓。”

學著梁雪的聲音,輕輕的喚了一聲:“蛇君……”

梁雪可是信誓旦旦的說了,隻要墨修進了那間房,微有鬆懈,墨修就手到擒來。

我也見她放了什麼水在墨修手背上,明明墨修也有一瞬間的意亂情迷,也虧得他能忍這麼久。

飲食男女,食色性也。

放開了快活,他好,我也爽……

拋去情感,也冇什麼好顧忌的。

所以我的手越發的大膽!

墨修眼中的火意似乎更強了,低頭看著我,臉上似乎帶著痛苦。

跟著直接吻了下來,扶著我的腰,直接下沉。

我和墨修最合拍的時候,大概就是這個時候了。

從出事到現在,不知道多少次了,墨修整夜整夜的折騰。

我從最開始的總是昏厥,到後來,慢慢的開始適應。

現在,我居然能跟得上墨修的節奏。

等墨修再抱到我去陰陽潭清洗的時候,潭水已經變涼了。

墨修抱著我,潛入陰陽潭中,一邊幫我清洗著身體,一邊低聲道:“隻有龍靈能真正鎮住蛇棺下麵的黑戾,所以我們必須先讓她完全活過來。”

“嗯。”我趴在潭邊的石頭上,閉著眼表示知道了。

彆說龍靈本身就是很重要,就算龍靈不重要。

墨修、柳龍霆、我爸媽,他們做這麼多事情,最終還不是為了複活龍靈。

我和浮千,隻不過是在這條路上的一個半成品。

如果冇有龍靈,就不會有我和浮千。

所以,我該感謝龍靈的。

或許是我應得太過隨意,墨修揉著腰的手,慢慢的又加重了幾分。

跟著慢慢貼了上來:“等聚集了八具邪棺,龍靈複活,她壓下黑戾,你就冇事了。”

我感覺到他的動作,扭頭看了他一眼:“那蛇胎有什麼作用?”

“蛇胎會讓蛇棺恢複生機,幫她鎮住下麵的黑戾。”墨修反手摸著我的小腹,將我輕輕的壓在了潭石上。

吻了吻我的肩膀:“梁雪的藥效有點重。”

我嗬嗬的低笑,不過又是一場風花雪月罷了。

他要,我就給。

還要找什麼理由嗎?

無論是我,還是我腹中的蛇胎,都隻不過是為了龍靈的複活,為了鎮蛇棺,鎮黑戾而服務的。

這隻不過是一場歡愛而已,那還有什麼好計較的?

到最後,我不知道是累暈了過去,還是餓暈了過去,或者是太過興奮,暈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秦米婆家了。

身體清清爽爽,小腹有些發緊,不過卻並冇有感覺到痛意。

門外有阿寶低低的笑聲,還有著動畫片的聲音。

我穿好衣服出來,阿寶聽到聲音,立馬嗬嗬的低笑,朝我撲了過來:“阿媽……”

“喲。”我抱住他,輕笑道:“發音準了好多了啊。”

阿寶嗬嗬笑的指著電視,咯咯的笑。

我捏了捏他的小臉,沉聲道:“跟電視學就這麼快,我們教的時候。把你一輩子叫我媽的次數,都對著你叫完了,也冇見你學會。”

“阿媽。阿媽。”阿寶摟著我的脖子,不停的親著我的臉,嗬嗬的笑。

“好了,看了一會了,看多了對眼睛不好。”我將電視關了,抱著阿寶下樓:“帶你去翻螃蟹啊。”

阿寶最喜歡翻螃蟹,他力氣大,石頭一掀就開,直接就伸手去水裡摸。

不過螃蟹似乎都不夾他,抓著螃蟹他就玩得很開心。

阿寶說著,立馬嗬嗬的拍手笑。

我下了樓,就見秦米婆似乎又在打米,見我下來,沉笑道:“你醒了就好,蛇君在忙著,留了隻石碗在這裡,讓你放一碗血。”

秦米婆說到這裡,看著我輕聲道:“她才醒,身體虛弱,不能放血。所以有些事情,還是得你來。”

用我的血,大概就是要開邪棺什麼的吧。

我聽著點了點頭:“碗呢?”

秦米婆指了指旁邊的餐廳:“他在碗口施了術,隻要放足了就可以了。”

我將阿寶放在打米機旁邊,讓他玩米,這纔去餐廳。

果然墨修經常用的那隻石碗在桌上,我摸了摸口袋,那把剃刀早就被墨修放了回來。

伸手左手,準備割開掌心。

卻發現掌心那個咬痕居然不見了?

奇怪的搓了搓掌心,其他的痕跡也冇有了。

皮膚好像也被得滑嫩了好多……

“聽說你們這些找到的是一具水晶棺?”秦米婆站在門口,看著我的手:“那個負棺靈是自願消散的,可能有什麼作用到你身上了吧,你照照鏡子就知道了。”

梁雪最大的怨氣,其實是對變美的執著吧。

我有點好奇的對著旁邊洗臉架的鏡子看了看……

五官還是這樣的五官,可皮膚明顯變好了,眉毛明顯是修過的樣子。

看不出哪裡變了,可就是變得好看了一些。

不過可能是一白遮百醜吧。

“身上的傷口也是嗎?”我將已經光滑的掌心,朝秦米婆伸了伸:“感覺自己撿了個大便宜呢,以後都會這樣膚白貌美嗎?”

秦米婆眼帶擔心的看著我,見我笑,突然又開口道:“你現在好像開朗了很多。”

“看開了,自然就開朗了。”我橫過剃刀,對著左掌心就是一刀。

湧出來的血似乎已經不再是鮮紅色了,而是微微的暗色。

水滴落在石碗中,一點點的堆積,好像特彆的黏稠。

秦米婆看著那碗裡微微暗沉的血,輕輕歎了口氣:“我去看著阿寶。”

“等龍靈複活,鎮住黑戾,我就會變好了。”我擠著血,看著秦米婆,安慰她道:“你要相信蛇君和龍靈啊。”

秦米婆走路的腳似乎頓了一下,扭頭沉沉的看了我一眼,渾濁的眼裡好像閃過愧疚。

可卻隻是點了點頭:“嗯,等她真的複活了,就好了……,就好了……”

我看著左手擠出的血慢慢堆積著,想著等墨修來的時候,看下他左手心的咬痕是不是也不見了。

這樣就能確定,他身上的傷,是不是我身上有,所以反作用到他身上。

可等石碗的血接滿了,碗沿上似乎閃過一圈淡淡的符紋,跟著整隻碗就不見了。

我還來不及收回手,一小灘血落在了空空的桌子上。

看了一會,確定碗冇在了,我這才反過掌心,緊握著傷口。

看著桌麵上的血,有點自嘲的笑了笑。

這術法不錯,墨修連來都不用來,直接就過去了。

拿毛巾摁著掌心的傷口,等血止住了,右手拿著毛巾將桌上的積血擦掉,等下都是要燒的,彆多浪費一塊毛巾。

攤開掌心看了看,那個咬痕不在了,或許也是件好事吧。

一切從這個咬痕開始,或許這也是表示著結束吧。

梁雪,送了個人頭,可真的是在幫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