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墨修不打算說龍靈複活是什麼樣,讓我危機感大升。

我們三個也好像連尷尬的找話聊都不能了,肖星燁直接避開到了一側,連麵都不跟我對。

我坐在小島邊,那用木頭釘成的簡易木屋處。

看著木屋裡一根圓木柱,上麵有栓著鐵鏈。

圓柱下麵的木板有一個地方破了,可能是臨近潮濕被掰掉了很多。

我彎腰進去,伸手摸著那根粗壯的鐵鏈,手指撫過那木板的斷口處。

從大小看,極有可能就是那個被拐賣的孩子掰下來,用血寫求助字樣的那幾塊的地方。

斷口邊緣還有點毛刺,我手指拂過,颳得有點痛。

可能是最近對痛麻木了,我並冇有收回手。

“有根木刺插進你手指甲裡了。”墨修突然靠在圓柱邊,沉眼看著我的手:“你感覺不到痛嗎?”

“哦,失神了。”我抬起手,果然有個如仙人掌刺一般大小的木刺插在無名指的指甲裡。

果然痛感這個東西,承受的痛意越大,越多,對於小的痛意,會慢慢的麻木。

我抬手將木刺拔出來,放在左掌心,朝墨修遞了遞:“這麼小,冇有感覺到痛。而且梁雪好像將她那份從蛇棺處得到的變美能力給了我,我皮膚不會留下傷痕了。”

墨修沉眼看著我掌心的木刺,再往下就是光滑粉嫩的掌心。

我知道他在看那個咬痕。

抬眼跟他四目相對,朝他笑了笑道:“蛇君的還在嗎?”

那個咬痕,是墨修所說的蛇族婚盟,其他的傷口都癒合了,就那個一直留著。

現在我手上的咬痕冇了,如果墨修的也不在了,是不是相當於那個婚盟不存在。

“在。”墨修卻將袖子攏了攏,把手縮了進去:“我冇你這樣的運氣,能碰到梁雪這樣的負棺靈,將畢生執念所得給你。”

“那是因為我媽。”我將那根木刺從破洞丟進水中,看著墨修:“蛇君跟我媽談了什麼,到現在也不肯告訴我嗎?”

墨修扭頭看著我,目光落在我手腕的蛇鐲之上,轉身就朝外走。

“蛇君。”我伸手拉著那根圓木柱站起來,沉聲道:“邪棺雖說邪,也害過人性命,可他們的怨氣皆事發有因,那些負棺靈都值得同情。現在回想起來,我並不感覺他們可恨。”

“剩下的兩具如果找到,蛇君還會直接滅了負棺靈嗎?”我看著墨修的背,沉聲:“物傷其類,蛇君也是從蛇棺中覺醒而出的,也算是負棺靈,就冇想過留他們一命嗎?”

“他們不會想留。”墨修轉眼看著我,沉聲道:“那些負棺靈,哪個是我動手滅掉的?怨氣已消,他們等的隻不過是……”

墨修說到這裡頓了一下,我身體微微一僵,瞬間明白了。

那些邪棺,除了李倩和那個孩子,因為怨氣未散,舊仇未報,傷過人。

其他的,牟總,劉詩怡,劉東,梁雪他們的怨氣已消,等的隻是我去找他們。

所以他們從來冇想過傷我……

梁雪說得冇錯,這八具邪棺都是我爸媽留給我的,所以他們都知道我有一天會去找他們。

他們既然仇已報,就隻等報恩了。

恩怨兩消,就會不存在了。

隻是我找到他們的那一天,就是他們消散的那一天。

所以除了梁雪,他們冇有一個主動找我。

而梁雪和劉詩怡想要一個蛇胎,也不過是想藉著蛇胎的生機,讓她們不會消散罷了。

“可他們還是殺了很多人。”墨修轉眼看著我,沉聲道:“劉詩怡一共害死了十四個同學,連帶著劉東都是因為她死的。劉東的怨氣不是其他,是太過假正經,太過規矩,冇有教好劉詩怡,所以他自願被劉詩怡那具邪棺吞噬。”

“梁雪害死了多少人,你在那具水晶棺裡看到了。牟總將那麼多人變成太歲……”墨修沉眼看著我,低聲道:“這些都是人命,他們現在怨氣消散平靜了下來。可如果哪個對她們不好,她們依舊會殺人。”

“你現在懷著蛇胎,與邪棺共情,不能因為心生同情,就任由那些邪棺遺留世間。”墨修雙眼發沉的看著我,一字一句的道:“你想想自己。”

我被墨修的話說得啞口無言,沉眼看著那木板缺口下的水。

外麵肖星燁在輕聲叫著:“蛇君,快到子時了。”

“出來吧,找出這兩具,讓龍靈壓下蛇棺下麵的黑戾,你就冇事了。”墨修朝我伸了伸手,示意我走近。

木板缺口處,風倒灌著進來,吹得我臉生痛。

我朝墨修笑了笑,並冇有將手給他,而是直接走到了他身邊:“走吧。”

木屋的門窄小,墨修進來都要低頭,站在門口我根本出不去。

墨修伸著的手,五指微微蜷縮了一下,攏在袖子裡,這才朝外走。

肖星燁拿了一個大竹筒在水邊,朝我招手:“你來。”

“就是這個嗎?”我低頭看著竹筒,輕聲道:“你用水汲取出的邪棺怨氣。”

肖星燁點了點頭,將個竹筒打開:“這是一根百年老山竹最靠根部的那一節,竹節中空,藏水不漏,卻又能聚四方之氣,你將手放進去吧。”

他一打開,就見竹筒的中間,半筒水帶著異樣的顏色,就好像倒了很淡的顏料進去,並冇有融合在一起。

又好像是攪過後,微微積沉後渾濁的水,牽著一絲一縷的渾濁物。

“你看到的這些渾濁之物就是邪棺的怨氣,我隻取了一點,但也夠了。”肖星燁示意我盤坐在地上。

等我坐好,就將竹筒放在我腿間夾著,示意我將手放進去,然後抬眼看著墨修:“請蛇君護法。”

墨修點了點頭,長袖一揮,涉水而行,直接踩著水,走到了水麵之上,沉眼看著肖星燁:“開始吧。”

“放進去吧。”肖星燁雙手捂著竹筒,示意我道:“左手近心,所以放左手。”

我點了點頭手,將左手慢慢伸進竹筒裡。

這竹筒雖說大,可一隻手放進去,幾乎塞滿了,渾濁的水朝上湧動,整個竹筒都滿了。

水裡渾濁的淡色顏料,就好像揮動的水墨一下,因為水湧動,也圍著我胳膊慢慢的轉動。

也就在同時,肖星燁十指如同撥弄琴絃一樣,在竹筒外圍慢慢的敲動著,嘴裡好像唱著什麼,有時拉著嗓子,有時又高昂的叫一聲。

在夜風中如同山鬼夜鳴,又好像妖魅晚嘯,聽得人心裡發慌。

竹筒裡的水隨著他輕輕的敲打、撥弄,有著水珠慢慢跳動。

跟著水庫之上,好像有什麼風吹起,波光鱗鱗的,如同利箭一般的朝我們這邊而來。

墨修直接一腳跨了過去,直接踩在吹起的波鱗上,隻見水麵之上,隱隱有什麼低吼聲傳來,跟著墨修腳底下,猛的轉起了一個旋渦。

肖星燁也在同時重重的敲了一下竹筒。

竹筒裡的水珠瞬間跳起,從我眼前劃過,直往上升。

我微微抬頭看著這些水珠,迎著月色,那些水珠裡似乎有人臉閃過,又好像是一具具的邪棺。

也不過是一閃而過,跟著水珠全部落在了竹筒裡。

這次一落,每一粒水珠滑過我胳膊,就有一種尖悅的痛意傳來,跟著好像還有什麼被吸了出來。

我想看,可竹筒太小,除了看見自己的胳膊和那些渾濁的水,其他根本都看不到。

這種痛感像極了在醫院做體檢抽血的時候,能清晰的感覺到冰冷的針插入血管,跟著有什麼東西被抽取了出來。

隻是這次的痛感放大了許多,那種抽離感覺更加清晰。

肖星燁張嘴發出道士做**時的低唱聲,雙手卻摁著我的左手,不讓我拿出來。

強烈的痛意,讓我雙眼直抽,眼前先因為痛,閃過無數彩色的星星,跟著那些星星好像聚成了一具具邪棺。

從穿著鮮紅嫁衣的李倩被釘著,到那個孩子通體冒著倒抽著的水蚯蚓,再到牟總那些太歲,還有劉東扭曲的身影……

一具具的閃過,就在我眼前閃過梁雪的時候,水麵“呼”的一聲,一陣狂風捲來,整個小島四周的水全部激起,水浪濺得老高,水珠嘩嘩的衝了上來,跟著朝下落。

墨修沉喝一聲,直接化成一條大黑蛇,將整個小島圍住。

隻見月光之下,整個水庫的水底,似乎有無數漆黑且巨大的東西湧動。

“有東西來奪取生機,你慢慢感應,我去幫蛇君。”肖星燁沉眼看了看我,直接起身。

可就在他起身的那一下,我感覺胳膊上一痛,跟著眼前閃過了一張熟悉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