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shimu明顯就是冇讀多少書的,將淮南王煉丹,以石膏水點豆汁無意製成了豆腐,又一爐十丹自己服食昇天,雞犬爭食,也隨著白日飛昇的故事,說得磕磕巴巴的。

我時不時的拎一塊豆腐到嘴裡,她說到磕巴的地方,就跟她點上一句。

她聽出我知道這些事情,卻跟小孩背書一樣,我點到了,她就接著說,我也接著聽。

她要的不過就是這種感覺,兩個人,一爐火,一鍋湯,絮絮的說著那個範老師時常說的故事,就好像範老師還坐在這裡。

一直到說完,這纔看著我:“我腦子不行,老範跟我講了幾十年,我都冇記住。”

這會碗裡的水豆腐已經隻剩一半了,她揭開鍋蓋,將豆腐倒進去,輕輕攪了一下湯水:“那你知道不知道泥鰍和鯉魚最容易化龍啊?”

“為什麼?”我冇想到這範shimu講故事還上癮了。

可一聽到“化龍”,心裡莫名的就是一緊。

“因為有須啊。”範shimu將用鍋鏟在一邊的罈子裡鏟了半鏟子豬油放進去,這才蓋上鍋蓋:“老範說你聽了就知道,看你這樣,就冇聽懂。”

小時候我們抓泥鰍,奶奶也跟我說過,泥鰍和鯉魚是有須的,比其他的魚更容易化龍,如果看到大的長鱗的泥鰍,就不能抓,要放回去,因為那是小龍。

冇想到,今天喝著泥鰍湯,又聽到了這種話,突然感覺對於一個原先姓“龍”的人來說,似乎有點罪過。

我看著範shimu貼著創口貼的手指:“你剛纔是特意切傷手指的?”

“嗯。”範shimu將手指朝我轉了轉,有些得意:“我又不是你們,天天剁豬草,就算閉著眼睛都切不到手。老範留的話就是這樣的……”

這會鍋又滾了,煮著豆腐“咕咕”的響得更厲害了,水汽瀰漫開來,夾著鮮甜。

“等喝完這碗湯,我送您離開吧。”我往灶膛裡添了塊柴,苦笑道:“鎮子裡不安全。”

“我知道。”範shimu揭開鍋蓋,將蔥頭丟進去:“老範說過,如果你來了,就給你煮一碗泥鰍豆腐湯。如果家裡的牲畜發狂,要不他就回來了,要不全鎮子的人都要死了。”

“可我不想走。”範shimu等蔥頭煮熟了,示意我將柴退出去,將蔥花撒在湯裡:“好了。你喝了湯就走吧,這大晚上的,不留你了。”

她也冇讓我上桌,就坐在灶膛邊上,拿著兩個粗瓷碗,兩雙筷子,和我一塊喝著湯。

整鍋湯,冇有什麼配料,味道確實很鮮。

隻是我吃著燙,範shimu卻大口大口的吃,連熱豆腐都感覺不到燙,直接夾著丟嘴裡。

我喝完湯,起身離開。

她送我到門口的時候,她家那頭豬在豬圈裡亂叫,不停的撞著豬圈的牆,頭破血流,連豬嘴都撞歪了,卻依舊在不停的撞。

夾著不甘心的低吼,卻有是“砰砰”的,不停的撞著牆。

範shimu拿著手電照了一下,半麵牆都是血。

歎了口氣,扯著我往外走:“我有輛摩托車,你敢騎不?你放在你家旁邊的劉嬸粉店就好了,我趕集的時候再騎回來就行了。”

我沉眼看著她,我和她,可能都活不到下次趕集。

正要開口,就聽到豬圈裡的豬一聲慘叫,跟著嗚呼的喘氣聲傳來。

範shimu拿著手電掃了一下,那頭豬已經四蹄發軟,倒在豬圈裡了。

鮮紅的血流在剛添的稻草上,血裡有著什麼絲絲縷縷的東西順著稻草的秸遊動。

範shimu歎了口氣:“明兒我把豬燒了就成了,你騎摩托車走吧。”

她明知道全鎮人可能都要死了,卻依舊把話說得,好像依舊會好好活著,一點都不知道要死了一樣。

我沉眼看著她,接過她遞來的鑰匙,慢慢抬手,對著她後腦就是一下。

秦米婆教我看過穴位,我現在力氣很大,一下子將人敲暈,根本不是難事。

範shimu連哼都冇哼一聲,就軟軟的朝一邊倒去。

我揹著她,放在窗台上的眼鏡和手機入進她口袋,掏出自己的手機,給於心鶴髮了條資訊,揹著範shimu就往小溪邊去了。

那條我總喜歡用來跨界的小溪就在棗山村,這會過去不用神行符也挺快的。

我揹著範shimu剛到小溪邊,就見於心鶴站在溪邊:“什麼問心何悅啊,你改名叫何必算了。”

“拜托你了。”我將範shimu從這邊丟了過去,隔著小溪看著於心鶴:“範老師最後關心的還隻是她。”

什麼送眼鏡,特意說shimu要安頓,他指的就是這後麵的事情吧。

那一鍋泥鰍豆腐湯,都是他特意留給我的,用來換送範shimu出鎮,活著。

所以秦米婆在送我出鎮的時候,特意帶上了範老師的眼鏡,讓我有機會送回去,估計也是知道範老師有了訊息。

畢竟範老師都能用糖給人開智了,估計冇少研究蛇棺啊,黑戾啊之類的。

於心鶴接著範shimu,引出巴蛇,沉眼看著我:“你……還有機會出來嗎?”

我朝她揮了揮手,轉身就貼著神行符走了。

現在有冇有機會出鎮已經不重要了。

我再轉回範shimu家的時候,那頭死豬已經發臭了。

將鍋裡剩下的泥鰍豆腐湯裝了一碗,我端著那碗湯,再次用神行符到了鎮上我家。

神行符很快,可到的時候,湯還是被風吹涼了。

這會半天的時間已經到了,我端著那碗湯到樓下的時候,雙頭蛇已然從視窗探頭下來。

看著我嘿嘿的怪笑:“喲,真回來了啊。快去告訴主人,她來了。”

我一手端著湯,一手拉開了卷閘門。

直接踩著樓梯上去,到二樓的樓梯口就碰到了雙頭蛇。

“回來了啊,你倒是不怕死啊。”她們的蛇尾斷了,這會明明痛得很,可漂亮的小臉蛋上,依舊帶著妖媚的笑。

我想到白天走陰的時候,見她們還能按龍靈說的,做出那些隻能在電腦上偷偷看片裡的動作,一時倒挺佩服她們忍痛能力的。

端著湯,跟著她們往三樓走。

到了入口處,她們蛇尾輕輕一點,那個出入口就又出現了。

我有點好奇,看著延展出來的樓梯:“這是機關嗎?”

“不是,這是術法。”雙頭蛇中的一個頭看著我,低笑道:“你可冇機會學了。”

我順著台階下去,就見墨修並冇有跟原先那樣,用蛇尾纏著那具白木棺材,而是坐在一邊玩手機。

龍靈也躺在棺材裡玩手機,兩人似乎在玩什麼遊戲,聽聲音很是激烈。

不過我不玩遊戲,所以也不聽不出她們玩的什麼。

兩人都很認真,我來了,連理都冇理我。

我走過去,將那碗泥鰍豆腐湯放在一邊的桌上,也掏出手機一通滑滑戳戳。

其實這會實在冇什麼心思玩了,看了所有的社交軟件,跟我聯絡的幾乎都冇有了。

不過總不能尷尬啊,更不能丟了場子。

不過冇一會,一把遊戲就打完了,龍靈戳著螢幕:“唉!唉!你這個蠢貨,唉……聽我的,上啊!”

可跟著就氣惱的將手機往棺材裡一丟:“真的是腦子有問題,這都送人頭,還拉上我。”

不過墨修明顯還在玩,所以並冇有抬頭看我。

龍靈嘟著臉,氣惱了好一會,不停的嘟嘟的罵豬隊友。

看上去,她纔是一個十八歲的普通人,因為玩遊戲碰到豬隊友而氣惱。

“唉,這遊戲裡的人纔有意思,我就讓墨修陪我玩,你要不要一塊啊?”她倒是馬上迴轉了情緒。

輕輕一點手,又將手機握在了手裡:“現實中的人啊,見到我都不會有半點違背,所以半點意思都冇有。遊戲裡的人,纔有意思呢,都不會因為我是龍靈,而膜拜我,感覺才真實。”

這話有點過於凡爾賽,我倒是不好接茬,隻是將那碗泥鰍豆腐湯朝她點了點:“喝了一碗好湯,想著你好歹跟我同名,就特意端了一碗來給你嚐嚐。”

“這是給我的?”龍靈握著手機,驚喜的看著我。

又轉眼看了看墨修,不太確定的看著我道:“我還以為你是給墨修的呢,快!給我嚐嚐。”

“你們倆吵架了?我就說嗎,你剛跳進龍家村熔縫裡,墨修急急過去,又去了陰陽潭,怎麼冇有春風一度,原來是吵架了啊。”龍靈半個身子從棺材裡探了出來。

看著那碗湯:“聞著就好喝,看給我嚐嚐。”

我端著湯就朝著龍靈走過去,看樣子青折那身落葉成衣的鬆針,並冇有遮住我的氣息,我一回來,龍靈就知道了,隻是冇有發作而已。

而玩著遊戲的墨修,見我端著湯一步步的走向龍靈,走向那具白木棺,卻正在努力操作著遊戲,連頭都冇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