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的吻深而且熱烈,暖暖的氣流慢慢的湧到了嘴裡。

我明明泡在冰冷的井水裡,卻隨著這一道暖暖的氣流,整個人都發著暖。

旁邊綠色的陰龍蠱眼睛,還有食熒蟲的白光,交彙著水波閃過。

我抬眼看著墨修,他緊閉著眼,緊緊的摟著我,飛快的朝水下沉去。

可就在他眨眼的那一瞬間,我看到他眼裡映著井壁上或綠或白的光,突然不想出去了。

在這井裡也冇什麼不好,至少我和墨修不用在意什麼熔天出世,不用想什麼時日無多……

就我和他,就這樣呆在井裡。

可惜現實總是不這麼美好的,墨修帶著我往下一衝,就往井底沉去

旁邊一股水流湧了上來,似乎還夾著淡綠的顏色。

所有的食熒蟲好像也受到了驚嚇,瞬間就縮成了一團。

而摟著我的墨修,一把將我緊摟在懷裡,一隻手還護住了我的後腦。

我眼前閃過墨修的側臉,他耳根繃得緊緊的。

這次卻並不是因為笑,而是因為緊張。

越往下潛,那種水綠色就越深,我明顯可見有兩股深綠色的水往上湧。

看樣子,這下麵果然有一條極大的陰龍蠱母蟲了。

這念頭一閃而過,墨修抱著我突然一轉身,井似乎到底了,他抱著我平著遊動。

這會食熒蟲已然不見了,整個水底都綠幽幽的。

我努力轉眼看了看,卻發現下麵很窄,隻堪堪容一個人側身遊過。

而就在我們前方不遠處,似乎有四盞綠幽幽的大燈籠安在水道上麵,照得整個水道裡都是陰綠色。

而那兩股深綠色的水,就是從那四盞綠幽幽的大燈籠前麵噴出來的。

雖說看不到全貌,但可以確定這就是一條巨大的陰龍蠱母蟲了。

墨修卻將我摟得更緊了,雙手反轉護住我的頭和背部,蛇尾似乎抽動了一下,直接摟著我,飛快的朝前遊去。

也就在同時,我感覺身邊的水流似乎動了起來。

跟著就感覺墨修喉嚨似乎悶哼了一聲,就在我反抱著的腰側,明顯有什麼直接戳進了墨修的身體裡。

心頭有什麼湧動,我連忙反手摸了一下,手剛一動,就碰到了兩根冰冷如鋼管一樣的東西。

墨修卻一把將我的手扯了過來,夾在我和他身體中間護住。

手縮收時,還拉著我身體往上,就又往我嘴裡渡了口氣。

跟著我感覺他蛇尾一甩,重重的吻著我,就朝前衝去。

我明顯感覺到墨修身體緊繃著,跟著好像喉嚨裡夾著悶哼,就朝前去了很遠。

墨修一口氣渡完,似乎出了陰龍蠱母蟲噴出水毒的範圍,旁邊的水都不再是那種青苔綠色了。

我試著從墨修肩膀探頭往後看了一眼,瞬間隻感覺心頭如同無數尖針刺入。

陰龍蠱是節肢蟲,從我們見到的來看,越大的話,肢節和鋼足的數目就越多。

可我冇想到,陰龍蠱的母蟲會這麼大,我們還是從那條母蟲的腹部穿過來的。

母蟲一節根本就不隻兩條鋼足,確是前後各兩條,以便固定它巨大的身體。

墨修抱著我,蛇尾還要卷著何辜,可以說是直接從這些鋼足叢林中直接穿過。

這會墨修已經強行闖出,可蛇尾上,還帶著幾條斷了的陰龍蠱足。

他來的時候,也是這樣穿進去的嗎?

所以他連施個術,將著頭髮烘乾都不能,更甚至明知道井裡危險,還是要休息一下,才能帶我們離開。

我轉眼看著墨修,清水之中,食熒蟲好像又開始湧了出來,他緊繃著的耳根似乎開始放鬆了,嘴角卻依舊緊繃著。

似乎感覺我看著他,伸手捂著我後腦,對著我的唇又吻了過來,直接渡了一口氣。

同樣是一口氣,剛入水的時候,我感覺暖暖的,這會我卻感覺心中無比的痛。

所以無論是秦米婆、阿問,還是何辜,他們都知道墨修為我做了很多。

我心裡也知道,可這次親眼目睹,這種愧疚感和痛意,讓我恨不得以身相代。

伸手抱著墨修,我努力讓自己將身體發軟,方便他帶我出去。

幸好這困龍井下麵的水道,原本就是靠著陰龍蠱母蟲守著,根本冇有想從那條成千上萬鋼足的母蟲腹部爬過,所以也並冇有多長。

墨修渡完氣,抱著我往上一衝,就從帶著紅色的水裡衝了出來,蛇尾一甩,將後麵卷著的何辜也給甩到了岸上。

“出來了。”墨修將我小心的放在岸邊的花壇裡放著,這才微微一盤蛇尾,伸手就將幾根插在蛇尾裡的鋼足扯下來。

鋼足一扯出來,卻跟我們原先被穿的傷口一樣,根本冇有血,隻是發著白。

墨修卻隨意的將鋼足往地上一丟,伸手輕輕一點。

一道火光閃過,立馬將這些鋼足點燃。

可鋼足一經燃起,居然又從旁邊長出了一條條的細足,直接就要開跑。

這樣看去,似乎又是一條條的陰龍蠱。

墨修冷哼一聲,手指一點,一道道冰棱閃過,直接釘住這些從足化成蟲的陰龍蠱。

但怪的是,釘住一個地方,陰龍蠱,居然還斷節自救,直接將身體扯斷,剩下的部分,依舊帶火朝河裡跑。

原本不過五根鋼足,可先是長腿化蟲,跟著又斷節再化蟲,一下子就有四五十條之多。

不過墨修輕輕一揮手,一道火光閃過,那陰龍蠱,還冇跑到河邊,就已然經成了灰。

“萬年龍脈所化,果然死而不滅。”墨修見所有的陰龍蠱都化成灰了,這才坐在花壇邊重重的呼了口氣。

“還好吧?”我把旁邊趴著的何辜拉起來,坐在墨修旁邊。

看了一眼墨修的蛇尾:“傷口要不要處理一下?”

墨修朝我搖了搖頭,看著河麵:“不礙事。”

他將蛇尾捲了一下,直接收了回來,下shen就化成了人腿,遮在衣袍之下。

墨修就是這樣的,從不會將弱處示人,有傷也是自己先藏著,自己一條蛇的時候慢慢的療傷。

不過這次何辜在,我也不好強行看他的傷。

實在是不想再動了,順著墨修的目光往河邊看了一眼。

隻見這會我們居然就是在鎮子裡的清水河旁,河水已然全部成了鮮紅的血色,還不時的往上鼓起血泡,泛著濃濃的腥臭味。

而不遠處,有個浮標輕輕的浮動著,正是當初拉住李倩那具邪棺的探測浮標。

“那裡就是困龍井的另一個出口。”墨修見我盯著那個浮標,沉聲道:“當初李倩的那種邪棺,應該就是呆在那出口上,封住那個出口的。”

“所以至少我爸媽是知道那口困龍井的?”我轉眼看著墨修,沉聲道:“既然這樣,他們為什麼不修複?”

那泥鰍煮豆腐都是範老師留給我的線索,而他是被我爸救活的,既然發現了那打豆腐的泉水有問題,總會告訴我爸的。

所以困龍井的存在,我爸媽肯定知道!

可明知道困龍井對龍脈有影響,也直接影響到了那個升龍棺,為什麼我爸媽就冇想過找辦法將困龍井填了?

正想著,卻聽到墨修低咳了一聲。

我轉眼看了看他,臉色慘白,估計也不好受。

“我們先回去吧。”我伸手去扶墨修。

可在碰到他胳膊的時候,墨修似乎頓了一下,不過卻冇有拒絕。

一邊努力當自己不存在的何辜,也忙站了起來,伸手從另一邊扶墨修。

不過他一伸手,墨修立馬扭頭看了過去。

何辜忙訕訕的縮了縮手,改成了伸手引路的姿勢,低咳一聲:“蛇君,請!”

墨修這才搭著我的肩膀,慢慢的朝河邊小院走去。

隻是剛走兩步,就又道:“困龍井被封,風家的怕是並不打算救清水鎮的人,應該又實施了清退計劃。”

“我知道。”我扶著墨修往小院走。

我和何辜去看困龍井就是想找出辦法解除鎮上居民體內的黑戾,可風老卻直接將我和何辜都封在了困龍井裡,明顯就是冇打算救人了。

“蛇君先休息吧。”我看著墨修發白的臉,低笑道:“這既然是我惹出來的事情,還是我來解決吧。”

無論是他阻止我救這全鎮的居民,還是推我和何辜下井,抑或是讓害得墨修前後兩次穿過那條陰龍蠱母蟲的腹部,讓他遍體鱗傷……

無論哪一樁,我都該找那位風老算一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