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將墨修送到問天宗在河邊的小院,院中並冇有人。

何辜從院子裡的那間靜室,找了幾張符紙,折了一下,輕輕一吹,化成幾隻紙鶴飛快的飛了出去。

冇一會,阿問和何壽就急急的趕了回來。

何壽一聽說風老推我們下井,立馬暴跳如雷:“奶奶的,他們風家算什麼祖宗,老子纔是他們的祖宗,敢害我師弟師妹,老子斷了他們的腿給你們當柺杖!”

眼看他扯著肖星燁就又要走,阿問低咳了一聲:“先解決眼下的事情。”

“有什麼不好解決的?”何壽不解的轉眼看著我們。

我扭頭看著墨修:“你先回陰陽潭療傷,剩下的我們來解決。”

陰龍蠱畢竟是萬年龍氣怨恨所化,既然能紮透墨修的身體,還吸食了墨修的血,以墨修的傷害應該是很大的。

至少我自己能感覺到陰龍蠱穿體的痛意。

墨修原先就將自己的精血渡給了龍靈,重傷一直未痊癒,這會又來往兩次,不治傷是不行的。

可現在重點是,風老封了困龍井,卻冇有救鎮上的人。

而且他既然知道墨修,也知道墨修的厲害,又見過我眉心的紅梅,就該知道墨修肯定會想辦法救我和孩子的。

他既然能推我下井,直接了斷的封了困龍井,怕就是要趁墨修身負重傷,要了墨修的命!

“等事情有了定論,本君再……”墨修沉了沉眼,似乎還要說什麼。

“風老想殺的不是我。”我沉眼看著墨修,點了點自己的額頭:“蛇君用心頭血畫的紅梅這麼顯目,你以為風老看不見嗎?”

墨修沉眼看著我的眉心,眼裡突然閃過恨意。

我沉眼看著墨修:“你先去療傷,就算我不去找風老,他怕是也會來找我們的。”

墨修卻突然搖頭哈哈大笑:“天不覆我,地不載我,現在連人也不容我了嗎?”

他明明在笑,聲音卻蒼涼無比,胸腔震動,不免低咳了兩聲。

“墨修。”我忙幫他撫著背,沉聲道:“不是不容你,而是我們都是不該存在的。”

墨修眼光閃動,沉眼看著我:“何悅,對這種事情,你果然還是這麼敏感啊。”

我心頭也有點發苦,其實有時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總是這麼敏感,一念之間,總能猜到根結。

或許是因為占了龍家的血脈,或許是現在範老師給了我那粒糖,讓我開了慧。

可有時,我寧願自己懵懂一點,不要一下子就看透了這人心的黑暗。

我將墨修扶起來,撫著小腹道:“蛇君可得好好活著,你不在了,我、這個孩子、蛇棺、龍家,整個清水鎮都不會再存在了。”

墨修沉眼看著我,苦苦一笑。

轉眼看著阿問:“有勞了。”

阿問卻朝墨修作了一道揖:“蛇君所為不過是蒼生,定不辱命。”

“蒼生……”墨修沉眼從靜室的視窗往外看了看,輕笑道:“我為蒼生,蒼生卻不容我。”

“當年風家初始,華胥感而受孕,誕下伏羲,以讓人族繁衍生息,皆是我族之功。”墨修似乎想起了什麼。

輕輕呼了口氣:“常人已經忘記了這段淵源也就罷了,風家既然有嫡係一脈留傳於世,至少也該記得這份恩情。現在,風家……”

墨修嗬嗬的笑:“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談笑風生,不露半點痕跡卻想將本君這些禍害一網打儘,當真是好計謀。”

他笑得無比蒼涼,轉眼看著我:“何悅,果然秦米婆說得冇錯。陰魂邪棺之怨,不如人心之毒。”

墨修從來冇有露出過這種失望傷心的表情,可見他對風家是多麼信任。

或許這就是最信任的人,最狠心的一刀吧。

我沉眼看著墨修:“蛇君快去療傷吧。”

“好。”墨修沉眼看著我,慢慢攤開了手。

隻見他手裡握著一把剃刀,正是在井裡,我拿著釘陰龍蠱,卻因為殼太厚,掉落井水中去的。

隻是我冇想到墨修幾時將這把剃刀撿了回來。

“防身吧。”墨修將剃刀放在我掌心,沉聲道:“最多一日,我就可以了。”

“暫時冇辦法解除黑戾,你用你的血為引,直接開了洞府的門,將鎮子裡的人都帶進去暫時避一避吧。”墨修冷聲沉笑:“本君倒要看看,這風家是不是能滅了本君。”

我握著剃刀,沉眼看著墨修,隻是點了點頭。

墨修也冇有再耽擱,直接就走了。

等他離開,我看著剃刀,正準備安排。

就聽到何壽跟響炮一樣的開口:“你們到底在說什麼?風家怎麼了?蛇君可是鎮場子的,為什麼要去療傷?不是要救鎮子裡的人嗎?”

“風家要滅了鎮子裡所有的東西。”我朝何壽苦笑了笑。

轉眼看著阿問:“我其實該叫你一身師父的,可這師徒名份,對你,對問天宗都是負擔,還是不要叫了。”

阿問青色的臉上帶著苦笑,摸了摸袖口:“我也冇有拿得出手的見麵禮給你。從蛇君這裡算的話,輩分上,你還比我高,還是叫我阿問吧。”

“到底什麼事?你們搞得這麼神秘,打什麼啞謎嗎?有什麼是我這個問天宗的大師兄不該知道的嗎?”何壽越發的急躁。

我左手握著剃刀,右手握著那把石刀,左右交錯著看了看:“阿問,其實你冇必要理會墨修的話。清水鎮,你們能進來的也不過是這幾個人,冇必要和風家拚死對抗。”

風家的人都能自主的出入清水鎮,可其他玄門中人都有禁製。

問天宗隻能進來三個人,操蛇於家也不過是於心鶴一個人進出,射魚穀家還有蛇棺秘令也有人數限定。

可風家人出入清水鎮,卻是冇有什麼限定的,而且風家能守在回龍村,可見實力也很強。

一旦對上,怕問天宗這幾個人根本就頂不住什麼事。

阿問嗬嗬的笑:“那也得先將清水鎮那些居民接到蛇君洞府再說吧。”

“風家到底是要做什麼?”何壽明顯不是太聰明,一直在嚷。

何辜卻在一邊沉默的挑選著丹藥,然後倒了好幾粒遞給我:“你已經熬了兩天兩夜了,就算傷得不如蛇君重,能撐住,還是先服點丹藥頂一頂吧。接下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明顯何辜已經猜到了,畢竟這些年,問天宗就他在外麵遊走,所以觀人言語方麵,比何壽這隻想活過老天的玄龜強。

我接過丹藥,看也冇看,一股腦的扔嘴裡。

何壽似乎還要發脾氣問,一邊的肖星燁卻嗬嗬的笑:“何悅,現在後悔了吧?你以為你和墨修拚了命,以自身為餌,拉動所有邪棺,賠上秦米婆,熔合了那條地縫,將龍靈和熔天全部封住了,就天下太平了?”

“兔死狗烹,更何況你們龍家、蛇棺,還有墨修這位蛇君,從來都不是什麼狗,而是一條條隨時會吞人的毒蛇。風家怎麼可能會留著你們?”肖星燁嗬嗬的大笑。

肖星燁任由何壽扯著他的脖子,冷冷的道:“你們幫他們解決了龍靈和熔天,就是你們的死期,哈哈!何悅,你不殺我,現在我又會看到你死!”

“什麼意思?”何壽一把將肖星燁推開。

沉眼看著我道:“你特麼是不是腦袋有病,胡亂的猜?風傢什麼身份,怎麼可能……”

我摸著石刀,轉眼看著阿問:“等下我去找風老,吸引他們風家人的注意。阿問你帶著他們,將鎮上那些居民轉到墨修洞口吧。”

伸手從旁邊何辜手裡搶了兩個裝丹藥的瓷瓶,我直接劃開手掌,裝了兩瓷瓶的血。

遞給阿問:“墨修既然說了這血能開洞府的門,就一定可以的。”

阿問接過瓷瓶,沉眼看著我:“風家與龍家源遠流長,乃是人類始發之家,你黑戾不能發動,怎麼對付風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