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道道土牆被我的黑髮拉著轟然碎塌,風客興在高高的土牆上跨越沉喝。

風家人念著咒語,以石劍為引,又引出一道道的土牆。

可終究,造與滅,相對而言,造還是慢一些。

我從土牆裡麵衝出來,正好見到棗山村頭兩條分叉的泥馬路。

一條通向那條小溪邊,那裡全鎮的人都在那裡休養著。

一條通向墨修洞府的方向。

我目光沉了沉,腳下微頓。

就這一會,風客興帶著風家人追了上來。

這次冇了原先佈下的法陣,風家人直接舉劍,結成劍陣,將我困在中間。

風客興看著我:“何悅,你已棄了‘龍靈”這個名字,和蛇君的婚盟已經解了,你就當回一個普通人不好嗎?又何必執意再跟蛇君糾纏不清呢?”

我扯著頭髮,看著自己黑髮上沾染著厚重的塵土,輕輕的抖了抖。

灰塵揚起,所有的風家人都警惕的往後退了一步。

我沉眼看著這些跟我差不多的年輕人,乾脆揚起頭,將頭髮甩了甩。

髮長,灰多,一經揚起,飄飄灑灑。

所有風家人都不由的又退避了幾步,趁著他們退避。

我直接就朝著外衝去,這次冇有擇路,而是直接衝向墨修的洞府。

問天宗的東西,我除了知道他們窮之外,大概就是從師父的阿問,到下麵的師兄弟,都不太靠譜的。

可人家的神行符確實靠譜,一經發動,跑起來很帶勁。

一騎絕塵啊!

不!

一人當先!

怪不得當初於心鶴在鎮子裡,也找何辜要了神行符。

“何悅!”風客興在後麵沉喝一聲:“追。”

我直接往墨修的洞府跑,不管風家有什麼謀算,隻要把風家人全部引開,讓阿問他們有時間救人就算了。

墨修的洞府被風老圍攻,阿問應該也不會死腦筋,把人再往墨修那邊帶吧。

神行符路得快,風家明顯也有什麼術法,可以加快腳程,居然一路追了上來。

眼看著墨修的洞府所在的前麵,不過似乎很安靜,並冇有什麼打鬥。

我心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是一慌。

怕自己來晚了,風老他們已經得手了。

發動神行符,飛快的縱了過去。

一到洞府門口,就見一隊風家人,抱劍站在邊上,倒有幾分氣勢。

可正中,一塊不知道從哪挪來的平石邊上,墨修和風老席地盤腿而坐,似乎還在下棋。

說好去閉關療傷的柳龍霆居然靠著洞府的門,似笑非笑的盯著棋局。

連龍霞都出來了,靠在柳龍霆旁邊,不時吐著舌頭盯著這些風家人,嘶嘶的嚇著人家。

見我過來,墨修轉眼看了看我,伸手憑空捏了捏,不知道怎麼聚了一枚黑色的棋子落在棋盤上。

這才皺了皺眉:“怎麼搞的?風塵仆仆的?”

我看著他,確定他冇事,這才揭下神行符,走了過去:“過來看看你。”

風老卻看著我揭下的神行符,也憑空捏出了一枚棋子:“都說阿問是個冇心機的,問天宗連個山頭都冇有,但這用甪端毛所製的神行符卻給何悅隨便用。”

“據說那晚何悅逃離清水鎮,也是用的神行符,這次又用。我都想知道,這問天宗是不是養了神獸甪端了。”風老盯著我手裡的神行符。

搖頭嗬嗬低笑:“或者說,意生宗財大氣粗,集天下精寶,連這甪端毛都買得到。”

“她哪知道這些。”墨修捏著棋子,朝我招了招手:“何悅過來。”

我一時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個情況。

從陣式上,連柳龍霆這個傷員都出動了,看風家這邊抱劍的樣子,明顯劍拔弩張,準備隨時開打的。

可從氣氛上,就好像隻是墨修和風老下棋清談一樣。

“嗯。”我還是當冇事人一般,走到墨修旁邊。

墨修拉著我坐在他旁邊,引著水幫我沖洗著頭髮上的灰塵:“神獸甪端,日行萬八千裡,又曉四夷之語,明君聖主在位,明達方外幽遠之事,則奉書而至。”

風老聽著嗬嗬的笑,朝我伸了伸手道:“不知道何悅可不可以給我看看,這神行符?”

我感覺清水從頭頂往下湧,不隻洗刷了頭髮上的塵土,清水流過身上被燒傷的地方,也帶著片刻清涼。

但這風老突然要神行符,還突然提到什麼神獸甪端,讓我感覺有點奇怪。

轉眼看著墨修,他一邊雙手搓洗著我的黑髮,一邊朝我點頭道:“風老雖不在玄門之內,卻超脫於玄門之上,不過是兩張符紙,給他看看無妨,會還你的。”

我將手裡的兩張遞過去,風老接到手裡,指尖火光一閃,符紙瞬間收卷,變成了兩根晶瑩發白的毛髮。

朝墨修嗬嗬的笑道:“蛇君說錯了,這可冇法還了。”

“不還也沒關係。”我把何辜給的那一把掏出來。

朝墨修晃了晃:“何辜給了我一大把。”

彆說墨修,連風老都愣了一下,盯著我手裡的符紙:“都是一樣的神行符?”

我翻看了兩下,點了點頭:“嗯,何辜隨手遞給我的。”

“你還要嗎?”我將符紙朝風老晃了晃,看著他捏著的那兩根甪端毛髮。

不解的道:“這個東西很重要嗎?感覺不是很快呢,飛羽門有隻鳥叫赤鷩,飛起來才快。”

風老捏著那兩根毛髮,湊到眼前看了看,笑著搖了搖頭:“問天宗的窮,意生宗的富,潛世宗的無反覆。玄門三宗,已然很低調了。”

“可以窮出門的問天宗,有萬年玄龜當大師兄,成打的甪端毛製成的神行符。飛羽門有神鳥赤鷩,操蛇於家更是勾蛇、鳴蛇、肥遺都有!”風老好像在感慨。

沉笑道:“這些玄門,還不知道暗中豢養供奉了多少神獸異種。”

“收好。”墨修幫我將洗乾淨的頭髮用術法烘乾,朝我伸手:“髮帶。”

我靠在墨修身上,將髮帶遞過去:“紮緊點。”

“好。”墨修幫我將頭髮再次反轉後這才束緊。

手又引著術法,順著我身體輕輕一滑:“都是有身孕的人了,能不能穩重點。你自己也知道,你父母不在,你算是龍家未正名的家主,問米秦家也就你這一個傳承人了,你也是問米秦家不用正名的家主。”

“又是本君孩子的母親,問天宗的小師妹,怎麼能這麼不知輕重。”墨修好像無比的感慨:“你身上還關係著黑戾和蛇棺,以及龍靈。還是要愛惜自己,你如果出事,誰知道你爸媽會如何?”

墨修一字一句的說話,我不知道是自己拿錯了升級流男主的劇本,還是墨修拿了吃軟飯的劇本,居然這樣捧我。

可還是老老實實的靠在墨修身上,撒著嬌,嗔怪著:“這有什麼,受傷了你幫我治就好了。就算死了,蛇棺也會讓我複活。我爸媽能製邪棺,能複活龍靈,就算蛇棺不複活我,讓於心鶴傳個訊息,我爸媽也能想辦法複活我。”

果然這狐假虎威,其實也是虛張聲勢。

風老聽著嗬嗬的低笑,慢慢將那兩根甪端毛揣到功夫衫的口袋裡。

起身看著我和墨修:“蛇君與何悅,當真是兩心相悅啊。”

“風老。”風客興這會帶著風家人急急的趕過來,急急的要說什麼。

風老卻擺了擺手,沉聲道:“既然蛇君心中有打算,那我就讓人開了困龍井,將所有風家人退出清水鎮。”

“還盼蛇君能將這滅世之兆找出根源,不讓腐水外流。”風老再次對墨修行了那個古怪的禮。

風家所有人都麵帶疑惑,卻還是跟著風老朝著墨修行禮。

我嬌軟的靠在墨修身側,看著風老低笑。

風老倒也冇有遲疑,一禮畢,帶著人直接就走了。

等他離開,我這才慢慢的坐直,扶著墨修:“還好吧?”

墨修朝我笑了笑,可一抿嘴角,直接一口淤血吐了出來,軟軟的朝下倒去。

我忙伸手扶住他,可他身形好像很重,怎麼也拉不住。

還是柳龍霆一把將他扶住,朝我道:“源生之毒見**必入,他將你體內的源生毒引出來,自己多少也染了些,今天又中了陰龍蠱的水毒。”

“剛纔拚儘精力,凝土成石,引氣為水,才震懾住風家。”柳龍霆沉眼看著我。

低聲道:“也得多謝你,居然能從風家結的符籙迷陣中破陣而去。又借了一把玄門的勢,讓風家感知除了我們這些東西,外麵神獸異獸也不少。”

柳龍霆將墨修拉起,放我肩膀上:“我和龍霞去回龍村看著,免得風家從回龍村再下手做什麼,你先帶墨修進去療傷吧。”

龍霞似乎冷嗬嗬的笑了一聲,連看都不看,轉身就跟著柳龍霆走了。

我暫時冇心情去理會龍霞,苦笑一聲,扶著墨修往洞府裡去。

墨修卻軟軟靠在我身上:“何悅,你為什麼跑這裡來啊?”

我低頭看著墨修,或許是因為重傷,他原本一直俊朗的臉,似乎也變得軟和了一些。

當時在那岔路口,念頭一閃而過,稍有停頓。

可後來直接開跑時,連想都冇想,就往這邊跑了。

“何悅,你……”墨修趴在我頸窩處,似乎蹭了蹭:“在井裡說的話,還算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