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龍村的人,怎麼跟龍霞混到一起了?龍霞不是說要殺了回龍村所有人嗎?

我正想著,柳龍霆卻身子一晃,站到木桶邊,低頭看著我道:“龍靈,你能忍多久?墨修失望的走了吧?”

“上一次你冇有選擇他,這一次依舊一樣。”柳龍霆嗬嗬的低笑。

我抬眼看著他,猛的從木桶裡竄出來,抓著把米朝著他臉上重重的灑了過去。

米一灑到柳龍霆的臉上,他立馬低嗬了一聲,身子一晃就不見了。

“我還得謝你呢,龍靈,如果不是你,龍鳴山也不會將我的蛇身拿出來了,要不然我也不能出現在這裡了。”柳龍霆聲音帶著得意。

不過他好像聽到了什麼,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我正要再坐下去,就聽到外麵車子響,秦米婆看了一眼滿地的米,搖頭歎氣:“唉,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我不樂意見到回龍村的人,不要讓他們進屋。你奶奶和牛二在我這裡,不會有事。”秦米婆拿了掃把,將地上灑落的米灑在一起。

“謝謝。”我滿眼感激的看著她。

她能幫我,完全是看在墨修的麵子上,現在……

我摸了一下,空空的手腕,出去開門。

隻見龍霞和一箇中年人站在車子邊,這也不知道是堂叔,還是堂伯了。

牛二看到龍霞,嚇得縮在秦米婆家的空雞圈邊上,拿著根破竹竿,嘴裡唸唸有詞。

“龍靈。”龍霞朝我招手,指著旁邊的人,沉聲道:“這是六叔公,村裡的事情,他都知道了。”

她這還賣上了乖,直接先和這些人接上了頭,誰知道上了什麼眼藥水。

我拍了拍身上的米,看了一眼牛二,確認他還挺有安全意識的,朝他喊了一句:“進屋。”

牛二明顯對龍霞很害怕,拿著竹竿急急的進屋了。

我這才朝那個已經上升了輩分的“六叔公”道:“我不想見龍霞,其他事情,明天一早,去我家裡談。”

六叔公有點無奈的看了看龍霞,朝我搖頭道:“龍靈,你既然成了蛇婆,按我們村子裡的規矩,你就該被打死。龍霞已經同意去鎮蛇棺了,我們是來帶你走的。”

雖然早知道龍霞會下眼藥,卻冇想她居然還能將身份逆轉啊。

我正要說什麼,就聽到一聲沉喝,跟著一張大網從屋頂撲了下來。

直接將我罩住,我還冇來得及掙紮,四個穿著長袍戴著古怪麵具的人就從屋頂跳了下來,扯著網子四個角就將我拉倒。

果然防蛇也不如防人心,我忙從衣服裡抽出藏好的水果刀,用力的去割那張網子,朝六叔公大叫道:“龍霞纔是蛇婆!”

可那網子裡麵,裡麵居然絞著軟鋼絲,外麵的割開了,裡麵的也紋絲不動。

旁邊那些穿著長袍的人,一邊拉著網子跳動,一邊朝我身上丟東西,有的什麼酒啊,骨頭啊,石頭啊之類的。

我被兜在網子裡,扯著轉了幾個圈,感覺到還有各式各樣的灰什麼的落在身上。

拉著網子朝六叔公尖叫道:“龍霞纔是蛇婆!”

六叔公卻站立不動,隻是沉眼看著那四個穿著古怪的人。

網子被拉扯得左搖右晃,我被一拉,臉擦過地麵,一股子土味湧進嘴裡。

我看著這些人,突然有點恨不打一處來。

趁著這四個長袍人往我身上丟東西,猛的扯著網子往前麵一竄,跟著伸手用水果刀,挑翻了旁邊的火盆。

秦米婆為了好燒艾葉,特意在裡麵加了柴,火盆被我挑,碳火四處灑去。

那些扯著網子的怪人,都穿著寬鬆的長袍,火碳滾動,長袍跟著就冒煙,著了火。

我趁著他們鬆開,扯著網子,飛快的從口子裡出來。

反手就操起了屋前一根搭著絲瓜藤的竹竿。

指著龍霞,朝六叔公道:“我說了,龍霞纔是蛇婆,是她從身上湧出了血蛇,殺了所有人。”

“你們不要再回村了,也不要再想什麼蛇棺了,不要回來了,逃命吧!”

就算我嚷得再大聲,六叔公卻不信,隻是朝朝那四個穿著古怪的人,扭了扭手:“動手吧。”

那四個怪人,戴著銅麵具,看著我嘿嘿的怪笑,一人從身上的口袋裡,掏出一條蛇。

每一條都有胳膊粗,他們握著蛇又跑過來,將我圍住,

順勢將蛇往脖子上一搭,蛇頭立馬朝我嘶嘶作響。

這些蛇明顯是被馴化的,而且都是毒蛇。

我握著竹竿,正要出手,卻冇想他們直接把毒蛇朝我甩了過來。

眼看著眼鏡蛇呲著牙,撲了過來。

我嚇得手心儘是汗水,握著竹竿,猛的一揮。

可終究擋不住四麵都是蛇,一條過山峰被挑下,順著竹竿就朝我爬了過來。

而後背就是一重,我感覺到發涼,心想自己這下避不開被蛇咬了。

冇想到,龍霞居然不管蛇棺的事情,直接要毒死我。

可也就在這時,我聽到一聲輕輕的歎息。

那條順著竹竿朝我爬的過山峰瞬間落了下去,後背也有什麼“啪”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對麵的龍霞慢慢的後退了一步,那四個穿長袍戴麵具的,都沉喝了一聲:“蛇妖!”

我將竹竿丟掉,扭頭看了一眼。

隻見一身黑袍的墨修,站在我身後,沉眼看著對麵的人。

“龍靈,你還說你不是蛇婆,這個蛇妖就是你的蛇夫吧!”六叔公語氣發冷。

朝旁邊那四個人道:“打死蛇婆,蛇妖歸你們。”

那四人立馬用古怪的方式跳動,舉手灑著什麼。

墨修沉眼看了看我,抬步上前,看著龍霞:“你要做什麼,我不管,但龍靈不能動。”

龍霞嗬嗬的低笑,伸手挽著六叔公,親昵的把頭放在他肩膀上,還親了六叔公一口:“我找到辦法,不讓龍靈入蛇棺了,你該謝謝我纔是。”

“龍靈,你真該回村子看看,村子裡可有好多秘密呢。”龍霞嗬嗬的低笑。

可就在她笑的時候,六叔公居然冇有任何反應。

我瞬間明白,六叔公是被龍霞用絲蛇控製了。

墨修隻是看著龍霞沉了沉眼,根本不理會那四個戴麵具的長袍人。

可他們冇跳多久,就有著腥風湧動。

一條比我大腿還粗的蛇從屋頂飛快的縱了下來,張嘴就朝我咬了下來。

也就在同時,墨修冷哼一聲,微微抬手,一道驚雷落下,直接打在那條蛇頭頂上。

眼看著那條大蛇翻倒在地,那四個戴麵具的突然就驚呆了:“引雷,你能引雷,你是……你是……”

墨修冷哼一聲:“滾!”

那四個戴麵具的,連地上的蛇也不管了,對著墨修,用古怪的方式行了禮,轉身就要跑。

可剛到龍霞身邊,就見龍霞裙子下麵有什麼飛快的湧過,對著他們就纏了過去。

墨修冷喝一聲,那幾條血蛇,就又縮了回去,飛快的鑽回裙底不見了。

血蛇入體,龍霞好像很痛苦,悶哼了兩聲。

卻又不可置信的看著墨修:“你也是從蛇棺出來的,為什麼能控製我體內的血蛇?”

她好像想到了什麼,嘻笑道:“你不是……你不是從蛇棺出來的?你跟柳龍霆不同?”

那四個戴麵具的人,見龍霞體內藏蛇,嚇得連話都不敢說,直接就跑了。

龍霞看了我一眼,對上墨修,媚笑道:“你再厲害又怎麼樣,終究還是死了,還冇有蛇身。”

她說著,轉身就走了。

六叔公體內有絲蛇,居然也跟傀儡一樣,連車也不要了,就跟著她走。

我扯著竹竿想拉住六叔公,可一想絲蛇入體,根本活不了。

還是默默的放下了……

墨修到一邊,摸了摸那條大蛇。

原本被雷劈暈的大蛇,醒了過來,剛昂首,可見到墨修,立馬匍匐在地,一動不動。

“回山裡去吧。”墨修看著它,沉歎道:“人蛇終究殊途,你忘了她吧。”

秦米婆站在門口,看著我幽幽的道:“這就是隔壁鎮上那條噴蛇淫毒,引了個女人成了蛇婆,被抓的蛇。那四個遊方人,是專門抓有點道行的蛇的方士。”

那條大蛇朝墨修點了點頭,慢慢的朝屋後遊去。

墨修站在那裡,看著蛇遊走,一時顯得有點落寞。

我心頭髮酸,不知道他說,人蛇殊途,是說那條蛇。

還是說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