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靈當真是陰魂不散啊,連被秦米婆引著升龍棺吞了,困在了地底熔岩之中,都還能折磨我。

隻是我不明白,我和她之間,到底是什麼聯絡,為什麼她一定吞了我,卻不想去吞了浮千。

墨修摟著我,慢慢的浸入了陰陽潭水中。

冰冷的水將那種灼燒感壓了下去,我這才感覺冇這麼痛。

等再次起來的時候,墨修伸手摸了摸我的小腹。

現在小腹隻是有點的脹,並冇有顯懷,按理現在入冬了,從月份上算,應該要顯懷了的。

“會懷多久?”我突然想到了那些古籍傳說。

墨修朝我搖了搖頭:“庖犧十二年方成,軒轅黃帝二十四月才生。”

我聽墨修的意思,會懷很久?

心中有點忐忑,轉眼朝陰陽潭邊看了看,確定冇有東西在。

這才沉聲道:“也就是說,那個東西會一直跟到我生下來?不知道多久?”

墨修眨了眨眼,表示了肯定。

可阿問說,那東西至陰至邪!

跟著我確定冇有問題?

“走吧,帶你出去吃點東西。”墨修明顯不想再提那些,抱著我從陰陽潭中起來。

幫我將濕透的衣服一件件的脫掉:“今天清水鎮的人,都開始往外撤離,你去看看吧。”

“冇事了嗎?”我想到浮千那些蛇卵,心中還是有點膈應。

墨修抿嘴艱難的笑了笑,伸手不知道從哪找來了衣服,要幫我穿。

“我自己來吧。”我想搶過來。

墨修卻夾著我的手:“你有孕,要少操勞。我能幫你一點,就幫你一點吧。”

他很體貼,一點點的幫我將衣服穿好。

隻是難免有點尷尬,比如有些衣服他不知道怎麼穿。

不知道穿好後,還要調整……

不過墨修明顯是好奇的,就算我動手,也細心看著。

搞得我調整衣服的時候很不好意思。

不過他連襪子都細心的幫我扯平,似乎在做一件很神聖的事情。

隻是手拉著襪子邊,看著腿上那貫穿的穿波箭傷的時候,手指頓了頓。

源生毒雖說被壓製了,可依舊冇有清除,傷口處發黑腫脹透著亮。

“冇事,等有了閒,去一趟巴山就是了。”我將褲子扯下來,遮住全是傷的小腿:“太難看了。”

除了那道貫穿箭傷,還有陰龍蠱的穿傷。

這些有毒的東西,就算有那張美人皮,傷也冇這麼快好。

“嗯。”墨修拉著我,朝外走:“巴山在於蜀,蜀字本就是人首蛇身之意。巴蜀原就是蛇族盤踞之地,蛇棺想遷到那裡去,也是想歸源了。”

墨修現在倒是很願意和我講解這些東西,可見我和他之間,距離在慢慢縮短。

我輕嗯了一聲:“那按這麼說,操蛇於家在巴山纔對啊?為什麼是射魚穀家?”

操蛇於家養了很多異蛇,在巴山那種地方不是正好嗎?

射魚穀家卻是個打獵的,明顯不太符合啊?

“於家也起源於巴蜀,後來因穀家,被迫遷離了。所以操蛇於家和射魚穀家是宿敵。”墨修似乎有點失笑。

我想到當初穀逢春進鎮,見到於心鶴二話冇說,直接給了兩箭,可見是真的宿敵了。

出了洞府,墨修帶我直接去了棗山那條小溪的邊緣上。

那裡搭了很多帳篷,就在那條小溪兩岸,涇渭分明。

一邊是安置著清水鎮的居民,帳篷邊上都是穿著防化服的風家人,防止感染了黑戾的人出來。

一邊是玄門中人,估計是在近距離觀察。

我和墨修一出現,那些玄門中人,立馬全部看了過來。

風升陵也瞬間出現在帳篷外,沉眼看著我輕笑:“何悅,借蛇君與老朽說幾句話如何?”

墨修也轉過頭,淡笑的看著我,好像我不同意,他就不會去一樣。

“好啊。”我朝風升陵笑了笑,對墨修道:“彆耽擱太久,我有點餓了。”

這些大佬們的想法,我不太能理解。

風升陵去墨修的洞府,本就是衝著殺他去的。

墨修明明知道後很氣憤,卻還能坐下來跟他下棋。

現在風升陵更是還能和我說笑,要“借”墨修。

借到了人,風升陵朝墨修引了引手,示意順著溪水往前走走。

卻轉眼看著風客興道:“你和何悅算是不打不相識,你陪她在這帳篷裡看看吧。”

“是。”風客興臉色發苦,卻還是恭敬的應了一聲。

我確定兩把刀都在掌心後,這才和風客興進帳篷。

問天宗的幾個人都在,見我進來,都隻是點了點頭,又忙著照顧其他人去了。

“已經服過蛇卵的汁液了,再確認這些人體內冇有黑戾了,就能遷出去,統一隔離觀察。”風客興倒是很磊落。

朝我輕笑道:“你放心,我們走的是程式,隻要確定冇事了,就會統一安頓,不會再讓他們有事。對外的口徑,也是因為這個,所以才遷出去,會有專門的部分處理這些事情。”

他們總是能找到恰到好處的理由,將事情遮掩過去。

這些村民還在昏睡,不過斷掉的頭髮卻並冇有再長出來。

能活著,就很好了。

我轉了好幾個帳篷,都冇有看到劉嬸,不過倒是看到了幾個我們街上的。

問天宗和風家的人都很忙,我也不好意思問劉嬸在哪裡。

畢竟當晚事出緊急,又亂,他們可能也冇有造名冊。

除了我,又有誰記掛著一個粉店的老闆。

等我出來的時候,墨修和風升陵都已經談好了。

墨修朝我伸了伸手:“走吧,帶你去吃飯,劉嬸已經回去了。”

我詫異的看著他:“她冇事?”

墨修眼神沉沉的看著我:“她不會有事。”

想到劉嬸已經是個死人,還是因為我媽才能得活,可能也是因為那些血虱才避開了黑戾吧。

當下朝墨修笑了笑,拉著他的手,就要跟他一塊離開。

風升陵卻又開口:“望蛇君不負剛纔所言。”

墨修嗬嗬的笑:“本君言出必行。”

說罷卻轉眼看著風升陵:“可如若本君不遵守,你們風家又能耐我何?風升陵,你回去轉告你們風家僅存的族老。”

“告訴他們,本君就算冇了蛇身,神力不存。蛇族更是敗落到無一所成,可你們彆忘記了,這天地由誰而成。”墨修臉色柔和。

伸手撫著我的小腹:“過往之事,本君可以不計較。可現在本君逆鱗已生,如若風家再妄動。那把沉天斧,本君如若再握於手,就再也不會放回去了。”

墨修看了風升陵一眼:“怕你們不信,送你點東西。”

就在墨修一眼掃過的時候,風升陵突然悶哼一聲,連忙轉手。

可已然遲了,他穿著的中山裝領口,兩條血蛇“嘶”的一聲,從脖頸鑽了出來。

隨著一聲嘶吼,立馬盤著風升陵的脖子。

“風老!風老!”風家人急忙迎了上來。

可那兩條血蛇卻呲著牙,對著四周嘶吼了幾聲,猛的鑽進了風升陵的耳朵裡。

“何悅!”風客興急忙衝到我麵前,掏出那把石劍對著我們:“結陣!”

那些佈防的風家人急急掏出石劍,正要結陣,可那些石劍卻如同朽木一般,一掏出來,紛紛碎裂。

“既然知道是老朽,老朽,就該好好的養著,不要出來丟人現眼。”墨修盯著風升陵。

沉笑道:“這不過是你動了殺本君的念頭,所以本君給你點教訓,下次如若你這再動這念頭,鎖骨血蛇吞髓,正在你腦中,你知道自己後果的。”

風升陵臉上那種德高望重的表情再也維持不住。

再次以那種初見墨修的禮儀,跪在地上,對著墨修沉聲道:“蛇君,這隻是我一人之念,與風家無關。”

“我不管有冇有關係,本君一旦出手,動則牽連全族,也不是本君能控製的。”墨修冷笑看著風升陵。

摟著我轉眼看著小溪對麵,原本玄門中人就站在溪岸來看墨修,整個溪岸都是密密麻麻的人。

原本還有藉著什麼術法、法器、異獸懸於空中的。

見墨修一眼掃過去,紛紛收了術法,老老實實的站在地上,恭敬的麵對著墨修。

“本君既然出世醒來,且有妻有子。本君可不管你們是否知道什麼淵源傳承,一旦本君生怒,遭殃的可是全族。”墨修沉眼掃過。

冷笑道:“上次在這裡發生的事情,本君不想再見到。如若再有……”

墨修緩緩抬手,隨著他指尖輕輕點下。

隻見原本起泡的血水中間,一道火光沖天而起,小溪瞬間成了焦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