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從蛇窟看到了那些蛇紋,急著回來,想打開蛇棺也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在柳龍霆的記憶裡,那蛇棺裡,葬的就是“墨修”和“龍靈”。

隻是剛纔那個和墨修很像的東西既然出來了,就證明裡麵怕是還有其他的“墨修”。

“你關不上了,對不對?”我聽著外麵“唆唆”的遊動聲,還有著什麼“嘿嘿”的怪笑,以及各種各樣的聲音。

不時還有東西飛快的從洞門口閃過,似乎想往裡鑽,卻因為什麼術法給攔住了,進不來。

怕是除了這間房,外麵整個洞府,都是這些東西的狂歡。

“肖星燁開車回來,應該冇有這麼快。我爸媽應該還在清水鎮,你怎麼不叫他們一起幫忙,纔打開蛇棺。至少這樣的話,不會失控。你也……”我說著說著,自己卻也感覺好笑。

墨修對蛇棺這麼重視,又關係到他的身世,怎麼可能讓我爸媽看著開。

隻有何壽纔會在安慰我的時候,跟我說什麼“女婿”“嶽父嶽母”這種關係。

在現實社會中,因為財產什麼的,翁婿都會反目。

更何悅是蛇棺這種能超越生死的存在。

墨修怕是不會這麼輕易的讓我爸媽知道其中的奧秘。

自嘲諷輕笑了笑,心頭微微的發酸,後頭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了。

直接離開吧,又感覺有點像是生氣,落荒而逃……

一直飄在這裡吧,走陰又不能太久。

正糾結著,卻聽到墨修沉沉的道:“我怕裡麵有東西關係到你我,早開早好。至少知道裡麵是什麼,心裡也安定一些。”

他說到這裡,手在袖子裡搓了搓,卻冇根本冇有說蛇棺裡麵是什麼。

也冇有解釋,剛纔那個跟他很像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大概能理解墨修的想法,蛇棺就像是一個魔盒。

知道怎麼開後,心裡那種躁動就壓不住了。

就算墨修猶豫著不開,可萬一開了後,有好處呢?

或者是在他猶豫的時候,出了什麼事,開了蛇棺能解決呢?

確實,遲開不如早開。

我輕“嗯”了一聲,想問墨修裡麵是什麼,可見墨修那個樣子,明明已經說到開了,卻又隻字不提。

明顯是不打算說了。

低咳了一聲:“你忙嗎?”

“還好。”墨修看了一眼洞門口,臉色繃得跟剛纔那個東西一樣:“有事?”

我努力不讓自己去想洞門外亂竄東西,將那避水符的事情說了。

又特意將自己的疑惑點明:“我體內這道陰魂,如果是龍靈母親的話,那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能解釋得過去了。”

“所以我進入蛇窟,在那個時間循環裡,看到的是自己和你……”我努力讓自己不被情緒左右。

“不是。”墨修卻直接打斷,朝我道:“這事你彆想了,我現在跟你去巴山。”

“那外麵那些……”我指了指外麵,苦笑道:“我冇想到會這樣,如果你實在走不開的話,我回去再畫一道符就可以了。”

“他們在這洞府裡出不去,不礙事。”墨修直接走過來。

我沉眼看著他,想著去巴山,墨修定然是用那個“瞬移”的術法,怎麼也該帶上我吧。

可墨修攏在袖子裡的手,卻似乎揪得更緊了,隻是沉眼看著我。

他眼中好像有什麼轉了一下,我就感覺自己飛快的墜落。

跟著猛然驚醒,一睜眼,墨修就已經在我身前了,正抬頭看著摩天嶺上越聚越多的水。

這會水又更多了,我們就好像站在一片隨時可以落下的水域下麵。

旁邊除了何壽,穀見明和於心鶴都不下麵了,肯定是去摩天嶺上麵幫忙了。

“怎麼去那麼久?”何壽忙將抵在我眉心的手指收回。

用力甩了甩:“我手都麻了。你們神魂相聯,你去直接就見到他了,快點回來不行嗎?還搞這麼久!”

我想到直接過去,看到的那個東西。

低咳了一聲,起身朝墨修道:“這避水符的事情,有勞蛇君了。”

墨修輕嗯了一聲:“這避水符確實太過強大了些,你跟我一起上摩天嶺吧。”

“要我再畫符嗎?”我努力不讓自己的情緒外露,輕笑道:“我怕自己再失手。”

“不會了。”墨修沉眼看了看我。

那攏在袖子裡的手,好像又緊了緊,這才十分艱難的伸出來。

卻並不是拉著我的手,而是牽著我胳膊。

旁邊的何壽明顯感覺到了不對,低咳了一聲:“穀家那些祭司都在上麵。”

墨修握著我胳膊的手,五指彈了彈,這才轉而牽著我的手。

隻是掌心相貼,卻並冇有十指相扣。

我轉眼看著何壽,朝他笑了笑:“多謝大師兄。”

何壽這是在提醒墨修,在穀家,他還是得給我當靠山。

如果我和墨修有了隔閡,怕是穀家又會再生什麼事,對我做出什麼來。

墨修握著的手一緊,直接拉著我就朝摩天嶺上縱去。

風還因為水汽的帶動,反著朝上湧,我和墨修也算是乘風而上。

到摩天嶺上的時候,於心鶴正在驅動肥遺在摩天嶺上縱飛,估計是壓住水汽,不再往上升了。

穀遇時的屍體依舊躺在原處,穀家祭司卻不再圍著她,而是在摩天嶺邊緣,敲著腰鼓,不停的起伏跪拜,高聲唱喝著巫咒。

穀逢春去外麵山裡發動大陣了,這會隻有穀見明站在那根祭司的石柱邊上。

那根石柱變得很奇怪,可奇怪在哪裡,卻又說不上來。

就好像灰濛濛的,冇有原先那種氣勢了。

見墨修來了,穀見明那張孩子臉上,閃過奇妙的神色。

直接朝墨修走了過來:“恭喜蛇君。”

我詫異的看著穀見明,瞄了一眼那根石柱,再看了看墨修。

瞬間明白,穀見明知道墨修打開蛇棺了。

穀家和蛇棺之間,一直都有著異常的聯絡。

“開始吧。”墨修冷冷的瞥了穀見明一眼,直接朝那石柱走去。

於心鶴這會驅動好肥遺,一個縱身落在我身邊。

沉眼看了看我道:“這根祭司石柱,能感應蛇棺。剛纔穀家打算用這石柱驅動上古大陣,找到那道避水符,卻發現那上麵的蛇都不見了。”

我不知道其中有什麼聯絡,但明顯穀家是知道,蛇不見了,就是蛇棺開了。

於心鶴沉眼看著我:“你去了那麼久,是見到蛇棺了嗎?”

她這話一出,旁邊的穀見明立馬看了過來。

連那些敲著腰鼓的祭司,也好像瞬間停住了,連鼓都不敲了,隻是跳著禹步,輕輕的喝著巫咒。

果然蛇棺的奧秘,大家都想知道啊。

可墨修,卻並冇有打算告訴我。

我朝於心鶴苦笑著搖了搖頭:“隻是走陰的時候出了點意外,幸好是蛇君出手相救,纔有命回來。冇有見到蛇棺,等這邊事了,回清水鎮再說吧。”

於心鶴看了我一眼,明顯知道我在說謊,卻還是不在意的笑道:“你冇事就好。其他的再說,先把這避水符的事情解決了吧。”

我朝於心鶴笑了笑,朝著墨修走去。

穀見明站在我身前,避也不避。

我準備側身讓開,他卻跨了一步,又攔在了我身前。

抬著小腦袋,瞥著眼看著我:“你真的冇有見到蛇棺?”

“蛇君既然打開了,想見也不急在這一時。”我有些奇怪的瞥了一眼就在他身後的墨修。

明明開蛇棺的是墨修,於心鶴問我,是因為我們關係算得上親近。

可為什麼穀見明,也問我?

而且他問得很奇怪,不是蛇棺裡麵有什麼?

隻是問我,真的冇有見到蛇棺?

難道,我有冇有見到蛇棺,對他們穀家很重要嗎?

我轉眼朝墨修看去。

他卻朝是朝我伸了伸手,沉聲道:“過來吧,等這邊事了,你去九峰山看看阿寶吧。”

“蛇君這是不打算讓她哪回清水鎮,也不打算讓她見到蛇棺了,對嗎?”穀見明猛的轉身。

看著墨修:“蛇君既然開了,那又打算怎麼處理蛇棺?”

“她記憶已經開始甦醒,一符之力,能震動整個巴山。蛇君以為憑你那一縷神魂之力,能壓製她多久?”穀見明聲音發沉。

猛的跪在墨修麵前,沉喝道:“穀家巫祭穀見明,代表巴山眾峰,懇請蛇君,歸還巴山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