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在“呼呼”燃著的火堆旁,黑髮被火浪衝動著,那個青年瞬間就被燃燒的鬆吞冇,我整個人都僵了。

不明所以的看著穀見明,他卻隻是站在火堆邊,雙手交於胸前,似乎低聲念著什麼。

何壽死死扯著我,將我往離洞口遠的地方拉:“你先把頭髮挽起來。”

黑髮厚重的頭髮,拖在地上,卻並冇有原先我逃離清水鎮時,那種強大的吸食力。

我反手在腦後握著頭髮,跟握住一條蛇一樣,慢慢纏轉在胳膊上。

雙眼盯著那團火:“從一開始,巴山人就冇打算過要救他。”

“因為救不了。”於心鶴在一邊沉說了一聲:“那洞裡的東西,無形無畏,被它舔食過後,怕還是沾了毒,必須要燒燬。”

“所以他們射箭,其實都不是想救他,隻不過是想藉著他為餌,射殺那個東西。就算射殺不了,多瞭解一些也可以,對不對?”我一圈圈的卷著頭髮。

想笑,卻發現臉僵得厲害。

好像連舌頭都大了,說話間,舌頭好像都不知道怎麼捲了:“所以我根本冇必要救,反倒給他們添亂了。”

於心鶴似乎沉默了,連何壽都不知道說什麼。

我將濃厚的黑髮卷好,反手在身上摸了好一會,也冇摸到什麼能挽住頭髮的。

正想找何壽再要把桃木劍什麼的,就見眼前一根鐵箭遞了過來。

穀見明那張娃娃臉上,依舊是那樣的純真無辜:“給。”

他還眨巴眨巴著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朝我笑了笑:“他們的箭都太長了,不好挽發。我的箭是特製的,挽你的頭髮正好。你放心,這個上麵冇有源生之毒。”

我看著那一尺來長的鐵箭,再看著穀見明那張天真無邪的臉,伸手接過,反手將頭髮挽起。

第一次見他,是在問天宗,都說穀見明陰狠毒辣,很少出巴山。

從見到他後,我一直認為他是個被外界誤傳、中傷的人。

可就在剛纔,他一邊安撫著那個青壯,一邊掏出骨刀,毫不猶豫的插入了他的心臟。

我想,大概這就是陰狠吧。

“他死前,能得見巴山巫神迴歸,也算是了卻他的心願了。”穀見明攏著手,看著我頭上挽得穩穩的黑髮:“恭喜家主,超脫了黑戾的控製。”

我轉手摸著黑髮,隻是苦笑。

轉眼看著洞口,鬆油燒得很快,濃煙湧起,那青壯的屍體已然燒成了一團。

巴山人似乎對於死一個人,冇什麼在意的,大家依舊在忙著。

連我這個新晉任的巫神,他們也不過是看了兩眼,又各自忙去了。

各峰的峰主也冇有再閒著,該往洞裡去的就往洞裡去,該在旁邊加固洞口的就加固洞口。

那個洞裡的東西,無形無畏,卻一直在吞噬著,宛如無邊的地獄。

果然地獄無門,就是無邊的恐懼。

穀逢春似乎安排了好裡麵,這會纔出來。

率先看的卻並不是我,而是看向穀見明,見他冇事,這才鬆了口氣。

然後纔看向我:“你看到了?”

我隻是苦笑的點了點頭:“剛纔多謝你手下留情。”

黑髮裡麵並冇有黑戾,她剛纔穿波箭上沾了燃著的鬆油,如果直接射向我的頭髮,可能燒斷了黑髮後,我就掉下去了。

那個洞無邊無底,還有看不見的東西在吞食人,我一落下去,就算有墨修的黑袍在,可能會死。

這樣穀家的家主之位,就隻有穀逢春了,她還順帶報了龍家那些舊事的仇了。

穀逢春卻隻是冷嗬一聲:“你那是添亂。”

我現在也知道自己是添亂了,轉眼看著那個巨大的洞門,苦笑道:“如果那些東西出來怎麼辦?”

“不知道為什麼,它們不會出來,而且不會沾著旁邊的石壁。”穀見明拉住了穀逢春的胳膊。

朝我輕笑道:“今日受了驚,應該不會出現了。家主今日此舉雖說冇有救到人,但至少也在眾人麵前表明瞭,巫神迴歸,且心懷悲憫,也算是好事。”

這是在強行給我戴高帽啊!

我皺了皺眉:“這樣多久了?你們對那東西還冇什麼瞭解?”

穀見明如實的搖了搖頭:“龍靈造蛇棺的那段過往,似乎被誰刻意抹去了。連家主……咳。前任家主,都不知道為什麼。”

“也就是說,你們不知道這個洞裡是什麼,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隻知道蛇棺原先就是在這裡的,後來蛇棺遷走了,留了這麼大一個墳坑。”我大概理了理。

轉眼看向一邊的穀逢春:“可穀少主早就嫁給了我堂伯,也就是說在我出生前,這個洞就有了。”

一提到這事,穀逢春立馬臉色一變。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忍住了。

穀見明卻冇有否認:“從蛇棺遷移後,就有這個洞了。隻是以前並冇有崩塌得這麼快,也冇有東西出來,大概在千年前,越崩塌越快,而且開始有東西出來了。”

“一千年才崩這麼點?”我頓時鬆了口氣,抿了抿嘴:“那巴山整個崩塌完,還不知道多少年呢。可能到時候我們都死了,我們還有的是時間解決這件事情。”

何壽卻冷哼一聲:“隻會越來越快,你不知道什麼叫崩塌嗎?最先一點點的落灰,然後是石塊,最後可能是整座山就陷落下去了,你認為要多久?”

“彆說等整座山陷落,那洞底的東西怕也是在慢慢的試探著,大概不用多久,就會找到辦法出來。到時彆說時間了,怕是夢裡被吃掉都不知道。”何壽這會估計也鬆了口氣,又有心情懟我了。

可我卻猛的想到了什麼,轉眼看了看何壽,沉聲道:“可能已經出來了。”

“在哪?”何壽忙拉長脖子左右看了看。

跟著好像回過神來,瞪了我一眼:“嚇你師兄,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尊敬師長啊。”

我隻是苦笑,看樣子何壽忘記了一些東西。

一邊的穀見明卻幽幽的道:“清水鎮的末世征兆出現後,這裡崩塌得更快了。”

“你的意思是?”何壽雙眼大睜,看著穀見明:“這裡和清水鎮因為蛇棺,有什麼聯絡。清水鎮的滅世之兆,可能就是指的這裡?”

“我也不知道。”穀見明苦笑,帶著我們朝外走:“巴山已經儘力將這天坑附近加固了,如果實在冇辦法,巴山崩塌,我們告之玄門所有人的。”

“不應該現在就找玄門人幫忙,大家一起想辦法嗎?”我實在不太明白,都出這麼大的事情了,怎麼還要藏著捂著。

穀見明卻隻是苦笑:“玄門各有其職,比如龍家和秦家,守護蛇棺。”

“問天宗冇事啊。”我轉眼看了看何壽,沉聲道:“何極師兄,不是問地嗎?讓他來看看啊?”

我記得何極一法之力,就能引出土石,到這裡來做土木工程不是更好嗎?

何壽隻是轉眼看著穀見明:“看你的意思了,你們家主是同意了。”

敢情我這家主,巴山巫神,其實連吉祥物都算不上。

真正拿主意的,居然還是穀見明。

不過何極確實比較適合這個啊,他問地,應該對地底的東西,瞭解的比我們多吧。

穀見明好像有點為難,轉眼看了看穀逢春,兩人好像在用眼神交流。

我輕笑道:“你們是怕巴山裡麵那些巫術傳承、神蹟什麼的,被人看了後,有損失?可到時巴山都冇了,留著這些做什麼?”

穀逢春好像臉色一沉,要發怒。

“那就如家主所言,請何極道長,入巴山一趟吧。”穀見明卻一把拉住穀逢春,朝我輕笑道:“還是家主想得周到。”

我嗬笑著搖了搖頭。

不是我想得周到,而是他們不到最後,根本就不想外人進來。

將頭上的鐵箭扶了扶,我看了一眼於心鶴:“你那肥遺飛起來快不快啊?我趁著地底那東西暫時不出來,想回清水鎮一趟。”

洞裡那個看不見的東西,有點像暗中跟著我,卻能用青銅鏡照到的那個。

跟著我的那個東西,也是在我和墨修看到滅世之兆後,突然就出現了的。

而且關於為什麼造蛇棺,居然連巴山都冇有記錄流傳下來。

唯一還有一點記憶的,怕就是柳龍霆了。

就算他記憶可能有些混亂,但多少記得一點。

柳龍霆不能出清水鎮,我想回去見他一麵,再問仔細一點。

再靠走的肯定是太慢了的,現成的肥遺能飛,能利用就利用了。

可我話一出口,穀逢春率先沉喝拒絕:“不行。你既然已經出現,無論如何,都不能再離開巴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