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你願意。”墨修一手摟著我,一隻手在背後勾了勾。

洞中那些閃著淡白光的東西,似乎暗了一些,又好像變成了什麼細細的東西,慢慢的從洞壁中間爬了出來,佈滿是整個洞頂。

我看著墨修黑亮的眼睛,那裡麵映著那如同碎星的白光,就又好像在夢裡那樣,沉沉的看著我。

他對著我的唇輕輕啄了一口,輕喚道:“龍靈,說……”

腦中似乎閃過什麼,我心底隱隱知道這樣不對,可眼睛卻隻能直直的看著墨修。

他的唇輕輕啟動,無聲音的誘導:我願意。

“我……願……意。”我看著墨修的唇,一字一句的跟著說了出來。

“龍靈!”墨修好像重重的喘了一口氣,雙眼沉沉的看著我,眼中閃過水光,連唇都在顫抖……

跟著將我緊緊摟在懷裡,整個人都在微顫,隻是不停的喚著:“龍靈,龍靈,我終於等到了!龍靈……”

我腦中有什麼畫麵閃過,可鼻息間儘是那種清新的香甜,被墨修抱在懷裡,我身子又在發燙。

手不由的抱緊墨修的腰身。

墨修似乎身體僵了一下,拉著我的手,沉眼看著我:“先不急。”

他拉著我的手,緩緩低頭,先是輕輕一吻烙在我掌心。

跟著猛的張嘴,咬破了我的掌心。

這種痛比被絲蛇咬的時候,更尖悅,墨修卻緊緊抱著我,慢慢吻著我的唇角,如同哄孩子一樣:“一下下就好了,就一下!”

我心底隱約知道哪裡不對,可意識卻又不清晰。

墨修親吻的時候,我似乎隻是驅逐於身體的本能,扭頭不停的回吻著他。

“龍靈。”墨修將我反抱在懷裡,胸膛震動,握著我被咬破的左手心,然後五指蜷縮,對著自己左掌心輕輕一握。

他指尖輕易的就戳破了掌心,鮮紅的血染出,然後與我雙手緊握,掌心相對,猛的低頭吻了過來。

掌心相交,血水湧出,唇舌相交之間,似乎有什麼變得不一樣了。

耳邊好像有什麼炸開,似乎有什麼在怒吼。

又好像有什麼重重的敲著我腦袋,我痛得張嘴想叫,可墨修卻用唇死死的封住了我。

墨修緊握著我的手一直冇有放開,隻是不停的歎息輕喚:“龍靈……龍靈……”

外麵似乎有著驚雷聲,又好像有什麼怒吼聲震得整個山洞都在激盪。

那些趴在洞壁上的微弱白光被震得“唆唆”作響,四處亂動。

我體內一直壓著的那種感覺瞬間被喚醒,身體緊緊的靠著墨修。

他左手一直緊握著我的左手,掌心相覆,另一隻手卻輕輕鬆鬆的將我抱到了潭水邊的那塊平滑大石上。

我整個意識都鬆散了,隻知道跟著墨修,任由他……

外麵似乎電閃雷鳴,洞中好像有狂風在呼嘯。

我整個人也好像有什麼呼嘯,墨修抱著我帶著我歎息,啞著嗓子不停的喚著我:“龍靈,龍靈……”

這種聲音,似乎和腦子裡那個怒吼聲交疊在了一塊。

我整個人分不清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幻聽。

………………

等我醒來的時候,全身都痠痛著,身邊一片溫滑。

“醒了?”墨修從我身後慢慢坐起,扯過一件黑色的裡衣披在我身上。

伸手就將我抱起:“水現在是溫的,你先泡一會,舒緩一下。”

我這會意識清醒很多,黑衣下麵,我和墨修肌膚相親,那種感覺……

昨晚那些畫麵斷斷續續的回想了起來,隻是我冇想到,自己居然這麼……

能折騰!

墨修將我再次放進那個水潭裡,怪的是,昨晚的潭水冰冷刺骨。

這會卻隻是微微發燙……,還帶著淡淡的硫磺味。

墨修抱著我,一起泡了進去。

微燙的水滋潤著身體,讓我不由的發出聲來……

墨修一手摟著我的腰,聞聲低頭看著我,對著我的唇親了親:“彆這樣。”

那聲音確實過於曖昧。

我臉上頓時發熱,靠著潭邊的石頭朝旁邊退了退,低頭看著自己的掌心。

那被咬的傷口還在,整整齊齊的一排牙印。

我不由的扭頭看著墨修,他不是條蛇嗎?

墨修將他的手掌攤開給我看,上麵並排著四個指頭戳出來的血印:“這是婚盟,以心血交融,七日而合。等七天後,這印記就會自己消失了。”

“嗯。”我靠著石頭,身體舒展開,努力的回想著昨晚的事情。

墨修摟著我,一遍又一遍的喚著我的名字,又好像在喚著另一個人。

還有那種清新的淡香……

心頭有什麼壓著,我低頭看著冒著熱氣的池子,手在水中,緩緩的摸了一下,果然腿上有刮傷的傷痕……

昨晚到最後,我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愉悅和空靈的狀態,所以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痛?”墨修長臂一伸,將我摟在懷裡,手順著我腰肢往下:“第一次,有些放縱了,今晚我會注意的。”

我心頭髮哽,可抬頭對上墨修的臉,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也有點發酸。

昨晚那種香甜,明顯不正常……

可事情已經這樣了!

墨修緊摟著我,一點點的幫我揉摁著。

忙朝旁邊退了一步:“我想回去了。”

墨修輕嗯了一聲,不過那聲音明顯壓著什麼,扯過黑袍穿上。

又將我的衣服遞給我:“給你洗過了,烘乾了,你穿吧。”

衣服遞得平平整整的,上麵還放著一塊寬大的白布。

墨修似乎知道什麼,自己穿好衣服,就朝外走去。

我撐著石頭慢慢起身,潭邊的石頭都被烘得微微的發熱。

身上儘是青紫的痕跡,我也不敢再細看,飛快的擦乾,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轉了個彎,就見墨修靠著石壁在等我,臉色雖舒緩,卻也有著些微微的煩躁。

朝我伸了伸手,拉著我道:“柳龍霆在外麵。”

我握著墨修的手就緊了一下:“蛇淫毒昨晚算是……解了嗎?”

“不算吧,要慢慢來。”墨修拉著我,慢慢朝外走去:“遲早要碰到他的。”

不知道為什麼,墨修似乎有點緊張。

到了洞口,微微揮手,那個大石球就滾開了。

墨修拉著我出來,洞口處的山壁就又自己長了回去,然後青苔斑斕,藤蔓攀爬,就好像那隻是一塊山石,根本就冇有個洞。

洞外一片狼藉,大樹被連根拔起,灌木全部成叢的倒在地上,一個又一個的巨坑在洞外邊的山坡上,連土都焦了。

所有的東西都倒著,隻有柳龍霆一聲白袍,身姿挺拔的站在那裡。

他臉色如同冰霜,雙唇緊閉,耳根下麵有什麼迸起,明顯在緊咬著牙。

雙眼蘊著怒氣,似乎隨時都要噴湧而出。

隻不過他看的卻不是墨修,而是沉沉的看著我。

從上到下,一點點的打量著,目光落到我左手掌心時,他雙眼閃過什麼……

一直堅挺身影晃了晃,臉上閃過傷意,沉沉的看著我,慢慢的後退。

轉眼看向墨修:“你不是等她願意的嗎?你不是要按她說的……”

“墨修……你終究還是使了手段!”柳龍霆身子晃了晃,臉上鱗片閃動,手不停的抓握著,指尖隱隱的著寒光閃過。

他猛的後退了一步,看著我道:“龍靈,蛇棺震怒,你自己小心。”

他後退了幾步,好像冇踩穩一個踉蹌倒地地上。

掙紮著想爬起來,卻好像借不著力,乾脆直接變成一條白蛇,飛快的遊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