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底是誰在後麵佈局,我和墨修現在也完全不清楚。

這一樁樁的事情,最先可以追溯到魔蛇和阿娜,更甚至阿娜從哪來的?

就算近點,最直接的也是龍靈。

可我們都不能確定,白木棺材裡的是真正複活的龍靈,還是轉生的龍靈。

或者是穀遇時那種,以化蛇之術,已身萬千的龍靈。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後麵有一隻大手在謀劃全域性。

可能蛇棺、巴山、龍靈,都不過是那隻大手的旗子。

隻可惜我和墨修,活得都不夠長久,不能縱觀全貌。

兩人靠在洗物池邊,突然有點唏噓。

“要不,趁著何極還冇有封地化極,蛇君再下去,把魔蛇和那個巫神拉上來,問一下?”何壽不知道什麼時候湊了過來。

趴在一邊道:“你們真的是冇經驗,這種事情,無論如何都在留活口。這樣有什麼,也有個問處。”

“現在好了,穀家知道的都死光了,你們想問都冇有地方問。”何壽不停的搖頭。

四隻龜腿慢慢的往洗物池裡爬,龜首撇了撇我道:“小師妹,你不是能問米過陰嗎?要不你走陰,去地府找穀遇時,問問她?”

我一想,這還真的有點道理啊。

瞬間就看到了希望,轉身想往洗物池上爬,準備去找米。

穀遇時死前,還讓我把這巴山的訊息燒紙告訴她呢。

現在先問她兩個問題,應該會比較配合吧?

墨修卻苦笑了一下,伸手拉著我:“你問米類陰,找不到穀遇時的。”

我轉眼看著他:“為什麼?”

“龍家人死後,所有的陰魂都是被困在那個升龍棺裡的。你認為穀家為什麼一定要在摩天嶺燒掉遺體?”墨修沉眼看著我。

沉聲道:“穀遇時魂不歸地府,要不就是在天火中燒得神魂俱滅,要不就是被困在摩天嶺的某個地方。你找不到的!”

也就是穀遇時,連到死都在騙我們。

一想到自己進了巴山,接連就是被這些人騙,情緒就有點低落。

虧我一開始,對穀遇時還很愧疚。

對穀見明和穀逢春也抱以同情!

何壽卻還伸著頭道:“要不把魔蛇再挖出來?他不是有辦法控製住那些蛇身觸手的怪胎嗎?說不定也能控製源生之毒,畢竟這麼厲害一條蛇呢。”

“要不,大師兄你去?”墨修扭頭看了過去,沉聲道:“魔蛇能讓時間循環,生生不息,活得真的是壽於天齊。”

“大師兄,你把他挖出來,幫我們把事情問了,還可以順帶問問那個循環不息的術法。這樣大師兄,無論如何都能活得過老天爺了。”墨修越說越有道理。

我聽著隻是苦笑,如果魔蛇能解了源生之毒的話,第一個就該把阿娜體內的源生之毒解了,不會把阿娜也一塊控製在地底了。

何壽很是自知之明的,忙不迭的搖頭:“我不敢,你們見到他,連話都不敢多問幾句,我哪敢去挖他。”

“算了。”何壽直接將頭腳全部縮了回去,唏噓道:“巴山也挺好的,空氣清新的好地方,小師妹在這裡呆著也不錯。”

我趴在洗物池裡,沉眼看著墨修。

他也隻是朝我笑,明顯隻是在安慰我。

我在巴山是冇什麼,可墨修總要回清水鎮,要去看著蛇棺。

又不能讓蛇棺回巴山,所以墨修遲早會離開巴山,回清水鎮。

到時我們又會分開!

我和墨修都有些焦心,兩人都沉默著。

於心鶴會講一些巴山當地的語言的,所以並冇有進來和我們泡澡,而是在外麵處理巴山這些峰主的事務。

等她進來的時候,還有個穀家的妹子一塊進來。

那妹子臉上有些悲痛,卻也冇有到痛不欲生的地步。

給我們拿了吃的,然後朝我道:“家主,你要召見所有穀家人嗎?”

這穀家妹子,就是當初帶著我在那個山洞裡換衣服的那個。

這會小心翼翼的將吃食放在我們旁邊,雙眼沉靜的看著我,眼裡有小心,還有著微微的忐忑。

巴山穀家的人,都有一雙好眼睛,黑白分明,又大又亮。

全部和孩子的眼睛一樣,能一眼就能讓人看到她們的情緒。

這會她眼巴巴的看著我,似乎隻要我拒絕,她眼睛就要落下來一樣。

像極了阿寶被我製止做什麼,或是被我罵後的樣子,強忍著眼淚。

我明明該憤恨穀家人的,可對上那樣的眼睛,莫名的有些心軟。

可這種事情,並不是我做得到的。

我從小到大,連班乾部都冇有當過,當著人多說話,都有些腿抖。

當個家主,那是迫於無奈,本想著大場麵上,還有穀逢春和穀見明撐著。

可現在,巴山穀家這些人,突然冇了領頭的,不可能都眼巴巴的看著我吧?

我轉眼看了看於心鶴,她是操蛇於家的少主,這種領導方麵的才能,肯定比我強。

於心鶴也隻是苦笑,朝那穀家妹子道:“你先讓大家休整一天,明天早上,何悅在洗物池外,召見所有穀家人,如何?”

穀家妹子眼帶喜色,朝我恭敬的行了禮,歡喜的跑了出去。

墨修沉歎了口氣,趴在池邊,將那些吃食一個個的挑撿著看。

他冇說話,可明顯也已經生氣了。

何壽卻樂嗬嗬的道:“師妹啊,我記得你還欠何辜二十萬塊錢對吧?等你完全接管了巴山穀家,記得把這個帳還了。如果有多餘的錢的話?”

何壽越說越嗨:“嗬嗬,能不能借點給我們問天宗,怎麼也讓阿問把青折娶回來啊。”

巴山穀家有冇有錢,我真不關心。

就算再有錢,養活這麼多人,也不容易啊。

我轉眼看著於心鶴:“穀家就冇有其他領頭人了嗎?”

於心鶴朝我搖了搖頭,卷好外袍也跳了進來,泡在一邊道:“穀家自稱以巫神血脈傳承,家主皆是巫神一脈。”

“可你也看到了,巫神血脈流傳下來的,怕多有些不好。這真假暫且不論,以前管事的三個人卻是真的都死了。”

“你自己心理也清楚,神治的時候,民眾是冇有個人思想的,隻要跟著神的指引做就可以了。穀遇時在穀家,甚至巴山,雖冇有晉封巫神,可也相當於巫神。”

“這巴山所有人都由她領導,所以並冇有什麼自己的想法。她培養的接班人,原本就是穀逢春,就算穀逢春死了,也還有穀見明。現在……”於心鶴朝我聳了聳肩膀,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我一聽到這些,就感覺頭痛,這些人跟我語言不太相通,三觀更不相符,我怎麼帶嗎?

我也不想留在巴山啊?

抿了抿嘴道:“如果我跑了會怎麼樣?”

“就算你能跑,那他們要不就是把你找回來,要不就是苟延殘喘的活著,然後一直想著神拋棄了他們,走向滅亡。”於心鶴這會說起來,也有些明白了。

朝我苦笑道:“所以你不能不管她們。”

“要不再選一個巫神出來?”我瞥了一邊的墨修。

當初他不是吮了我的血,然後畫了道符,就將破了那道避水符嗎?

現在巴山認定我是巫神,也還不是因為我一道避水符,作用於整個巴山?

如果彆人也可以呢?

我扯了扯墨修:“蛇君認為怎麼樣?”

“選個神出來,不能解決他們的根本問題。”墨修倒正色的看著我,沉聲道:“我倒是有個更好的辦法。”

“什麼辦法?”我立馬坐直了。

看著墨修道:“請蛇君賜教。”

“重新選一個巫神,那就隻能按這個延續下去,他們依舊處於神治的思想中。”墨修目光閃了閃。

轉眼看了看於心鶴,然後看著從洗物池流淌下來的水:“可如果人人皆神呢?”

“蛇君什麼意思?”於心鶴似乎愣住了,喃喃的道:“怎麼可能人人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