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旦煙花點燃,落下來點火星,這滿村的人,就都得燒死。

這些人冇有留守在村裡,所以可能跟我一樣,根本不知道回龍村那些詭異的秘密。

也冇有跟以前那些留守村子的人一樣,逼著我葬蛇棺……

空氣中汽油味,越發的濃重,我沉眼看著龍霞:“蛇棺到底是要我活,還是要我死?”

“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先進村吧。”龍霞朝我指了指,那盞大燈。

她扭頭看著那盞燈,好像根本就不怕大燈的強光一樣,隻是眯眼看了看:“回龍村的人都死了,對蛇君是沒關係,可閣樓上那個女人呢?”

隨著龍霞的話音一落,閣樓上的大燈往回照,隻見小小的玻璃窗上,貼著一張慘白而模糊的人臉,那張臉似乎有點驚慌,張著嘴朝外麵說著什麼。

這女人是誰,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可一邊的墨修似乎身子震了一下:“你敢!”

龍霞嗬嗬的笑:“所以也得請蛇君進村啊。”

我瞬間就迷惑了,蛇棺到底要搞什麼?

可還要想著,墨修一腳就跨了進去,徑直朝著公堂那邊走去。

龍霞嗬嗬的低笑,看著我道:“你看蛇君都進來了呢?你要在這裡看著?”

墨修一步步朝前走,那些抱著煙花的村民,見到他都本能的讓開。

墨修一身黑袍在張燈結綵的燈籠紅光之下,就好像穿越到了哪裡。

他也冇有淩空飛起來,而是那樣一步步的朝裡麵走去。

我手機又微微震了一下,看著進去的墨修,沉吸了口氣,確定揹包裡,那張網還在,看了一眼界碑,這才抬腳朝前走。

剛跨過界碑,我立馬就掏出了那把剃刀,看著龍霞:“雖然不知道蛇棺要做什麼,可總要活的我吧?”

“你是今天的正主,我哪敢傷你啊。”龍霞臉上媚態橫生,一臉的笑意。

不過目光往前,看著墨修一身黑袍閃動:“蛇君當真癡情啊。”

“對了。”龍霞扭頭看著我,似乎有點唏噓的道:“聽說你奶奶體內的絲蛇前晚上突然變得厲害了?還長出了很多,就好像滿背都是絲蛇?”

我握著剃刀的手緊了緊,隻是大步朝前走,想追上墨修。

墨修能引水,就算起火,讓他引火也能控製住火災。

“你幫我問問蛇君,怎麼才能讓絲蛇變得這麼厲害啊。”龍霞急急的追了上來。

嘿嘿的笑道:“連柳龍霆都不是蛇君的對手,我注入你奶奶體內的絲蛇還咬傷了蛇君,這我可得好好學學。”

我猛的回頭,看著龍霞:“你什麼意思?”

龍霞嘟著嘴,雙手十指彈了彈:“就是想跟蛇君多多學習啊,怎麼讓絲蛇在人體內,以一化十,變得很厲害啊。”

我腦中好像有什麼轉動,可卻有點不可置信。

扭頭看了一眼墨修已然走到公堂前的身影,他似乎發著急,直接消失在了公堂的門口。

龍霞還在旁邊道:“聽說也就是那一晚,你被絲蛇咬了,毒性入體,蛇淫毒不受控製,所以和蛇君成就了好事?”

“唉,蛇君真的是用心良苦啊,連我和你奶奶都利用上了,唉……這我可得聲明,我冇有傷蛇君的本事。”龍霞聲音帶著誇張的感慨。

嘿嘿的笑:“龍靈你也太冇有自知之明瞭,哪有蛇能咬傷你啊。”

我腦子有東西晃盪,龍霞隻差冇有直接說,墨修引動我奶奶體內的絲蛇,跟著何辜一塊演了一齣戲,然後讓我受傷,藉機讓我和他……

龍霞還在一邊嘿嘿的說著什麼,我握著剃刀,飛快的朝著公堂跑去。

隨著我跑,龍霞嗬嗬的低笑,回龍村所有人都跟著我後麵跑。

我腦中有什麼炸開,急忙從那上次被砸破的玻璃窗子裡爬了進去。

一口氣跑上三樓,那個櫃子已經被移開了,鑲在牆裡的樓梯空空的。

我正想順著樓梯爬上去,可一伸手握著那樓梯的扶手,一隻冰冷的手掌直接摁住了我的手。

“彆去!”柳龍霆沉喝一聲,一把將我扯開:“先離開村子。”

他臉上痛苦之色,好像加深了許多,抬頭看了一眼,那個閣樓,朝我沉聲道:“跟我走。”

“放開!”我用力掙紮,本能的回手,那把剃刀一閃而過,擦過他的衣袖,然後劃開了柳龍霆的手背。

淡紅的血水湧出,可柳龍瞳隻是看了一眼,依舊扯著我往外走。

閣樓之上,一片沉靜,好像什麼聲音都冇有,可我知道墨修在上麵。

“你放開。”我不知道這一條蛇,兩條蛇,到底是想搞什麼。

不過就是一個被囚禁在閣樓的女人,有什麼不能看的,我能想到的,都想到了!

柳龍霆扯著我,根本不肯鬆手,被剃刀接連劃了幾下,白袍染著血,卻依舊不肯鬆開。

“墨修!”我扭頭朝閣樓上大叫,可卻依舊冇有得到迴應。

柳龍霆似乎急著帶我離開這裡,任由我剃刀劃動,一揮手,三樓的玻璃碎成細粒,他一把摟住我,直接從窗戶跳了下去。

探照燈的強光照射下,我扭頭看了一眼閣樓的窗戶,那張慘白的人臉並冇有貼在上麵,裡麵也不見墨修,可能已經離開了。

柳龍霆帶著我落在下麵,卻依舊緊拉著我的手,冇有鬆開。

回龍村所有的人,都聚到了公堂前麵,依舊一手抱著個大煙花桶,一手拿著個打火機,如同一個個的傀儡。

“我送你出去!”柳龍霆拉著我,直接朝外走去。

可剛一抬腳,後背就是一僵,拉著我手緊了一下,好像有什麼痛得他連脖子都梗直了。

後山處,似乎有什麼閃動,隱隱約約的好像無數白光成群的朝這邊飛了過來。

“柳龍霆,你帶不走龍靈的。”龍霞站在公堂的門口,沉眼看著我:“蛇棺震怒,要讓整個回龍村陪葬,連同龍靈和閣樓裡的那個也一樣,已然劃村為界了。”

“你雖然找回了蛇身,可依舊受製於蛇棺,一旦往前走,蛇噬己身,這種痛,我可比你清楚。”龍霞嘿嘿的低笑。

沉聲道:“蛇君這會更關懷的,怕是閣樓上的那個人吧。他以為蛇棺不知道?”

“蛇棺到底是什麼?”我這會心頭依舊雲霧繚繞。

龍霞隻是看著我,我看著後山聚集的那些白光越來越近,這會才發現,那是食熒蟲。

我扭頭不由的看向閣樓,墨修洞府裡就有食熒蟲,這是他引來的嗎?

柳龍霆臉色發沉,扯了我一把,直接朝外走:“我送你出去。”

可他每往外走一步,好像身體就痛得不行。

剛走到人群中,就見白袍下麵,有什麼湧動。

龍霞在一邊慢慢扯開衣服,兩條血蛇依舊在她肩膀處,不停的啃食著她的血肉。

我看著柳龍霆的衣服,下麵有什麼湧動,手裡的剃刀閃過,想去劃,卻根本劃不破柳龍霆的白袍。

“彆管了,先出村!”柳龍霆直接伸手握住剃刀。

拉著我大步朝外走:“食熒蟲以熒石為食,雄蟲一出,雌蟲就會在地下麵追。”

“回龍村地下,全是熒石,一旦雌蟲啃食殆儘,整個村子都會陷落。”柳龍霆拉著我飛快的朝外走。

可每走一步,他就好像痛得不行,白袍下麵好像無數的東西湧動。

“柳龍霆,萬蛇噬體的感覺怎麼樣?當年你陪著她守棺下葬。這一世,你噴了蛇淫毒等她,可墨修卻不這麼講規矩了,人家的手段可比你高明多了。”龍霞沉眼看著柳龍霆。

低笑道:“你隻知道按約定,替她守著蛇棺。可墨修呢,十八年一直守著她,這差彆可大了。”

她肩膀上那兩條吞噬血肉的血蛇慢慢抬起,聲音嘶嘶發鳴,連龍霞的聲音也變得空靈:“蛇棺的意思,既然龍靈的童身已破,不如直接和回龍村一塊陷落,再待輪迴,到時你依舊可以再等她。反正我肚子裡,已然有了龍家的種!”

龍霞明明在說我的生死,可那語氣,好像我不過是個看客。

柳龍霆沉眼看了看我,朝龍霞搖頭:“就算她不屬於我,她依舊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