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龍霆的話,帶著一股子決然。

拉著我就朝外走,可每走一步,似乎就痛得更厲害了。

那些食熒蟲已經飛到了回龍村的上空,或是落在屋頂上,或是匍匐在牆上,慢慢的飛動著。

一棟房子似乎往一邊傾了一下,地麵瞬間出現了一道裂痕。

見柳龍霆走得實在是艱難,我鬆開了他的手:“我自己能走。”

“既然蛇棺已經劃村為界了,你就走不出去的。”柳龍霆苦笑的看著我,緊緊拉著我的手:“送你一程吧,龍靈。”

“柳龍霆,你也走不出去的。”龍霞站在路邊,看著我們:“你和我都不會死,你又何必執著於龍靈,等下次輪迴,你聰明點著,守著她長大就行了。”

就在龍霞說話間,那棟微微一傾的房子瞬間倒塌了,地麵上露出一個大洞,一些細細的蟲子嘩的一下就從洞裡爬了出來。

一個地方倒塌,其他地方都瞬間開裂,四處都是什麼倒塌的聲音。

我身子晃了一下,扭頭看著公堂。

那些村民還是抱著煙花,抬頭看著閣樓的方向。

四周淡若火星的白光閃過,食熒蟲聚整合團,如同一團團的白光,在村子裡四處閃動,所過之處牆倒屋塌。

我身子跟著晃了晃,後山處有一個地方無數的食熒蟲依舊從那邊飛出來。

“走!”柳龍霆拉著我,大步的朝外走。

可每走一步,他白袍就開始變得紅上幾分。

“墨修怎麼辦?閣樓裡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我腦子紛亂,不時的扭頭朝那邊看。

從進村後,我爸媽就不見了,可能是假的,所以龍霞不敢讓他們露麵。

但這些村民確實是真的,一旦我們走了,會怎麼樣?

“龍霞的目的,並不是你,而是墨修。隻要你們進了村,蛇棺就能困住你。”柳龍霆帶著我努力的朝村路外走。

明明村路離公堂並不是很遠,可柳龍霆似乎寸步難行,我見他那樣子,試著往前走。

可剛一抬腳,就感覺腳上被什麼纏住了,腳猛的往下拉,落在地上,震得腳腳都生麻。

“我走前麵,你跟著我!”柳龍霆猛一揮手,我腳下的地直接裂開,那種膠纏的力量也就減弱了。

“這是什麼?”我這會想到那種力量,依舊有點害怕。

“蛇棺的力量。”柳龍霆拉著我朝外走,沉聲道:“絲蛇出自蛇棺,無法可解。蛇棺庇護回龍村的村民,讓他們代代富貴,世世安穩。”

“可回龍村的人,卻不隻是冇有獻祭龍家女,反倒還意圖反控蛇棺,做了許多不好的事情,生你那年葬我的那具棺材,他們以為是蛇棺,請了胡先生用道家五雷正法引雷了……”柳龍霆看著我,目光閃閃。

似乎說不下去了,遠處突然有著什麼炸開。

跟著公堂的大燈直接滅掉了,一道道煙花從公堂沖天而起,夾著食熒蟲的白光,在夜色之中無比的璀璨。

火星落下,嘩的一聲,一個個人形的火苗出現。

我看得心突然停止了跳動,雙眼大睜。

可那些村民站在公堂前,依舊捧著煙花,一道又一道璀璨的煙火在回龍村的上空炸開。

他們身上的汽油著了火,卻好像不知道痛,隻有火苗不時扯出一條條火蛇。

除了火苗呼呼的聲音,他們似乎不會叫,也不會動,就那樣安靜的燃燒著……

也許在絲蛇入體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死了!

龍霞不知道幾時已經站在了閣樓的玻璃窗邊,朝我招了招手。

公堂前的煙火沖天而起,光線透過玻璃窗,整個閣樓似乎都能看見。

那閣樓裡,冇有墨修,也冇有那個女人……

隻有一個個漆黑,如同蛋一樣的東西。

隻不過煙火的光一閃而過,我冇有看清那到底是什麼。

但可以確定,墨修已經不在閣樓裡了!

我那停止跳動的心,好像瞬間被什麼緊緊拽住,痛得無以複加,卻也在瞬間回過神來。

隨著煙花一道道升起,夜空中分不清是煙火,還是食熒蟲。

周圍的房子一間又一間的倒下,然後有什麼唆唆的爬了出來,追著那些夜空中的白光。

而公堂廣場上,呼呼的火光晃動,遠處似乎傳來了敲盆的聲音。

這是農村用來警示起火的……

“走啊!”柳龍霆拉著我朝外走。

可他一身白袍,好像已經被染紅。

我拉著他,沉聲道:“如果我逃出去了,會怎麼樣?”

柳龍霆好像愣住了,看著我:“龍靈,你不是這樣的,你……要好好活著。”

柳龍霆和墨修一樣,他們嘴裡的“龍靈”從來都不是我。

無論是像的,還是不像的事情,他們總會把記憶中的那個人和我疊加。

可我逃出去後,蛇棺依舊不會放過我,誰知道還要惹出多少事情。

我突然有點明白天眼神算老周的話了,三親皆亡,五鄰俱殃……

可能的話,我真的該被何辜用那桃木釘一釘子給釘死。

也就在這時,村口突然傳來了叫聲:“龍靈,龍靈!”

我愣了一下,柳龍霆卻似乎想到了什麼,朝我道:“我送你最後一段,好好活著。如果能……”

柳龍霆說到這裡,卻隻是雙眼閃了閃,伸手撩了撩我齊肩的短髮:“還是長髮好……繞指而柔,絲絲入體,謂之……”

也就在同時,柳龍霆突然化身成一條巨大的白蛇,在璀璨的煙火中沖天而去。

一道道煙火中,白蛇的身上無數的鮮紅如血的蛇頭嘶吼著,反著頭就朝著柳龍霆身上咬去。

“龍靈,走!”柳龍霆蛇尾一卷,將我纏住,直接往村外扔去。

我剛被甩起,就感覺身體好像被什麼緊纏著朝下拉,連帶著了柳龍霆似乎也嘶吼著痛叫了一聲。

也就在同時外邊一道黑影閃過,後山上,有什麼怒吼一聲,跟著我腰間一緊。

一條通體漆黑的蛇尾將我纏住,牛二和何辜大叫著什麼。

“轟隆”聲四起,煙火和食熒蟲亂竄。

那條白蛇似乎被什麼拉住,重重的朝公堂前的火光中落去。

也就在同時,何辜沉喝一聲,一道道符紙閃了進來。

我瞬間被拉出來,隻見黑蛇昂立,對著後山食熒蟲出來的地方怒吼,一道道驚雷朝那邊湧去,將那些衝出來的食熒蟲給打散。

“龍靈!”牛二急急的衝過來,拉著我往後退:“著火了,快走!快走!”

隻見我身前,村界碑處,整條村路都陷落了下去,有著熔漿一樣的東西湧起,慢慢的流動。

也就在同時,公堂的廣場上那些人形的火柱也慢慢朝下陷落,連同後山都往下滑。

牛二忙將我拉起來:“跑啊!跑啊!地震了啊……”

墨修化成人形,站在村界碑處,緊緊的盯著後山。

所有的食熒蟲又開始往後山的方向飛,就好像一條巨大的白蛇,劃過夜空。

遠處似乎有著警笛聲響起,跟著整個村子似乎轟的一下,就往下落去。

何辜沉歎了口氣:“這就是蛇棺的力量嗎?”

我整個人都是驚的,人的力量,和蛇棺比起來,什麼都算不上。

墨修卻冇有說話,隻是沉眼看了看我,然後朝何辜道:“你帶他們回去,本君有事,先走了。”

我隻看見一道黑影閃過夜空,跟著就消失不見了。

這一晚事情太多,我心好像都麻木了,就這樣看著墨修離開。

何辜沉眼看了看我,低聲道:“走吧。”

他開了車來,將我的小電驢裝進後備箱,跟著朝進鎮相反的方向離去。

就在車子發動的時候,我隱約聽到有誰在叫我,扭頭看了一眼。

隻見龍霞站在村界碑的上麵,朝我笑著擺了擺手。

她一身白裙,小腹微微隆起,似乎很滿足的撫著自己的小腹。

肩膀上的血蛇依舊在嘶咬著她的血肉,可她似乎半點痛意都感覺不到。-